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7章 第147章 番外一

    放了寒假,亓班就提着自己的小行李去了颜霖的新房子。(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yK.coM)新房子已经完成通风了,因为用的都是环保材料,现在已经闻不到一点装修的味道了。

    “哇,这里可真好,房子大,采光还好,卧室也好大!”亓班狠狠爱住了,他家虽然也不错,但属于客厅大,卧室小的类型,而他比较喜欢大卧室。

    颜霖靠在门边:“按你的要求买的家居,还行吗?”

    亓班喜欢浅色的东西,但不喜欢白色,又不想房间太过冷清,所以提出想要浅杏色的家具。

    “喜欢!我可太喜欢了!”亓班一会儿拉开衣柜,一会儿看看书桌抽屉,整个人可欢脱了。

    “那就好,缺什么再跟我说。”颜霖笑道,“你先收拾行李,我去厨房把食材洗了。”

    亓班积极道:“好,我收拾完就去帮你洗。”

    亓班这次过来除了小住外,主要是来给颜霖新家温锅的,因为是好友小聚,所以顾辞并没有来打扰。也因为只有两个人,做炒菜不划算,于是这一顿温锅,颜霖选择了火锅,这样能吃到的食材种类多,吃着也暖和,吃不完的明天煮个面放进去,或者做麻辣烫都很好。

    亓班动作挺快,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就来到厨房帮着洗菜。

    两个人说起了亓班的放假安排,亓班放假是要上补习班的,补习班离颜霖的住处不远,坐地铁就三站地,而且一上午就结束了,亓班下午都是自由活动时间。

    不过颜霖是不可能陪他这一个寒假的,亓班的假没放完,颜霖就得回cab训练了,为春季赛做准备。所以亓班住在颜霖这儿,可以说是一段不错的初步开始独立生活的经验和体验。

    聊完寒假安排,亓班问颜霖:“你今年春节怎么过?去顾家吗?”

    颜霖点头:“嗯,已经说好了去顾家过年。”

    亓班点点头:“也好吧,本来还想着你要是不去,就还来我家。”

    从颜霖家就剩下他一个后,每到过年过节,亓家都会提前把他接过去。

    “初三吧,我去给叔叔阿姨拜年。”颜霖早就把过年期间的安排制定好了。

    “好。”亓班开心地应了。

    一顿火锅吃得很开心,两个人也没什么好谦让的,吃火锅嘛,就讲究个热闹,一筷子下去把好东西全捞走也是本事。

    晚些时候,顾辞带着零食来了,离得这么近,他不可能不过来看一眼,不然像是不欢迎亓班似的,误会可就大了。

    晚饭颜霖用了些火锅剩下的食材,给三个煮了一锅材料丰富的汤面,三个人就坐在饭厅里吃。

    “你今天晚上在这儿睡?”顾辞问颜霖。

    颜霖点头,亓班第一天过来,他肯定不能把亓班丢在这儿,自己去顾辞那里。

    顾辞也不意外,而是问:“那我也住过来,行吧?”

    这点他还是要问颜霖意见的。

    颜霖点头:“那你一会儿回去拿个大一点的被子过来,我这边都是单人被。”

    顾辞欣然同意,就算今天白天他把和颜霖在一起的时间都让给了亓班,但晚上颜霖还是属于他的。

    然而,让顾辞没想到的是,他拿过来的双人被自己没用上,让颜霖拿去客卧,和亓班一起盖了。是的,颜霖这个不讲武德的今天晚上居然要和亓班一起睡。

    顾辞:“……”

    亓班:“o(≧▽≦)ツ。”

    吃醋倒不至于,这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都不知道在一起睡过多少回了,顾辞也不至于有什么想法,就是独守空房这事,从他们放假开始就没有发生过!

