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3章 年前订婚【4800字】

    “你觉得我是坏女人吗?”

    苏沐颜问他。(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yk.com)

    他先是摇了摇头,而后又说,“电视里的坏女人跟你一样,看着不坏,背地里却坏透了。”

    苏沐颜哑然。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的吗?

    苏沐颜有点怀疑人生了,她无奈地看着庄天祺,“与其听电视剧说,不如你亲自了解。”

    “怎么样?要跟我相处看看吗?”

    “不要。”庄天祺傲娇地哼了哼。

    苏沐颜看出他的傲娇,觉得他很有意思,她都忍不住想逗他了。

    “那太可惜了,我听你爸爸说,你很爱吃甜品,我特意给你做了个甜点。”

    苏沐颜将自己给庄天祺做的抹茶小奶球拿了出来。

    她将手里的抹茶小奶球往庄天祺跟前转了一圈,然后捧在掌心,很是遗憾地说,“你应该不会想吃我这个坏女人做的糕点的哦?”

    苏沐颜做的甜品都很精致,透明的塑料盒装着,看着分外的可口誘人。

    庄天祺没忍住,咽了咽口水。

    苏沐颜自己打开,细长的两指拿起一个放入口中。

    她一脸享受的表情,“嗯,qq弹弹的,真好吃。”

    庄天祺眼巴巴地看着,想吃又没好意思开口。

    苏沐颜故意逗他,“想吃吗?”

    庄天祺傲娇着,没回复。

    苏沐颜觉得他怪好玩的,傲娇的样子,可可爱爱的,让人忍不住想逗他玩儿。

    苏沐颜玩心四起,她仰头指着天空说,“哇——有飞机吖。”

    “飞机在哪呢?”

    庄天祺下意识仰头看向天空。

    看他如此好骗的模样,苏沐颜笑了笑,“我好像看错了。”

    庄天祺像是意识到自己被骗了,顿时扭头回来瞪苏沐颜,“骗——唔。”

    话音未落。

    嘴里就被塞了一个奶香q弹的小奶球。

    庄天祺蓦地一愣。

    触感q弹,奶香味太勾人了。

    他实在是没忍住,咬了一口。

    见他吃了,苏沐颜温柔地问他,“好吃吗?”

    庄天祺看着她手里的半颗小奶球,没吱声。

    苏沐颜见他还傲娇着,顿时挑了挑眉,“看来是不喜欢?”

    她一脸可惜地说,“好吧,我自己吃。”

    她说着,便要将他咬过的那半颗小奶球放自己嘴里。

    庄天祺见她竟然吃自己吃过的,不由涨红了脸。

    “那是我吃过的。”

    他好心提醒她。

    苏沐颜动作一顿,她无可奈何地看着他说,“可是你不喜欢吃,我总不能浪费不是?”

    “我又没说不喜欢。”

    到底是小孩子心性,再傲娇,也抵不住大人的心机。

    他抬手拿过苏沐颜手里把那半颗小奶球,塞进了嘴里。

    苏沐颜唇角绽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也不再逗他,直接将手里剩余的四个抹茶小奶球递给他。

    庄天祺犹豫了两秒,略微别扭地接过,然后还不忘礼貌地说了句,“谢谢。”

    他别扭的样子也蛮可爱的,苏沐颜还蛮喜欢这个口是心非的小家伙,她抬手抚了抚小家伙的发顶,“不客气。”

    庄天祺不习惯生人触碰自己。

    但温声细语,满是温柔的女人总归是让人拒绝不了的。

    没人能拒绝得了一个温柔又漂亮的女人。

    不过到底是第一次见面。

    被如此漂亮的阿姨盯着看,庄天祺难免觉得难为情,他耳根子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羞涩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

