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56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求月票)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出自《孟子》一书。(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yk.com)

    这是中国的老话。

    喜欢钻研中国文化,却向来是得其形而不得其神的日本人,大概是不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不过这并不要紧,八路军部队很快就用事实给小鬼子上了一课。

    内乡、青叶镇、西乡、三泉乡等四乡三镇。

    如果说当初日本人打过来的时候,在进攻这些乡镇之时,百姓们是惶恐不安,担惊受怕的。

    那么此刻,当听说八路军部队正在进攻这些乡镇的时候,浮现在百姓们脸上的却是莫大的惊喜。

    一个个喜出望外,趴在门口翘首以待着城门口的方向,传来的战斗的消息。

    再胆大一些的,甚至冒着被战火波及的风险,一路跑到八路军攻城作战的区域,远远的观望动静。

    当消息传来:八路军势如破竹,日伪军被消灭一空。

    百姓们当即是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一片欢庆,甚至自发地聚集到一起,赶往城门口的方向,夹道相迎。

    当消息传来:八路军的进攻不利,多次的进攻都被击退。

    乍闻消息的不少老人们尽是怆然泪下,痛哭流涕。

    甚至还有信佛者,双手合十,祈祷佛祖保佑八路军能够作战顺利,一举收复失地,赶走日寇。

    四乡三镇被攻打下来之后,一支队的战士们刚进城门,百姓们便已经夹道相迎了过来。

    接着,有了人民子弟兵撑腰的百姓们。

    一个个二话不说,勇敢的站出来,将那些维持协会的汉奸,伪军,还有平时帮着鬼子为非作歹的亲日者,一个个从乡镇内揪出来。

    另外,鬼子的仓库在什么地方,军火库在什么地方,包括乡镇内日军占有的一些民营企业,银行、钱庄、商铺之类的究竟是哪些家。

    就没有老百姓们不知道的。

    大家就等着人民子弟兵的部队们打进城来,收复失地呢!

    有老人家望见带队而来的几位指挥员,一时间老泪纵横,接着愣是拉着几位指位指挥员的手不撒开,比见了自家儿子还要亲切,她一面不停地问道:“孩子,你们这次打下这镇子,不走了吧?”

    这是老百姓们最担忧的情况。

    整个华北,中日对战局势一直都是敌强我弱。

    八路军缺乏后勤供应,装备差,弹药稀缺,有时偶尔能打下乡镇,也是缴获完,就被迫撤离。

    这种情况对于八路军而言,是有心无力。

    对于百姓而言,八路军攻破乡镇,带给了大家希望。

    但随着八路军的撤离,又再一次让大家失望。

    在这种失望与希望的来回辗转之中,百姓们是过够了这种担惊受怕的苦日子。

    所以才有了眼前发自肺腑的询问。

    带队的连长重重的点了点头,紧接着宽慰道:“大娘,您放心吧!

    不走了,这回我们是打死都不走了,我们支队长已经下了死命令,这四乡三镇打下来之后,是要彻底稳固成为我们一支队的根据地的,咱们镇子里的乡亲们,往后就由我们八路军来守护了!”

    “太好嘞,真是老天爷开眼哩!”大娘的泪花汹涌的更厉害了,但这一次却是喜极而泣。

    如此情形并非一处,在四乡三镇都多有发生。

    战士们攻破内乡,青叶镇等四乡三镇之后,百姓们夹道相迎不说,还配合着八路军部队迅速的接手了整个乡镇。

    由百姓们作为引导,战士们率先打掉乡镇里的恶霸、劣绅、汉奸、

    伪军,以及各类伪政权。

    接着迅速的控制了日军原本驻扎乡镇时所管控的一切军用设施。

    最后则是分散部队,就地驻扎在乡镇,修葺防御工事,严阵以待,准备后续的防御作战。

    在百姓们的鼎力相助下,打下四乡三镇之后,战士们迅速扎稳脚跟,只需要派出最少的兵力,在大量热心百姓的帮助下,就可以高效的完成各方面的工作。

    就连驻守城门的时候,都有不少青壮自发地跑来帮忙。

    还哀求着指挥员们,希望能够加入八路军部队。

    对于这样的情况,孔捷、徐国安等指挥员们早有预料,所以按照当初在会议上孔捷的交代。

    各团长纷纷下达命令:

