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三十九章·灵通

    宋志斌受了伤?

    想到宋恒让沈太太带过来的话,苏邀微微出神。(手机阅读请访问M.k6yk.com)

    可是宋恒对这件事已经有了防备和对策是肯定的,她就点点头,赏了阮小九,又让阮小九去跟于冬和胡英换班。

    阮小九不大明白苏邀为什么让他跟于冬和胡英一会儿跟着詹长史,一会儿却又跟着徐睿和徐颖。

    但是想着苏邀这么吩咐总有用意,便什么也没说,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苏邀便让已经送完了沈老爷的庆坤进来,而后直截了当的问他:“你现在知道大少爷和坚叔到底去了哪里了吗?”

    庆坤只是犹豫片刻,就跪了下来告诉苏邀:“姑娘,大少爷跟坚叔是去了通州别庄。”

    去通州别庄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既然是去了通州,为什么坚叔的表情那么奇怪?苏邀便问庆坤:“然后呢?去了通州,然后如何?”

    庆坤是被打发出去找苏嵘的,现在跟着苏嵘一起回来了,那总是知道苏嵘和何坚在通州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的吧?

    果然,庆坤的表情就变得有些为难。

    苏邀想到何坚当时的反应,便示意他:“直说吧,大少爷那里我来说。”

    庆坤这才放心,有些愤愤然:“大少爷是收到了一封匿名信,说是知道温世昌的计划,让大少爷去通州一趟......”

    自从跟温家撕破脸之后,家里的下人也都同仇敌忾,对温世昌直呼其名了。

    苏邀想到温世昌,皱了皱眉问:“结果呢?”

    “结果见到的却是......”庆坤捏紧了拳头,脸涨得通红:“见到的却是章家的表少爷!”

    章家!也就是苏嵘和苏杏仪的外祖家,表少爷,指的应当是章灵慧的哥哥或是弟弟。

    苏邀挑了挑眉。

    她听说自从章家把章灵慧嫁给了成国公世子之后,苏家就再也没跟章家有过来往,两家俨然已经是老死不相往来了。

    章家的人弄这些小动作,骗苏嵘出去,总不能是为了玩的吧?

    苏邀若有所悟,看着庆坤等着他继续说。

    “分明是他们诓了大少爷,可是等到大少爷到了之后,表少爷却颠倒黑白,上来把大少爷大骂了一通,说大少爷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对表小姐求而不得,四处打听表小姐的消息......”庆坤气愤得声音都变了,忍不住道:“简直是倒打一耙!最阴毒的是他们原来是约了许多人去打猎的,大少爷又平白被羞辱了一番......”

    苏邀简直都能想像得到当时苏嵘的难堪。

    章家也真是自私自利到了极点。

    而章家为什么这么做,无非是因为想要借着苏嵘继续抬高章灵慧的身价-----都已经这么多年了,永定伯府的这个大少爷还为了当年的未婚妻要生要死,甚至都不顾那未婚妻是悔婚另嫁的。

    啧啧,那章家姑娘该是何等的天姿国色啊?

    苏邀冷笑出声。

    章灵慧会这么做也很容易理解-----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她会这么做,无非是因为这样对她有好处,为什么对她有好处,不是更明白么?----那位成国公世子根本不觉得自己的妻子当年悔婚另嫁的事情有什么不好听,相反,他觉得那是他有魅力的证明。

    成国公府即将要开春宴了,可想而知,到了那天席间最热门的话题会是什么。

    章灵慧可真是够狠的啊,把人杀了还恨不得剥皮抽筋放干最后一滴血。

    庆坤气愤得几乎哽咽。

    苏邀端起杯子,面色淡淡的看着其中浮沉的茶叶,忽然开口:“我知道了,你去替我办一件事吧......”

    庆坤还在气愤,没来得及答应,听见苏邀说出要自己去办的事,当即就睁大了眼睛,先是震惊,过后就激动得两眼放光:‘是!姑娘放心,我一定把事情给您办的妥妥当当,绝不会出任何差错!”

    而另一头,章嬷嬷也正服侍着章灵慧卸妆,她将章灵慧的头发解了下来,便笑着道:“这头发一散下来,谁能看得出您已经生了两个小公子了呢?看起来还跟从前在咱们自己家里似地。”

    章灵慧心情愉悦,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嬷嬷真是越来越油嘴滑舌,哪儿就有您说的那样夸张?”

    可到底是高兴的,自己拿了一瓶香露端详,半响才淡淡的问:“哥哥那里送了消息过来了吗?怎么样了?”

    章嬷嬷手下动作半点没停,飞快的说道:“送了,三爷办事儿您还不放心?说是把苏大少爷打了一顿,当时不仅是咱们三爷带去的人,还有许多去踏青的人家都瞧着呢,其中还有河东书院的弟子......”

    这么说来,那这件事一定会在春宴那天传到徐睿耳朵里的。

    章灵慧满意的牵了牵嘴角。

    这种事传出去,别人不会说她跟徐睿如何如何,只会觉得苏嵘真是软骨头,吃了那么大的亏,竟然还心心念念的惦记着前未婚妻。

    成笑话的只会是苏嵘罢了。

    徐睿却会是那个被男人们羡慕的对象。

    章灵慧从来都知道自己丈夫要的是什么。

    她不再问此事,又问徐睿去了哪里。

    章嬷嬷便答:“才刚二少爷回来了,找了大少爷出去,也不知道有什么事。”

    徐颖是在盯着宋家那边的事,他找徐睿,肯定也是为了这个,章灵慧嗯了一声,让章嬷嬷去把春宴当天的点心单子拿过来。

    而徐睿此时坐在徐颖面前,眯了眯眼睛问:“你的意思是,你要亲自去白鹤观一趟?”

    去白鹤观倒也不是不行,毕竟当年宋家老太太是在白鹤观发现的宋恒并且抱回去的,现在这个时刻,世子夫人却还提出要去白鹤观求神,这的确是透露着一股诡异。

    只是......徐睿皱了皱眉,有些担心:“可你跟着去......”

    徐颖不以为意,很是坚定:“大哥,没什么好犹豫的,这是个好机会啊!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正是我们需要的时机,世子夫人很有可能就是冲着宋恒的身世去的,到底宋恒是不是太子遗孤,很快就能弄清了,我们不能错过这个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