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六章 爹亲

    次日,果然大雪从一早就开始纷纷扬扬地往下落,渐渐越落越大。(wap.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开始都只是轻轻飘飘的,落到地上就化了,不多时就越下越大,地上积了厚厚一层,白茫茫一片。

    往屋脊上看去,也早已厚厚盖了一层。

    府里下人忙着清扫道上的雪,到处是唰唰声。

    小渔儿在屋里呆不住,闹着要到外头玩雪,程氏怕他冻着了,死活不让。祖孙俩别着劲,大眼瞪小眼。

    “只要你不玩雪,想做什么祖母都依你。”

    小渔儿眼珠子咕噜噜一转,“那小渔儿要去府门那里等爹爹!”

    程氏一噎。

    耐心哄道:“外头可冷可冷了,能把小渔儿的耳朵冻掉!咱们在屋里等爹爹不好吗?再给你爹烤上一些板粟啊,蜜桔啊,甘蔗啊,等他一回来就有得吃,爹爹一定会夸小渔儿贴心的。”

    小渔儿嘟着嘴不满。

    今天下着雪,祖母这也不让那也不让,连屋子都不给他出。连他想去等爹爹也不让。

    越想越委屈,“哇……”

    仰着小脑袋,就哭了起来。也不是干嚎,是真的飞出眼泪。这嗓子一开,可把程氏心疼坏了。

    “哎呦不哭不哭,是祖母不好祖母不好,咱小渔儿不哭啊,”哄了半天,都没把人哄好。

    看不得孙孙受委屈,牵了他的手:“走,祖母带我们小渔儿去等你爹。”

    小渔儿一听,哭声戛然而止,眼泪都收了回去。看得程氏哭笑不得。

    祖母二人慢慢挪到大门口,怕他冷,抱了他到门房里边烤火边坐着等。

    门房处不断有拜帖送过来,程氏帮着霍惜看,又看又回帖的,就把小渔儿忘了。

    这孩子也聪明,立刻查觉到祖母顾不上他了,滑下椅子,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蹬蹬蹬跑到大门口去了。

    也没下台阶,就在大门口往路上望。踮着脚往左边望望,又蹬蹬蹬跑右边,踮着脚再往右边路上再望望。

    见连个人影都没有,小脑袋一垂,学着大人叹起气来。

    两人守门的小厮越看他越稀奇,平时哪里能接触到小少爷啊。这可真是可爱死了,便过去逗他说话,陪他玩。

    小渔儿有人陪他玩,也不觉得等爹无聊了。

    坐在高高的门槛上晃悠着小脚丫,小嘴巴巴说,两个小厮一左一右站着,低头看他,不时逗他说话。生怕他冷,不时摸一摸他怀里的小手炉,给他往里面添些热炭。

    穆俨紧赶慢赶,终是在大雪天进了京城大门。如今家门在望,恨不得生出翅膀,立时就能回到自个暖暖和和的院里,抱着香香软软的妻儿,诉说一番思念之情。

    “少爷,你这是急什么,这不是还没到除夕吗。天还没亮,就催着我们从驿站爬起来赶路,这大风雪的,我两条腿都木了。这马都差点冻僵在路上。”

    坎二一路叨叨,也不怕风灌入肚肠。

    “你不是也娶妻了吗,也是有家口的人了,就没体会到半分少爷的那份心境?”离一耳朵受荼毒,忍不住打趣了他一句。

    坎二歪头想了想,这急迫的心境他似乎没有。

    少爷归心似箭的,睡觉就差抱着少夫人的衣裳才能安枕了,这心境他可赶不上。男人自然该干男人的事,英雄气短,儿女情长,那还是男人?

    不,不是。少爷跟他们不一样。少爷做事时,那是相当认真的,没人及得上。

    当然,少爷想夫人孩子那份心,别人也及不上。

    坎二叹了口气,少爷就是少爷,不然为什么他是少爷的狗腿,而不是少爷是他的狗腿呢?

    啊?呸呸呸。

    坎二心虚地看了少爷一眼,见少爷没看他,悄悄松了口气。

    穆俨没理会他二人在耳边叨叨,只心疼地摸了摸自己的坐骑,心中默念,等回了府,就让人好好伺侯你,让你也好生歇一歇,喂你足足的,让你也过得肥年。

    打马又快走了几步,抬眼就看见大门台阶处站着一个五短身小人,正朝他这边望来。

    顿时就如大冷天泡进温汤里,一颗心又软又暖,觉得这一路所有辛苦,都是值得的。

    “小少爷!那是小少爷吧。”

    坐在门槛上的小渔儿听到马蹄声,早已跳了下来,跑到台阶处往声音处望去。

    这一看,还真是爹爹。

    小手立刻就扬了起来,小身子蹦哒着:“爹爹,爹爹!”

    “哎!莫跑莫跑,就站在那里,爹爹就来了!”

    “爹爹,爹爹!”小渔儿高兴得直蹦跶,他就说他能等到爹爹吧!他把爹爹等到了!

    还没等看清爹爹,就被爹爹一把抱了起来。

    “哈哈哈……爹爹!”刚要圈住爹爹的脖子,就被爹爹身上的寒气激得打了个哆嗦。

    “哎哟,少爷!瞧你把这一身寒气冻到小少爷了。”

    “快把渔儿放下!”程氏听到动静,也急忙从门房里出来。

    嗔怪地瞪了儿子一眼,忙俯身把小渔儿抱在怀里,又接过丫鬟递过来的大氅,把小渔儿严严实实裹了起来。

    也没搭理儿子,抱着小渔儿就往府里走。

    穆俨摸了摸鼻子,他一时忘形,差点把儿子冻着了。见儿子被他祖母抱着,还不忘朝他招手:“爹爹快来,家去。”

    “好。就来。”面上带笑,跟了上去。

    进了府门,一颗心终是落了下来。到家了。

    霍惜知他归来,赶回院子。

    把儿子安顿好,给他找衣裳换洗,推他:“热水给你放好了,快去泡泡,好去去这一身的寒气。”这大雪天的,非赶这么急。

    穆俨在霍惜唇上啄了一口,还想伸手要抱,被霍惜一把推开了:“儿子在呢。”

    穆俨扭头去看儿子,见儿子正两只小手捂在嘴上偷笑,也忍不住笑。刚想抬手去摸儿子的脑袋,手又顿住了,“爹爹去泡一泡,再回来陪小渔儿玩。”

    “嗯嗯,爹爹快去。”

    等穆俨洗去一身寒气,从浴室出来。直感慨还是他的惜儿会过生活。

    瞧把这浴室改的,夏天可站着淋浴,冬天可在池子里泡热水澡,有管子从外头引水,不用丫头抬着水进来一桶一桶的倒,下水也做得好,浴室半点不见积水,鞋子干干爽爽地进去,出来也是干爽的。

    还是家里好。

    见他出来,霍惜朝他扬了扬手中的匣子,“怎么有这么多金票,你收淮安盐商好处了?”

    这家伙,受贿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