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2章 最是无情帝王家

    四爷并不认识槐花姑娘,只是听陈圆偶然提起过,陈圆提的最多的还是他洪伯伯和聂伯伯,还有丫头霜儿。(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

    想到裴力,又想起过去往事种种。

    不过是睁眼闭眼之间,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叹息一声:“这样也好,也好叫陈金妍死了心,回来安安心心的在京城找个好人嫁了,日后大家也能常见面不是,省得圆儿心里老是记挂着他姑姑。”

    说到这里,他想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向海棠,“……海棠,圆儿是不是该回来了?”

    “圆儿不是在王府么?”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应该懂得。”

    向海棠犹豫道:“可是姑姑姑父那里……”

    她实在不好意思开这个口,人家帮着将儿子养大了,还养得这么好,她说要就要回来,未免太过无情无义了。

    四爷握起了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道:“我知道你的为难之处,不过皇阿玛今天已经让龚九带了话过来,说年后方先生就要入宫了,到时会将圆儿接入宫中,拜在方先生门下……”

    “什么,方先生,哪个方先生?”

    “说起来方先生和你还是老乡呢。”

    向海棠惊讶道:“不会是方溪先生吧。”

    四爷默默点了点头,向海棠又惊又喜道:“能让圆儿跟着方先生读书我自然是一万个愿意,不过邬先生也是学问高深的……”

    四爷更加握紧她的手,打断了她的话道:“邬先生固然是好,可是他还要同时负责教导弘时。”

    “……”

    “弘时的资质你是知道的,圆儿学一遍就会的东西,他学十遍都不会。”

    “……”

    “总不能让圆儿停滞不前等着弘时,若让邬先生再单独教导圆儿,你说弘时会怎么想?”

    “……”

    “虽然他只是一个孩子,但没有愚钝到什么都不明白,到时恐生了不平之心,坏了兄弟间的感情就不好了。”

    还有一点,邬先生虽然学问高深,但他和方先生不同,方先生以儒学着称天下,行的是光明正大之道,以阳谋对付阴谋,而邬先生却是以阴谋对阴谋。

    两者也不能说谁好谁坏,但他打小在阴谋里长大,不愿圆儿再像他一样在阴谋里成长,他希望圆儿能成长在阳光之下。

    弘时则不同,他天资愚钝,若再连一点阴谋都不懂,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转而做出一些愚不可及,危害自己人的蠢事而不自知。

    而且就算他再努力,仅凭天资,他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阴谋家,以后圆儿绝对有能力控制住,或者说护住这位哥哥。

    顿一顿又道,“再者,圆儿入宫交由皇阿玛亲自抚养教导,对于他来说才是最安全的,因为没有人敢在皇阿玛的眼皮子底下害圆儿,皇阿玛忙不过来时,还有姨母照顾圆儿,这样皇阿玛也有了理由时常去姨母那里走动走动,说不定能化解两个人多年的隔阂。”

    “隔阂?皇上和姨母之间究竟有什么隔阂?”向海棠疑惑道,“那一回皇上去承乾宫瞧团儿,我原以为姨母必定很高兴,谁知道她待皇上却是淡淡的。”

    “唉——”四爷叹息道,“还是为了皇额娘的事,皇额娘病的那些日子皇阿玛连来都不来,皇额娘临死前心里还惦记着皇阿玛,姨母知道皇额娘的心意,亲自去请皇阿玛,谁知道皇阿玛被事情绊住了,以至于连皇额娘最后一面都未能见着。”

    说到这里,四爷的眼眶已经微微发红了,“姨母心里有怨,觉得皇阿玛到底是个无情的君王,便灰了心肠,只专心念起了佛来,而皇阿玛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姨母待他不冷不热,他自然也不愿屈尊俯就,两个人都冷淡了下来。”

    “原是这样。”向海棠蹙了蹙眉头,叹道,“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可怜红颜总薄命,最是无情帝王家,四郎……”她定定的望着他,“倘若有一天,你也……”

    坐到了那帝王之位,后宫佳丽三千,会不会也不愿再屈尊俯就了?

