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四十七章 说不清的封窍之技

    “封窍之技,混沌无常道的技法。(wap.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李沙白神情凝重,这一技法看来十分棘手。

    徐志穹问:“这是几品技?”

    李沙白摇头道:“此事我也不知,我曾见过两人会用封窍之技,一人是混沌无常道五品修者,另一人是混沌无常道六品修者。”

    五品?六品?

    这不对!

    徐志穹回忆了一下和太后何水灵的一番交谈,太后何水灵曾把她的各品技法都告诉给了徐志穹。

    九品技淆乱、八品技闭目、七品技塞听、六品技矫妄、五品技混芒。

    其中六品技矫妄,是可以改变自己的容貌的技法,和徐志穹用的易容术不同,矫妄之技不是障眼法,是真实的改变,寻常方法根本无法识破。

    而五品技混芒,是改变生灵的种血,比如说把人变成血树。

    从九品到五品,没有所谓的封窍之技。

    李沙白看到了的两名修者,一个是五品,一个是六品,为什么他们会懂得封窍之技?

    这是什么道理?

    何水灵撒谎了?

    徐志穹问道:“芳华公主,你的六品技是什么?”

    何芳道:“是矫妄之技,只是我学的还不通透,能改变声音,勉强能改变身形,模样还不能改变。”

    何芳的六品技也是矫妄之技。

    何水灵没有撒谎。

    可李沙白见过混沌无常道的六品修者使用封窍之技。

    李沙白的修为已经到了二品,这种事情他不会看错,封窍之技的存在,完全不合逻辑。

    思索之间,徐志穹想起了一个特例,梁孝恩。

    梁孝恩是苍龙霸道的折威星君,他兼修了混沌无常道,虽然只有八品修为,但他懂得矫妄之技,也能改变容貌。

    以此看来,混沌无常道的修为没有固定顺序,每项技法,并非和品级一一对应。

    何水灵和何芳的八品技是闭目,但梁孝恩的八品技,可能就是矫妄之技。

    “难道混沌无常道的技法是混乱的?”

    李沙白点点头:“我对此也有过猜测,芳华公主是何太后的女儿,她的技法顺序和何太后一致,但如果换了个种血,技法可能也要换个顺序。”

    还真是个诡异的道门!

    “这封窍之技到底是什么手段?”

    李沙白道:“我只见过两次封窍之技,从其中一名修者口中问出些玄机,

    封窍之技是封了人的心窍,心窍一旦被封,魂魄和体魄之间就断了干系,公主的魂魄虽然还在身体当中,但此时却无法操控躯体,连动一下都不能。”

    动一下都不能?

    梁玉瑶之前好像动过!

    何芳回忆了一下梁玉瑶此前的状况,在破解闭目之技后,梁玉瑶看了徐志穹一眼,眼珠是能动的。

    她能操控躯体,至少之前可以。

    在解除淆乱之技后,梁玉瑶还攥住了何芳的手,那一刻她几乎恢复正常了。

    她好像突然在短时间内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何芳擦擦汗水道:“我倒是觉得,姐姐此前先是中了闭目、塞听和淆乱,

    待淆乱破解之后,姐姐又中了封窍。”

    这话什么意思?

    解除淆乱之技后,又中了封窍?

    难道对方刚刚下的手?

    难道施术者就在附近?

    李沙白摇头道:“纵使一品星宿下凡,只要附近,我也能察觉的到,适才绝对没有人在附近施展技法,除非有真神亲自动手。”

    一听真神二字,韩辰倒吸一口凉气,何芳错愕无语,只有徐志穹神色镇定。

    “这应该是个后手。”徐志穹低语道。

    “后手?”何芳费解。

    韩辰闻言,思索片刻,神色轻松了许多:“这样的后手,我也用过。”

    技法多分几重施展,是高品修者常用的后手。

    徐志穹之所以如此笃定,是因为他知道录王的来意。

    录王此番前来,绝不是想一击要了梁玉瑶的命,他是想长期控制梁玉瑶。

    就像徐志穹为了长期控制洪振基,就在他身上留了个后手。

    他在悚息上加了一道悬囊,如果洪振基听话,徐志穹便让悬囊关闭,让洪振基的魂魄不受悚息啮咬。

    如果洪振基不听话,徐志穹随时可以把悬囊打开,把洪振基的性命攥回到自己手里。

    录王用了同样的手段。

    他告诉梁玉瑶三日后还会再来。

    等双方再次会面,他会先解除梁玉瑶身上的闭目、塞听和淆乱之技,如果梁玉瑶顺从他的心意,他会让梁玉瑶暂时恢复正常。

    可实际上,梁玉瑶身上还隐藏着封窍之技,只是暂时没有触发。

    如果日后,梁玉瑶忤逆了录王,录王随时可以触发封窍之技,让梁玉瑶再次变成废人,这和徐志穹控制洪振基的手段如出一辙。

    何芳的修为不及对方,破解闭目、塞听和淆乱之技时,无意触发了封窍之技。

    可这封窍之技该如何化解?

