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百九十五章 没那么简单(二)

    扈暖坐着,靠着冷偌,木呆呆看向对面,一个男修和自己视线相撞,不自在的躲闪,她看了两眼就不再看。(wap.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淡淡的哦了声,杀就杀呗,萧讴都说要杀,肯定有理由呗。

    她说:“饿。”

    食柏舟正在思考:林姝将这伙人当好朋友,那他们身上肯定有值得自己学习的闪光点啊。是什么呢?威逼还是杀人?

    突然被很多道恶狠狠的目光锁定,哦,他的姝姝也期待的看着他。

    食柏舟默,左右看了看,蹲下来小小声说:“据说人肉也能食——”

    一说出就后悔了,他家林姝惊恐的瞪着他。

    他忙哈哈一笑:“开玩笑的,食人肉的是妖和魔。我的意思是——苦于没食材啊。”

    金信叹气:“对面那些人之前可是放出了灵宠的,要是能抓几只——”

    众人都叹气,肉啊。

    而另一头扈轻琢磨,自己吃肉能不能补到扈暖身上去。

    孱鸣出去了一趟,带着扈花花。扈花花一回来就告诉她:“妈,我找到我姐了。”

    什么?!

    扈轻立即跳起:“哪里?”

    关键时候,还是儿子给力啊!

    扈花花得意:“我就说在妖族的地盘上,什么都别想逃过我的耳朵。我姐被关在一个地底大湖的大船里。”

    “那湖里的妖兽,传出来的消息。”

    扈轻激动得不行:“走,我们这就去救你姐。”

    她快步向外走,走着走着跑了起来,急切的找到乔渝:“扈暖给我托梦了。”

    乔渝:“.下次直接说,不用找理由。”

    你找的理由让我怀疑你看不起我的智商。

    扈轻哦哦的拍着手:“扈暖他们在一处地下大湖,被关在那。”

    乔渝:“知道位置?”

    扈轻重重点头:“咱们去吧。”

    乔渝也激动起来:“好,我这就叫人——”

    叫了师傅团,说有可靠消息,找着孩子们的下落了,说出扈轻说的地点。

    扈轻听扈花花说的这个地方。

    大家一听激动,再三确认,就要杀去,只有江怀清凝重。

    “这个地方,怕是去不了。”

    众人睁大眼,什么意思?

    江怀清迟疑:“这个地方,你们听过没?”

    狂喜的众人脑袋一冷静,对啊,好似没听过。

    奇光:“没听过又怎样?不是说离着不远?”

    他们所谓的不远自然是以元婴的速度,当然,以化神之能,更是瞬间可至。

    江怀清:“芦雁荡,应该是妖族才叫的名字。它被修士所知的应该是另一个名字——妖水窟。”

    众人面色一变,看来他们都听过妖水窟这个名字。只有扈轻不知道。

    她看霜华,霜华:“妖水窟是一处迷窟,在里头无法辨别方向,且里头生存着大量水妖。”

    扈轻:“很难打?”

    江怀清:“事实上,我推测,妖水窟其实是芦雁荡的一层外围阻障。”

    啥?

    “我有幸得过一册大妖所著的诗词歌赋集。里头有好几篇长赋是写芦雁荡里的女子,呃,应该是女妖族。里头提过要度过九曲妖水窟,闯过万夫刀俎关,拜见伟大的妖王,得恩赐见美丽的姑娘。美丽的姑娘披着美丽的丝帛,踩着柔软的水波——”

    江怀清开始吟唱,大约是描述姑娘如何美丽如何神秘如何令人流连忘返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众:“.”

    所以,一个写诗词歌赋的妖?他可不可以不要这样不务正业!

    “咳咳,所以,我想,芦雁荡那个地方,大约是住着一群妖族,且实力不弱。”

    扈轻在心里联系留在房间大字摊的扈花花:“芦雁荡有妖族吗?什么妖族?”

    扈花花啊的声:“没关注这个。一激动忘了问地面上有啥了。我这就去打听。”

    也不知道他和谁打听去。

    林隐道:“问老祖就知道了。他们肯定知道的比我们多。”

    果然老祖们知道得多,孱鸣就知道。

    “芦雁荡?那是碧水妖族的地盘。”他眼睛一眯,问乔渝,“怎么问这个?”

    奇光、江怀清和俊波也看他,不是孱鸣老祖带回的消息?

    乔渝:“碧水妖族?是鱼妖吗?”

    孱鸣看他,笑了下:“不怪你们不知道。碧水妖族非常低调,他们不踏足颀野天,在云晶天也不怎么冒头。我也是年轻的时候见过一次。他们的妖身是一种水貂,身长可达两丈,剧毒,天生御水,实力堪比蛟龙。”

    顿了顿:“以族而论,碧水妖族是水中最强的妖族。”

    他强调“族”这个字。

    毕竟蛟龙什么的,都是单打独斗。

    至于说龙族,人家不归类妖族。

    孱鸣又顿了顿:“除却海中妖族。”

    那也是另一个体系,不会碰面也便不用放在一起比较。

    “所以,我们能不能进去?”

    孱鸣沉默,半晌道:“那可不是妖兽群。有妖王的,好比我们那的一个宗门。”

    灭宗吗?像魔族对太仙宫那样?他们可没有大型传送阵把人全都送进去。

    孱鸣让他们先回去,他要商议商议,留下乔渝和扈轻,瞪眼要解释。

    扈轻左看右看就是不看他。

    乔渝硬着头皮说他得的消息。

    孱鸣都气笑了,指着乔渝:“你得个屁的消息,是花花得的消息才是吧。小东西跟我出去一趟这里跑那里跑,哼,他才是那个最熟云晶天的。”

    扈轻谄笑着凑过去:“爹,确定地点了,咱还犹豫什么啊?”

    孱鸣无语极了:“我问你,朝华宗主峰底下有宝藏,你去挖呗。”

    扈轻眼睛一亮:“真的假的?”

    孱鸣气笑:“真的。一宗一门的主峰下,肯定是气运所在,当然有宝。”

    就像器门遇到的糟心事,有个所谓的气运子上门挑衅,非要挖器门主峰下的镇山之宝。

    开山立派,都希望源远流长,图个好兆头都会在主峰下头埋个宝贝。凡界的富贵人家不也喜欢起大屋的时候在下头镇点儿吉利的东西嘛。

    一样的道理。

    然后久而久之,气运就连成一体了,但凡后代不那么不成器,都不会动这老物件。一旦被外人打上主意,必然是灭门灭宗的仇。

    也不知道器门那事了了没,怎么了的。

    扈轻记住了,老房子有宝。

    “咱不能咻的过去——把人给救了?”

    孱鸣看她像看傻子:“你猜朝华宗的内门,会不会让外头的大能咻的进去、咻的离开?”

    早防着那些能用空间术的老王八蛋呢。就是大乘也别想在朝华宗内院来去自如。

    所以当初那魔族的野男人不得不利用自己的美色混入太仙宫内部。

    堂堂一个大妖族,能没有此等手段?

    扈轻立即身子一转,抬袖子擦

    泪:“我可怜的儿。”

    孱鸣嘴角直抽:“哭得这么假就不要表演了。我们来说些其他。”

    (本章完)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