    可能是太长时间没有好好聊天了,亓班攒了一肚子话想说,两个人钻进被窝,靠着床头聊天,就差拿个床

    桌摆上瓜子饮料了。

    作为一个高中生,亓班是最缺觉的,平时只要不是作业太多,都会选择早睡。所以聊到十点左右,亓班就已经困得不行了。

    “我要睡了,明天再和你说。”说着,亓班钻进被窝,他要趁补习班还没开课这几天好好补一补觉,不然这样的高强度学习生活也太让人提不起劲儿了。

    关了灯,亓班很快就睡着了,颜霖没多会儿也酝酿出了睡意,便跟着睡着了。

    感觉没睡多久,颜霖就醒了,不知道是换了新环境有点认床,还是顾辞不在身边他不习惯,反正他就是醒了,而且睡不着了。

    转头看了看背对着他,睡得正香的亓班,颜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又给亓班掖好被子,这才离开客卧,悄悄回到主卧。

    推开房门,顾辞已经睡下了,颜霖摸索着来到床边,一条腿刚爬上床,就被顾辞抓住手臂,直接拉到了床上。

    颜霖吓了一跳,惯性让他趴在了顾辞身上:“你没睡啊?”

    “睡了,但你一开门我就醒了。”顾辞没睡实,他睡前还在想着颜霖会不会半夜偷偷溜回来。

    颜霖撑起身,钻进顾辞的被子,一点没带客气的。顾辞的被子里很暖和,虽然是个单人被,但两个人搂在一起的话还是够用的。

    顾辞搂紧颜霖,把暖气升高了两度:“睡吧。”

    “嗯。”靠着顾辞,颜霖特别安心,“明天早上我想吃小馄饨。”意思就是让顾辞去给他买,

    顾辞笑应道:“知道了。”

    托颜霖的福,亓班在颜霖家这些日子过得非常开心,每天起来就有早餐,吃完饭就做卷子,然后跟颜霖一起做午饭。下午他画画,颜霖看书或者带着耳机刷剧,这会儿一般顾辞都会过来。晚上三个人一起做饭或者点外卖,饭后颜霖会直播两个小时,有时候也会放粉丝鸽子,三个人一起去超市买菜和零食。

    同时,亓班也去了顾家大宅几次,都是跟着去蹭饭的,顾家父母忙于工作不在家,亓班也就没什么好紧张的了。总结下来就是每天都过得无比充实,脸都圆了一圈。

    腊月二十九,顾辞开车载着颜霖给亓家准备的年货送亓班回去。两个人在亓家吃了午饭,然后回了顾家。

    顾家父母也已经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开始放春节假了,家里到处喜气洋洋的,院子里挂了许多灯笼和彩灯,窗上贴了窗花,还挂上了中国结。以往顾家不挂这么多东西,但顾母偶尔和颜霖聊起来,说到春节的氛围,颜霖说感觉有灯笼和彩灯,会更有气氛,于是就安排人置办了这些。

    和恋人一起过年,身边又有长辈陪伴,颜霖心里很暖,换上了顾母给买的新衣服,收了顾父顾母及顾辞给的红包,又开开心心在战队群和选手群里拜年抢红包,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热闹。

    市内不让放鞭炮和大型烟花,顾辞就给颜霖弄了一些小孩子喜欢的小烟火。颜霖穿着棉袄在院子里放,顾辞在旁边给他录像。

    在顾辞的视角下,颜霖笑得格外灿烂,眼睛亮晶晶的,是最好看最可爱的少年。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这个少年,让他永远这么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以及全力以赴的追寻他的梦想。

    新的一年,愿他的少年,荣耀铺路,前途灿烂。

    桌摆上瓜子饮料了。

    作为一个高中生,亓班是最缺觉的,平时只要不是作业太多,都会选择早睡。所以聊到十点左右,亓班就已经困得不行了。

    “我要睡了,明天再和你说。”说着,亓班钻进被窝,他要趁补习班还没开课这几天好好补一补觉,不然这样的高强度学习生活也太让人提不起劲儿了。

    关了灯,亓班很快就睡着了,颜霖没多会儿也酝酿出了睡意,便跟着睡着了。

    感觉没睡多久,颜霖就醒了,不知道是换了新环境有点认床,还是顾辞不在身边他不习惯,反正他就是醒了,而且睡不着了。

    转头看了看背对着他,睡得正香的亓班,颜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又给亓班掖好被子,这才离开客卧,悄悄回到主卧。

    推开房门,顾辞已经睡下了,颜霖摸索着来到床边,一条腿刚爬上床,就被顾辞抓住手臂,直接拉到了床上。

    颜霖吓了一跳,惯性让他趴在了顾辞身上:“你没睡啊?”

