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二十九章 懦弱

    两人打的难分难解,战况相当的激烈,由于双方都有消耗,以至于速度没有一开始那么快,众人勉强能够捕捉到她们的身影,只见冯晓晓似乎被刚才那一剑打出了火气,她现在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丝毫不顾防御,把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攻击中。(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yk.com)

    反观赵忆蝶则是游刃有余的应付着,丝毫看不出她消耗颇大的样子,两条纤细的藕臂挥舞间,剑光闪烁,剑气纵横,剑尖不停地挑飞着迎面而来的剑芒,看上去轻描淡写,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就像个翩翩起舞的精灵一般,身体柔韧性非常好,轻盈灵巧,三尺青锋在她的手里,仿佛活物一般,每一次出击都会让人感觉到惊艳绝伦,让人不禁为之沉醉。

    再看冯晓晓,就跟个打架打输了的孩子一般在赌气,把大宝剑当斧头使,没有任何的招式,全凭一腔怒火在驱使,让人看着就忍不住摇了摇头。

    照这个趋势下去,估计马上就要分出胜负了。

    赵忆蝶从始至终都没有硬接,凭借着敏捷的移动躲避着冯晓晓的攻势,偶尔还会反手一击,打的她措手不及,险象环生。

    她一剑逼退冯晓晓,并未乘胜追击,反而是停了下来,看着提剑又冲上来的冯晓晓,不自觉的摇了摇头,眼底闪过一抹失望,青锋划过空间,弹开对方斩过来的一剑,同时不冷不热的说道:“你再这样乱打一通的话,那我可要看轻你了,瞧你这气急败坏的样子,哪有作为一个风属性剑修应有的姿态?”

    听到她的话,冯晓晓眼睛一瞪,不服气道:“我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教育我!”

    说罢,她蓄力,一剑斩出,带起一道耀眼的银色剑气,直奔赵忆蝶而去,即便有风属性的加持,威力和速度却没有之前那般强盛。

    赵忆蝶不慌不忙,甚至都不再需要避其锋芒,就这点威力,对她根本构不成威胁,她手中青锋一转,剑尖点出,化作一道青色匹练,轻松挡下了冯晓晓的攻击。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最新内容

    “若是只有这点能耐的话,那我可不再奉陪了。”赵忆蝶淡淡的说道。

    要看太阳都要下山了,这场比赛打到现在,她也腻了,何况她还等着晚上和苏天佑去逛街,增进一下彼此的感情呢,她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可不想继续跟这个小丫头瞎耗下去了,差不多该结束了。

    冯晓晓见她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气得腮帮子鼓鼓的,咬牙切齿的瞪了她一眼:“说的好像你已经赢定了一样,告诉你,姑奶奶现在要开始动真格了,死了可别怪我!”

    “哦!是吗......”

    赵忆蝶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只当她是嘴硬:“那还有什么能耐尽管使出来吧,希望不会让我失望。”

    “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冯晓晓冷冷的说道。

    随她话音落下,她深吸一口气,缓缓松开手中的大宝剑,她双手对着赵忆蝶,只见,周围流动的风元素迅速涌向她的掌心,逐渐形成了一个圆形的白色能量球,经过不断的压缩,犹如实质一般,散发着一股骇人的波动。

    看到这幕,赵忆蝶眼神一凛,她隐约感受到了危险,别看她嘴上这么说,但也不敢真的小看冯晓晓,毕竟她这么特殊,谁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底牌没使出来,赵忆蝶可不想稳赢的情况下,因为大意而阴沟翻船,那样的话,恐怕她以后都没脸出去见人了。

    “风暴之眼!!!”

    冯晓晓一声娇喝,双掌一推,白色的能量球立刻朝着赵忆蝶飞了过去,犹如炮弹一般,在空中拉出一道长长的尾巴,直直的射向赵忆蝶,在她眼中越变越大。

    赵忆蝶见状,心中一紧,手腕一转,青锋再次挥出,顿时间,漫天剑花飘飞,犹如雨点一般密集,迎向了那团白色的光球,可惜却被周围的狂风给吹偏了位置,并未击中它。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赵忆蝶能清晰的感觉到光球里边压缩的能量有多恐怖,一旦被击中,就算是她恐怕不死也残。

    “火舞燎原!!!”

    赵忆蝶不敢怠慢,她原地一转,熊熊烈火腾起,瞬间笼罩了她的整个身体,最后以肉眼可见的形成一朵巨大的墨绿色火莲,与此同时,光束径直撞在火莲之上。

    轰隆一声巨响!

