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三十章:可笑至极

    周野在出一棍,邪气尽散,瞬间整个通道内气温下降到零点。(wap.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吴三桂面无表情,手中的玉竹棍往后缩了一截,待到邪气已经快要近身之时,蓦然出棍。

    瞬时间,金光闪耀!

    整个通道内,突有一声龙吟!

    随着吴三桂手中的动作加快,一棍又一棍,就跟他之前在菜地面对小五之时一样,脚本沉稳,稳步向前。

    但不同之处在于,这一次,吴三桂使的是棍。

    而龙吟声,一声又一声,在通道内发出阵阵回声。

    周野眉头一皱,自己方才的邪气竟被这样轻易破除,连忙调整气息,使出一套棍法。

    可很快,周野就发现,局面竟然只在这一瞬间就被颠倒了过来。

    原本,他跟吴三桂交手,他一直处于上风,吴三桂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空间,只是任由周野从四面八方进攻,自己狼狈防守。

    现在,攻守转换。

    他完全找不到吴三桂的任何破绽,吴三桂的每一步都看似随意,实则精密无比。

    这完全不合乎常理!

    吴三桂用的依然是拳法的招式,可为何这玉竹棍在他的手中就似有魔力一般,让人根本找不到破绽!

    周野不信这吴三桂真有这么邪门,虽如今修炼《阳阴换》只有七成,但是自己的境界可是实打实的往上长了不少,如果就这样被轻易被吴三桂击败了,那之前所付出的心血可都白费了!

    周野重重一棍砸向吴三桂,吴三桂不躲也不退,手中的长棍往前一扫,两棍相遇,怦然一声巨响,距离最近的周野脸色突然大变,他清楚的看见,那根玉竹棍上竟然散发出道道金光,还有一只金龙在玉竹棍身上显现出身影,此时龙眼正缓慢睁开,当龙眼全部睁开时,周野被一股强大的真气冲击到胸膛,整个人倒飞出去。

    倒飞出去后的周野重重砸在通道的石壁之上,满脸不可思议。

    他刚刚真的看到了一条金龙。

    传闻丐帮旷世绝学,若是能唤出金龙者,就已然达到丐帮绝学巅峰。

    当然,这只是传说。

    而今天,周野亲眼见证了传说。

    周野彻底慌了,吴三桂竟然真的已经可以强大到召唤出金龙了,即便是自己的养父修行了一辈子都未能做到的事情,如今却被吴三桂做到了。

    不行,一定要活下去!

    周野站起身来,连忙就想往通道外面跑,现在的他已经失去了战意,在跟吴三桂拼下去就是一个死字!

    然而,吴三桂根本不给周野机会,两腿一蹬,就追上了周野,举起玉竹棍重重的击打在了周野后背。

    周野吃痛的喊了一声,但脚步并未停下。

    一个人要想活,就会爆发出一股超强的惊人潜力。

    可是当吴三桂连续追上击打,周野最终再也支撑不住,双腿一软就跪倒在了地上。

    吴三桂一脚踩上周野的背,将玉竹棍抵在他脖颈之上。

    周野趴在地上,求饶道:“吴三桂,别杀我,我离开荆湖,留我一条性命!”

    古小天也已经解决完了那些丐帮弟子,手下留了情,只是将他们打晕了过去。

    走到吴三桂身边,古小天问道:“怎么处理?”

    此时的吴三桂眼神冰冷。

    似乎与之前不一样,之前不论怎么样,吴三桂都未曾杀过人。

    比试就是比试,拳脚虽无眼,但他还是会刻意的手下留情,不至于致人死地。

    可如今,吴三桂打算迈出这一步了。

    一个江湖中人,

    手中到底要沾多少鲜血,才能真正成长?

    吴三桂不知道,但周野既入邪门,作为下一任丐帮帮主,自然要清理门户。

    此情此景,大长老周宏博连忙冲了上来,势要将周野从吴三桂手上救下来。

    《阳阴换》如今也才练了七成,败了也就罢了,等到时日修炼大成之时,在回来找吴三桂报仇!

    可如果周野在这里被吴三桂杀了,那他们的计划就没有任何的价值了。

    周宏博也不愧为大长老,气势惊人,古小天挡在面前,却被周宏博轻易的一脚踹开,双手化成爪,直冲吴三桂脖颈而去。

    可在下一瞬间,周宏博突然凄声大叫。

    那两只手竟然齐刷刷的被人砍断,掉落在地上。

    曲笑寒收起圆环,拍了拍胸脯道:“还好还好,紧赶慢赶的,总算是赶上了。”

    周宏博双手已断,跪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女子,满脸绝望。

    那个女子出手不过就是一瞬之间,他连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未曾有,这就是实力上有太多差距,而且这女子是吴三桂一边的,他想带周野逃出去的计划已经泡汤了。

    所以,只剩绝望。

    在吴三桂脚下的周野也绝望了,没想到自己费了这么多精力,到头来却是以失败收场。

    吴三桂望着脚下的周野,问道:“还有什么遗言?”

    周野此时只得求饶:“饶我一命,我一定不会再回丐帮。”

    吴三桂却摇了摇头,“除了饶你一命,别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周野已入邪门,若是放他一马,出去后定会惹出一番大事,且先不论会不会加入全武会,就单就这一身的邪门之法,到江湖上必然惹出大乱,到时候怕是要血流成海。

    这种放虎归山的事,吴三桂不会允许。

    周宏博此时强忍着断手之痛道:“吴三桂!杀同门是何罪名,你可知晓?”

