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4章 末世异忘24

    “异忘,你愿意配合研究吗?”短短几日,嘉年在安博士和萧幕轮流说服她的情况下,终于顶不住向异忘开了口。(手机阅读请访问m.k6yk.com)

    异忘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嘉年,只觉得喉咙干涩,像是有一团火灼得慌。

    “为什么?”他艰难地问。

    这几天嘉年允许他跟着,允许他保护,还跟他说话,他感到快乐,满足。

    以为嘉年会保护好他,可谁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对不起你,可你也知道你特别,如果你能为科研做出贡献,让他们得到成果,我也会受益的。”嘉年把安博士萧幕用来说服她的那些话拿来说服异忘,说了很多,说了很久。

    异忘难过地说:“所以你希望我被他们研究。”

    “你觉得研究我就可以改变这一切是吗?依靠我,就能拯救这一切。”

    “试试呢,万一呢。”嘉年呢喃。

    见异忘情绪还算好,她又松了口气。

    “你竟然真的舍得,那过往的一切又算什么?当初你为什么阻止我自杀,我死了,哪还有这么多事情?”谁料异忘突然发怒,质问嘉年:“我有智慧,我和你们没区别,我也算是人,你就要劝说我主动去研究室。”

    “异忘,对不起,对不起。”嘉年被吼哭了,浑身颤抖着。

    异忘还是太在意嘉年,见此拼命压制了自己的情绪,他又忙给嘉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我如你愿就是了,我不是为了别人做贡献,是为了你,如果我的存在能让社会恢复,丧尸病毒消失,你的生活就能回到从前。”

    嘉年抱着头,异忘总是说,为了她,为了她……

    这几个字,像个魔咒,萦绕在她耳边,她感动不起来,她甚至感到无奈和恐惧。

    “可是我去了研究室,谁保护你?”异忘又担忧地说。

    嘉年说道:“你别担心,我不会有事。”

    而且听异忘的语气有些松动了,嘉年咬了咬牙说道:“你别怕,他们说过不会伤害你,只是让你配合研究而已,更不会有事。”

    一句话,把异忘正想说的话堵住了,他其实想问,问嘉年就愿意让他去实验室体验人间痛苦吗?

    可惜都还没问出来,嘉年就把这个当做说服他的条件。

    在刚才嘉年说话时,他还分明在嘉年脸上看到一抹喜色和期待,她在高兴自己的动摇,期待自己同意。

    满腔的失望,堵得他说不出话来,他难受极了,既委屈又愤怒,又痛苦也焦灼,为什么会成这样?

    他那样信任嘉年,他以为只有齐彩才有可能送他去研究室,可没想到嘉年也是这样。

    “嘉年,你让我好失望。”异忘痛苦地说。

    一句话让嘉年破防,她大声哭泣起来,一直说:“异忘,是我对不起你,我的错,我辜负了你对我的期待。”

    “我是为了你,才留在基地,你却因为我在基地,要把我交出去。”异忘叹息。

    嘉年死命摇头:“没有,没,如果异忘你要逃,我会帮你,帮你逃离这个基地,但是你在这个基地,他们就不会放过你,我没办法,没选择,要不你逃吧。”

    她哀求地看着异忘,异忘却果断拒绝:“我不会逃,不会离开你,除非你跟我走。”

    一瞬间又陷入了死循环,她没办法跟异忘走,她不走异忘就不走,不走他们就不会放过异忘。

    嘉年陷入某种深深的痛苦中,好像异忘成这样都是因为她不愿意跟他走。

    她又感觉异忘无法沟通,为什么一定要以爱的名义给她这么大的精神压力,逼她做这些艰难的抉择。

    这次沟通以失败告终,嘉年和异忘之间的气氛变得很怪异,异忘对嘉年失望,却又依旧爱恋不舍,嘉年畏惧又同情着异忘。

    看着嘉年每天闷闷不乐,和他说话也是时常皱眉,语气小心,又看着嘉年的头发因为愁绪而大把的掉,他终于意识到,嘉年因他而苦恼,不喜欢他的保护和陪伴。

    而嘉年心中有所谓的大义,真正能让嘉年开心的,大概就是能从他身上研究点什么造福人类吧。

    异忘最终做了决定。

    “以后不要叫我异忘,叫我光阳,我愿意去研究室,但你一定要每天都来看我,可以吗?”异忘郑重地说。

    然后他在嘉年的脸上看到一抹惊讶和放松。

    她是希望的,她没有阻止他,她只是说了一些客套话和承诺,说保证以后一定天天去看他,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

    她还代替了基地乃至人类感激了他,她夸他伟大,勇敢,承诺研究结束之后会弥补他。

    “你好好待我几天好吗?”异忘始终觉得研究室危险,去之前,想好好和嘉年呆几天,想看到嘉年笑。

    嘉年点头答应了,基地也允许她暂时不出任务,陪着异忘,她变得格外和善有耐心,给异忘讲过去的事情,讲末世之前的事,讲他的生活。

    快乐幸福的时光转瞬即逝,异忘去研究室那天,是嘉年陪着去的,眼睁睁看着异忘被禁锢,从此他们之间的距离隔着玻璃。

    她看着安博士从异忘身上取下颜色异于常人的血液,目光中充斥着狂热,问道:“为什么一定要禁锢他,需要他的时候,他过来配合就好。”

    安博士再次解释:“研究不是单一的只在他身上取下东西,他还需要适当用一些药剂,在这种过程中,我们必须时刻观察他的情况,你也知道,他对人类的威胁很大,只能这样。”

    “你答应过我的,不会伤害他。”嘉年说。

    安博士点点头:“嗯,你放心。”

    隔着玻璃,异忘不知道嘉年跟博士说着什么,但他感到狼狈,低下了头。

    颜景这边开着车,哼着小曲,卫隐说道:“异忘还是进研究室了。”

    颜景:“哦。”

    “那任务失败,回?”

    卫隐:“也还没有,异忘这不还没死嘛。”

    颜景:“晃悠了十来天,就等任务失败,可都进去了还没失败,令人失望。”

    “那你要不先去处理别的事吧,委托者剧情里之前那个队伍不是还有事等你处理吗?”卫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