    热心跑来帮忙,积极支持八路军工作的乡亲们,如果是出于自愿,且身体健康,年龄合适,允许临时组成八路军一支队的预备队。

    并发放一定装备,至于后续能否正式加入八路军部队,则是看各自的表现。

    这道命令一经传出,前来帮忙的年轻人们更加的积极投入了。

    如此情况下,当日军司令部调动三军,大量的援军火速赶到四乡三镇,企图重新攻破城门,消灭八路军部队,重新占领四乡三镇时。

    尽管鬼子的援军部队来的很快,等到战斗骤然爆发的时候,四乡三镇守城的八路军战士们,早已经在严阵以待之中等候许久。

    一方是长途奔袭,疲惫之师,再加上大雪满天,寒冷异常,还穿着前两年发的破棉衣,一路赶来的小鬼子,拿着步枪的双手都已经冻得红肿。

    另一方则是养精蓄锐,严阵以待。

    作为一支队此次特别打造的冬季作战部队。

    战士们穿的暖和,吃的舒适。

    打下乡镇之后,大量的老百姓们又热情的从家里拿来各种吃食。

    是不由分说的就送给战士们。

    还有些老人家更是从家里熬来了姜汤,要给战士们驱寒。

    以至于即便是这寒冬腊月,冷风肆虐,守在城门顶上,不少战士们握着步枪,还没有看见敌人呢,就已经热的是手心冒汗了。

    当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

    至于部队的军事素养上,这次进攻四乡三镇,孔捷出动的可是一支队的绝对精锐。

    而面对的也不过是日军乙种师团的部队,从某种程度上讲,也就是治安军罢了。

    和鬼子甲种师团的绝对野战精锐相比,这些鬼子治安军还差了不少。

    装备上一支队更是不虚小鬼子。

    大量配备的美式装备,在战斗爆发之际,直接打的城门底下的小鬼子是嗷嗷乱叫。

    不消几挺勃朗宁重机枪,在城顶防御工事的垛口那么一架。

    居高临下的扫射下去,就是有一个大队的小鬼子都不够看。

    赶到的日军援军一连向着乡镇城门工事发动多次进攻,结果都在狼狈之中被轻易击溃,伤亡迅速蔓延。

    小鬼子们这才意识到,这次面临的敌人远比他们以往遭遇过的都要强悍。

    这些八路军也是铁了心了,要占领这四乡三镇,根本就没有放弃的打算。

    厚厚的积雪,夸张的地方,甚至能够淹没膝盖。

    起初还没觉得有什么,等到行军和作战的时候,小鬼子们这才察觉到艰难。

    每一步都会深深陷入雪坑之中,刚刚抵达城门底下,就基本上耗尽了体能。

    接着在仓促之中投入战斗,原本的战斗力连六成都发挥不出来。

    再加上积雪深厚,鬼子的运输车辆根本就无法通行。

    鬼子们临时做了些雪橇,拉了几门火炮。

    由于速度缓慢,外加天气严寒,运输部队在叫苦不迭之中,也只是将火炮运输到一半的路程。

    根本无法及时支援到前方的攻城战。

    得知进攻四乡三镇的战斗都不顺利,部队的伤亡颇有些惨重。

    鬼子司令官筱冢义男在郁闷之中。只得继续下达调令。

    企图从各个县城,抽调更多的援兵进攻四乡三镇。

    这老鬼子也是下定了决心,说什么也要把这四乡三镇重新掌控在大日本帝国手中。

    要是就这么白白的吃了哑巴亏,在八路军一支队的手上认栽的话,那是大大的有损日军的军威。

    甚至会给整个华北的中*军民一种错觉:日军已经不足以守住占领区,甚至已经不是八路军的对手了!

    这种假象是筱冢义男绝不允许存在的。

    这对于华北治安稳定势必会造成巨大的冲击,会引发中国人抗日情绪的高涨。

    “打,不惜一切代价,也绝不可坐视四乡三镇落入八路军一支队的手中!”

    鬼子司令部内,筱冢义男斩钉截铁地下达了命令。

    接着,这老鬼子迅速地将目光汇聚在日军的兵力分布地图上,企图想尽一切办法,将更多的援兵抽调过去。

    “根据前方情报探查,这次八路军一支队为了一举拿下我帝国的四乡三镇,几乎动用了一支队的全部主力。

    如果我军援兵可以将四乡三镇全部围困起来,则极有可能一举覆灭八路军一支队的主力!”

