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七章:天子金印

    “我那父皇,究竟在想些什么?”

    三皇子武俨眼中流露出琥珀色的光芒,注视着皇宫内不断变化的气运。(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

    “夫有阴德者必有阳报,许是...”一个道门宿老开口说道,今日这事,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阳报之人?白阳真人可得看清了,那可是五德轮转。”武俨打破了这宿老的侥幸。

    一时间,在场所有的道门高层都沉默不语。

    这夏帝的行为,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以他的昏聩,能做出这种事也是正常的。

    “如今,殿下可有什么主意?”坐在左侧的一名道门真人开口问道,这位道门真人名为紫云真人,算是从道门内的威望最盛之人,要不然也不可能坐在武俨左侧。

    武俨闭上眼,手中捻起一缕清风,这清风微拂,天机在他眼前不断浮现。

    “难唉。”武俨叹了口气,若是之前还是阳报之人,当可先坏其名,损其运,也不过是麻烦了点。

    但如今不同,这身具五德,可不是他轻易能动的,届时气运反噬,哪怕是他这三皇子的位置,都扛不住,再者说了,他还看见另一个让他心惊的事情,那就是龙气垂青。

    这简直就是不肯能的事情,能得到龙气垂青的只有一种人,那就是储君。

    ‘莫不是父皇在外面的遗腹子?并且已有立储之意?’这话武俨没敢说出来,那些个道门真人不似他这地位,没有能够不惧国运龙气观看皇宫的能力。

    他能看,是因为他是皇子,道门真人若是敢看,且不提会不会被那国运灼瞎双眼,若是被国运黑龙察觉,道门真人也得魂飞魄散。

    你一方外之人,无故探查皇宫做甚?

    而且很容易被大皇子武策抓住把柄,借着由头削弱道门势力。

    一众道门高层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若,祸水东引?”紫云道人开口说道。

    武俨沉默了一下,摇摇头:“引于谁?”

    这意思很明显,但凡家里养个道人的权贵都能看出来,谁敢不长眼上去碰?

    也就现在人在皇宫里,被龙气国运所盖,各方势力的道人看不清内里真假才会有这种想法,真要等人出来了,巴结都来不及呢。

    祸水东引?

    赶趟找死都不带这么办的。

    紫云真人也听懂了武俨这话,只要有点脑子的,都不敢去碰。

    “殿下,可去探一探皇后娘娘的口风,毕竟您与大皇子、二皇子斗的再凶,也是娘娘的怀胎十月所生的亲子,那人不过...”白阳真人出了一个不算是主意的主意。

    武俨垂着的眼睑抬起来瞥了一眼白阳真人,这也确实是个不算主意的主意。

    “也罢,我入宫一趟,说不得我那大哥二哥也是这个想法。”武俨起身便朝着门外走去。

    ...

    殷长生学完技能,这进去到出来一共就两分钟,快的难以置信。

    ‘《旁门功业道德章》变成《五德经》之后,内容更新了不少啊。’殷长生翻看着五行掌和五鬼运财术,对于五鬼运财术更新不多,但五行掌这一块就多了,至于其他的五行武道和五行法术,他还没来得及看,这内容太多,需要时间。

    “大人,您出来了,这是陛下给您的凭证。”看见殷长生出来,黄门快步进前,双手捧着一个托盘,托盘之上盛着一个小巧精致的金令。

    殷长生打量了一下那金印,金印之上是一只玄武,但又不大像,玄武是龟与蛇,这金印上则是黑龙缠霸下,有点奇怪。

    “有什么用?”殷长生拿起来问道。

    那黄门低着脑袋:“见印如见陛下。”

    黄门只说了前半句,没敢说后面那监察百官,先斩后奏的职能,这要是说了,指不定整个京都会成什么样子。

    【天子金印】

    【品质:无】

    【类型:道具/材料】

    【使用需求:无法使用】

    【提示:刷了金漆的铁牌,最值钱的大概就是刻的那只异种玄武了】

    “...”

    殷长生看着维度乐园的提示,合着就剩下艺术价值了呗。

    仔细一想,好像没什么用,这玩意虽说是带着如朕亲临的效果,但就夏帝目前这种被架空了的傀儡皇帝来看,完全就只能当个饰品。

    “行吧,我收下了。”殷长生拿起天子金印放进了物品栏里,人家一番好心,也没必要去扫人家的脸。

    ‘这次真就得靠运气了。’

    殷长生心里叹了一口气,这波直接必死开局,还有三个其他阵营的维度使徒呢,特别是那百里铭,这货真就薅羊毛薅上瘾了,他这进阶任务都得凑过来,得想个办法确认一下这百里铭加入的是哪个阵营。

    到时候悄**的过去阴死对方。

    但又一想到其他三个阵营的强势之处,殷长生总觉得自己这福缘属性是不是有点不大给力啊。

    跟着那黄门准备出宫,还没走两步,便被人拦下了。

    “大人且慢,皇后召见,还望大人见上一面再出宫不迟。”那拦路黄门弓着身子,带着恭敬说道。

    “陛下有令...”带着殷长生出宫的那黄门想要反驳,却见那拦路的黄门从怀里取出了一个方正的凤玺,顿时哑口无言。

    “请随我来,大人。”那黄门将凤玺放回,而后便前头带路。

    殷长生看着这突发情况,手中抛了个硬币之后,跟了上去。

    左拐右拐,便来到了皇宫的角落,对此殷长生还是十分疑惑的,这皇后待遇这么差的吗?

