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零五章:乘客的权力(求追订求收藏求月票)

    “首先,我是个好人,然后我来说说我的发现。

    “过隧道的时候我一直都没睡,我没听到什么脚步声,但是在进入隧道第三个小时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某种动静,那个动静很轻微,但是我听力很强,捕捉到了,像是某种极其轻微的响声。”

    下一个是洛珞,她是六号,最后一个隔间,也是靠在已经死亡的男人旁边的隔间,她缓缓继续道,

    “我觉得那个声响很可能是死者死亡倒地的声响,凶手动手的时候动作应该很轻,几乎没有发生什么声音。

    “但是奇怪的是死者也没有发出声音,看死者的伤口,是背后刺入,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瞬间致命,让死者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说到这里,洛珞叹了口气,“可惜尸体没了,我们也没办法做检测。”

    “可能是凶手以绝对的实力,先杀了死者,动作很快,没有给死者说话的时间,死者砰然倒地的声音不太可能会很像你说的那么轻,那估计是凶手慢慢放倒尸体的声音。”

    何奥随口接话到。

    “有可能,那刀刺入后背,就是故意伪装的?凶手为什么要伪装这个?”

    洛珞点点头,然后她小脑袋突然像弹簧一样刷的一下弹了起来,瞪大可爱的眼睛看着何奥,“你怎么这么熟练?”

    “···”

    何奥顿了顿,“我兴趣比较广泛,了解的东西比较杂。”

    “哦。”

    洛珞思考了一下,将信将疑的点头。

    最后一个是林迟迟,林迟迟思忖着说道,“我过隧道的时候,也睡着了,快结束的时候才醒,什么都没听见···我是一个好人。”

    到此,所有人发言完毕。

    金雅突然扭过头去,对着若提用提亚语说了一声,“谢谢。”

    若提:???

    何奥众人刚刚的话语大概翻译了一下给金雅,然后让所有人自由发言。

    “其实有一个问题,”这一次是金雅先说话,她看着何奥,

    “我们都是不能打开门的,也就是说,凶手如果要杀人,应该要从外面打开门进去,但是五号隔间的乘客却是死在了走廊上,如果他是凶手拖出去的?凶手为什么要拖他出去?”

    何奥把金雅的话翻译给了其他人。

    “确实,”洛珞也跟着点头,“这个死者,疑点太多了。”

    林迟迟不敢说话,她没有接触过这种场景,大脑有些空白。

    “说不定,是凶手和死者本身就有仇,凶手把死者在隔间里打了一顿,不觉得解气,然后把死者拖到走廊里残忍的杀害。”

    若提靠在椅子上,用中土语笑着说道。

    他的话语意有所指,除了金雅外,剩下两个人都面色一变。

    在场的五个人里,明显和死者发生过争执的,就是何奥。

    何奥眯了眯眼睛。

    看来若提并不是一直闭门不出,他应该偷偷开门看到了何奥收拾死者的那一幕,

    “而且我们在这里讨论这些有什么用,”

    若提拍拍屁股站起来,“我们就是找出了凶手,在这辆车上,难道还能把凶手绳之以法吗?不如想想面对凶手的时候的求饶词,说不定凶手心情一好,就放过我们了。”

    他这句话还特意用提亚语再说了一边。

    所有人面色都沉了下来。

    “我们并不是没有反制的能力。”

    何奥缓声道,他也起身,走向了隔间车厢。

    众人疑惑的互看了一眼,跟着他走了过去。

    何奥最后停在第七个隔间门前,这时候乘务员走了过来,“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可以打开这扇门吗?”

    何奥伸出手,指向被机械锁锁上的第七号隔间。

    “魔怔了,以为我最开始没让乘务员开过其他门吗?”

    若提嗤笑一声。

    他是一号隔间的,一开始就试过让乘务员开其他门寻找离开的线索。

    他摇摇头,转身向餐车走去。

    他这话是用中土语说的,他在抓住何奥的一切可能的错误打击何奥的威信。

    “当然可以。”

    乘务员微笑着点头,然后他拿出一把金属钥匙,打开了七号隔间的门。

    ······

    正在往餐车走的若提动作一僵。

    七号隔间的小门被缓缓开启,里面并没有如同其他隔间一样整齐的装饰,只有一个占满了大半个隔间的漆黑旋涡。

    乘务员看着这个旋涡,似乎丝毫不觉得隔间里有个旋涡有什么问题,他看向众人,解释道,

    “如果诸位贵宾中的大多数认为某个人是坏人,就可以呼叫我将他擒拿,把他推进这个旋涡中。”

    他露出最温和的微笑,说着最恐怖的话语。

    这辆车,在鼓励所有乘客自相残杀。

    这也在何奥的预料之中。

    在收拾已经死了的棕色卷发男人的时候,他就察觉到这辆车并不允许乘客之间互相下杀手。

    这就意味着乘客似乎没有反击的能力。

    但是这辆车在设计这个游戏的时候,肯定是考虑了公平性的,如果乘客没办法自己对凶手动手,那么这辆车肯定设计了‘好人’也能杀死凶手的方法。

    这个方法既然没有被公布,那多半就是藏在哪里。

    而这辆车上,能藏东西的地方,就那么几个,试一试总能得出答案。

    这个旋涡应该也是一个规则,当多数人投票觉得某人是坏人的时候,那个人就会被推入这个旋涡。

    进入这个旋涡以后,大概率也是活不了的。

    这就意味着,在场的所有人,无论有没有能力,都有了可以致他人于死地的一票。

    投死了杀人狂自然就赢了,但是如果投死了一个好人,就是相当于帮了杀人狂一把。

    而且,杀人,是要做好心理准备,并承担心理后果的。

    众人盯着这个旋涡,都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何奥也陷入了沉思,不过他沉思的是,这个旋涡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规则,没有这个规则,这个游戏就平衡性就会严重受到冲击。

    为什么这辆车要把这个旋涡隐藏起来呢?

    乘务员缓缓离开,接下来整个环境都有些压抑。

    连若提都不找茬了,在思索着什么,

    窗外是璀璨的落日,霞光布满天空与大海,但是车内人却无瑕去欣赏这华丽的美景。

    咕噜噜——

    一声清脆的声响打破了这沉默的寂静。

    林迟迟用手压住肚子,有些尴尬的看向众人,面色绯红。

    距离她上车,现在已经过去八个多小时了,她滴水未沾,滴米未进。

    ------题外话------

    双更求个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