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31.千刀万剐

    青雷面色一震,狠狠拧眉,“你说什么?”

    被打得眼睛肿成一条缝的谢凡,咬牙切齿地重复了一遍,“我是,容岚的,侄儿!”

    青雷死死盯着谢凡那张惨不忍睹的猪头脸,片刻后,拳头再次挥出,第三波暴力输出,这回直接把谢凡打得吐血昏迷了过去。(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

    青雷一时并未离开,就盘膝坐在地牢里,盯着谢凡,若有所思。

    这就是他和姚远先前一直怀疑却猜不到的谢凡的秘密倚仗?

    但这不可能。

    因为青雷很清楚,容岚唯一的亲侄儿容元风已经验明真身,被接回容家去了,怎么又冒出来一个?

    谢凡是谢寅老神医收养的,据说是个孤儿,生父母不详。而谢寅过世四年了,谢凡为什么不早不晚,突然在这个时候冒头,声称他是容岚的侄儿?

    青雷虽然又把谢凡给打了一顿,但他并不认为谢凡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敢编出这样的身世。

    但苏默认定的林松绝不可能是假的。

    那么,是容岚还有别的不为人知的侄儿?抑或只是谢凡误会了什么?

    青雷觉得事情突然变得复杂起来,他要好好想想,怎么撬开谢凡的嘴,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最好的解决办法是,青雷立刻带着谢凡和谢镜辞回东明去见苏默和元秋,让他们来处理。但无奈姚老爷子重伤未愈,一时不能上路,青雷怕他走了,这边再出什么乱子。

    思来想去,青雷还是决定,他先审审再说。

    谢凡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是深夜时分,但他在幽暗的地牢中,并不清楚中间又过去了多长时间。

    谢凡浑身剧痛,眼皮肿得差点睁不开,只能隐约看到地牢之中昏黄的烛光,想要爬起来,身子刚刚抬起一点,又吃痛摔了回去,闷哼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

    “姚家人已经找到了。”耳畔传来青雷的声音。

    谢凡想扯出一抹冷笑来,但那张猪头脸不过是颤抖了一下,徒增丑陋怪异。

    “最后问你一次,你是谁?不要胡言乱语!我家夫人只有一个表兄,早已死在二十多年前容家的那场浩劫之中。”青雷冷冷地说。

    谢凡眼睛实在睁不开,干脆就闭上了,张嘴,嘴角扯动也疼得厉害,说了三个字,“我没死……”

    青雷眸光微眯。他在这儿静*良久,本来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谢凡或许是容昊的儿子,那也算是容岚的侄儿,虽然不是亲的。

    但谢凡这么说,就代表他认为自己就是容元风。

    可这世上的容元风只有一个,身份明朗,身在容家,虽然对外是个秘密。

    林松是真的容元风,那么谢凡就一定是假的。

    青雷想要弄清楚的是,为什么谢凡要说他是容元风?有何根据?

    “你要是我家夫人的表兄,那我就是苏天仙。”青雷冷哼,话落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劲,不过无所谓了,他只是想表达谢凡过度碰瓷了。

    “这件事,我不需要跟你这个奴才解释。”谢凡低声说,“我要见容岚,等她见到我,自见分晓。”

    青雷冷哼,又是一巴掌呼了过去,“给你脸不要脸是吧?我家老夫人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就你这身条,这样貌,说是我家夫人的表兄,你猜我信吗?不想说无妨,今夜我让人送一笼耗子过来陪你。”

    谢凡身子颤了一下,努力睁开眼睛,几欲喷火的双眸看着青雷,“你敢?待我与姑姑相认,定让你生不如死!”

    青雷哼了一声,“我好怕啊!不如干脆直接把你弄死算了,等回去也好交差。至于你是谁的侄子,等你死了,自然就更没有人在意了。你意下如何?”

    谢凡气得险些吐血,但挨揍的感觉他不想再来一回了,碰上青雷这个“暴力狂”,导致谢凡的杀手锏都没有多少震慑力。

    事已至此,谢凡也不敢再张狂,咬着牙解释,“当年容家出事后,师父赶到齐天城,凭借着对西辽国皇室有恩,向当时的皇帝求情去天牢送容老将军最后一程,因为容家对谢家有大恩。师父去的时候提了个篮子,里面是他专门找来的一具婴孩的尸体,进了天牢之后,趁机把我调换出来带走了!”