    就住这地方,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等殷长生到地之后,这才看见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一处祠堂,装潢看起来有些老旧,但却整洁。

    但这要是和皇宫里的其他建筑那么一对比,就极为的显眼,特别是这祠堂似乎还是很古早的时候建的,按理说不是应该翻新吗?

    祠堂门紧闭着,并没有打开,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皇兄来了,还请恕妾身不能起身相迎,今日请皇兄来此,有一事相求。”

    殷长生听着这从祠堂里传出来的声音似乎很年轻的样子,再对比了一下夏帝的年纪,脑海里忍不住浮出了一只梨花压海棠来。

    “客气了,只要我能办到的,我尽力。”殷长生可不敢把话说的太满,他就一小弱鸡,真要什么都敢应那岂不是怎么死都不知道。

    “皇兄谦虚了,妾身所求,于皇兄而言,不过小事尔。”皇后的声音再次传来。

    殷长生都不知道这皇后为什么对自己有这么大自信,他自己都没这自信。

    “皇后请讲。”虽然对方这么说,但殷长生压根就不信。

    “还请皇兄保我那三个不成器的儿子一命。”

    【支线任务:舔犊情深,保护大皇子武策、二皇子武权、三皇子武俨存活至二月初二过后,奖励:10000点乐园点,评价提升一级,失败:抹杀】

    ???

    殷长生一头黑线,这怎么还激活了个支线任务了,而且你们全家有病吧。

    主线是保护夏帝,支线是保护三个皇子。

    这他要是再出个门,是不是还得接一个保护你的支线?

    让他一个弱鸡去保护你们一群大佬?

    求你们正常一点好不好。

    “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你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我保护他们?”

    “你家大儿子权倾朝野,二儿子手握重兵,三儿子更是修炼有成,你觉得他们需要我保护?”

    对此,殷长生实在是忍不了,你这太过分了,不带这么为难人的。

    他福缘属性高是没错,但你让他一弱鸡去保护一群大佬?

    祠堂里的皇后似乎沉默了一下,好像是这么个理,但很明显对方肯定不认同殷长生的说法,对方在想理由。

    “不敢奢求皇兄太多,只求皇兄照拂一二即可。”皇后再次说道。

    看着已经激活了的支线任务,殷长生只能有气无力的点点头:“我尽力。”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忍不住一阵腹诽,这夏帝一家子坑也就算了,维度乐园也是够坑的,他这才发现维度乐园里激活的所有任务都无法拒绝,像今天就在外头聊了两句天,直接就给他整了一个奇葩的支线,还是抹杀类型的。

    “那便多谢皇兄了。”说完,祠堂里就没了声音。

    殷长生没回,径直跟着黄门离开。

    皇后在祠堂里跪着,这祠堂里很空旷,就供奉着一个无字碑。

    二月二祭天延寿这事,水很深,深到她都只能躲到祠堂里不敢透露半分事情。

    夏帝这寿命如果续上了,那三个皇子的事再大也不过是小打小闹的孩子玩笑罢了,要是没续上,她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知道这事的人只有三个,她,夏帝,还有唯一的从龙之臣,当今首辅张秦。

    而张秦也在祭天之事出来后,搬到了清凉殿和夏帝下棋,连朝事都扔了。这让大皇子武策对朝堂的掌控越发的根深蒂固了。

    如今的她,只能借势了。

    “三位殿下还请止步,娘娘一概不见。”黄门的声音从外头传了进来。

    皇后一脸淡然,好似不知道外头三个皇子要见她的事情。

    ...

    殷长生出了宫,看着熙熙攘攘的街道,有些茫然,这要去哪里?

    “草率了。”

    他不知道自己出宫时,各方势力都注意到了他。

    就他去祠堂的一小会儿时间,夏帝接见他的事情就传到了各大势力的手中,所有势力都在打量殷长生,特别是得到了这货是夏帝皇兄这事,搞得所有势力都是一头雾水。

    你这年纪当皇兄?

    打算提前走吗?