    她知道四爷心里有意帝王,只是有些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出来便是大逆不道,想了想,终归没问出来。

    她没说出来,四爷也明白了她的意思,认真的回视着她的眼睛道:“你放心,不管今后如何,你始终是我心里的第一人。”

    向海棠笑了笑:“我有什么不放心的。”说着,又道,“你将圆儿入宫说的这般好,也容不得我不答应了,明儿我就去陈府和姑姑姑父说明白。”

    “你若不好开口,我去找陈大人。”

    向海棠摇摇头道:“不,还是我亲自过去的比较好,虽然姑姑姑父还有老太太不会说什么,但终归不能伤了人家的心,哪怕我们认回了圆儿,他也永远都是陈家的孩子。”

    “嗯,做人不能忘恩负义,这一点我同意,想来皇阿玛那里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向海棠想到从今往后不能再像现在这样,每天都能见到儿子,心里不由的感伤起来,而且宫中规矩大,圆儿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无拘无束的。

    她没有再说话,而是默默垂下头,想要调整一下情绪,可还是忍不住红了眼圈。

    四爷将她揽入怀中,柔声劝道:“我知道你舍不得圆儿,不过你放心,以后你可以常带着团儿入宫去见圆儿,皇阿玛和姨母两个都很喜欢团儿,尤其是姨母,这些日子对团儿思念的紧,好在今年新年的宫宴,你可以带着团儿一起入宫。”

    “嗯。”

    “还有一桩事,我必须要告诉你。”

    她抬起眼睛看着他:“还有什么事?”

    “就是今天龚九特意点名让苏姑娘年后随圆儿一起入宫。”

    “什么?”向海棠惊愕的睁大了双眼,想到前世之事,不由的有些急了,“九叔的意思应该就是皇上的意思,难道皇上见过苏姑娘了,对她有意?”

    四爷默默点了一下头,又道:“恐怕就是这个意思,看来你头一回当红娘,注定要出师不利了。”

    向海棠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喃声道:“难道一切注定无法更改?”

    她的声音虽然很轻,但还是细细软软落在四爷的耳朵里,他满面疑惑的问道:“什么注定无法更改?”

    “四郎……”她换作了一副严肃的样子,反问他道,“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做这个红娘吗?”

    “为何?”

    她想了一下,还是拿梦来说事:“我梦见苏姑娘入宫了,而且一入宫就被封为云贵人,只是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她被皇上赐死了,苏姑娘死的第二天,十三爷就被圈禁在养蜂夹道,我不知道十三爷的圈禁和苏姑娘有没有关系,毕竟是梦,有些事总是很模糊的。”

    “……”

    “不管是真是假,让苏姑娘来王府总是没错,我想着,如果她真能和邬先生在一起也是两角俱全的好事,谁知道这红娘还没做成,就出了这样的意外。”

    四爷深深皱起了眉头,若说旁人的梦是无稽之谈,可海棠的梦却每每得到映证,他心里也不由的开始不安起来。

    但皇阿玛都指名道姓让苏莲白入宫,如果再强行将苏莲白和邬先生凑成一对,不是有意与皇阿玛作对吗?

    正想着,就听到陈圆儿清脆而欢快的小嗓音响起:“姐姐,姐姐,我回来啦。”

    然后,又听他“咦”了一声道,“怎么这么香?我好像闻到烤红薯的香味啦。”

    二人一怔,这才想起炭盆里还烤着红薯,向海棠怕烤焦了,连忙要去拿火钳,四爷先拿了火钳,将埋在炭盆里的红薯戳了出来。

    正此时,陈圆进来了,一见四爷也在,忙先行了个礼,又笑指着戳在火钳上的红薯道:“头一次见人这样拿红薯的,都弄破了皮了。”

    四爷嘻嘻一笑:“你小子爱吃不吃,不吃正好我和你姐姐可以多吃一点。”

    陈圆儿小嘴儿一撅:“我姐姐才不像你这般小气,还和小孩子抢东西吃。”说着,他走过去,笑对着向海棠道,“姐姐说了,我人小,还在长身体呢,一定要多吃才能长得聪明,长得高。”

    向海棠微笑着点了点头。

    四爷上下瞧了他一眼,笑道:“我觉得以你目前的聪明和身高,哪怕一口红薯不吃也没有什么影响。”顿了一下,又笑道,“其实,你就是嘴馋,想抢我和你姐姐的红薯吃。”

    陈圆皱起小鼻子不服道:“才不是呢,明明你是想抢我和姐姐的红薯吃,还诬赖我。”

    说着,眨巴着眼睛推了推向海棠道,“姐姐,你来评评理,今儿一早我上学之前,是不是跟你预定好了,说今晚要吃烤红薯的?”

    向海棠笑道:“圆儿说的对,红薯是圆儿一早就预定好的。”她笑看向四爷道,“是四郎你想抢圆儿的红薯,这样吧!我不饿,我的那一份就送给四郎你了。”

    四爷眉眼一弯:“还是我的海棠心疼我,哪像这个没良心的臭小子,我对他那般好,他却连一点烤红薯都舍不得给我吃。”

    四爷正要将烤红薯从火钳上拿下,陈圆捂着小嘴咳了一声:“是谁说的,身为男人再不济,也得保护好脚下的土地和自己的女人孩子,原来王爷就是这样保护姐姐的,连块烤红薯都舍不得给姐姐。”

    说完,依到向海棠身上,“我的烤红薯都给姐姐吃。”

    四爷着实被噎了一下,这小子还这么小,有时候斗起嘴来,自己竟落了下风,等他长大了还得了。

    不过,他怎么就这么高兴呢?