    “睡了,但你一开门我就醒了。”顾辞没睡实,他睡前还在想着颜霖会不会半夜偷偷溜回来。

    颜霖撑起身,钻进顾辞的被子,一点没带客气的。顾辞的被子里很暖和,虽然是个单人被,但两个人搂在一起的话还是够用的。

    顾辞搂紧颜霖,把暖气升高了两度:“睡吧。”

    “嗯。”靠着顾辞,颜霖特别安心,“明天早上我想吃小馄饨。”意思就是让顾辞去给他买,

    顾辞笑应道:“知道了。”

    托颜霖的福,亓班在颜霖家这些日子过得非常开心,每天起来就有早餐,吃完饭就做卷子,然后跟颜霖一起做午饭。下午他画画,颜霖看书或者带着耳机刷剧,这会儿一般顾辞都会过来。晚上三个人一起做饭或者点外卖,饭后颜霖会直播两个小时,有时候也会放粉丝鸽子,三个人一起去超市买菜和零食。

    同时,亓班也去了顾家大宅几次,都是跟着去蹭饭的,顾家父母忙于工作不在家,亓班也就没什么好紧张的了。总结下来就是每天都过得无比充实,脸都圆了一圈。

    腊月二十九,顾辞开车载着颜霖给亓家准备的年货送亓班回去。两个人在亓家吃了午饭,然后回了顾家。

    顾家父母也已经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开始放春节假了,家里到处喜气洋洋的,院子里挂了许多灯笼和彩灯,窗上贴了窗花,还挂上了中国结。以往顾家不挂这么多东西,但顾母偶尔和颜霖聊起来,说到春节的氛围,颜霖说感觉有灯笼和彩灯,会更有气氛,于是就安排人置办了这些。

    和恋人一起过年,身边又有长辈陪伴,颜霖心里很暖,换上了顾母给买的新衣服,收了顾父顾母及顾辞给的红包,又开开心心在战队群和选手群里拜年抢红包,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热闹。

    市内不让放鞭炮和大型烟花,顾辞就给颜霖弄了一些小孩子喜欢的小烟火。颜霖穿着棉袄在院子里放,顾辞在旁边给他录像。

    在顾辞的视角下,颜霖笑得格外灿烂,眼睛亮晶晶的,是最好看最可爱的少年。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这个少年,让他永远这么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以及全力以赴的追寻他的梦想。

    新的一年,愿他的少年,荣耀铺路,前途灿烂。

    桌摆上瓜子饮料了。

    作为一个高中生,亓班是最缺觉的,平时只要不是作业太多,都会选择早睡。所以聊到十点左右,亓班就已经困得不行了。

    “我要睡了,明天再和你说。”说着,亓班钻进被窝,他要趁补习班还没开课这几天好好补一补觉,不然这样的高强度学习生活也太让人提不起劲儿了。

    关了灯,亓班很快就睡着了,颜霖没多会儿也酝酿出了睡意,便跟着睡着了。

    感觉没睡多久,颜霖就醒了,不知道是换了新环境有点认床,还是顾辞不在身边他不习惯,反正他就是醒了,而且睡不着了。

    转头看了看背对着他,睡得正香的亓班,颜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又给亓班掖好被子,这才离开客卧,悄悄回到主卧。

    推开房门,顾辞已经睡下了,颜霖摸索着来到床边,一条腿刚爬上床,就被顾辞抓住手臂,直接拉到了床上。

    颜霖吓了一跳,惯性让他趴在了顾辞身上:“你没睡啊?”

