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六十章 新的时代

    一觉睡醒的林羽很懵逼,自己似乎错过了很多事情,怎么什么动静都没有自家掌门就把事情给解决了呢?

    不过看了看同样是一脸懵逼的那位古华派掌门,林羽心中平衡了不少,看来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手机阅读请访问m.k6yk.com)

    虽然自家掌门把事情解决了,但林羽还不能离开,他得等那位蒙德的旅人到来,然后向他说明一切。

    这边的事情完成之后,重云还有行秋两人自然就没有再停留了,现在行秋还在心心念念那个神秘的地洞呢,不知道郑月有没有找到外援。

    可是等他们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却没能见到郑月,据他的未婚妻的师姐所说,好像是璃月港那边有什么研究取得了新的进展,所以郑月回去了璃月港。

    阿这,行秋听完之后直接蒙了,对于他来说这璃月港可不兴回啊,一旦回了去就代表这自己这次假期结束了。

    假期结束之后自己就该回到每天忙碌地学习的日常之中了,那对行秋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他还想着去渌华池那边再玩一段时间呢,而且那个地洞底下还没有探索呢,怎么能够就这样回璃月港。

    但很可惜无论他怎么说重云都没有再去渌华池的打算了,没了重云一起,行秋觉得自己去渌华池那边就是找死。

    毕竟如果飞过去的话不知道路上还有没有岩龙蜥在蹲守,但游过去的话自己又不太擅长,有水属性神之眼的人可不一定就会游泳。

    所以最终行秋还是接受了现实,乖乖地跟着重云回了璃月港,继续他的学习生活,为进入清隶司而努力。

    而另一边,郑月回璃月港还是因为工坊那边的元素车研究有了进展。

    前不久那群人说他们已经把车头给做了出来,并且成功地在工坊之内开动了起来。只不过他们发现这东西好像控制不了方向,所以就想把郑月叫回来看看是哪里出了错。

    错肯定是没有错的,控制不了方向只不过是因为郑月给他们的是火车的图纸,火车上连方向盘都没有,他们当然控制不了方向了。

    在收到消息的那天郑月就连夜带着刻晴回了璃月港,因为如果那些人真的把成功车头做了出来的话,那就意味着璃月要进入新的时代了。

    当然见证新时代的来临可不能只有自己和刻晴,还得请一些重量级的人物,例如七星,例如钟离。

    铁轨的建造速度很快,不到半天时间,这群人就在工坊后面的山脚下建好了一圈两公里长的铁轨。

    当然这是有着钟离还有凝光帮忙的,今天的来客没有多少,也就两个七星还有一个往生堂的客卿而已。

    等把车头搬上了铁轨之后,那群人才发现原本转不了弯的问题消失了,不由得拍着自己的大腿直喊妙。

    旁边的刻晴看到了跑动在铁轨之上的车后,她明白了为什么郑月会说新时代要来临了。

    实行圆满成功之后,铁轨的建造就得提上日程了,为了加快建设,凝光再次用钞能力找来了许多有着神之眼的工人。

    其实那些工人们本来是打算拒绝的,但耐不住凝光加钱,所以就答应了下来。

    可能是因为凝光给得太多,又可能是还没有从璃月之神的位置退下来的缘故,面对郑月的邀请,钟离答应了帮忙修建这条建通璃月港与归离原的铁路。

    于是乎在钟离参与进来之后,璃月港到达归离原的铁路只用了不到三天时间就修好了,修建这条铁路的人工钟离占了七成,剩下的由那几位早已在怀疑人生的神之眼拥有者和工人们自己分配。

    就这样,璃月的第一条铁路就这样戏剧般的建成了。这条铁路在咨询过往生堂之内见闻最广的客卿的意见之后,命名为归璃铁路。

    当然铁路建设完成之后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就例如老司机的养成,或者是铁路的维修,经营等问题。

    这些虽然有着郑月给出来的规范,但要做成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条铁路要想真正投入使用,最起码还得一个月之后。

    当然郑月本人并没有怎么关注这些事情,他又不是专业人士,管这么多干嘛,等着收钱不就好了吗?

