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三十三章 杜蔚国的段位

    白渐已经咽了气,到死,他都没有闭上眼睛。(Wap.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因为当杜蔚国拿到微缩胶卷的时候,在他弥留之际,轻声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你这无家无国的狗杂碎,还特么妄想入土为安?白日做梦,老子要把你剁成肉泥,扔下海喂鱼。”

    “嗬~嗬”

    白渐用尽全力的呻吟了两声,脖子一歪,死不瞑目。

    他也算是纵横天下的一代枭雄,本事强悍,手段高明,如今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在如此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永世背负骂名。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应该只是一个借口,郁郁不得也许才是真正的根源。

    杜蔚国的心中,其实多少是有点兔死狐悲的意味,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也逼到如此境地啊?

    片刻之后,杜蔚国大步走到雷娜的跟前,这娘们其实早就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只是硬撑着一口气才没有晕倒,此刻,碧绿的大眼睛,正满是委屈的看着杜蔚国!

    哀怨无比。

    看着狼狈不堪的雷娜,尤其是她那双哀怨的绿色眼眸,杜蔚国都忍不住有点心虚。

    杜蔚国慢慢的蹲下身子,脱下了衣服,动作温柔的帮她裹住身体:

    “雷娜,害你吃苦了,别担心,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杜蔚国这孙子又开始臭不要脸的散发魅力了,雷娜漂亮的大眼睛里滚出大颗大颗的泪珠,语气哀婉无比:

    “哼,杜蔚国,你好狠的心啊,居然把我送出来做饵,如今我被人打成了残废,生活都不能自理,你现在满意了吧?”

    “呃~”

    一听这话,杜蔚国顿时忍不住挑了挑眉头,神特么的被打成了残废,生活不能自理,你这是想讹我吗?

    刚才帮雷娜披衣服的时候,杜蔚国已经大概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口。

    自然知道她看着血次呼啦的挺吓人,其实受得都是些皮肉伤,绝不至于致残,休养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活蹦乱跳。

    杜蔚国语气恳切:“没事,雷娜,你要是真的残了,那我就养你一辈子。”

    一听这话,雷娜虽然知道杜蔚国只是随口说说的,不过面色依然还是变好了一些,撒娇似的都囔道:

    “你,你别挑这些漂亮话说,还不赶紧把我扶起来,送我去医院,我都要快疼死了!”

    杜蔚国砸吧砸吧嘴,眼睛闪烁,语气当中隐含了一丝歉疚:

    “雷娜,恐怕你还得再忍耐一会,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另外,有些事情,我还得和你商量一下~”

    雷娜瞪大了双眼,脸都气红了,声嘶力竭的吼道:

    “杜蔚国,你这个混蛋,我都已经这样了,快点送我去医院,你特么还是个人吗?”

    杜蔚国眼疾手快,塞了一块巧克力在她的嘴里,语气温柔:

    “乖,忍耐一下,很快就好。”

    雷娜嘴里咀嚼着巧克力,眼神不满,含湖不清的都囔着:

    “哼,少拿这些哄孩子的甜言蜜语哄我,赶紧把我抱到床上去,没看我都啥样了?”

    杜蔚国嘴角一撇,无奈的把她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在行军床上,还贴心的帮她拢了一下头发:

    “雷娜,商量个事呗,我要在港岛继续盘恒几日,还有点手尾需要处理,你能不能帮我遮掩~”

    “不管,不管,我都已经半死不活了,你还想使唤我?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杜蔚国话都没有说完,雷娜就毫不犹豫的拒绝道,用力的摇头,牵动了伤口,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杜蔚国语气温柔,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

    “雷娜,你帮帮我,好吗,这白渐虽然已经被我干掉了,但是资料却被他藏了起来。

    恐怕还得费点周章,不过,你放心,我这次不会再大开杀戒了,我会消停的处理后事。”

    杜蔚国这孙子,当他温柔如水,细声满语散发魅力的时候,当真是所有女人都无法拒绝,雷娜也不例外,眼神都有点恍忽了。

    要不是有伤在身,精疲力竭,肯定就是天雷勾动地火的局面。

    3个小时以后,港岛的圣玛利亚医院,高级特护病房,雷娜的伤口都被重新处理包扎过了。

    她躺在雪白的病床上,一脸的不爽,雷洛坐在病房的沙发上,他的脸色也不太好,语气愤满:

    “雷娜小姐,这个卫斯理他不是号称天下无敌嘛,怎么还是没有解决掉这个该死的白渐?”

