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71章 我有情绪了!

    他和温以苒结为夫妇,也不得不承认,两人之间早已隔了一道深渊。(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yK.coM)

    这六年,太久了。

    他抚上温以苒的脸。温声道。

    “你可知来时的路上,我在想什么?”

    温以苒仓皇的别开眼。

    “我在想你会不会生气。如今的你,大抵是不会的。”

    “可我又不甘心,也就琢磨着定先去看窈窈,盼着伱会生气。”

    这种情绪是矛盾的。

    温以苒后退一步,不慎打翻茶几上的茶盏。

    ‘砰’的一声。茶水四溅,茶具碎裂。

    “宣沉。”

    宣沉心下一颤,指尖跟着僵硬。

    屋内染着香,有平心静气之功效。

    温以苒缓慢的对上宣沉的眼,她还记得那日,在茶楼的雅间里,宣沉克制的与她相对而坐,茶香袅袅轻呷一口,苦中带着回甘。

    起先两人都没说话,宣沉看着她,她怯懦的捧着茶盏。

    也不知过了多久。

    雅间内传来他嘶哑的嗓音。

    ——我已有一女。

    ——温以苒。

    他笑容牵强,望着熟悉的眉眼。将决定权连同真心一并送到她手上。

    她可以握住,同样可以扔到地上践踏。

    ——明知配不上你,可我又不甘心,也只能硬着头皮卑劣一回,我想问,这样的我,你还要不要?”

    可此刻,见温以苒不说话,宣沉后怕,甚至方寸大乱,他嗓音带颤:“你后悔了?”

    “没有。”

    温以苒揉搓着手指。

    “我只是很羞愧。”

    她咬着下唇:“没见窈窈前,我想过对她好,给她买精致的首饰,漂亮的衣裳,我想着不让你为难,想着做好宣家妇。”

    “可宣沉,这太难了。”

    “她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她会哭会笑,不是摆件,我才知道先前所想太轻浅了。首饰衣裳也只是身外之物,你得养她,并非天寒了给她添衣就行,养儿莫听狂言,养女莫叫离母。我得悉心照顾她,徐徐图之教她是与非,须以身作则让她信服。”

    “可我没当过母亲。”

    何况宣窈不是她亲女,轻不得重不得,做什么都得计较后果。

    宣沉喟叹一声,心疼的指尖都在抽搐。

    他把人揽在怀里,轻拂她的背。

    “该羞愧的是我。”

    “阿苒,你不必如此懂事。”

    他啊。

    深陷情潭。

    也不怕天下人笑话。

    为父,对宣窈的疼爱,一分不少。以前是,以后也是。

    宣窈于他很重,重过自身,可温以苒,是他的命。

    “为难你了。其余的交给我。”

    屋外,石桌旁。

    轮椅设备齐全,沈婳了无生趣的从侧兜里掏出纸袋,里头装着倚翠做的肉脯。

    她垂头丧气的咬着。

    还不忘扭头去问乔姒。

    “表嫂嫂吃么?”

    “你少吃些肉脯,莫误了正经饭食。”

    沈婳:“哦。”

    她礼貌的应了很好,然后……又掏出了蜜饯。

    直到,她听到屋内茶具坠地的动静。

    沈婳耳尖,也顾不上吃了。

    “打起来了?”

    可屋内再未传出别的动静。

    沈婳伸长脖颈,她做忧心之状,语气却很激动:“不行,我得去拦着。”

    “我劝架的本事挺不错的。”

    “有我在,嫂嫂的房顶没人能掀开!”

    倚翠听的真切:……

    她家娘子从来都是劝分不劝和。

    倚翠到现在犹记得沈婳有回出门,撞见陌生女娘哭泣,稍稍了解一番后,推心置腹的说。

    ——她都对你大打出手了,这种人,你还愿意同他过?长辈劝你忍,怎么他们不把脸凑过去,替你挨打?

    ——没打,只是斥骂我几句。

    ——骂你也不行啊,谁不是爹生娘养的,他凭什么高你一等?

    ——可是,是我做错了事,他才骂我的。的确是我之过,

    ——所以,他为什么不去反省反省,是不是惹着你了,这才导致你不慎犯了错。

    ——这……这样吗?

    ——你能想通再好不过了,明明是他有错,反过来却指责你,这种男人如何要得?

    很好,一桩刚定下不久的婚事,就被她们娘子搞黄了。

    偏偏那女娘对娘子千恩万谢。

    逢人就道识人不清,险些入了虎狼窝。

    倚翠看着沈婳提起裙摆,单脚起身蹦跶,就被身后来的人按了下去。

    沈婳恼怒不已。

    一转头对上了崔韫淡漠的脸。

    “腿好了?”

    “没。”

    崔韫斥:“那折腾什么?”

    沈婳茫然一瞬,随即拧眉。女娘有过片刻的不可置信。无名火跟着冒起。

    还不等她发作,就听崔韫又道。

    “回头若不慎摔了去,旧伤添新伤,春猎不想去了?”

    春猎是皇家举办的围猎,在半月后,阳陵侯府就在名单上。

    沈婳瞪大眼:“你要带我去?”

    这些年,但凡银子能买的,女娘都见识过。可因身子骨差,长辈拘着,极少出门。

    名下便是有几处温泉,沈婳都不曾去过。

    她如何能不惊喜。

    崔韫神色放松:“府上家眷可一同前往,来回路程加上三日围猎,足有七日光景,我想着你应当是愿去的。”

    沈婳眉眼弯弯,很赏脸的点了点头。

    她扭头问乔姒。

    “表嫂嫂去吗?”

    对崔韫要带沈婳参加春猎一事,乔姒也不意外。

    她温声道:“我同婆母都不爱凑这热闹,倒是绒姐儿,每月都要问上一问。”

    说着,她念起一事。

    “年前,绒姐儿同南太夫人的孙女起了冲突。南家这次怕是也得去春猎。”

    “起了何冲突?”

    乔姒无奈。

    “南太夫人的孙女穿了同绒姐儿同色的衣裳。”

    “南府小女娘好好的来寻绒姐儿一道玩耍,便她霸道,非让人家将衣裳剥下来。”

    “你这回去了,定帮嫂嫂看着她。”

    沈婳不做推辞:“有我在,表嫂嫂放心。”

    崔韫哂笑:“她和绒姐儿凑在一起,场面只怕会更糟糕。”

    沈婳盯着他。

    崔韫:“不服?”

    沈婳恼怒:“我有情绪了!”

    崔韫睨着沈婳:“若你当时在场,你会如何处置。”

    沈婳轻蔑。

    “什么南太夫人,没听过。”

    “那小女娘穿了一样的衣裳,还来小鬼面前晃,可见她是自找的。”

    沈婳:“我处置什么?”

    女娘的手用力戳着石桌:“是!她!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