    青雷拧眉。据他所知,当年容昊为了救容元风,用自己的亲生儿子去换,将容元风带离了险境。姬暽说,容昊自称亲手杀死了他的儿子。这话,姬暽倒没必要说谎,但容昊告诉姬暽的未必是真。哪怕他当时为了忠孝恩义,选择容元风,舍弃自己的儿子,也不代表必须当机立断把儿子杀了,还要亲自动手,这种事,但凡是个正常人都做不到。

    青雷揉了揉额头,感觉事情有点棘手。万一,谢凡说的谢老神医换子之事是真的,那么,他真有可能是容昊的儿子?!

    青雷只能认定谢凡不是容元风,但当下不能排除他是容昊儿子的这种可能性。

    而这种结果,跟谢凡就是真正的容元风其实差不多。容昊是跟容岚一起长大情谊深厚的兄妹,他当年为救容元风,舍弃了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如果他的儿子还活着,无论如何,容岚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至于谢凡认定他是容元风这件事,青雷猜测,即便谢老神医换子之事是真的,谢老神医自己都未必知道在他之前有人已经换过一次了。而容老爷子必然希望容昊的儿子也能活下去,所以有一丝希望都不会错过,但他很可能没有机会跟谢老神医解释那孩子并不是他真正的重孙,由此就会生出误会来。

    见青雷沉默良久,谢凡冷哼,“立刻送我去东明见姑姑,过去的事,我可以一笔勾销,不与你计较。”

    显然,谢凡将青雷的沉默当成了对他的身份认可。

    青雷的确改了态度,“这件事,是谢老神医告诉你的?”

    如果是谢寅说的,那么至少是在四年前,谢凡没道理现在才出来自曝身份。

    如果不是谢寅说的,那谢凡怎么知道?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是,就连谢镜辞和谢静语兄妹都不知道谢凡的身世,否则谢镜辞早就告诉苏默和元秋了。

    “不是……师父不想让我再被人利用,踏入旋涡,一直到死都没有告诉过我的身世。但我在师父留下的一本医书中,发现了他曾经写给容岚,却没有送出去的信,其中写了我的身世。”谢凡断断续续地说。

    “信呢?”青雷问。

    “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除非见到容岚,否则我不会交出来的。”谢凡似乎有了底气,语气都平稳了不少。

    青雷将信将疑,但当下也没有再对谢凡动手,万一他真是容昊的儿子呢?再打就没命了。

    “谢镜辞怎么变成那样了?”青雷问。

    “这件事,你管不着!”谢凡冷声说。

    青雷轻哼,“你少得意,等我把谢镜辞带回去给我家夫人,他定能很快恢复。谢静语呢?她曾经那样热切地想要嫁给我家主子,我家夫人还说要找她好好聊聊,一直都没有机会。”

    后面这几句,对谢凡而言,扎心极了,但碍于当下的处境,他并没有动怒,而是冷冷地说,“谢静语难产死了!”

    青雷愣了一下,难产死了?怀的定然是谢凡的孩子。说实话,青雷觉得谢凡活该,只是可怜那个没能来到世上的孩子,但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有谢凡和谢静语这一对疯魔父母,孩子若生下来,就是历劫的。

    “你为何不直接去东明容家,反倒在西辽搞出这些不入流的勾当?”这是青雷不解的地方。暂且不提谢凡是否真是容昊的儿子,青雷也只字不提真正的容元风已经被找到这件事。只说谢凡的行为,他如果认定自己是容元风,又有证据的话,理该去找容岚相认,却偏偏在暗中兴风作浪,想要跟东明国容氏为敌。

    图啥呢?