    “睡了,但你一开门我就醒了。”顾辞没睡实,他睡前还在想着颜霖会不会半夜偷偷溜回来。

    颜霖撑起身,钻进顾辞的被子,一点没带客气的。顾辞的被子里很暖和,虽然是个单人被,但两个人搂在一起的话还是够用的。

    顾辞搂紧颜霖,把暖气升高了两度:“睡吧。”

    “嗯。”靠着顾辞,颜霖特别安心,“明天早上我想吃小馄饨。”意思就是让顾辞去给他买,

    顾辞笑应道:“知道了。”

    托颜霖的福,亓班在颜霖家这些日子过得非常开心,每天起来就有早餐,吃完饭就做卷子,然后跟颜霖一起做午饭。下午他画画,颜霖看书或者带着耳机刷剧,这会儿一般顾辞都会过来。晚上三个人一起做饭或者点外卖,饭后颜霖会直播两个小时,有时候也会放粉丝鸽子,三个人一起去超市买菜和零食。

    同时,亓班也去了顾家大宅几次,都是跟着去蹭饭的,顾家父母忙于工作不在家,亓班也就没什么好紧张的了。总结下来就是每天都过得无比充实,脸都圆了一圈。

    腊月二十九,顾辞开车载着颜霖给亓家准备的年货送亓班回去。两个人在亓家吃了午饭,然后回了顾家。

    顾家父母也已经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开始放春节假了,家里到处喜气洋洋的,院子里挂了许多灯笼和彩灯,窗上贴了窗花,还挂上了中国结。以往顾家不挂这么多东西,但顾母偶尔和颜霖聊起来,说到春节的氛围,颜霖说感觉有灯笼和彩灯,会更有气氛,于是就安排人置办了这些。

    和恋人一起过年,身边又有长辈陪伴,颜霖心里很暖,换上了顾母给买的新衣服,收了顾父顾母及顾辞给的红包,又开开心心在战队群和选手群里拜年抢红包,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热闹。

    市内不让放鞭炮和大型烟花,顾辞就给颜霖弄了一些小孩子喜欢的小烟火。颜霖穿着棉袄在院子里放,顾辞在旁边给他录像。

    在顾辞的视角下,颜霖笑得格外灿烂,眼睛亮晶晶的,是最好看最可爱的少年。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这个少年,让他永远这么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以及全力以赴的追寻他的梦想。

    新的一年,愿他的少年,荣耀铺路,前途灿烂。

    桌摆上瓜子饮料了。

    作为一个高中生,亓班是最缺觉的,平时只要不是作业太多,都会选择早睡。所以聊到十点左右,亓班就已经困得不行了。

    “我要睡了,明天再和你说。”说着,亓班钻进被窝,他要趁补习班还没开课这几天好好补一补觉,不然这样的高强度学习生活也太让人提不起劲儿了。

    关了灯,亓班很快就睡着了,颜霖没多会儿也酝酿出了睡意,便跟着睡着了。

    感觉没睡多久,颜霖就醒了,不知道是换了新环境有点认床,还是顾辞不在身边他不习惯,反正他就是醒了,而且睡不着了。

    转头看了看背对着他,睡得正香的亓班,颜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又给亓班掖好被子,这才离开客卧,悄悄回到主卧。

    推开房门,顾辞已经睡下了,颜霖摸索着来到床边,一条腿刚爬上床,就被顾辞抓住手臂,直接拉到了床上。

    颜霖吓了一跳,惯性让他趴在了顾辞身上:“你没睡啊?”

