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3章,上赶着被打脸

    莲花台稳稳立于半空中的红绸上,手拿团扇遮面的红衣女子在琴声、歌声中,轻移莲步,手中的团扇也随着慢慢移动,在所有人被引动心神的注视下,一点点将艳色绝世的面容呈现了出来。(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yk.com)

    “嘶~”

    当看清莲台上的女子是谁,街上霎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吸气惊叹声。

    顾不上惊叹,悠扬连绵的琴音陡然一转,变得欢快荡气。

    随着琴音的变化,歌声也变得轻动明快,莲花台上的美人也随之轻舞起来。

    美人曼妙,容貌倾城;琴声袅袅,歌声如天籁

    相较于之前的喧嚣热闹,这一刻的长安街格外的安静,所有人都沉浸在了这场美妙的视听盛宴之中。

    这还没完,在众人陶醉之际,目光所过之处竟下起了漫天的莲花雨,一朵朵巴掌大小的莲花随着清风,飘飘扬扬的飞向长安街各处。

    所有看见的人,都不由自主的仰起头,伸出双手,想要去接住空中飞舞的莲花。

    “啧啧啧~”

    酒楼二楼的楚谦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再次啧啧了起来,相较于之前的幸灾乐祸,这一次脸上全是佩服。

    “曜儿,还是你看人准,那砸你的石榴了不得啊。”

    东方家、韦家的人今天估计要气得吃不下饭了,重金造势,风头全被时家丫头给抢走了。

    楚曜没说话,面上虽一派风轻云淡,可眼中却闪烁着感叹。

    知道那丫头不会坐以待毙,可没想到她的回击会做得如此的漂亮。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又一次让他感到惊讶了。

    时家包间,看到时芙昕店铺一开张,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时家人又是高兴又是复杂。

    时老夫人和时大夫人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沉默。

    昕姐儿开店不要家里帮忙,她们心里多少是有些介怀的,都觉得她会因此债跟头,可没想到她会弄得这么好,连东方家和韦家的风头都给抢了。

    果然,这人有本事,底气就特别的足。

    时大夫人看着脸上满是骄傲之色的金月娥,心里又忍不住感到羡慕了。

    四弟妹出身不好,可人家生的儿子女儿优秀啊,就这一样,就能压了所有妯娌一头。

    街上人群中,杜梓璇垫脚够了好一会儿,才接住一朵莲花。

    胡芯蕊看着莲花上写着的‘红颜笑’三个字,释然一笑:“我就知道时芙昕是不会乖乖做人陪衬的。”

    杜梓璇打量着莲花:“做得虽不怎么精致,不过用来宣传足够了。”

    看着漫天飞舞的莲花,她完全能想象得到,莲花所到之处,估计没有人会不知道时芙昕开的‘红颜笑’了。

    杜梓璇突然笑道:“东方云裳和韦莹华估计要气死了。”两家打塔造势,唱戏的人居然是时芙昕,要是换成她,她也得气死。

    金满堂、五色石楼店铺门口,韦莹华、东方云裳确实已经做不好表情管理了,就连见惯大世面的东方长卿和韦逸晨两人,看着瞬间被引走注意的众人,也都沉默了。

    半刻钟后,琴声、歌声消失,半空中莲花台上起舞的红衣美人也停了下来。

    静,街上一片安静。

    众人依然沉醉在之前的美妙中。

    “小女陆静姝,今日一舞,特谢时家六姑娘用红颜笑售卖的疤痕修复胶治好我脸上的伤疤,同时也恭贺红颜笑开张大吉!”

    悦耳动听的声音响起,这才让众人回过神来。

    一回神,就如水跌入油锅,‘轰’的一下,街上瞬间沸腾热闹了起来。

    “陆静姝”

    “梨园花魁.”

    “她不是毁容了吗?”

    “她的脸怎么一点疤痕都没有?”

    “不仅没疤痕,还白皙细嫩的很呢。”

    “她说她的脸怎么治好的?”

    “好像是用了红颜笑的什么疤痕修复胶?”

    “天啦,这效果未免也太好了,要知道当初陆静姝的大半张脸都毁了,就是太医都没法医治的,如今居然一点痕迹都没有。”

    “连疤痕都去除,红颜笑卖的胭脂水粉品质一定很好吧,我得去买来试试。”

    “我也要试试。”

    看着人群都去议论红颜笑去了,都没兴趣进五色石楼了,东方云裳心里有些着急,快速看向东方长卿。

    时芙昕很厉害,居然利用前梨园花魁陆静姝的名气来宣传新开的店铺。

    不过倒也不怕,她有长卿哥呢。

    一个前任梨园花魁,怎么比得过京城四大美男之一的长卿公子呢。

    另一边,金满堂外,韦莹华也给韦逸晨递了眼神,希望他站出来,将众人的注意力拉回来。

    东方长卿和韦逸晨都有些无奈,曾几何时,他们只要一出现,就必会引起人们的围观,如今要主动去吸引他人的注意,多少都有些不自在。

    还没等两人开口,红颜笑里就走出了一个明眸善睐、顾盼生辉的红衣少女。

    相较于陆静姝的楚楚动人,此少女更加的明媚秀气。

    “是音姐儿!”