    苏沐颜忽然觉得,有个这样可爱又帅气的儿子,还蛮好的。

    弄好一切过来的庄京墨发现两人不同之前上车前那般的生疏,见自家儿子明显没有一开始那么抗拒苏沐颜了,他不由看向了苏沐颜。

    苏沐颜朝他微微一笑。

    什么都没说,却顶千言万语。

    庄京墨见她这么快就俘虏自家儿子的欢心,笑着朝她竖了竖拇指,夸她厉害。

    苏沐颜谦虚地笑了笑,没说什么-

    树林外面的轿车里。

    躲在车里的翟毅远远地看着两大一小温馨相处的画面,心空落落的,好似缺了一块。

    见苏沐颜笑得如此开心,翟毅倒是不好意思再去打扰她。

    他在时,她从未笑得如此开怀过。

    她应该是真的对那个男人很满意,不然怎么会笑得如此开心。

    虽然看她和旁人相处得如此融洽会心痛,可是看苏慕颜笑得那么开心,翟毅还是忍不住想继续看下去。

    苏沐颜他们这次的野营主要是来钓鱼的。

    庄京墨准备了三个钓鱼的工具。

    他们一人一个。

    苏沐颜第一次钓鱼,不太会。

    她甩了半天,也没能将鱼钩甩出去。

    “我教你。”

    庄京墨见苏沐颜半天都没能将鱼钩甩出去,便过来教她。

    他站在她身后,俯身握住她的手,手把手地教她。

    苏沐颜专心学习,倒也没有注意到两人此时的姿势有多亲密。

    车里。

    看到庄京墨抱着苏沐颜,而苏沐颜并未将其推开时,翟毅心痛到无法呼吸。

    之前只是苏沐颜和庄天祺在互动,不至于太虐翟毅。

    但看到庄京墨和苏沐颜如此亲密,翟毅彻底遭不住了。

    他闭眼靠在椅背上,胸膛微微起伏。

    “走吧。”

    翟毅再也看不下去了。

    他让司机开车离开。

    司机收到命令,立即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而湖边。

    成功将鱼竿甩出去后的苏沐颜温温地跟庄京墨道了声谢。

    “不客气。”

    两人对刚刚的亲密之举都没有太多波澜,就好像,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举止。

    一个教,一个学习。

    谁都没有把刚刚那点在别人看来是暧昧之举的行为放心上。

    庄京墨退开后。

    苏沐颜发现原先停在路边的那辆商务车不见了。

    她愣了愣。

    而后回眸看着湖面,握着鱼竿的手,慢慢地收紧,眼眸也不自觉地染上了一层黯然。

    翟毅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殊不知轿车停下来的那一瞬间,苏沐颜就知道车里的人是他了-

    说是露营,实际也只是找了个地玩儿而已。

    帐篷只是搭给庄天祺睡午觉。

    苏沐颜的轮椅可以让她站立起来,也可以半卧。

    坐累了,她就将轮椅后放,躺会儿。

    在外待一天,苏沐颜也不会很累。

    毕竟她如今开甜品店,有时候一整天都在店里忙来忙去,时间过去得很快。

    在外面玩,时间过得比较慢,好在他们也只是在外面待个半天,就打道回府了。

    庄京墨先把苏沐颜送回家,才带着儿子回自家。

    路上。

    庄天祺忍不住问庄京墨,“爸爸,你要和那位阿姨结婚吗?”

    庄京墨没给儿子肯定的回答,而是问他,“你喜欢那位阿姨吗?”

    “还行。”

    相处了大半天。

    庄天祺对苏沐颜还是很有好感的。

    苏沐颜不仅做甜品好吃,她做的寿司也好好吃。

    小天祺就这样被俘虏了。

    见儿子对苏沐颜不抵触,庄京墨顺势便问道,“那让她给你当妈妈好不好?”

    庄天祺的母亲在他刚出生就不在了,他对母亲的感情并不深,毕竟没相处过。

    他内心是渴望母爱的。

    但后妈在庄天祺看来,不是一个很好的词,他难免会害怕,“她以后会虐待我吗?”

    见儿子被自家母亲带得过于早熟,庄京墨无奈又心酸。

    妻子生下他就去了,而他忙于工作,能照顾他的时间,太少了。

    庄京墨安抚儿子,“傻孩子,电视剧都是骗人的。有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在,敢欺负你啊。再说了,你觉得她像会虐待你的人吗?”