    吴三桂眯了眯眼,忽然问道:“那入邪门是何罪名,你又可知晓?”

    周宏博一时间哑口无言。

    入了邪门,经脉混乱,真气逆流,等邪门功法大成之时,就不能再被称为武者了,被称为邪修。

    江湖上,邪修是要遭到万人唾弃的。

    有时候,两个武者或许有仇恨,但遇到邪修,则会放下仇恨和偏见,暂时联手,一同解决邪修。

    邪修是没有活路的。

    除非这邪修足够强大。

    吴三桂不愿在废话,手腕一动,玉竹棍如同剑刃一般锋利划过周野的脖颈,留下一道血痕。

    周野不可置信的捂着脖子,眼睛大睁,等到血流一地的时候,周野彻底没了气息,只剩下一双大眼死死的瞪着,死不瞑目。

    周宏博知道一切都完了,颓废的坐在地上。

    古小天架起了周宏博,周宏博没有任何反抗,只是走到通道入口时,回头望了一眼死在地上的周野,随后闭上眼睛长叹一声。

    他在丐帮这么久,为丐帮尽心尽力,只不过是心中的不服,不想为别人做嫁衣,结果到头来一无所有。

    黄圣杰和段鹏此时刚到入口,两个人都有些狼狈,但还是走出了泥塘,有些气喘吁吁。

    见到古小天压着周宏博走了出来,黄圣杰惊讶的问道:“结束了?”

    古小天笑着点了点头,“你们来晚了。”

    ......

    压着周宏博走在街上,许多丐帮弟子纷纷围观。

    “那不是大长老么,怎么会被这人压着?”

    “不知道阿,大长老的手怎么断了?诶,你看

    ,后面那不是吴老哥么,他手中的是……玉竹棍!”

    这些丐帮弟子显然不知道大长老到底干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玉竹棍后纷纷单膝下跪,以示尊重。

    将周宏博暂时带回了客栈,绑在了后厨里,古小天问道:“接下来怎么处理大长老?”

    吴三桂坚定道:“处死。”

    随后,吴三桂眼神看向了吴二喜,打趣道:“你不是最喜欢跟李老头打小报告么,让李老头今天过来。”

    他要当着李怀民的面将大长老处死!

    这意味着,从今天起,他要正式接手丐帮的位置!

    曲笑寒微笑道:“这下,你的拳法就有意义了。”

    吴三桂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其实不杀人,也能有意义,但杀了人,也有意义,只是两个意义不一样。”

    曲晓涵摊了摊手,不置可否。

    要说,吴二喜办事还是有效率,几个人没闲聊多久,李怀民就从门外进来了。

    见到玉竹棍被吴三桂放在身边,李怀民开心的跟得了糖葫芦的小孩一样,一连说了好几声好。

    吴三桂指着李怀民腰间的那个紫金葫芦道:“那葫芦我就不要了,你用了一辈子,我嫌弃,但这根棍子就暂且留我这里。”

    李怀民却不同意,说这葫芦是传承,即便不用也要挂在腰上,而且一点也不脏,洗洗就能用。

    有时候,传承这个东西就是这么严肃,一分一毫都差不得。

    吴三桂接过了紫金葫芦,脸上的笑意也有些抑制不住,用手指弹了两下葫芦道:“我就说你怎么这么喜欢这葫芦,质量是不错。”

    几人来到了后厨,大长老此时面无血色,一脸颓废的安静*在地上。

    李怀民望着周宏博道:“老周阿,我说了,周野那孩子心性浮躁,当不了丐帮帮主,你为何还要如此执迷不悟,甚至都去修炼邪门!”

    李怀民和周宏博还是有些感情的,两人毕竟是一代人,年少时没少一起偷鸡摸狗,后来李怀民得了传承,而周宏博则坐上了二把手的位置。

    周宏博不同于其他人,他认为李怀民比他更适合丐帮帮主的位置,所以这么多年以来,他这个二把手也当的心甘情愿。

    可到老了,思维就变了。

    李怀民作为丐帮的帮主,其实帮中大大小小的事物没怎么放在心上过,反倒是周宏博一直在幕后打理,久而久之,周宏博认为他做的贡献比李怀民大很多。

    恰在那个时候,周宏博收养了周野,他觉得周野天资极好,正是周野展露的光芒太过强大,让周宏博一时有些迷失。

    再加上周宏博确实看不上吴三桂,他虽欣赏吴三桂的天赋,但却发现吴三桂跟李怀民年轻的时候出奇的像。

    他已经当了一辈子二把手了,外人常说丐帮帮主李怀民天下无双,可却很少有人提起他周宏博在丐帮里的贡献。

    为此,周宏博终于动了策反之心。

    就是这颗心思,让周宏博彻底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周宏博死鸭子嘴硬道:“我为丐帮付出了一生,到头来却只落得个二把手的下场,李怀民若是你,你愿意吗?”

    李怀民楞了一下,他完全没想到周宏博是这样考虑的,但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了,只是叹气道:“老周阿,不管如何,都不能走上邪门之道啊。”

    “我周宏博,为丐帮付出一生,死时却要背负一个邪门之道而死,这世间,这天下,真是可笑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