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一箱子银票地契

    四莲打开一看,却见里头赫然是厚厚一摞银票,拿出来一张张看过,全数都是一千两银子面额,高高的一摞,怕是不下百张,又下头还压着四张地契,有城外田地的,还有京城里的两间宅子。(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yk.com)

    四莲一惊,这里怕是有十来万两银子,她长了两一辈子都没有一下子见过这么多银子,还有这京城的宅子,更是有价无市,有一张是在靠近皇城的一间五进宅子,这是要多少银子啊?

    “你……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银子……”

    话一问完,她便想起来了,

    “这是办差得的?”

    牟彪得意的挑眉,重重点头,

    “正是!”

    四莲有些懵了,

    “你这……也太多了吧!”

    虽说这阵子案子多,可衙门里人多,又查抄的犯官家财又不全是锦衣卫的,还要上交一大半给皇帝,还有各部也要分一杯羹,之后才是北镇抚司衙门的,虽说他们私下里是会截流一部分,可依着公爹的性子,断断是不会截多少的,那……牟彪怎会分得这么多银子?

    他……他不会是查抄人家产的时候私下里动了手脚吧!

    他要是敢这么做,公爹不会先提刀砍了他?

    牟彪瞧出来妻子的心思了,当下笑着弹她的额头,

    “胡思乱想甚么呢,这里头的银子可是都过了明路的……”

    坐下来把那些银子重又装进箱子里,

    “这里头的银子,有一半是我应得的,有一半是陛下赏的……至于这田地和宅子么,田地是我低价买的,地契嘛……有一间是爹给我的,有一间是别人孝敬的……”

    这回的事儿干系着宫里不少位份高的娘娘们,这些娘娘们因着入了宫,带携着娘家也跟着飞黄腾达,有些家族从开始的一贫如洗到后头的豪富奢靡,不过就是短短一二十年的时间,其中行了多少豪强霸道的事儿,用脚趾头想都知晓不会少,这也就是以前有皇亲国戚的名头挡着,锦衣卫才没追查,如今陛下下了狠心,锦衣卫那自然是一查一个准儿,别说是如今的案子,便是八百年前的案子都全数给翻了出来。

    话说他也不是甚么银子都收的,有些事儿那怕收一两都要遭天打雷劈,可有些事儿,那怕是收座银山牟彪也是心安理得的!

    “那送这么一座宅子,这案子必是犯得不轻,你收了……便不怕引火烧身?”

    四莲总觉着这么大的一座宅子拿得不踏实,牟彪哈哈一笑,亲了她一口道,

    “你当这宅子是谁送的?”

    四莲摇头表不知,牟彪道,

    “樊少英送的!”

    “他是何人?”

    这人四莲还真不知晓,牟彪哼道,

    “这人是五皇子的堂舅,在京城开了赌坊、青楼,还记得那鸿运赌坊么?”

    怎么不记得,四莲当然记得,闻言一惊,

    “那鸿运赌坊是他开设的?”

    牟彪点头,眯着眼儿,手里拿着一摞银票啪啪的拍在箱子上头,

    “这人……水深着呢……”

    前头他们在宫里拿了一个小宫女,那宫女的屋子里搜到了不少助兴之药,可她一个宫女又没男人,也没承宠,弄助兴之药做甚么,查来查去居然查到了樊贵人身上,牟斌知晓此女在宫中地位隐隐与众有些不同,当下便禀报给了弘治帝,弘治帝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阴沉,半晌才道了一个“查”字。

    牟斌出宫之后,听说陛下连着摔了五个杯子,第二日派了李广传口谕,那小宫女的事儿就此为止,之后人却是由樊少英的人过来领走了,同时送来的就是这间内城五进宅子的地契。

    牟彪哼道,

    “他的银子来的容易,我们不收白不收!”

    这样的情形,不收反倒要引人心生忌惮!

    牟彪将这事儿细细讲给了四莲听,

    “你尽管放心收着,那两间宅子得空去瞧便成,不过城外的田地却是要早派人去管着,这眼看着已经是入春了,旧主子失了势,下头的人也跟着人心惶惶,只怕已经耽误春耕了!”

    四莲点头,

    “明儿就去!”

    牟彪点头,说起来了五皇子,牟彪便想起一事来问道,

    “柳杏那丫头最近可是老实?”

    四莲奇道,

    “她一直都挺老实的呀!”

    “哼!”

    牟彪冷笑一声,

    “那可未必?那丫头我原当她是皇帝派到我们家的眼线,却没想再细往下查,她后头居然还有主子!”

    四莲闻言一惊,

    “怎么说?”