    酒楼包间,金月娥看到长女,忍不住激动出声。

    “三姐姐今天的妆容好漂亮啊,太适合她了!”

    时家姑娘们看着有别于往日清淡装扮的时芙音,皆纷纷眼前一亮。

    街道上,听到消息的苏羽泽,拉着萧子清和曹云霆过来够热闹,刚到,就看到了从店里走出的时芙音。

    三人眼中都划过一丝惊艳。

    “宇泽,你快子清,眼睛都看直了。”

    曹云霆哈哈大笑。

    萧子清被说得有些不自在,不过没反驳什么。

    “铛~”

    “铛~”

    “铛~”

    时芙音站在店铺门口,提着铜锣敲击了三下,随着铜锣声的响起,周围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接着,众人就见时芙音走到门柱前,拿起垂挂的红绸,用力一拉,红绸落下。

    “咻!”

    时芙音将手中红绸挥向街中央的地面,然后立于红绸上的莲花台便沿顺着红绸划了下来,稳稳的落到了地上。

    “好厉害的功夫!”

    苏羽泽惊叹了一句。

    红绸软绵无力,却能支撑莲花台落下,时家三姑娘用在红绸上的力道可不小。

    “红颜笑今日开张,多谢大家捧场。”

    “ben店主售胭脂水粉和各种护肤用品,有面霜、面膜、洁面膏、润肤液、染甲水等护肤和美妆用品,欢迎大家进店选购。”

    “为感谢大家的到来,ben店准备了一个小游戏,看到梨园花魁陆姑娘脚下站着的莲花台了吗?”

    “大家仔细看,每瓣花瓣上都写着字。”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还真认真看了起来,接着就有人大声说出了花瓣上的字。

    “祛疤护肤用品一套!”

    “祛痘护肤用品一套!”

    “除皱护肤用品一套!”

    “美白护肤用品一套!”

    “美妆用品一套!”

    “美妆工具一套!”

    “男式专用护肤用品一盒!”

    “免费店卡一张!”

    “免费店卡是什么意思啊?”

    时芙音接过丫鬟手中端着的飞镖,笑着回道:“只要飞镖射中了写了免费店卡的花瓣,那人就可以永远**使用笑红颜店里的所有货品。”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都蠢蠢欲动了起来。

    梨园花魁陆静姝那般严重的伤痕都能治好,红颜笑售卖的货品品质肯定不错,即便品质一般,只要是免费的,大家都想要。

    这时,店铺里走出几个穿着统一服饰的伙计,只见他们在店门口摆放好两张长桌,随后,一群侍女拿着一盒盒赠品出来了,整齐的放在桌面上。

    “游戏赠品只有五十套,先到先得。”

    等侍女们打开盒子,众人看到盒子中丰富精致的样品,立马就有人忍不住想要上来试手气了。

    “该我上场了!”

    时定浩唱完歌后,就一直在店铺里观察着外头的动静,见赠品都摆放好了,挺直了腰杆,一脸神气的走了出去。

    “大家先别急!游戏规则还没说呢,我先来给你们做个示范。”

    时定浩从丫鬟端着的盘子里拿了三支飞镖:“每个人可以拿三支飞镖,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三次机会。”

    说着,走到了莲花台前,手一推,莲花台就转动了起来。

    莲花花瓣有十多瓣,奖品设置只有八项,也就是说可能会射中空白花瓣。

    时定浩走到放置赠品的长桌前:“大家看到赠品有多丰厚了吧,都是一整套护肤用品,在店里买的话,最少得花几十两银子。”

    “赠品这么丰厚,自然不那么好得了。”

    “三姐,来,我们给大家演示演示。”

    时定浩走到距离莲花台五米远的位置站定,时芙音就站在店铺门口,从侍女手中端着的盘子中拿了三颗拇指大小的白色石子。

    “咻!”

    时芙音率先打出一颗石子,石子撞击在莲花花瓣上,莲花台顿时高速旋转了起来。

    这时,时定浩的第一支飞镖也射了出去。

    “砰!”

    飞镖撞击在莲花花瓣上,没能穴上去,直接落在了地上。

    “再来!”