    一团刺目的光芒在天际爆炸开来,周围的人不禁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待到光芒散尽,再抬眼看时,只见那个光球表面寸寸龟裂,而后猛的炸开,形成一道巨大的龙卷风,疯狂旋转着,席卷了整片空间。

    众人也是这才知道冯晓晓这一招为什么取这样的名字,果然招如其名一般。

    光是看着龙卷风的外壁,他们都能感受到一种仿佛整个人要被撕裂般的错觉,难以想象处在风暴之心的赵忆蝶,承受着何等的压力。

    此刻躲在火莲内部的赵忆蝶,感受到火莲正在不断的颤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破碎开来,她脸色有些凝重,她这一招防御力是相当不错的,不过冯晓晓的风暴之眼也不俗。

    耳边时不时传来金属碰撞声,赵忆蝶知道,那是狂风正在不停的攻击她的火莲,每一次划过,她都能感受到其中的锋利程度,只能用恐怖如斯来形容。

    可想而知,如果火莲承受不住的话,恐怕她会被这个龙卷风瞬间撕碎,连渣滓都剩不下,好在她一直都有保留元气,以至于火莲的防御力不曾减弱半分,反而愈发强盛。

    反观龙卷风开始变得摇曳不定起来,不时的发出呜呜的鸣叫声,似乎是有些力竭的迹象。

    看着这幕,赵忆蝶暗松一口气,心想总算是撑住了,想不到冯晓晓居然还藏着这么可怕的招式,幸好她从始至终都保持着高度警惕,发现不对劲,直接施展防御力最高的火舞燎原,若是普通的防御招式,恐怕她已经死了。

    想起冯晓晓出招前的话,赵忆蝶脸色不禁有些复杂,原来她不是在说大话,这丫头是真有杀死剑宗境中期的实力,换做一般的剑宗境中期,恐怕得使出全力才能挡住这一招,甚至还不一定能抵抗住,毕竟就连她都感到吃力,而且还得拿出压箱底的招式。

    一时间,赵忆蝶对冯晓晓的来历更加好奇了,按理说,她如此特殊,不应该籍籍无名才对,以各大势力的消息渠道,像这类天才,根本藏不住的,恐怕早就广为人知了,可偏偏自己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

    要知道,她赵家在情报这方面是最擅长的,更别说,她赵家在其他城池都有分部,一有什么大事,第一时间就能知道。

    可冯晓晓这人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只怕不单单是她,在场所有人对她应该都是一无所知。

    “莫非她是从其他区域来的?”

    赵忆蝶暗忖。

    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解释能够说得通了,也只有从别的区域来的人,才会如此的神秘。

    正想着,将她笼罩在其中的龙卷风突然发出一阵剧烈的震颤,而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崩溃,很快便烟消云散,只余下一团白色的粉末,在空中漂浮着,证明了刚才这里发生了一番激烈的战斗。

    众人正担心着呢,尤其是苏天佑,见她没什么事儿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刚才他几乎要把魂儿都提起来了。

    突然一阵风吹来,饶是身壮如牛的苏天佑也不由得瑟缩了一下,他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他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心想自己怎么会这么紧张啊?

    然而他也没有深想,他不是那种喜欢纠结的人,如果墨亦在场,就会知道,只有真正在乎一个人,才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同样,这就是爱一个人的体现,可惜苏天佑直到现在也不敢正视自己的心,在感情方面,他就是这么被动的一个人。

    双方明明两情相悦,苏天佑却因为各种原因一直在逃避着,也不怪他这样懦弱,一切只因在乎,他不想赵忆蝶以后为他伤心流泪,所以,他才会一直孤身一人。

    时间会治愈一切,也会让人忘记曾经的伤痛,苏天佑希望赵忆蝶有一天能放下自己,找到真正属于她自己的幸福,而他,会默默的守护着她。

    对他而言,相爱的两个人并不是一定要在一起,苏天佑只要赵忆蝶幸福就好了。

    赵忆蝶散去火莲,她眉头突然一皱,面前没有了冯晓晓的身影,她脸色微微变化了一下,不加掩饰的警惕,这时,背后突然袭来一股凉意,幸好她一直高度警惕,手中青峰剑猛地回转过去,砰的一声,火焰四溅。

    “偷袭可耻啊,小妹妹!”

    赵忆蝶不屑一笑,然而下一秒,冯晓晓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后她身体化作风一般消散,赵忆蝶眉毛微挑,不敢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