    “睡了,但你一开门我就醒了。”顾辞没睡实,他睡前还在想着颜霖会不会半夜偷偷溜回来。

    颜霖撑起身,钻进顾辞的被子,一点没带客气的。顾辞的被子里很暖和,虽然是个单人被,但两个人搂在一起的话还是够用的。

    顾辞搂紧颜霖,把暖气升高了两度:“睡吧。”

    “嗯。”靠着顾辞,颜霖特别安心,“明天早上我想吃小馄饨。”意思就是让顾辞去给他买,

    顾辞笑应道:“知道了。”

    托颜霖的福,亓班在颜霖家这些日子过得非常开心,每天起来就有早餐,吃完饭就做卷子,然后跟颜霖一起做午饭。下午他画画,颜霖看书或者带着耳机刷剧,这会儿一般顾辞都会过来。晚上三个人一起做饭或者点外卖,饭后颜霖会直播两个小时,有时候也会放粉丝鸽子,三个人一起去超市买菜和零食。

    同时,亓班也去了顾家大宅几次,都是跟着去蹭饭的,顾家父母忙于工作不在家,亓班也就没什么好紧张的了。总结下来就是每天都过得无比充实,脸都圆了一圈。

    腊月二十九,顾辞开车载着颜霖给亓家准备的年货送亓班回去。两个人在亓家吃了午饭,然后回了顾家。

    顾家父母也已经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开始放春节假了,家里到处喜气洋洋的,院子里挂了许多灯笼和彩灯,窗上贴了窗花,还挂上了中国结。以往顾家不挂这么多东西,但顾母偶尔和颜霖聊起来,说到春节的氛围,颜霖说感觉有灯笼和彩灯,会更有气氛,于是就安排人置办了这些。

    和恋人一起过年,身边又有长辈陪伴,颜霖心里很暖,换上了顾母给买的新衣服,收了顾父顾母及顾辞给的红包,又开开心心在战队群和选手群里拜年抢红包,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热闹。

    市内不让放鞭炮和大型烟花,顾辞就给颜霖弄了一些小孩子喜欢的小烟火。颜霖穿着棉袄在院子里放,顾辞在旁边给他录像。

    在顾辞的视角下,颜霖笑得格外灿烂,眼睛亮晶晶的,是最好看最可爱的少年。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这个少年,让他永远这么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以及全力以赴的追寻他的梦想。

    新的一年,愿他的少年,荣耀铺路,前途灿烂。

    桌摆上瓜子饮料了。

    作为一个高中生,亓班是最缺觉的,平时只要不是作业太多,都会选择早睡。所以聊到十点左右,亓班就已经困得不行了。

    “我要睡了,明天再和你说。”说着,亓班钻进被窝,他要趁补习班还没开课这几天好好补一补觉,不然这样的高强度学习生活也太让人提不起劲儿了。

    关了灯,亓班很快就睡着了,颜霖没多会儿也酝酿出了睡意,便跟着睡着了。

    感觉没睡多久,颜霖就醒了,不知道是换了新环境有点认床,还是顾辞不在身边他不习惯,反正他就是醒了,而且睡不着了。

    转头看了看背对着他,睡得正香的亓班,颜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又给亓班掖好被子,这才离开客卧,悄悄回到主卧。

    推开房门,顾辞已经睡下了,颜霖摸索着来到床边,一条腿刚爬上床,就被顾辞抓住手臂,直接拉到了床上。

    颜霖吓了一跳,惯性让他趴在了顾辞身上:“你没睡啊?”

    “睡了,但你一开门我就醒了。”顾辞没睡实,他睡前还在想着颜霖会不会半夜偷偷溜回来。

    颜霖撑起身,钻进顾辞的被子,一点没带客气的。顾辞的被子里很暖和,虽然是个单人被,但两个人搂在一起的话还是够用的。

    顾辞搂紧颜霖,把暖气升高了两度:“睡吧。”

    “嗯。”靠着顾辞,颜霖特别安心,“明天早上我想吃小馄饨。”意思就是让顾辞去给他买,

    顾辞笑应道:“知道了。”

    托颜霖的福,亓班在颜霖家这些日子过得非常开心,每天起来就有早餐,吃完饭就做卷子,然后跟颜霖一起做午饭。下午他画画,颜霖看书或者带着耳机刷剧,这会儿一般顾辞都会过来。晚上三个人一起做饭或者点外卖,饭后颜霖会直播两个小时,有时候也会放粉丝鸽子,三个人一起去超市买菜和零食。