    郑月比较关心的还是渌华池那边,要知道那边可还没有探索完呢,那个洞口之下有着什么他也是很好奇的。

    之前不下去是因为担心重云下去了会出现什么问题,但现在郑月可就丝毫不担心了,因为他请来了钟离。

    在套上了钟离的玉璋之后,郑月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一向稳健的他决定跟着钟离一起下去探索,把阿白,也就是那条白蛇留在上面开门放风。

    地洞之下是一个巨大的空洞,空洞墙壁之上镶嵌着一块块夜泊石,正在黝黑的洞中散发着淡淡的幽光。

    郑月掏出来一盏元素灯,驱散了洞中的黑暗,四周都是空荡荡的,没有其他东西活动的痕迹,奇怪了,系统不是说这里有冰和水两种元素吗?

    “钟离先生,你是知道这里有什么作用吗?”郑月看着若有所思的钟离,不由得出声问道。

    “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以前人们用来躲避灾难的,”钟离想了想回道,他的注意力很多的是在石壁上面的夜泊石之上,经过时光的洗礼,这些夜泊石应该变得更加稀有了,用来收藏最好了。

    “躲避灾难的?可是上面的出口这么小,要是被封住了岂不是出不去了?”

    “一般来说,这种地下洞穴会有两到三个出入口,同样还会有魔神所构建的洞天。”钟离慢悠悠地解释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只要激活你右边墙壁上的方碑,第二个出口就会打开,对了,是水元素方碑。”

    是这样的吗?郑月按着钟离的指示来到了墙壁的边上,然后伸出手来敲了敲,发出来的声音好像真的跟上边的那堵墙差不多。

    就在郑月敲完墙壁准备拿一个水元素瓶出来的时候,他的后面忽然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道人形黑影,黑影浑身上下散发着淡淡的冰蓝色光芒。

    没等郑月反应过来呢,黑影的攻击已经落到了他的身上。

    正在砸元素瓶的郑月对此一无所知,他只觉得自己背后忽然一凉,下意识回头一看,然后他就看见在自己背后站着一只没有五官的不明生物,不知道这玩意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

    郑月还没来得及思考太多,不明生物已经向他攻击过来了。

    虽然对方的攻击朴实无华,可是郑月却从上面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他很想躲开,甚至用上了浑身解数,可是一眨眼对方的攻击就已经到达了自己跟前,毫无办法的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攻击落在自己身上。

    啊!我死了!我应该躲进小世界里面的啊!郑月有点后悔,他觉得这一击之下自己大概已经没了半条命了,还有钟离呢?救一下啊,我就要死了!给点作用啊!岩王爷!

    一击得手的不明生物并没有停下,继续朝着郑月发起了攻击,可是这时候的郑月已经消失在原地了。

    ?

    不明生物一击落空并且失去了目标,一时间愣在了原地,有点没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那么大一个敌人呢?怎么忽然就没了?

    不过很快它便转移了自己的目标,看向了一旁正在不知道在研究着什么的钟离。

    被击中之后郑月立马想起了自己的小世界,所以心念一动就进去了,没有再给那只不明生物攻击自己的机会。

    不过等进了小世界之后郑月才发现原来自己身上还套着钟离的玉璋呢,怪不得自己没感受到疼痛,他一开始还以为是对方攻击太快自己大脑没反应过来呢。

    但在进入小世界之后不久他身上的玉璋就破碎了,他猜测这大概是失去了与外界的钟离的联系的缘故。

    好险,差点就重开了。再次确认自己确实没受伤之后,郑月这才放下心来。

    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战斗经验太过缺乏了,就像刚才,对方攻击过来的时候自己怎么就没想到拿出武器来呢?

    说到底还是自己不经常战斗的缘故,被人攻击不会反击,只会下意识地躲避。

    所以他决定了,以后没有把握再也不去危险的地方了,要去最起码得有个像钟离这样的大佬带着才行。

    对于郑月的忽然消失,钟离只是小小地惊讶了一阵,因为郑月消失的地方虽然有洞天的波动,但是却没有洞天承载物掉落。

    这意味着对方的洞天可能已经跟一身融为一体了,这可是七阶之后才有可能做得到的。

    不过想想对方那个可以跨越世界的宗门,钟离觉得郑月能够做到这事还是合乎情理的。

    但钟离觉得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因为四周的这些小东西实在是太烦了,它们在不断地攻击着自己的玉璋,有些还变成了有着绵软的外皮与鳞片的生物,吐出一些黏糊糊湿漉漉的液体,似乎在试图侵蚀自己的玉璋。

    这种东西勾起了钟离心中的一些糟糕的回忆,这些在玉璋之外蠕动的生物已经让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觉得这种东西很不好!