    “不像。”

    庄天祺摇头。

    他见过那么多女人,就没人比那位漂亮阿姨还要温柔的。

    如果她当他妈妈——

    他是不是天天都能吃到那么好吃的点心和饭团?

    庄天祺不免有点期待了。

    似是想起了什么,庄天祺忽然又问庄京墨,“爸爸,阿姨为什么一直坐着啊?”

    没想到儿子会问这个,庄京墨愣了愣,而后回他,“阿姨的腿受过伤,站不起来了,所以才一直坐着。”

    “那她还能站起来吗?”

    “也许有一天能吧?”

    “哦。”

    父子俩的聊天结束后。

    庄天祺看着窗外,想起白天时,女人坐在轮椅上,脸上总是带着温温的笑,他看过去时,她的眼睛会弯成两个月牙……

    妈妈是不是就是像她那样的呢?

    说话温温柔柔,笑起来眼睛像月牙。

    会做点心,还会做饭。

    想着想着,庄天祺不自觉地进入了梦乡。

    他做了个梦。

    梦里他躺在女人的腿面上,女人温柔地抚摸他的头,叫他亲亲宝贝。

    他一个没忍住,勾唇笑了起来。

    庄京墨帮儿子解安全带的时候,就看到他扬唇笑了起来。

    他见儿子笑得那么甜,忍不住也跟着笑了笑。

    边笑边俯身去抱他,“这是做什么美梦了?笑成这样。”

    庄天祺没回答他,依旧睡得很香甜。

    庄京墨看着儿子与过世妻子如出一辙的笑脸,忍不住低头在他额头上吻了吻-

    晚上。

    苏沐颜躺在床上,苏夫人正在给她腿部按摩。

    苏夫人边按边问闺女,“今天和他们父子相处得怎么样?”

    苏沐颜实话实说,“还挺好的,天祺很可爱。”

    苏沐颜表明自己的想法,“可以继续处下去。”

    庄京墨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他家世虽然比不上苏家,但在南城,也算是富贵人家。

    苏夫人倒是无所谓家世方面,她比较注重人品,以及对方对自家闺女够不够上心。

    庄京墨对苏沐颜也算是体贴入微的,苏夫人也没啥可挑剔的,就是自个女儿还没嫁过人,就去给人当后妈,当妈的,到底是心疼的。

    苏夫人语重心长地说,“后妈难为,你可想好了?”

    苏沐颜点头,“我想好了。”

    “妈尊重你的选择。”

    苏夫人是唯女儿的意愿为第一的。

    看着每晚都准时准点给她按摩腿部,防止她肌肉萎缩的苏夫人,苏沐颜忍不住倾身过来抱住她,“妈,谢谢你。”

    她过去十九年,未能感受过母爱。

    如今倒是有个疼她入骨的母亲。

    她觉得这也算是上天的一份恩赐了。

    一双腿,换一个爱她入骨的母亲,值了。

    “傻孩子,跟妈还客气呢?”

    苏夫人爱怜地抚摸女儿的发顶。

    “就是想抱抱你嘛。”

    过去的戴绵绵不会撒娇。

    因为她没人可撒。

    在许简一面前,她是姐姐,她得让她来跟她撒娇。

    跟许逸笙,到底是男女有别,又不似许简一和许逸笙那般,从小就亲近了来,加上年龄差,没太多顾虑,可尽情撒娇。

    苏夫人随苏沐颜抱了一会儿,然后便让她松开自己,她继续给苏沐颜的腿部按摩。

    这十来年,给女儿的腿部按摩,已经成了苏夫人每日必行的一个事情。

    她一直盼望着女儿能有一天重新站起来。

    所以对她的腿部护理,她未曾偷懒过一次-

    “你们打算年前订婚了?”