    同时,亓班也去了顾家大宅几次,都是跟着去蹭饭的,顾家父母忙于工作不在家,亓班也就没什么好紧张的了。总结下来就是每天都过得无比充实,脸都圆了一圈。

    腊月二十九,顾辞开车载着颜霖给亓家准备的年货送亓班回去。两个人在亓家吃了午饭,然后回了顾家。

    顾家父母也已经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开始放春节假了,家里到处喜气洋洋的,院子里挂了许多灯笼和彩灯,窗上贴了窗花,还挂上了中国结。以往顾家不挂这么多东西,但顾母偶尔和颜霖聊起来,说到春节的氛围,颜霖说感觉有灯笼和彩灯,会更有气氛,于是就安排人置办了这些。

    和恋人一起过年,身边又有长辈陪伴,颜霖心里很暖,换上了顾母给买的新衣服,收了顾父顾母及顾辞给的红包,又开开心心在战队群和选手群里拜年抢红包,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热闹。

    市内不让放鞭炮和大型烟花,顾辞就给颜霖弄了一些小孩子喜欢的小烟火。颜霖穿着棉袄在院子里放,顾辞在旁边给他录像。

    在顾辞的视角下,颜霖笑得格外灿烂,眼睛亮晶晶的,是最好看最可爱的少年。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这个少年,让他永远这么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以及全力以赴的追寻他的梦想。

    新的一年,愿他的少年,荣耀铺路,前途灿烂。

    桌摆上瓜子饮料了。

    作为一个高中生,亓班是最缺觉的,平时只要不是作业太多,都会选择早睡。所以聊到十点左右,亓班就已经困得不行了。

    “我要睡了,明天再和你说。”说着,亓班钻进被窝,他要趁补习班还没开课这几天好好补一补觉,不然这样的高强度学习生活也太让人提不起劲儿了。

    关了灯,亓班很快就睡着了,颜霖没多会儿也酝酿出了睡意,便跟着睡着了。

    感觉没睡多久,颜霖就醒了,不知道是换了新环境有点认床,还是顾辞不在身边他不习惯,反正他就是醒了,而且睡不着了。

    转头看了看背对着他,睡得正香的亓班,颜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又给亓班掖好被子,这才离开客卧,悄悄回到主卧。

    推开房门,顾辞已经睡下了,颜霖摸索着来到床边,一条腿刚爬上床,就被顾辞抓住手臂,直接拉到了床上。

    颜霖吓了一跳,惯性让他趴在了顾辞身上:“你没睡啊?”

    “睡了,但你一开门我就醒了。”顾辞没睡实,他睡前还在想着颜霖会不会半夜偷偷溜回来。

    颜霖撑起身,钻进顾辞的被子,一点没带客气的。顾辞的被子里很暖和,虽然是个单人被,但两个人搂在一起的话还是够用的。

    顾辞搂紧颜霖,把暖气升高了两度:“睡吧。”

    “嗯。”靠着顾辞,颜霖特别安心,“明天早上我想吃小馄饨。”意思就是让顾辞去给他买,

    顾辞笑应道:“知道了。”

    托颜霖的福,亓班在颜霖家这些日子过得非常开心,每天起来就有早餐,吃完饭就做卷子,然后跟颜霖一起做午饭。下午他画画,颜霖看书或者带着耳机刷剧,这会儿一般顾辞都会过来。晚上三个人一起做饭或者点外卖,饭后颜霖会直播两个小时,有时候也会放粉丝鸽子,三个人一起去超市买菜和零食。

    同时,亓班也去了顾家大宅几次,都是跟着去蹭饭的,顾家父母忙于工作不在家,亓班也就没什么好紧张的了。总结下来就是每天都过得无比充实,脸都圆了一圈。

    腊月二十九,顾辞开车载着颜霖给亓家准备的年货送亓班回去。两个人在亓家吃了午饭,然后回了顾家。

    顾家父母也已经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开始放春节假了,家里到处喜气洋洋的,院子里挂了许多灯笼和彩灯,窗上贴了窗花,还挂上了中国结。以往顾家不挂这么多东西,但顾母偶尔和颜霖聊起来,说到春节的氛围,颜霖说感觉有灯笼和彩灯,会更有气氛,于是就安排人置办了这些。