    于是强忍着恶心,钟离发动了一次牛逼的攻击,把四周这群被魔神气息感染了的元素生物变成了岩石。

    呼,这下世界清净了。钟离松了口气,终于把这些让人恶心的东西给消灭了。

    而另一边,清醒下来的郑月一往外看就看见了钟离在喊我在点菜(划掉)天动万象,把他给吓了一跳,外面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居然这么猛,都让钟离放大了。

    一阵烟尘过后,地洞之中的光线骤降,黑暗重新占据了上风,原来郑月之前拿出来的盏元素灯被钟离的打炸没了。在灯的旁边还掉落了一个游离的岩元素晶体,就是游戏中能够生成护盾的东西。

    而在钟离的周围,一圈不明生物全部都变成了石头,石头的旁边同样掉落了许多青色和蓝色的岩元素晶体,看来这就是系统所说的冰和水元素的来源了。

    这是秒了?郑月看着重归于寂静的外头想道。

    不过因为灯被炸了的缘故,他没办法看清楚四周的情况,不知道还有没有隐藏着的不明生物,而自己身上的玉璋早就已经破碎了,出去的话风险太大,还是在这里等着钟离发号施令吧。

    什么?你说苟?安全第一的事情能算苟吗?

    “外面已经安全了,出来吧,郑月。”

    没等两分钟,钟离的声音就已经在洞中想起了,得到了钟离的保证,郑月立马从自己的小世界中跑了出来。

    出来之后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不是去问刚刚那些不明生物是什么,又或者实力怎么样,郑月重新拿出了一个元素灯驱散了黑暗之后立马跑到了钟离身边对着他说:“钟离先生,能不能重新给我套一个玉璋啊?”

    钟离看了他一眼,没有拒绝,一抬手郑月身上重新出现了一层玉璋。

    啊,安全了。感受到了身上那层让人安心的玉璋,郑月觉得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按照之前的契约,里面的收获我们各取一种,现在这里有两件东西,一是墙壁上的极品夜泊石,它们原本品质就已经极高了,然而在这个地洞中经过岁月的洗礼后,它们的价格还能更上一层楼,是不可多得珍稀矿物。

    二是这里的魔神遗留下来的武器,它的名字和灵性虽然已经随着岁月流逝了,不过对于你来说算是一件好事,有灵智的武器可不是你能够驾驭的。”

    钟离一招手,墙上所有的夜泊石凭空飞起落到了两人面前,同时在洞穴的深处也有一把细剑飞了出来,虽然按钟离的说法这把剑已经比起以前差太多了,但郑月还是能够感受到剑身之前传来的凛冽的寒气。

    “来,做出你的选择吧。”钟离退后了一步,给郑月让出了一个位置。

    郑月看着面前的一堆夜泊石还有一把剑,有些犯难,夜泊石有什么用呢?现在摩拉对于他来说只是数字罢了,所以选夜泊石也没什么用。

    但是这把剑作用也不大啊,这把剑一看就是适合冰有元素神之眼的人使用的,自己认识的人就只有重云是冰元素,但重云大剑都嫌太轻,这细剑他更不会用了。

    想了好一会。郑月还是没能做出选择,他抬头问一边的钟离:“钟离先生,这里真的就只有这两件东西吗?没有别的了吗?”

    说起这个,郑月忽然想到了之前钟离的说法,这种用来避难的地方中通常会有魔神留下来的洞天,那么这里有没有呢?

    于是刚问完的他继续补充道:“对了钟离先生,你不是说这种地方一般都会有洞天的吗?那这里有没有,如果有的话我选择那个洞天就好了。”

    钟离看了他一眼,每个人身上只能融合一个洞天,这是提瓦特的规矩,没有人可以打破。莫非郑月所在的界外宗派中有能够熔炼两个小世界进身体中的办法?

    当然这只是钟离的猜测,因为据他说知洞天的事情他的那位学生已经给郑月科普过了,郑月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

    当然还有另一个可能,他身上还有别的可以承载洞天的物品,钟离觉得这个可能最大。

    “这里是有一个洞天,不过你要怎么带走呢?”钟离看着郑月说道。

    听着钟离的话,郑月赶紧取出了之前抽出来的那枚戒指,然后递了给钟离:“用这枚戒指吧。”

    钟离接过了郑月手中的戒指,仔细端详了一番。

    这枚戒指不简单!