    时定浩又射出了第二支飞镖,眼看飞镖要正中莲花花瓣,‘咻’一颗石子射来,直接将飞镖撞飞。

    在场的人一看,顿时嚷嚷了起来。

    “怎么还能这样呀?”

    时定浩笑了:“都说了,赠品不那么好得的。祛疤护肤品一套下来得上百两银子,你们还真想轻轻松松就拿回家呀?”

    说着,时定浩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射出第三支飞镖。

    “噔!”

    时芙音出手慢了一步,飞镖稳稳的穴在了空白莲花花瓣上。

    “怎么样,很简单吧?”

    时定浩笑眯眯的看着众人。

    站在金满堂外的韦逸晨笑声道:“你们这也太难了,时三姑娘武艺超群,谁能拿到赠品呀?大家来我们店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珠宝首饰吧。”

    东方长卿也接着开口:“是啊,那游戏太难玩了,大家也可来五色石楼店挑选琉璃摆件。”

    “切~”

    时定浩又大声又夸张的切了一声:“珠宝首饰店大家都经常逛,琉璃摆件又太贵,我们这边可是免费赠送你们东西,还能玩游戏,为什么不来玩呢?”

    “我三姐呢,韦公子都承认了,是高手,在场就没练武之人,想来挑战挑战我三姐?”

    “机会难得啊,走过不要错过。”

    时芙音头疼的看着弟弟,站着没动。

    昕姐儿撒莲花去了,她得撑到她回来。

    “我来试试。”

    人群中,一个锦衣公子走了出来,笑看着时定浩。

    他的出现,让原本有些想离开的人都纷纷停下来了脚步。

    时定浩看了看他:“这位公子有些面熟啊。”

    蔡小侯爷挑眉看着时定浩:“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连我都不记得了!”说着,看向时芙音,“妹子来吧,让蔡哥看看你的本事。”

    听到这称呼,时芙音蹙起了眉头。

    这时,时定浩反应过来了,双眼一瞪,面露欣喜,双手一拍:“哎呀,是蔡哥呀,弟弟真是想死你了。”

    说着,就在时芙音目瞪口呆中,张开双臂走了过去,边走边说,“蔡总督一切都好吧,离开西北后,我可想他了。”

    看着想要过来拥抱自己的时定浩,蔡小侯爷嘴角抽了抽,嫌弃的避开了身子:“你那么想我爹,不如回西北边关去?”

    时定浩顿住:“.那个这个我走不开呀,我姐开店了,我得帮她看店。”

    蔡小侯爷往店铺里瞧一眼:“你那鬼精鬼精的小姐姐呢?”

    时定浩:“.小姐姐?你是说我六姐吗?”

    蔡小侯爷:“就是她,她不是老板吗,店铺开张,老板人呢?”

    时定浩捡起落在地上的莲花,捧到蔡小侯爷面前:“我姐说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撒莲花去了,她想让长安街的人都知道红颜笑。”

    蔡小侯爷看着远处还在飘飞的莲花,哼了哼:“说得那么好听做什么,你那小姐姐什么性子,你不知道吗?无利不起早的家伙。”

    时定浩不干了:“蔡哥,你别毁我六姐名声啊,我六姐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了。”

    蔡小侯爷一想到当初重伤被送回叠岭关时,时芙昕故意让哥哥弟弟不要立即将自己送回,要让父亲先体验一下失子之痛,好趁机要取好处,就气得不行。

    虽然他也因此得到了好处,父亲经历过失子之痛后,真的对他好多了,可是对那丫头,他还是想找机会修理修理。

    “小侯爷,你不是要和我比试吗?出手吧。”

    时芙音也不乐意外人说自己的妹妹,知道来人身份后,懒得听他胡说八道,“唰唰唰”直接将三支飞镖甩了过去。

    蔡小侯爷没想到时芙音性子也这么烈,略有些慌忙的伸手接住飞镖,还没来得及说话,听到“砰”的一声,就见莲花飞速旋转了起来。

    见此,蔡小侯爷只好出手了。

    “唰唰唰~”

    三支飞镖同时飞出。

    按蔡小侯爷预料,三支飞镖怎么着也得有一支穴在莲花花瓣上,谁曾想,“砰、砰”两道声,他的三支飞镖直接被时芙音的两颗石子给打落在了地上。

    就很意外!

    蔡小侯爷怔怔的看着时芙音,似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厉害,又似不相信她居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他好歹帮了他们家好几次呀!

    更心塞的是,时定浩这家伙居然还一脸同情的看着他:“蔡哥,你不行啊!”

    时芙音得体的对着蔡小侯爷福了福身子:“承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