    鬼子参谋长北川开口,他可一直没有放弃覆灭一支队的美梦。

    接着两个老鬼子就着地图琢磨起来。

    究竟可以从哪些地区,在保证本地治安的前提下,抽调援兵,合围四乡三镇。

    然而,还不待这两个老鬼子做出决断,一道道消息紧接着就传来:

    “报告司令官阁下,张庄附近突然出现大量的八路军部队,正在进攻张庄。”

    “司令官阁下,平安县城方向传来紧急通讯,说是下辖的两座镇子遭到了八路军部队的突袭!”

    这还不算完。

    甚至就连河源县城还有边定镇附近,都有八路军部队出现,目标直奔鬼子偏远的一些乡镇。

    打法与八路军一支队进攻四乡三镇的方式,简直如出一辙。

    整个晋西北似乎一下子就乱成了一锅粥。

    各方八路军部队都在进攻鬼子的偏远乡镇,真把小鬼子当成了嘴边的肥肉,是想吃就吃。

    “晋绥军那边可有什么情况?”紧蹙着眉头的筱冢义男又问了一嘴。

    这不问还好,一问就像是彻底捅了蚂蜂窝。

    “将军,这晋绥军先是57团乘着八路军一支队突袭我军乡镇期间,一举在八路军的配合下攻占了白杨镇!”

    “接着是在齐县,南乡等区域,据我军侦察部队的探查,有大量晋绥军部队出现,经探查,是晋绥军358团,楚云飞的部队。”

    “混蛋!”

    筱冢义男顿时大骂道:“又是这个楚云飞,这晋绥军先是57团攻占了白杨镇。

    现在这358团又突然冒了出来,这是要做什么?

    难不成这晋绥军果然已经与八路军联手抗日了?”

    这番推测让筱冢义男的心情有些沉重,他最担心的就是那些中国人团结一致,联手抗日。

    北川回道:“将

    军,这倒未必。

    晋绥军57团攻占了我军的白杨镇,之后,我已经按照将军您的交代,暗中联系过晋绥军高层。

    那姓阎的表示,晋绥军与八路军联手攻占乡镇的事情绝对不存在。

    晋绥军57团进攻白杨镇,也绝非晋绥军长官部的授意。

    另外,楚云飞率领的晋绥军358团,也并没有直接向齐县和南乡进军,而是在那附近搞军事演习。”

    “军事演习?”

    “是的,将军,他们似乎在进行实地对抗演习,训练期间甚至还有炮轰声传出,但是并未攻城。”

    筱冢义男的脸色异常难看,“混蛋,这该死的楚云飞,这哪里是军事演习?这分明就是威胁和恐吓!

    尽管这358团没有直接进攻我军占领区,但是此举却是在隐约中威胁我军,意思是我军胆敢离开齐县和南长,他358团随时有可能将军事演习变为军事实战,进攻我军的乡镇。”

    “这该死的阎老西,又在玩太极,阳奉阴违!”

    这下子,即便是鬼子第一军的司令官,筱冢义男也是彻底为难了。

    原本想动用兵力,一举围歼四乡三镇的八路军一支队主力。

    结果张庄附近,丁伟率领新一团发起进攻。

    平安县城周边,偏远的乡镇,李云龙直接率领新一团勐攻不停。

    那齐县和南乡附近,该死的楚云飞竟然带着队伍搞起了什么恐吓性的军事演习。

    再加上四乡三镇传来的消息,城内的那些中国刁民们似乎在积极配合八路军守城。

    一时之间,筱冢义男竟觉得郁闷到了极致。

    仿佛整个三晋的部队都在明着暗着帮助八路军一支队作战。

    处处都在和他大日本帝国作对。

    至此,筱冢义男这个老鬼子虽然还是未能明白得道者多助的道理。

    却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失道者寡助的郁闷。

    直到又有消息传来,说是就连中条山方向的八路军部队,都在今日突然发起对偏远乡镇的勐攻,牵制了中条山一带大量的日军部队。

    似乎是在侧隐阳泉,寿阳和谭县方向的八路军一支队作战。

    至此,筱冢义男只能在无可奈何之中,放弃了覆灭八路军一支队主力的打算。

    他终究没有这份魄力。

    总不能为了消灭一个八路军一支队,致使第一军驻扎山西多年,经营打造的心血,毁于一旦……

    82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