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18章 不对劲

    沃克敞开衣襟,霸气随意的坐在沙发里,眸光却渐渐的沉冷下来:“哪有妻子不让丈夫碰的道理?什么时候,你对总统的话也言听计从了?”

    闻言,来恩特心头一沉,迅速的意识到,自己今晚的表现,让沃克很不满。(Wap.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急忙的道歉着:“对不起,如果是直接宣办婚礼,我肯定由不得艾唯。”

    沃克端着酒桌轻晃,眸光极具有穿透力的越过人流,意味深长的落到总统身上。

    想起前晚的总统,以商讨婚礼为由,要求他们先举行订婚仪式后,才愿意办婚礼,而且还要求订婚宴会的排场,必须也有各国友人参加。

    细细想来,其实订婚宴办得很多余,直接一步到位到结婚就行了。

    而总统的要求,着实有点奇怪。

    还是说……总统有别的心思?

    来恩特不知道沃克怎么忽然沉默了,连眉头也紧锁了起来,仿佛出了什么般。

    “*爵,您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叫医生过来看看?”他略显担忧的往前靠了靠,以为是酒的味道不对。

    “闭嘴,别吵!”沃克低呵一声,眉头愈发的紧。

    他的结实宽厚的肩膀缓缓坐直起来,越想越觉得总统提出办订婚宴,另有隐情。

    而且当时他说要办在他的府邸,总统也没有半分不情愿,好似恨不得就把宴会办在此处。

    这不对劲,不合理。

    还是说,总统有什么原因,也非要来他的府邸不可?

    他的府邸……

    倏地,他猛得站起来,酒杯的酒水洒了他一手,他的眸光仿佛一把青刀,直直的斩在总统身上。

    来恩特亦意识到不对劲,酒意消了大半:“发生什么了?”

    人群中,总统感受到那道沉重的目光,缓缓转头,淡定的与之对视。

    看似平静的海面,实则波涛汹涌,暗潮涌动。

    沃克一把拎过来恩特的领带,眼睛猛瞪,压低声音吩咐着:“快给我去看看地下室!”

    “地……地下室?”来恩特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急急忙忙把衣服穿好往外走。

    总统眸光微动,神态雅然的转过身,借着跟友国使者说话的掩护,走到一边发去消息。

    【沃克察觉到了,你们找到东西了吗?】

    嗡嗡——

    傅西洲拿出手机点开短信,转眸,漆黑的沉眸里,闪烁着无比耀眼的光芒。

    映在他们眼前,是满屋子里的金银财宝,连同墙壁也是纯金打造,360度无死角,弥漫着财富奢靡的气息,让人沉醉其中,如梦似幻。

    顾北笙站在前面,整个人也被映着金色的,本就透亮的眸子,五光十色,尽是震撼。”金子、银子、夜光珠、钻石、珍珠、整面墙的名画、古董……“

    品类繁多,何其奢侈,何其震撼人心。”这大概就是所有宝藏图里的终点了吧。”顾北笙光是数品类,都数得眼睛发花。

    饶是见过大场面的傅西洲,看到满屋子的宝藏,也不由的好奇:“这些,他都是从哪里搞来的,你看,甚至还有我国古墓才会出现的古董。”

    顾北笙甩甩脑袋,眸中的金光才稍了些,恢复理智分析道:“总统不是说过沃克的野心嘛,他不仅仅只想当欧国的总统,甚至还染指其他国家的势力,这些东西估计跟他历年来的阴谋,也有很大的关系。”

    “我们眼里看到的是钱,在沃克眼里,这些都是随时变现军火的东西。”傅西洲语气冷清,拿着手机把屋内的东西录个视频,回传给总统。

    顾北笙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看到他也拍得差不多:“好了,完成总统吩咐的事,我们也得去完成我们的任务。”

    两人正要转身离开,刚走到房门处,便听到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都给我动作快点,每个房间都仔细的搜,剩下的人跟我进这里!”

    傅西洲跟顾北笙两人,脸色微凝,第一时间背紧贴着墙,满脸戒备:“是来恩特的声音,宴会还没有结束,怎么来得这么快?”

    傅西洲沉眸观察四周,冷静的开口:“往里面走,房间都是互通的,先躲起来。”

    “好!”

    两人沿着墙往里面躲去,门外来恩特的脚步停下来,像是挑选了几个信得过的人,才再推门而入。

    护卫大部分只是在外面巡逻,都是第一次看到满屋子里的宝贝,眼睛都直了。

    只有来恩特,第一时间是寻找有没有人进来的。

    护卫们手里备着枪,分散在满是稀世珍宝的房间,搜罗了一圈。

    然后陆续回到来恩特的跟前,不约而同的汇报:“各个角落都仔细找过了,没有人。”

    来恩特眸光阴冷,像是丛林深处的蛇般,湿冷的视线看得他们心底发毛。

    他一把推开面前的护卫,独自走到其中一块毛毯面前,看着上面毛流的走向:“有人进来了,还是两个人,四个去给我守着地下室的出口。”

    话落,他缓缓抬眸,改口道:“不,派八个去守着。”

    他已经猜到了是傅西洲一伙人,他们的实力不低,四个人怕根本守不住。

    “是!”护卫们应声而去。

    来恩特捻起毛毯上面的灰土,明显是刚留下的,也就是说他们没走多远。

    “剩下的人跟我过来,接着往前搜。”

    他是沃克的养子,甘愿为沃克上刀山下火海,所以沃克从不对他设防,连同金屋里的每个秘密通道,他都清楚。

    躲在暗处的两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心下一沉。

    怎么办,来恩特要搜过来了!

    傅西洲眸光微敛,迅速的分析着情况。

    刚刚他们在搜查的时候,他跟笙笙找到了两个隐藏通道,可以暂时躲避一下,但并不清楚,哪个通道是可以走,哪个通道是死路。

    要是稍有不慎,碰到死路的通道,被来恩特抓到,他们手里还有枪……

    正当傅西洲还在想对策时,身边的顾北笙指着地上的痕迹,小声道:“你看,这个通道有人出入过,是一只翡翠耳环。”

    两人互看了一眼,十分默契的用力推开身后的石块。

    轰隆隆——

    忽然间,巨大的摩擦声响起,他们两人都吓了一跳,只觉头皮发麻。

    搞什么?!

    暗门开关,居然这么响吗!

    同样,来恩特也听到了,他眸光瞬间摄满仇恨的冷意与迫意,呵道:“在放名画后面的通道,给我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