    牟彪看了她一眼,

    “你可知黄莺为何与三哥成了好事儿,这当中还有她的手脚!”

    于是将前头那事儿的隐情一讲,

    “……她是不是有意害黄莺我不知晓,不过她身上的药不光是外头买不着,便是宫里也少见,这些东西都是江湖下三门的手段,常在青楼、赌坊里用的,那晚上汪妈妈将她带到了衙门给我,我也没用刑,只吓唬了一番,她便招了……不过她使了个心眼儿,只说是皇帝派了她到牟府做眼线,若是打听到不臣之事,即刻上报……”

    说到这处牟彪眯眼冷笑,

    “她当如此便能糊弄过我,当我问起她那些东西的来历,她只推说是宫里的人给的,再问是哪个宫哪个殿又是何人时,她便支吾不敢言了……又有她那手上戴着的银镯子里的纸卷,用的全是密语,她只当我们破不出来,我交这东西交给人,不过半个时辰便破了出来……却是她与外头人通传府中消息的,不过她自入府之后一直在做粗活,也探听不了多少消息……”

    再之后牟彪又吓了吓她,不过这把人扒光了扔进一间全是男人牢室里的事儿,他是不会讲给四莲听的,总之柳杏乖乖招了,牟彪原是打算着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将人处置了,只瞧着她那张脸,突然便改了主意,回汪妈妈道,

    “你说……她从王二虎那处要到了药?”

    汪妈妈点头,说起这王二虎也是,进了牟府这么多日子,成了一个锯嘴的葫芦,每日里老老实实做杂役的活计,却是从不迈出府门半步,也不同人亲近,更少有与人说话,府中人人都道他是遭了一回险死还生的大难后,成了一个孤僻的怪人,只牟彪知晓,这小子是心里憋着事儿,要夹起尾巴做人呢!

    汪妈妈她们也是想了些法子,一直没法子诱那小子的张嘴,没想到他竟对柳杏格外的不同,牟彪眯着眼,抚着下巴半晌,嘿嘿笑道,

    “那就……让这丫头再活一阵子吧!”

    于是柳杏当晚又回到了牟府,仍是做她清静院里的丫头,只每隔上两三日便去见一回王二虎,有时帮着缝缝补补,有时有送些汤水……

    “你是想让柳杏去套他的话?”

    牟彪笑眯眯道,

    “左右都是做这事儿,为我八爷办事,不但能保命,弄得好了,说不得还有一桩好姻缘等着她,何乐而不为?”

    美人计而已!

    四莲想起王二虎那模样,还有切断的手指和脚趾,依着柳杏的人才,这姻缘当真是称不上好的,不过以她目前的处境,这样已经是最好的了!

    牟彪回来之后,又有三日假,第二日小夫妻便坐着马车出了城,去看新收的那些良田,果然如牟彪所料,主子们失了势,这田庄被衙门接手了,可衙门的人来了,只是接手了账务,并不管这耕作之事,也不知这田地到底是会落入谁的手里?

    因而庄上不少佃户都是人心惶惶,无心劳作,又有前有庄头见势不妙,趁机卷了钱财逃走,今年春耕的农具与钟苗都发不下来,附近租田来租的佃户们倒还好些,那可庄子上投到主家门下,全家都是奴籍的农户们便惨了,正自不知前途如何时,牟彪夫妻来了,随行还带来了牟府得力的管事。

    那管事常年处置庶务,这样的事儿,他早已是遇上过不少了,当下将人召集起来,重又点了名,立了名册,登记了各家各户在庄子里耕种的土地大小,又牲口、农具数量等,再是今年春耕播种已经迟了,当下能种甚么可尽量挽回损失,管事的说的清清楚楚,之后又承诺不日便会发下种苗,众人听了总算是放下了心来。

    他们庄户人家,只靠天吃饭,管不着上头主子们的事儿,只要有地种,谁在乎主子爷是何许人呢?

    牟彪和四莲在城外呆了一日,第二日去瞧了那两间宅子,一间就在帽儿胡同附近,是三进的宅子,小是小了些,离北镇抚司衙门不远,一间大的五进宅子,建得很是考究精致,只离牟府和北镇抚司都远,牟彪一面看宅子一面问四莲,

    “依你瞧着,这两间宅子怎么处置?”

    四莲沉呤半晌犹豫道,

    “那间大的,不如想法子租赁出去,那间小的嘛……”

    她支吾半晌,

    “我想……留着自己住……”

    牟彪听了便笑,

    “即是想住,便直说就是,为何吞吞吐吐……对我还有甚么不好说的?”

    四莲小脸微红应道,

    “哥哥们都没分家,我们出来住怕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