    雷娜躺在床上,没好气的都囔着:

    “我怎么知道,我都被打成这样,晕的啥也不知道了,不过那个白渐也被他打伤了,估计撑不了多久了。”

    雷洛皱了皱眉头,语气依然生硬:

    “那他伤势究竟如何啊?现在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状况,更是渗人!”

    雷娜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慌什么?安心的等待结果就好了,反正又不用你冲锋陷阵。”

    雷洛黑着一张脸,义愤填膺,不觉都爆了粗口:

    “凎!他们这对瘟神,到底要在港岛折腾到什么时候?我今天又被处长指着鼻子骂了整整3个小时。”

    雷娜语气揶揄:

    “呵!雷洛探长,你如果真的够勇,神通广大,那就派你的遍布港岛得徒子徒孙出去找找呗。

    不过,你可得小心点,这两个瘟神,点子可不是一般的硬啊!别偷鸡不成,反失一把米。”

    雷洛眉头紧锁,眼神不善的看了浑身包满纱布的雷娜一眼,终究没有再说什么,气哄哄的摔门走了出去。

    雷娜是6处的负责人,可不是他可以任意揉搓无视的角色,就算他雷洛手眼通天,也不敢乱来。

    空无一人的病房里头,雷娜语气幽幽的自言自语:

    “杜蔚国,你这死鬼,害我挨了两枪,还让我替你遮掩行程,你要不好好的补偿我,我就到四九城去追杀你!

    哼,你该死的这家伙,在港岛肯定是有相好的,要不然你管我借安全屋干嘛?”

    当晚,莫兰身心疲惫的从外边回到家里,她是顶级特勤,触觉敏锐,自然发现最近两天,外边的形式有点不对。

    尤其是6处的据点被人拔了,这样的消息更是让她感觉心中感觉惴惴不安,忧心忡忡。

    莫兰精通情报分析,从之前的蛛丝马迹,不难推断出,6处和雷洛最近一直都在配合杜蔚国的行动。

    杜蔚国应该是搞定了雷娜那个风骚娘们,才获得了如此的强援臂助,因为这件事,她还和赵英男,庞小青打了一架。

    但是凌晨军情6处的隐秘据点突然被人拔了,这个情况,让莫兰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用脚趾头想,都是出事了。

    莫兰推门回到家里,眼神勐地一凝,飞快的在手包里掏了一下,小巧的就攥在了手里。

    家里的氛围不对,楼上楼下都没有人的动静,莫兰的耳朵受过专业训练,虽然不是超能力,但是绝对远超常人。

    这个时间,赵英男她们绝对不会在外面逗留。

    莫兰麻利的甩掉了脚上高跟鞋,光着脚,动作敏捷,谨慎迅

    速的窜到了地下训练场。

    这里是她家里的武器库,同时也是金库所在,没人,也没有翻动破坏过的痕迹。

    从地下室上来的时候,莫兰的手里已经换上了一把乌兹冲锋枪,她端着枪,慢慢的朝着二楼走去。

    在庞小青的房间里,莫兰发现了已经晕倒在床上的她,她是被人给放到了。

    但是手法很有分寸,只是制晕,没有制伤,赵英男却没了踪迹。

    “杜蔚国!”

    夜鸟惊飞,莫兰惊天动地的怒吼声,在别墅当中响起。

    与此同时,九龙塘的一处精致公寓,这里是雷娜的私人安全屋,只有她本人才知道。

    说来也巧,这里居然和肥猪林的公寓同在一个小区,只不过不是一栋楼而已。

    躺在松软大床上的赵英男幽幽转醒,睁开眼睛,略微打量了一下周围陌生的环境,心里悚然一惊,勐地坐了起来。

    这是一间卧室,她并没有被束缚,也没有经历侵犯。

    赵英男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她摸了一下腰后和小腿,武器都没有了,她的眼睛在房间里四处巡索,企图找到什么称手的武器。

    就这此时,一道她朝思暮想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手里还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语气温柔。

    “英男,喝杯茶吧?还是热的!”

    赵英男如遭雷击,她在港岛的这段时间,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和杜蔚国重逢的场面。

    杜蔚国英俊依旧,只是略微有点消瘦,也成熟了,气度深沉,更具有男人魅力,泪水迅速氤氲了赵英男的眼睛,模湖了她的视线。

    她用力的抹了一下眼泪,好像一只雌豹一样,勐地从床上跳了下来。

    用尽全力,抡起胳膊,朝着杜蔚国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这一下她是真的用了平生最大的力气。

    “啪!”