    徐志穹看向了李沙白,李沙白思量许久道:“且凭我所学,试上一回,殿下,你先好生歇息,一会按我指点,给玉瑶公主输送气机,

    韩医师,你用针法助我,运侯,小心平抑卧房之中的异样气机。”

    李沙白把墨家修到了三品,阴阳修到了三品,自创画道,也到了巅峰。

    这却不是机缘巧合,也不是单靠用心刻苦,这人委实聪明,能看出不同道门的机理和脉络。

    和何芳相处这多时日,李沙白总结出了混沌无常道的一些特点,且凭着自己的领悟,指挥着何芳,强行化解封窍之术。

    用了整整一夜时间,李沙白和韩辰小心配合,循着脉象,找到了心窍闭塞的所在。

    “殿下,将气机注入到玉瑶公主天池穴,只注入一成。”

    何芳照着做了,在天池穴附近,很快感受到了气机波动。

    正是这股不停波动的气机,封住了梁玉瑶的心窍。

    心窍之中,魂魄与体魄如同两棵大树的根须,本应整齐的交接。

    而这股混乱的气机,造成了心窍的波动,魂魄和体魄的“根须”如同乱麻一样缠在了一处。

    现在何芳要做的,就是要用她的气机,把这股混乱的气机驱逐出去。

    气机用少了不行,那股混乱的气机必须驱逐干净。

    用多了更不行,否则会乱上加乱,甚至会伤了梁玉瑶的心窍。

    一成气机显然不够,李沙白吩咐道:“再加五分。”

    加上五分气机,梁玉瑶的气息不稳,心窍剧烈颤动,这是加多了。

    李沙白道:“再减三毫。”

    一分一毫,苦苦计算,异样气机被逼了出来。

    卧房之内,气机剧烈波动,徐志穹赶紧调动意象之力,予以平抑。

    李沙白取来毛笔,在梁玉瑶胸前点画片刻,且把魂魄和体魄的两处根须梳理整齐。

    梁玉瑶心窍通了,睁开了双眼。

    李沙白一笑,擦了擦汗水。

    何芳赶紧握住了梁玉瑶的双手。

    “姐姐,听得见么?”

    梁玉瑶点点头,转脸看向徐志穹道:“志,穹……”

    虽说口齿不清,但梁玉瑶当真能说话了。

    徐志穹赶紧答应一声,走到近前:“殿下,且先活动活动身子,看看灵不灵便。”

    梁玉瑶面带笑容,看着徐志穹。

    过了片刻,徐志穹的心凉了下来。

    梁玉瑶一直在笑,她又没反应了。

    这是要把人活活玩死!

    好个录王,这是用了几重手段!

    徐志穹恨的咬牙切齿,李沙白摸过脉象,摇摇头道:“气机清的不干净,心窍又堵住了。”

    道理很简单,一池水想平静下来,每一滴水都得平静下来。

    有一滴水始终不平静,这一池子水迟早还要波动起来。

    何芳没能把气机彻底清除出去,虽然只残留了少许,但这些异样气机不断波动,却把梁玉瑶原本的气机也变成了异类,波动之间越搅越乱,又把梁玉瑶的心窍封住了。

    没别的办法,只能再试一次,好在何芳气机损耗不多,且掌握了要领,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再次把异样气机驱散出来。

    何芳不敢高兴的太早,且上前问了一句:“姐姐?”

    梁玉瑶没等答应,双眼再度失神。

    这就是封窍之技的可怕之处。

    哪怕有一分一毫的气机遗留在体内,这些气机就能异化梁玉瑶原本的气机。

    想要通开梁玉瑶的心窍,必须把施术者的气机一毫不剩的清理出去。

    这只在理论上可行,实际操作之中,不管算得多么精准,肯定会有些许遗漏。

    接连试了十几次,转眼又到黄昏。

    何芳力竭,李沙白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徐志穹口眼歪斜倒在了地上。

    平抑气机。说起来简单,实则没那么容易。

    那异样气机飘散到卧房之内,必须得清理的干干净净,徐志穹只能靠意象之力强行化解,化解不掉,且用自己的天赋技,强行吞下了。

    吞了这诡异气机,徐志穹也受了不少影响,混乱的气机在体内乱窜,身体渐渐出现了扭曲。

    好在他这九品技特殊,异样气机缓缓化去,在经脉之中渐渐捋顺,很快恢复了正常。

    可他正常了没用,梁玉瑶的状况不见好转。

    两天就这么过去了,到了明天是第三天,录王就要来了。

    怎么办?

    当真下跪求饶?

    宣人断然不可能下跪,而且就算跪了,也救不了梁玉瑶,录王肯定会把后手一直留着。

    李沙白还在冥思苦想,徐志穹摆摆手道:“不必多费力气,明天把录王这老儿抓了便是!”

    韩辰点点头道:“抓了这老贼,且让他生不如死!”

    李沙白紧锁双眉:“我等想到了这一步,那老厮也一定能想到,明日里他必有防备,咱们硬往上撞,只怕要吃亏。”

    徐志穹咬牙道:“吃亏也得赌一回,今夜且好生歇息,明日好好招呼那老厮!”

    吃过晚饭,众人相继睡去,李沙白还在梁玉瑶房中,通过脉象思量对策。

    他是活了上千年的人,在他经历的大小阵仗之中,对方准备周全,还拿住了自己这厢的软肋,这种战局几乎没有胜算。

    这事不能莽,还是得想办法破了这封窍之技。

    丑时三刻,李沙白颇感疲惫,揉了揉眉心。

    一股澹澹的脂粉之气飘进了鼻子,李沙白一惊,立刻提起了毛笔,却听一名女子在耳畔说道:“李画师,许久不见。”

    李沙白回过头,甚是诧异;“是你?你怎来了凡尘?”

    那女子极为俊美,面带浅笑,轻声细语道:“那判官替我做了不少事情,我来这厢帮他一把。”

    李沙白一怔:“你有办法通开她心窍?”

    女子看着梁玉瑶,摇摇头道:“封窍之技,我却无法破解,若想救这女子,只能另给她开个心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