    心里虽高兴,脸上却丝毫不露,生怕叫陈圆益发得瑟了。

    最后,两个人一起商定,先让向海棠吃烤红薯,然后两个人再吃向海棠吃剩下的。

    向海棠哪里肯答应,叫润云拿了碟子过来,将红薯分了,又命端砚将自己下午刚蒸的豆腐皮包子端了过来。

    向海棠吃了烤红薯,团儿就醒了。

    她去哄团儿,回来时陈圆一不小心吃撑了,捧着小肚子在屋子里来回溜达,四爷见他这般,忍不住嘲笑了两句,结果被向海棠罚到院子,带着陈圆一起溜达消食。

    父子两个大手牵着小手,四爷想着不久以后就要认回儿子,心里美滋滋的,又怕陈圆一时间难以接受,趁着这机会,试探着问道:“圆儿,你觉得我怎么样?”

    “王爷是想问圆儿,你对姐姐怎么样,还是对圆儿怎么样?”

    “这有区别吗?对你好,就是对你姐姐好,对你姐姐好,也是对你好。”

    “当然不一样啦。”陈圆巨有理道,“王爷说的固然有理,但圆儿总会长大,也有自己的家,总有一天是要离开王府的,而姐姐不一样,王爷是姐姐的夫君,这里就是姐姐的家,如果有一天,王爷对姐姐不好,那姐姐就没有家了,所以王爷你一定要一直一直对姐姐好。”

    说着,他垂下小脑袋想了想,又抬起头有些忧伤的问道,“王爷,你是不是已经不喜欢姐姐了?”

    四爷惊讶道:“谁跟你说的,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姐姐呢?”

    “没有谁跟圆儿说,圆儿自己会看。”陈圆露出更加忧伤的神情,“你回回来姐姐这里,终归要被云光楼的人叫走,可见在你心里姐姐和团儿加起来都不如容福晋。”

    四爷愣在那里,也不知如何向一个小孩子解释,只是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无奈的叹息道:“有时候眼睛也是会骗人的,需要用心去看。”

    “用心?”陈圆不能理解,“今天邬先生才教导说,夫耳闻之,不如目见之;目见之,不如足践之;足践之不如手辨之。还留了课业下来,让圆儿和弘时哥哥好好想想这句话的意思,写出文章一篇,明儿上课时,邬先生可是要看的。”

    “……”

    “难道亲眼看见的也不能相信吗?那心装在人的肚子里头,心又怎么能看到,看到了,又怎么能确定就是真的呢?”

    四爷想了一下,蹲下来,平视着陈圆困惑而纯净的眼睛:“这样吧!我给你说一个故事,鲁哀公六年,孔子与弟子在陈,蔡两国之间被困绝粮,七天七夜粒米未进,为了活下去,孔子让学生颜回外出乞讨。”

    “……”

    “颜回讨米回来后,生火煮饭,饭快要熟时,孔子看见颜回用手抓锅里的饭吃,孔子以为颜回先偷嘴,心里很不高兴。”

    “……”

    “不一会儿,饭熟了,颜回请孔子吃饭,孔子假装没看见颜回抓饭吃的事情,而是编了瞎话来挤兑颜回说‘今天我梦见我的祖先,我自己先吃干净的饭,然后才给他们吃。’”

    “……”

    “颜回知道老师是在敲打自己,赶紧解释说‘老师,事情并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是见炭灰飘进了锅里,弄脏了米饭,现在粮食这么难弄,丢掉岂不可惜,所以才抓起来吃了。’”

    “……”

    “孔子听了,长叹一声,对众弟子说‘唉!是老师错了,老师只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但眼睛也不一定可信。’”

    陈圆正对自己写的文章不甚满意,听完四爷说的这一则小故事,顿时如醍醐灌顶,激动的小脚一跺:“哦,我知道这文章怎么写了,王爷,我不能陪你散步了,我要回去写文章了。”

    他转身就要回屋,忽一想,也应该将这个故事告诉弘时哥哥听,省得弘时哥哥将头发都抓乱了,也没写出几个字。

    她兴奋的叫上苏莲白,又忙不迭的去了锦香阁。

    谁知到了锦香阁,李福晋正抱着弘时哭,陈圆和苏莲白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敢擅自进去,恰好明嬷嬷走了出来。

    明嬷嬷朝着二人摆摆道:“这会子福晋正伤心,有什么事,圆儿小少爷明儿再来吧。”

    说完,回头朝着屋内望了一眼,无奈的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