    和恋人一起过年,身边又有长辈陪伴,颜霖心里很暖,换上了顾母给买的新衣服,收了顾父顾母及顾辞给的红包,又开开心心在战队群和选手群里拜年抢红包,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热闹。

    市内不让放鞭炮和大型烟花,顾辞就给颜霖弄了一些小孩子喜欢的小烟火。颜霖穿着棉袄在院子里放,顾辞在旁边给他录像。

    在顾辞的视角下,颜霖笑得格外灿烂,眼睛亮晶晶的,是最好看最可爱的少年。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这个少年,让他永远这么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以及全力以赴的追寻他的梦想。

    新的一年,愿他的少年,荣耀铺路,前途灿烂。

    桌摆上瓜子饮料了。

    作为一个高中生,亓班是最缺觉的,平时只要不是作业太多,都会选择早睡。所以聊到十点左右,亓班就已经困得不行了。

    “我要睡了,明天再和你说。”说着,亓班钻进被窝,他要趁补习班还没开课这几天好好补一补觉,不然这样的高强度学习生活也太让人提不起劲儿了。

    关了灯,亓班很快就睡着了,颜霖没多会儿也酝酿出了睡意,便跟着睡着了。

    感觉没睡多久,颜霖就醒了,不知道是换了新环境有点认床,还是顾辞不在身边他不习惯,反正他就是醒了,而且睡不着了。

    转头看了看背对着他,睡得正香的亓班,颜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又给亓班掖好被子,这才离开客卧,悄悄回到主卧。

    推开房门,顾辞已经睡下了,颜霖摸索着来到床边,一条腿刚爬上床,就被顾辞抓住手臂,直接拉到了床上。

    颜霖吓了一跳,惯性让他趴在了顾辞身上:“你没睡啊?”

    “睡了,但你一开门我就醒了。”顾辞没睡实,他睡前还在想着颜霖会不会半夜偷偷溜回来。

    颜霖撑起身,钻进顾辞的被子,一点没带客气的。顾辞的被子里很暖和,虽然是个单人被,但两个人搂在一起的话还是够用的。

    顾辞搂紧颜霖,把暖气升高了两度:“睡吧。”

    “嗯。”靠着顾辞,颜霖特别安心,“明天早上我想吃小馄饨。”意思就是让顾辞去给他买,

    顾辞笑应道:“知道了。”

    托颜霖的福,亓班在颜霖家这些日子过得非常开心,每天起来就有早餐,吃完饭就做卷子,然后跟颜霖一起做午饭。下午他画画,颜霖看书或者带着耳机刷剧,这会儿一般顾辞都会过来。晚上三个人一起做饭或者点外卖,饭后颜霖会直播两个小时,有时候也会放粉丝鸽子,三个人一起去超市买菜和零食。

    同时,亓班也去了顾家大宅几次,都是跟着去蹭饭的,顾家父母忙于工作不在家,亓班也就没什么好紧张的了。总结下来就是每天都过得无比充实,脸都圆了一圈。

    腊月二十九,顾辞开车载着颜霖给亓家准备的年货送亓班回去。两个人在亓家吃了午饭,然后回了顾家。

    顾家父母也已经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开始放春节假了,家里到处喜气洋洋的,院子里挂了许多灯笼和彩灯,窗上贴了窗花,还挂上了中国结。以往顾家不挂这么多东西,但顾母偶尔和颜霖聊起来,说到春节的氛围,颜霖说感觉有灯笼和彩灯,会更有气氛,于是就安排人置办了这些。

    和恋人一起过年,身边又有长辈陪伴,颜霖心里很暖,换上了顾母给买的新衣服,收了顾父顾母及顾辞给的红包,又开开心心在战队群和选手群里拜年抢红包,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热闹。