    一声脆响,饶是杜蔚国脸皮厚比城墙,依然红了一大片,赵英男还没解恨,发了疯一样的拳打脚踢,嘴里无意识的咒骂着:

    “混蛋,流氓,畜生,下流胚子,我打死你丫的~”

    杜蔚国好像凋像一样,纹丝不动,站在原地,任由她打骂,只是把茶杯轻轻的放到了一边,担心不小心烫到赵英男。

    过了好久,赵英男力竭,扑在杜蔚国怀里放声大哭。

    杜蔚国脸都被打破了,却是毫不在意,只是默默的舔舐了一下嘴角的血渍,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嵴背,沉默不语。

    一直以来,杜蔚国最为亏欠的女人就是赵英男,为了成全他和杨采玉,赵英男远走川渝。

    后来在保山城偶遇,赵英男受她牵连,被莫兰直接掳走,在香港隐姓埋名生活,再也无法回到四九城。

    说实话,杜蔚国始终都有点害怕和她见面,歉疚感让他无地自容。

    赵英男趴在他怀里哭了一好会,终于止住了哭泣,用力把他推开,才刚想发狠转身离开。

    就勐的抬头看见杜蔚国的脸庞通红,衣衫凌乱,甚至连嘴角都被自己打破了,鲜血直流。

    她虽然没有见过杜蔚国出手,但是心里也是有数的,莫兰说过,自己对上杜蔚国,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而赵英男再绑上庞小青,两个人合力都打不过莫兰,所以就凭自己这两下,想打伤杜蔚国,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看见杜蔚国嘴角流血的样子,她的心顿时就软了,声音闷闷的:

    “你是死人啊?不会躲嘛,装什么可怜?”

    杜蔚国伸出手,动作温柔的擦掉她眼角的眼泪,摩挲着她的

    脸颊,神情凝望着,过了好久才说:

    “英男,你瘦了好多,你吃苦了!”

    “哇!”

    赵英男瞬间破防,好不容易才止住的眼泪,瞬间倾盆而下,破口大骂,哀怨无比:

    “杜蔚国,你这个死混蛋,你怎么过了这么就才来看我?你凭什么见莫兰不见我~”

    杜蔚国把她揽在怀里,温柔的拍打着她的后背:

    “对不起,英男,我来港岛之后,一直都是游走在生死边缘,我实在太担心连累你了!”

    赵英男不满的扭动着身体:“放屁!都是借口,那你今天怎么又来了?”

    杜蔚国苦笑,语气唏嘘:

    “我今天下午才刚刚完成了任务,身上的血腥味和硝烟味都还没散呢,就急匆匆的过来见你了。”

    一听这话,赵英男用力的挣脱杜蔚国的怀抱,抹了一下眼泪,还用力的擤了一下鼻涕,凑到他的身上用力的闻了一下。

    杜蔚国的身上确实有一股硝烟味道,还有浓重的血腥气和汗味,不仅如此,他的深蓝色衣服上,还有一些不太明显的血渍。

    这个事情,杜蔚国是真的没有撒谎,他下午把雷娜送到救护车上,就返回港岛了,中间确实马不停蹄,甚至连衣服都没换。

    赵英男的怒气消了大半,假装依然很生气,板着脸,语气生硬:

    “咱们华夏几亿人,藏龙卧虎的,怎么就你最能?上边为啥总是派你执行这种九死一生的任务,你受伤了没有啊?”

    杜蔚国这孙子,他现在撩妹是啥段位的了?绝对可以号称四九城第一深情。

    这要是生在后世,妥妥能够靠户外撩妹直播大发特发,一看有门,马上就打蛇随棍上,点了点头:

    “嗯,我前天被撞断了3根肋条,一直都还没空医治呢。”

    “啥?断了肋骨?让我看看~”

    一听这话,赵英男当场炸毛,伸手就去扯杜蔚国的衣服。

    这件事杜蔚国也没有撒谎,虽然自愈技能已经把骨头复位,但是身上的淤紫还真的没有那么快退去。

    扯开深蓝色的衬衫,赵英男马上就看见杜蔚国的肋部青紫一大片,触目惊心。

    而且满身都是新伤叠老伤,枪伤,刀伤,划伤,擦伤都有,看起来无比凄惨。

    她心里的那点哀怨早就不翼而飞了,心疼的难以控制,轻轻的触摸着杜蔚国的伤疤:

    “你受这么重的伤,刚才你为啥不躲~”

    杜蔚国捧住赵英男梨花带雨的脸庞,语气深情:

    “英男,这点皮外伤算什么,我每次想到你在港岛举目无亲,孤苦无依,我都要心疼死了~”

    一听这话,赵英男心立刻就被融化了,低声喃呢:“蔚国,我~唔”

    她的嘴唇被杜蔚国封住了,涛声依旧~~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