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04章 大戏开始

    这道声音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yk.com)

    来人正是朔宫帝后——云筝!

    只见少女身着一袭玄色凤纹衣裙,气势凛然,腰间佩戴一抹红月玉流苏,裙摆随着她的走动,微微荡漾开来。

    她容色绝丽,肤色雪白,那双漆黑的凤眸更是明净清澈、灿若繁星,清冷又疏离。

    她是独自一人前来的,身后没有任何人跟着。

    她的出现,仿佛让整个殿堂都变得更加贵气了,不少人惊艳于她的容貌绝色,又觉得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样。

    等等,不是传闻说,云筝已经瞎了吗?

    为何现在……

    众人心底怀揣着疑惑地抬头望着云筝。

    他们心里暗叹,这就是朔宫的帝后?也是宗人前辈唯一的徒弟?这也太年轻了,她能撑得起朔宫吗?

    两大护法居然没有跟在她的身边,这是不是说明她根本不受那两大护法的看重?

    仇元纬站起来,眼神色眯眯地盯着云筝,他皮笑肉不笑地道:“本尊是说,你们朔宫是没人了吗?连这点事都弄不好,不如劳烦帝后亲自为本尊搬来一张桌子?”

    此话一出,全场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仇元纬让堂堂一个朔宫帝后亲自为他效劳,这已经不是下马威那么简单了,这分明就是羞辱。

    三清门门主夏明志也笑道:“其实仇兄的要求,并不过分。帝后啊,你也不早说朔宫没人了,要是提前跟我们说两声,本门主定会派一些人在你们朔宫驻扎下来,然后帮你们朔宫打理事务。”

    无踪殿殿主孙宏伯也附和道:“就是,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就应该待在闺中刺绣。”

    这两人说的话,看似处处在为她着想,其实就是在羞辱云筝。

    九娘子听到这些话,顿时火冒三丈。

    “呸,你们才应该待在闺中刺绣,几个已经将近上百岁年纪的人,脸皮已经厚成一城墙了吧?!说这些话,也不知道羞不羞?”

    白玉宁附和,“就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皇甫向尧忽然开口,认真地道:“云道友聪明敏捷,实力强悍,足智多谋,见识多广,义薄云天,多次救我们于危难之中,此等性情已经远远超过了天下绝大多数之人。”

    顿了顿后,他盯着仇元纬几人冷声道:“本少主比不上她,但你们更比不上她。”

    他所说的话一字不假。

    他们皇族一脉永远会与朔宫统一战线,不仅是因为帝尊,更是因为云道友的为人。

    仇元纬三人被怼,愣了几下,随即反应了过来。

    没想到穹天学院等势力依旧跟朔宫交好,一直维护着朔宫。

    仇元纬三人隐晦地对视了一眼,然后传音给那些已经跟他们三大势力结盟的中小势力,让他们纷纷对云筝发难。

    这一次,一定要将朔宫的威望搞下来,也要狠狠地羞辱作为朔宫掌权人的云筝。

    有一人立刻道:“尊主并没有说错,你们朔宫就是没人了,连张桌子都拿不出来。如若不是尊主要来,我们天山雪派也不会过来赴宴。”

    “就是,这什么态度吗?”

    “没想到朔宫居然会被一个小女子败落到这种地步?”

    “我怀疑帝尊已经死了,要不然他怎么一直都不出现,真是可恨啊,朔宫如果有帝尊在,那里会轮到云筝主事,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克夫?之前就将宗人前辈克死了。”

    诸如此类的恶毒言语,层出不穷。

    云筝挑了挑眉,扫了一圈四周的宴席,将近有一半的势力已经被九宫尊这三大势力收买了。

    难怪九宫尊、三清门、无踪殿这三大势力的气焰这么嚣张。

    白玉宁听到这些污言秽语,立刻想站起来大骂他们,却被僧不悔拦住。

    “他们骂我未来师傅!你别拦着我……”

    僧不悔连忙传音安抚道:“云道友如此聪明,恐怕早有对策,先让他们再嚣张一会儿,他们的下场肯定会很惨的。”

    白玉宁听罢,才有所消停,但是还是不开心地撅起嘴。

    她未来师傅真是太难了。

    背负这么多骂名,连‘克师父’和‘克夫’都出现了,云筝该有多伤心啊!这些人满嘴恶臭污秽,简直令人恶心。

    突然,云筝抬步朝着前方走去,在场的声音顿时低了一些,他们不明所以地盯着她。

    有人为了讨好‘新秀三大势力’,再次开口骂道:“帝后,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哑了?”

    “哈哈哈哈……”

    当即有一部分人放肆地大笑。

    而云筝来到仇元伟面前,站定后,面色平静地道:“想要使唤人是吧?本后就满足你的要求。”

    “来人!”

    话音落下之际,从殿外以及殿内四周的暗处涌出了一队队朔宫精卫,他们身着黑甲,浑身充满着煞气,将在场的所有势力都包围了起来。

    这突然出现的朔宫精卫,将近数百人,密密麻麻地将殿内的人围了起来。

    众人面色一惊,惊恐与慌乱地望着四周的朔宫精卫。

    那朔宫精卫如同一樽樽黑面杀神一般,将原本那些人的嚣张气焰全部镇压下来。

    只有穹天学院、皇族一脉、陌洲岛的人不慌不忙,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

    仇元纬神色一沉,心中瞬间警觉,眼神阴鸷地盯着她。

    “你这是想做什么?!”

    云筝莞尔一笑,“本后不是顺应你的要求吗?”

    旋即,她微微往后退了两步,然后漫不经心地鼓了鼓掌。

    啪啪——

    她的声音掷地有声,带着些许厉色,“来人,将‘桌子’给本后抬上来,送给这位尊主。”

    仇元纬心中察觉不妙,顿时看向了殿外的方向,只见有两位精卫将一张灵花木雕刻而成的长桌抬了上来,长桌雕琢着许多金色龙凤,看起来就价值不菲。

    仇元纬瞳孔猛地一缩。

    这是他房间内的龙凤灵木长桌!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云筝微微一笑,“怎么样?喜不喜欢?这应该很符合你的品味吧?”

    “这根本就是本尊的东西,你派人去偷窃?!”仇元纬目呲欲裂,他心中更担忧他们九宫尊会不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却听到少女冷冷的声音传来。

    “此言差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本后派人去偷窃的?”

    “你!”

    仇元纬脸色变幻,他立刻用神识传音给在九宫尊的长老们。

    夏明志和孙宏伯也意识到不对,也暗自联系自家的人。

    云筝眼神冷冽地扫了他们一眼,然后环顾四周一圈,眉眼霎时弯了弯,那绝美的脸庞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来人,给诸位上‘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