    这是钟离接过戒指之后的第一个想法,因为即便是身为岩之神的他,在用上了神之心的力量之后也不能够保证能做出一样的戒指来。

    与那些常见的洞天承载物不同,这枚戒指要强上太多了,除了承载这一功能之外,它还能够引用小世界之内的元素生成护盾保护自己。

    假如小世界之内的元素力量足够的话,钟离觉得即便是一个普通人也能够在自己的全力一击中毫发无损。

    而且这枚戒指还有一个很强大的功能,那就是辅助修行。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小世界之内的能量是可以反哺到主人的身上的,也就是有了这枚戒指

    就相当于有了无限的元素纯晶。

    当然这一功能只对七阶以下的人有用,不然钟离肯定忍不住让郑月把他宗门的人叫来然后探讨一番。

    看来界外的宗门对于郑月还是很重视的啊,这么珍贵的东西都给他了。

    不过问题不大,只要他们不做出危害璃月的行为一切都好说,而且从郑月抛出合种技术的行为来看,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发生。

    算了,不想了,还是先把事情给办好吧。

    钟离手中的戒指凭空飞起,随后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朝着洞顶方向微微一握,洞顶出出现了一枚发光的球体。

    这就是洞天的本体?郑月看着漂浮在空中的发光球体想道。

    接下来,随着钟离的动作,球体慢慢向着戒指靠拢,最终消失在空中,而戒指也重新落到了钟离的手上。

    “好了,这是你的戒指,洞天之内魔神的气息我已经全部清除掉了,你可以放心使用。”钟离把戒指递了给郑月说道:“而且这样一来,你的契约也就完成了。”

    “那剩下的这些…”郑月指了指地上的两样东西:“钟离先生选完之后剩下的该怎么办?”

    “当然是留在原处等下一个来客了,这其中不包括你我。”钟离淡淡地说道,然后他一招手,一堆夜泊石凭空消失:“这些夜泊石我就收下了,剩下的剑就由它在这里吧。”

    有点可惜啊,郑月看着这把寒气逼人的细剑想道,不过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情:“钟离先生,既然你说下一个来客不能是你我,那阿白呢?”

    没错,郑月想起了还在上面守着洞口的阿白,她好像也是冰属性的,虽然现在她没突破不能变,用不上剑,但以后可以变了不就用得上了吗?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听到郑月的话,钟离沉吟了一阵说道:“以普遍性理论而言,你的说法并没有违背我们之间的契约,既然如此那就让她下来把这把剑带走吧。”

    于是正在上头站岗的阿白就被一个地面上忽然出现的大洞给吞了进去,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在郑月旁边了。

    受到惊吓的阿白立马缠上了郑月,让郑月一时间觉得有些呼吸困难。还好在确认了自己没有遇见危险之后她送来了郑月,让郑月松了一口气。

    在得知了面前的这把一看就很厉害的剑是郑月给自己争取来的之后,阿白很是高兴,把剑交给了郑月保管之后又缠上了他身子。

    跟阿白玩闹了一番之后,两人一蛇就通过第二个出口离开了这里。

    经过了一条狭窄的通道之后,郑月重新回到了外面,还是外面的世界比较舒服,里面太压抑了。

    还有说实在的这两个通道都太过狭窄了,要真发生了什么,里面的人真的能够逃出来吗?

    又或许那些不明生物就是由没能逃出来的人变的?不然为什么它们都是人形的。

    在回去的路上郑月终于想起了那只把他吓了一跳的不明生物,于是他跟钟离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过答案却让他有点失望,那些只是被魔神的怨念感染的元素生物罢了,跟史莱姆的成分差不多,只不过实力强一点而已。

    攻击郑月的那只元素生物大概也就五阶中游水平,这个也字是钟离说的。

    知道了那只人形元素生物的实力之后郑月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躲不开对方的攻击了,跟对方差了两个段位呢,怎么躲?

    回去的路上风平浪静,毕竟有着岩王爷存在,没有不长眼的妖兽在死亡的边缘试探。郑月觉得这可能跟是在去的路上钟离宰了两个岩龙蜥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