    听到苏沐颜这话的许简一不由放下了手里的勺子,满是震惊地看着苏沐颜。

    苏沐颜点了点头,“两家人见过了,他儿子对我也没排斥,两家人一致决定年前先订婚,然后六月再举行婚礼了。”

    许简一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苏沐颜握住许简一的手,说,“我结婚的婚纱,你来设计?”

    “好。”

    明明最亲的姐姐要结婚,她该高兴,该祝福,但许简一却笑不出来。

    到底是苏沐颜自己的选择,许简一选择尊重她。

    她的婚纱,她自然是要亲自设计的。

    大概是看出了许简一的忧虑,苏沐颜宽慰她,“别担心,京墨和天祺对我都很好,我没有将就。”

    她只是没有嫁给爱情而已。

    像是要验证她的话一般,甜品店的门忽然被人推开。

    跟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牵着一个小不点出现在门口。

    小不点一看到轮椅上的苏沐颜,就迈着小短腿,朝她跑了过去。

    “颜颜。”

    是庄天祺。

    经过半个月的相处,庄天祺黏苏沐颜黏得不行。

    当然。

    馋她做的甜品也是真。

    将跑到怀里的小萌娃拎起来坐腿面上,苏沐颜抬手抚了抚他的头,“跑那么快,不怕摔了?”

    庄天祺横坐在苏沐颜腿上,傲娇地哼了哼,“才不会摔呢。”

    完了,他又问她,“你忙完了吗,我和爸爸来接你去吃饭啦。”

    “嗯,忙完了。”

    苏沐颜应完庄天祺后,歉意地看向许简一,“一一,我跟他们去吃饭啦,你是要在这坐会儿呢?还是回工作室?”

    许简一说,“我坐会儿,等靳寒舟来接我。”

    “好。”

    苏沐颜点点头。

    庄天祺坐苏沐颜腿上不肯下来,庄京墨只好上前来推苏沐颜了。

    过来的时候,庄京墨礼貌地跟许简一颔首打了声招呼。

    许简一回予对方点头礼。

    这不是许简一第一次见庄京墨,这半个月里来,她见过庄京墨好几回了。

    庄京墨仪表堂堂,玉树临风,又绅士有礼,许简一也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只是庄京墨再好,也不是苏沐颜心上的人,许简一心中难免有种意难平的感觉。

    然而看着苏沐颜和她怀里的庄天祺有说有笑的,许简一又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绵绵那么喜欢小孩子。

    如今免费捡个儿子来疼,倒也不失是一件幸事。

    那孩子长得讨喜,又那么喜欢绵绵。

    绵绵应该会幸福的。

    也许遗憾才是人生常态。

    无奈而现实。

    相爱的人,不一定能相守。

    有人嫁给了爱情,最后却未必幸福。

    从绵绵坠楼的那一刻起,翟毅与她,便缘分已尽了吧。

    确切的说,他们之间,本就是一段没有结果的孽缘。

    苏沐颜不行,绵绵更不可能。

    苏沐颜至少只是残疾,家世还是匹配的。

    可戴绵绵从头到脚,都是不堪的存在。

    她的存在,在世人看来,是不耻的。

    翟家那样注重门面的高门高户,不可能会让这样一个父母**的孽种做自己的儿媳妇。

    除非翟毅不当翟家人。

    可众叛亲离的爱情,又能幸福到哪儿去呢。

    所以,这就是个死局。

    再意难平,许简一也不得不承认,翟毅和苏沐颜之间隔着太多的东西,想要在一起,如同上刀山火海。

    她微微叹气。

    心想着,如果一开始翟毅没有去招惹绵绵就好了……

    手机震了震。

    许简一抬手接起,“宝宝,我到了。”

    “好,我这就出来了。”

    接到靳寒舟打来的电话,许简一起身走出了甜品店-

    靳寒舟见许简一从上车就一直耸拉着脸,很不开心的样子,趁前方红灯,他抬手捻了捻许简一的脸颊,

    “怎么了?一直愁眉苦脸的。”

    许简一忽然想起了一个自己一直忽视的问题,她偏头问靳寒舟,“靳寒舟,我们之间,还会有阻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