    夏帝昏聩老朽归昏聩老朽,但没有一个势力敢不把夏帝放在眼里,在位732年,甚至比他们这些势力存在的时间都要久,这里面的底蕴,没人能猜得透。

    如果这一次祭天延寿成功,那么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一个永生的帝王,无论是世家豪门还是三个皇子都是不想看到的。

    甚至他们连首辅张秦都看不过去,他活的也太久了。

    所以,这一次的延寿,各大势力都不会让夏帝成功,一旦成功,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但这其中涉及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夏帝不死,无论是世家豪门还是道门势力,都不敢轻举妄动。

    该配合配合,该给钱给钱,这夏帝只要没死,哪怕剩口气,被架空,都镇得住整个大夏。

    甚至连架空他的三个皇子,也是因为夏帝没有开口,真要开口了,还政收兵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这是源自于灵魂深处的压制。

    殷长生没有目的,跟着直觉肆意在京都里游荡着。

    倒也不是他不想找个地方住,主要是他没钱。

    夏帝说过走公账给他拨款,但问题是到现在了他都还没给,而且就这次进阶任务的情况,玻璃珠好像不大顶用了。

    玻璃这玩意不能说泛滥,好歹也是普及了,他那八十九吨多的玻璃珠花不出去了。

    “请留步。”

    殷长生正思索着,肩上突然搭上了一个强劲有力的手,力气有点大,而且还带着某种劲力,一下子就制住了殷长生。

    “有事?”殷长生不慌不忙的转头看了过去,是一个穿着甲胄的中年人,腰间别一柄长刀,长相孔武有力,似乎很强的样子。

    “请跟我们走一趟。”那中年人直接开口。

    殷长生有些古怪,他这走在路上走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跟你走?

    他也没犯事吧。

    “为什么?”殷长生直接了当的开口问道。

    这当然得开口问了,要是没有正当理由,殷长生他...

    他就跑路,自己好像真的打不过对方,靠运气或许能赢,但从对方制式甲胄来看,肯定不是一个人,这要是杀一个来一窝怎么办。

    “你这着装隐秘,我怀疑你是山野左道,未在道司内登记在案,需要审查。”那中年人话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殷长生一头黑线,他确实忘了自己这一身的情况,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

    “你看这玩意行不。”殷长生随手拿出了天子金印,觉得应该能够唬住对方。

    那中年人看见殷长生手中的天子金印,眼中瞳孔一缩,当即单膝跪下:“拜见陛下,不知大人有金印在身,还请恕罪。”

    殷长生见此,觉得这金漆铁牌好像还是有点用处的。

    “没事,客气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殷长生也没去为难对方,自己这一身确实显眼。

    那中年人看见殷长生离开,这才起身,眼中带着一丝沉思。

    这天子金印有多少年没出现过了?

    至于是偷的?

    先不说那个能从夏帝旁偷走天子金印,就算偷了怎么可能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在京都的街上?

    若真是偷的,早就被头上盘亘的黑龙国运给灭了,还能搁这和他聊天。

    很明显这天子金印是夏帝给的。

    “这京都,要变天了。”那中年人嘴里小声的说道,而后转身离开。

    看见殷长生拿出天子金印的人不少,这里头可是有不少各方势力的探子。

    这事传的很快,快到殷长生都没想到。

    当然,殷长生没心没肺的,压根就不知道这事,他现在正在和武斗谋士还有精魂商量事呢。

    ‘你说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殷长生数着手上的银粒子,他确实没钱,不过架不住有五鬼运财术在,虽然五鬼运财术里头的法门乱七八糟,但这原本的作用就是运财,这不,就蹲街角落里,殷长生就收获了好几个钱袋。

    ‘以我的想法,主公你要不找个地方呆着燃烧气运,说不定破局之法就送上门来了。’武斗谋士表示实力差距大到没办法,刚才他利用意念力去扫描那个拦住他的中年人,结果居然被一股无形真气隔绝了,对方还反击了一波。

    精魂也表示武斗谋士说的对,他们一起上估计都打不过刚才的中年人,而从那中年人的情况来看,很可能是巡逻的捕快之类。

    ‘也就是说,我只能靠运气了?’殷长生表示不甘心,他不想靠运气,他只想靠自己。

    ‘要不咱们先去杀百里铭?’武斗谋士则是转移了话题,毕竟真要杀的话,好像也就只能跟其他阵营的维度使徒碰一碰了。

    ‘我算算看着人在哪里。’

    殷长生随手拿出了硬币就准备开始扔,真要出去收集情报,指不定自己就先被对方算计了,那还不如靠运气。

    ‘等等,好像有人来了。’武斗谋士当即提醒了一下。

    殷长生一愣,他都躲角落里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人来?

    将硬币放回兜里,不远处一个人影走了过来,看这情况,应该不是冲自己来的。

    真要冲他来的,肯定不会这么慢悠悠的走来。

    这人一身白衫,像是个书香门第出身,气质上带着一丝书卷气。

    “咦,这怎么换人了,之前的那人呢?”那书生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地儿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主的吧。”殷长生四下张望,就这地段,除了乞丐和某些见不得光的人之外,应该不会有什么人住这吧。

    殷长生把手上的银粒子往兜里放去,准备换个地方扔硬币算一下百里铭在哪里,却被那书生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