    “如果不是苏默,谢静语不会死,我的孩儿也不会死!”谢凡咬牙切齿。

    青雷:……不知道的还以为苏默某天夜里神游去推了谢静语一把,让她难产一尸两命。

    明明是谢静语自己不顾脸面缠着苏默,早就被拒绝了,那次解药事件后就没有任何交集,容家人根本不知道谢静语在哪儿,更不知道她怀了身孕这件事,她难产死了,也能怪到苏默头上,青雷真是服了。他甚至不想问谢凡为何迁怒苏默,理由一定很荒诞。

    但青雷不问,谢凡自己倒忍不住说了出来,“谢静语那个贱人被苏默迷了心窍,都怀了我的孩子,还不肯安分,总想把孩子打掉,离我远去!若不是谢静语瞎折腾,也不会难产!”

    青雷闻言,都被气笑了,“你自己丑陋无能被谢静语嫌弃,偏要怪我家主子长得好看魅力无边?你怎么不一头撞死呢?要不是你长得太丑,让谢静语觉得恶心嫌弃,她也不会死活都要离开你!要不是你让谢静语怀孕,她就不可能难产没命,所以罪魁祸首就是你自己!”

    “你再敢这样跟我说话,等我与姑姑相认,定不饶你!”谢凡厉声说。

    青雷耸耸肩,“我好怕啊,你最好真的能拿出证据来,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容家大门的。你跟我横没用,反正我看着,你是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半分也不像容家人。如果你真的是,跟我也没多大关系,你也没有权力对我如何,因为我家主子和夫人会站在我这边的。你该不会以为,只要你是容元风,哪怕你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甚至不止一次想要害我家主子,我家老夫人都会无条件地护着你支持你吧?”

    “我才是西辽容氏唯一留下的血脉!”谢凡冷声说。

    “你是不是容氏血脉这件事另说,只你这般人品做派,你就不可能成为容家人。我话放在这儿,不信,我们走着瞧!”青雷话落站了起来,“你且等着,过几日我带你回东明去见老夫人。”

    青雷说完就走了,谢凡蜷缩在墙角,过了良久之后,埋着头,发出一阵诡异之中透着得意的笑。

    青雷再次见到姚老爷子的时候,他已经苏醒了。

    后半夜,但姚家所有人都没睡,陪在姚老爷子身旁。

    姚远见到姚老爷子睁眼的那一刹那,便禁不住泪流满面,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阿远……”姚老爷子声音虚弱,“你没事就好……”

    见姚老爷子一睁开眼先关心他的安危,姚远伏在姚老爷子身旁痛哭失声,“外公……外公我错了……”

    青雷就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声音,叹了一口气。

    想到身份存疑的谢凡,青雷有点头疼。

    想当初,姬暽妄图让他自己的亲生儿子姬慕容鱼目混珠,冒充容元风,幸亏苏默始终谨慎,并没有上当,否则若是让那对父子得逞,后果不堪设想。

    如今又来一个人渣,自称容元风,但有可能是容昊的儿子。青雷希望这件事不要成真,因为他真的很想很想很想把谢凡给剁了……

    但无奈,当下确认不了,不能轻举妄动,青雷只得又给苏默和元秋传了一封信回去,告知他们最新出现的情况。而他再等几日,就带着姚家人和谢凡谢镜辞一起回东明去。

    西辽国青阳城。

    天色将明的时分,一个披着斗篷的男人站在冯家大门外,看着门上的封条,连日赶路的疲惫面容上满是痛色,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

    是从东明国赶回来的冯金宝。他武功平平,一路上不要命地赶路,偶尔休息吃饭都是段云鹤盯着他的。他不想睡,一合眼就会做噩梦,梦中漫天的血光,让他心悸。

    陪着冯金宝过来的段云鹤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一声,也没说什么。自从得知冯家出事到现在,“节哀”二字,段云鹤不知说了多少遍了。

    路上他们碰到了正在被送去容家的司徒缨母子,得知姚远那边疑似出事,青雷去了齐天城找他。但也没有把姚家出事跟冯家被灭门联系起来。

    不过冯金宝和段云鹤都知道,害冯家的人是谢寅的徒弟谢凡。却不知道,谢凡为何要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

    回到熟悉的家中,冯金宝几度崩溃,若不是段云鹤在旁边陪着,他早就支撑不住了。

    最后冯金宝坐在他父亲的书房中,看着满地狼藉,血迹斑斑,双眸赤红,拳头紧握,咬牙切齿地说,“我一定,一定,一定要把谢凡,千刀万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