    市内不让放鞭炮和大型烟花,顾辞就给颜霖弄了一些小孩子喜欢的小烟火。颜霖穿着棉袄在院子里放,顾辞在旁边给他录像。

    在顾辞的视角下,颜霖笑得格外灿烂,眼睛亮晶晶的,是最好看最可爱的少年。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这个少年,让他永远这么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以及全力以赴的追寻他的梦想。

    新的一年,愿他的少年,荣耀铺路,前途灿烂。

    桌摆上瓜子饮料了。

    作为一个高中生,亓班是最缺觉的,平时只要不是作业太多,都会选择早睡。所以聊到十点左右,亓班就已经困得不行了。

    “我要睡了,明天再和你说。”说着,亓班钻进被窝,他要趁补习班还没开课这几天好好补一补觉,不然这样的高强度学习生活也太让人提不起劲儿了。

    关了灯,亓班很快就睡着了,颜霖没多会儿也酝酿出了睡意,便跟着睡着了。

    感觉没睡多久,颜霖就醒了,不知道是换了新环境有点认床,还是顾辞不在身边他不习惯,反正他就是醒了,而且睡不着了。

    转头看了看背对着他,睡得正香的亓班,颜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又给亓班掖好被子,这才离开客卧,悄悄回到主卧。

    推开房门,顾辞已经睡下了,颜霖摸索着来到床边,一条腿刚爬上床,就被顾辞抓住手臂,直接拉到了床上。

    颜霖吓了一跳,惯性让他趴在了顾辞身上:“你没睡啊?”

    “睡了,但你一开门我就醒了。”顾辞没睡实,他睡前还在想着颜霖会不会半夜偷偷溜回来。

    颜霖撑起身,钻进顾辞的被子,一点没带客气的。顾辞的被子里很暖和,虽然是个单人被,但两个人搂在一起的话还是够用的。

    顾辞搂紧颜霖,把暖气升高了两度:“睡吧。”

    “嗯。”靠着顾辞,颜霖特别安心,“明天早上我想吃小馄饨。”意思就是让顾辞去给他买,

    顾辞笑应道:“知道了。”

    托颜霖的福,亓班在颜霖家这些日子过得非常开心,每天起来就有早餐,吃完饭就做卷子,然后跟颜霖一起做午饭。下午他画画,颜霖看书或者带着耳机刷剧,这会儿一般顾辞都会过来。晚上三个人一起做饭或者点外卖,饭后颜霖会直播两个小时,有时候也会放粉丝鸽子,三个人一起去超市买菜和零食。

    同时,亓班也去了顾家大宅几次,都是跟着去蹭饭的,顾家父母忙于工作不在家,亓班也就没什么好紧张的了。总结下来就是每天都过得无比充实,脸都圆了一圈。

    腊月二十九,顾辞开车载着颜霖给亓家准备的年货送亓班回去。两个人在亓家吃了午饭,然后回了顾家。

    顾家父母也已经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开始放春节假了,家里到处喜气洋洋的,院子里挂了许多灯笼和彩灯,窗上贴了窗花,还挂上了中国结。以往顾家不挂这么多东西,但顾母偶尔和颜霖聊起来,说到春节的氛围,颜霖说感觉有灯笼和彩灯,会更有气氛,于是就安排人置办了这些。

    和恋人一起过年,身边又有长辈陪伴,颜霖心里很暖,换上了顾母给买的新衣服,收了顾父顾母及顾辞给的红包,又开开心心在战队群和选手群里拜年抢红包,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热闹。

    市内不让放鞭炮和大型烟花,顾辞就给颜霖弄了一些小孩子喜欢的小烟火。颜霖穿着棉袄在院子里放,顾辞在旁边给他录像。

    在顾辞的视角下,颜霖笑得格外灿烂,眼睛亮晶晶的,是最好看最可爱的少年。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这个少年,让他永远这么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享受生活,以及全力以赴的追寻他的梦想。

    新的一年,愿他的少年,荣耀铺路,前途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