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七章 我是龙傲天的大老婆(25)

    后院的混乱不提,第二天,宫里来人了。(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正是那位在金光寺搜捕逃犯的胡公公,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江暖,可算逮着机会了。

    “娘娘的意思呢,郡主毕竟是郡主,哪怕做江府的二房,也要区别对待,最好是别居一府的好。我看府上这夹道两旁还是有院子的,可以打通再修个门嘛。而且,老奴多句嘴,夫人可别不高兴,江相都不在了,江家也没有什么后人,这江府二字是不是要改改?顾大人年轻有为,很得皇上皇后看重呢,夫人是不是体察上意——”

    “谁说江家没有后人了?”

    江暖不打算体察上意,“真是多谢胡公公操心了,我是江家的女儿,只要我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就是江家的后人。这一点,是夫君入赘到我家之前,亲口答应过我爹的,秦嬷嬷!”

    秦嬷嬷应声奉上,胡公公一看,是顾景初为了求娶江相之女,当日做出的许诺。

    诸如孩子随母姓,不纳妾,要拜江家祖宗等等。

    看的胡公公脸都绿了,他讥讽一笑,“老奴也是白操心罢了,这是你们江府的事,老奴管不着。时辰不早了,娘娘还等着呢,咱们这就请吧,江夫人。”

    是的,皇后要召见江暖。

    江暖跟着胡公公进宫,她现在品级没有原来高,也没有坐轿的权利。

    穿着quan套品级大妆,只觉得从脖子到脚后跟都说不出的酸痛。

    也不知道胡公公是不是故意整她,带她走的路又远又绕,等到她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总算走到了皇后寝宫。

    瑜伽和健身还是要坚持,江暖心底默默想着。

    “江夫人,跪迎皇后娘娘。”

    胡公公走到了自己的主场,十分嚣张。

    江暖依言跪下,“敢问公公,娘娘何时才会来呢?”

    “娘娘公务繁忙,这事儿谁说得准呢。但是娘娘不管什么时候来,咱们都要恭敬的跪着,等待娘娘。”

    他说完,杨了一下浮尘,仰着脸走了。

    江暖左右看看,发现这个殿里只有两个洒扫的小宫女,时不时的远远看上她一眼。

    她一屁股坐下了,等那位尊贵的娘娘来了再跪也不迟。

    她仔细的想了想,原主也没有和这个皇后娘娘有什么正面交集,怎么皇后一开始就对她抱有敌意呢?

    不管是一开始的赐婚和敲打,还是这次明显的再次敲打。

    是胡公公进了谗言?

    总不会是皇后也对顾景初有意思吧?

    ……江暖被自己突然蹦出来的猜想,给恶心的头皮发麻。

    龙傲天啊,风格不就是但凡是个女的就得喜欢上他,别说郡主公主,来个皇后也不算奇怪吧?

    毕竟龙傲天的剧情中,就没有合理这两个字,处处离谱就对了。

    果不其然,晾了她半个时辰,才终于有人来通知她,皇后在另一处殿里,请她过去说话。

    她到了以后见到皇后,虽然年纪是有了,但保养良好,看起来就是个美丽端庄的大姐姐。

    难道顾景初在皇后心中扮演的是热情小狼狗?

    呕~

    “这位就是顾大人的家眷?果然和顾大人郎才女貌,格外相衬。”

    皇后娘娘一开口,江暖便知道,果然被她猜中了。

    你说话就说话,这酸唧唧的是酿醋呢?

    她只做木纳,面瘫着脸,看着地板,人家说什么就应着,一副浑浑噩噩的模样。

    像是没见过大世面,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妇人。

    皇后说着说着没了脾气,就在这时,突然有个内侍跑来小声禀告了什么,皇后立刻起身。

    “顾夫人,本宫的话希望你能记到心里,咱们做女人的,最主要是相夫教子,温和贤惠,给夫君打理好后院,男人在外头做大事,回到家中才能松口气。切勿学那心眼狭小的女子,整日争风吃醋,闹得爷们儿不得安生,耽搁了军国大事,就是你的大罪过!”

    皇后说完,急匆匆的走了。

    江暖从地上爬起来,面无表情的离开。

    看的周围的宫女都惊奇,这位夫人是真的心理素质太好,还是太蠢笨没能理解皇后娘娘的意思?

    前方越来越冷清,江暖在心内思索着对策,不料那内侍掉头就走。

    留她一个人在这里,她左右看看,只有前方一座稍显破败宫殿,门虚掩着。

    要是想整她不必这么故弄玄虚吧,问题是皇后不是刚刚才整过她,所有人都知道她从皇后宫里出来的,出了事还不是要算到皇后头上?

    正在她犹豫要不要推开的时候,门从里面打开。

    一个黑衣男子长身而立,修长的手指向她伸出。

    江暖的心瞬间飞扬了起来,她提起裙子,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过去,直直的朝着那人扑去。

    宽阔的大掌揽着她纤细的腰肢,砰的一声,门再度关上。

    “你知道我进宫了?”

    她抬头,眼睛有了神采,亮亮的看着他。、

    “嗯。”

    他微一颌首,其实从皇后要宣她进宫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

    “那……”江暖咬咬唇,紧盯着他的眼眸不放,“那个给皇后禀告急事的是不是你的人?”

    赵淮眼神微微闪烁,伸手在她脸侧轻轻抚摸着。

    “嗯。”

    真聪明,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

    在看男人的眼光上虽然不行,在感情上脑子有点不够用,但是基本的逻辑推理能力还是有的。

    江暖瞥了他一眼,这男人怎么回事,费那么大劲终于完成了宫中幽会,不知道要调动多少人和势力,然而见了她,就只会嗯?

    她脚下一软,就要跌倒。

    赵淮连忙抱紧她,把她提到身前,拧眉看她。

    “疼。”

    她眼眸中闪过一丝委屈,“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皇后娘娘,让我跪了好久,还教训我。”

    “教训?”

    他吩咐人盯着的,居然没有禀告么?

    来不及思索其中的关窍,赵淮一把抱起江暖,将人放到屋子里,掀开她的裙摆就要——

    “干什么,这是宫里!”

    江暖好无力度的挣扎,一边暗暗观察周围环境。

    外面看着破败,里面还挺干净的,东西也齐全,估摸着是赵淮在宫里的据点,会见个人或者聊点秘密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