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02章 周时勋的私房钱

    李婷婷还劝着沈曼:“你好好想想,你牺牲这么多,还是一个大姑娘,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你甘心吗?我要是你,我真是杀了盛安宁的心都有。(wap.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沈曼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回头看着李婷婷:“医院来了个领导夫人,很看重盛安宁,你说要是这个夫人死在盛安宁手里,她会怎样?”

    李婷婷愣了一下,眼神有些惊异的看着沈曼,真是没想到,沈曼会给她带来这样的惊喜!

    她只是想让盛安宁吃亏丢人,而沈曼,却直接想弄死盛安宁。

    压着心里的狂喜,脸上有些犹豫:“这样,要是被发现,你也会被牵连的。”

    心里却巴不得沈曼赶紧去做,弄死盛安宁更好。

    沈曼主意已定,眼神阴沉:“我有办法,不是都觉得盛安宁医术惊人,如果这次她出了事故,我看她还怎么张扬?”

    她要让盛安宁付出代价,让周时勋看看盛安宁的真面目。

    ……

    盛安宁要是知道沈曼有这种神经病想法,肯定会觉得这姑娘臆想症很严重。

    她这两天很忙,见不到沈曼,也就暂时忽略这件事。

    而且,这两天陈夫人每天都要找她去病房聊天,不聊她的病情,全是一些无关紧要,生活上的小事情。

    甚至问盛安宁喜欢吃什么,三个孩子的情况。

    盛安宁只能含糊应付地回答,陈夫人也不介意,聊完天,还会说:“年轻真好,你看着还不真不像三个孩子的母亲,还跟个小姑娘一样。我就想要个女儿,有你这么优秀个女儿,你父母一定很骄傲。”

    盛安宁一头雾水,应付地笑着点头:“也还好,因为我的父母都很优秀。”

    陈夫人沉默了一会儿,像是赞同地点点头:“对,你父母也很优秀。”“

    盛安宁以为今天也会像前两天一样,话题到这里结束,没想到陈夫人突然说了一句:“你说我现在的身体,适合做手术吗?我想还是听你们的建议,做手术。”

    盛安宁不知道陈夫人为什么会突然改变意见,只是她现在的身体依旧不适合:“你现在的身体还是不行,还是要再养养。”

    陈夫人苦笑一下:“年轻时候,身体亏空太严重,所以现在才会怎么补都补不起来。”

    盛安宁安慰着:“如果你想要手术,就按照医院给的建议食谱来吃,然后每天适当运动一下,半个月后差不多就能手术了。”

    陈夫人眼中有了希望:“真的,那我肯定会配合。”

    盛安宁虽然好奇陈夫人为什么想通了,却也没问,从她病房出来,就去跟秦主任反应,陈夫人愿意做手术。

    秦主任心里也有点嫉妒,最近陈夫人找盛安宁实在太勤快,说话不免有些阴阳怪气:“那不是挺好,陈夫人愿意手术,而且她还相当的看好你,到时候就由你来完成她的手术。”

    说着还笑了笑:“我和李院长一样,非常看好你。”

    盛安宁心里骂道,真是个老狐狸,脸上却谦虚的笑着:“秦主任,你真是太高看我了,我也就适合做个二助,真要是手术,还是要你才行。”

    秦主任笑笑不接话,不过盛安宁的恭维,让他很受用。

    ……

    周时勋那边,和方长安再一次见面,不过这次是程刚落。

    方长安跟周时勋汇报所有细节:“周大哥,你真是神了,程刚还真是龙北抢劫案的嫌疑犯,而且这次,竟然还参与走私文物,胆子倒是不小。”

    周时勋也不意外:“你没事就好,这次事情要谢谢你了。”

    方长安摆手:“谢什么?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有件事挺奇怪的。当时我陪着程刚去取那些文物,险些被黑吃黑,多亏有人从暗中帮忙,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暗中帮忙的是*安还是另一伙走私文物的人。”

    周时勋沉默了一会儿,避开话题:“程刚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你有时间去看看腿。如果陆长风知道,他更想你是一个健康的人。”

    方长安还想坚持,就听周时勋又说道:“报恩的方式有很多种,陆长风救你,也不是想看到现在的你。你说,假如陆长风还活着,看见这样的你,他会怎么想?会不会很失望?”

    方长安突然红了眼圈,周时勋说的是假如,他却想这些假如能是真的该多好?

    蠕动着嘴唇,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时勋并不擅长劝人,能说这么多已经是极限,陪着方长安安静地坐了一会儿,起身准备离开。

    方长安也跟着站了起来,张了张嘴,几乎是哽咽的开口:“周大哥,我听你的,明天我就去医院检查,以后一定好好听医生的话。”

    说完,又低声补充了一句:“如果,如果陆队还活着,我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周时勋深深看了眼方长安,径直离开。

    ……

    盛安宁下午没事,不到三点就下班回家,却意外发现,周时勋回家更早,在厨房剁排骨,三个小家伙排成一排,站在一旁看着爸爸剁排骨。

    周红云和张阿姨在饭厅站着。

    看见盛安宁回来,周红云小声说着:“时勋今天心情很好,买了排骨和牛肉回来,说是要做糖醋排骨和红烧牛肉。”

    张阿姨也能看出来周时勋今天心情不错:“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平时周时勋都很平静,喜怒不形于色,没人能看出他心情怎么样,可能也就盛安宁知道。

    可今天,周时勋的开心,张阿姨和周红云都能明显的察觉到。

    盛安宁也挺好奇,进厨房先去挨个亲了亲三个孩子,然后抱起伸着小胳膊的安安,看着剁好排骨,准备配料的周时勋:“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还亲自下厨?是有什么高兴的事。”

    周时勋眼尾轻折,笑意有些深:“没有,就是想做饭。”

    盛安宁不信,因为周时勋并不擅长厨艺,做饭水平只是平常,对做饭也不热衷,怎么可能突然奇想去做饭?

    “难道是涨工资了?还有,你买肉买排骨的钱,是偷偷存的私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