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7章 罪有应得

    “我来时见到外有许多密林,想必里面草药甚繁,宗门任务是鬼幽草,难找的很,不知道主可有头绪。(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林归晚也没傻到把此行的目的全吐露个透,鬼幽草是毒草,可偏生与木灵芝生长环境相同,都是极为苛刻。

    传说鬼幽草是与木灵芝伴生而长,不过有人采摘到鬼幽草却没有看到木灵芝,谣言不攻自破。

    可作为医界圣手的林归晚却知道,鬼幽草不是与木灵芝伴生而长,只是有木灵芝的地必有鬼幽草,而有鬼幽草的地却不一定有木灵芝。

    既然不能暴露木灵芝的存在,那找鬼幽草也是可以的,万一不小心就撞上了呢。

    林归晚退而求其次,穆山却没有怀疑,有些宗门酷爱用毒,也喜欢让弟子出来找鬼幽草,不新鲜,却也难。

    “这倒是难为我了,我守着这,就没怎么出过门,哪里密林有鬼幽草,我还真不知道。等你们交了罚金,我再费点力,帮你们弄个身份通牒,你们去外边问问。”

    “……”

    “只是这钱…”

    穆山一脸的见钱眼开,馋鬼的模样肥猪的身,看得就油腻。

    “我们既然答应了,钱就不是问题,只不过主心不诚,我们就不乐意了。我们来时就听说了,主之前…进过一个密林…”百晓看不下去穆山的油腻样,直接开口怼上去。

    穆山哪里听不明白,这群小屁孩冲着他的机缘来的呢,那可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换来的,他还打算着再去找一次呢。

    怎么能便宜了别人!?

    这几年穆山死守着密林的秘密,谁都不肯说,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半点不透露。

    他觉得这是上天赏赐给他的,给了别人那他怎么办?!

    “小友还小,误信了那些传言,那些都是子虚乌有的,小友若再拖延不缴纳罚金,我可就不客气了。”

    穆山知道了他们的目的,面子上也懒得客套了,不过还是怕他们背后势力强大,万一惹上了哪个宗门就得不偿失了,也没有太过于嚣张。

    林归晚知道这里没了办法,也不慌,直接把他们身份通牒拿出来。

    穆山当下就知道自己被耍了,使了个眼色,外面的侍卫就涌进来,把偌大的密室堵得水泄不通。

    “这就由不得你们了,有没有身份通牒,都给我把罚金缴了,五百颗上品玄石,我就放过你们。”

    穆山本来也没打算要这么多,看他们穿戴的用品都是不凡的,加上被耍了,忍不住狮子大开口。

    说完也有些后悔,这肯定是完不成的,一会也下不来面子。

    再有钱的公子哥,也不可能带这么多玄石出来傍身,还是上品的。

    “主是不是时常头晕耳鸣,手脚麻木,疲乏无力,心绞痛,至今尚未得子。”

    林归晚冷不丁地开口,大伙的目光就都聚焦在林归晚身上了。

    尤其是穆山林归晚越说他越是冒汗,前两年不觉得,这两年他也发现了自己身体的问题。

    寻遍药师都没办法得知,尤其是他也老大不小了,还没有一儿半女,娶了几个妾都是一样的。

    可见问题出在他身上,他原以为是祖传的病,他不幸得上的,可是查遍祖籍也没有像他这样的病例。

    他本都绝望了,可是听到林归晚的话忍不住有一些小心动。

    更何况刚刚林归晚说的症状他都有,只是都没告诉别人。

    那么多人盯着他的主之位,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他身体不行了,定会如饿虎扑食,来争抢他的主的位置。

    只是…此刻这里都是自己的心腹,面前的“公子哥”看起来好像有一手医术的样子,自己要不…

    林归晚看出来穆山有些犹豫了,添了把火:“主不治,可没几个年头来享受这些荣华富贵。”

    林归晚其实说的夸张了些,故意吓着穆山,拥有过权势钱财的人,最惜命。

    穆山其实就是平时吃的东西太过于高糖高脂高盐,以致于引发了三高,所以才有了那些症状。

    还有长时间的酗酒让穆山变成了难得子的体质,所有人都觉得怀不上孩子,不是和女人有关,就是遗传的。

    却不知道有些不孕不育也是男子生活作风导致的,什么都推搡到女子身上,好来证明自己。

    穆山果然被吓得不行,两腿直哆嗦,他是爱财,那也要有命享呀!

    “你说的可是真的?我怎么信你?”

    穆山还是没有丧失理智,几个小毛头的话他还信不过呢。

    “我们的命都握在主手里还有什么可怕的。”林归晚淡淡地看了一眼穆山,仿佛在说就几个小孩也怕,太没胆量了。

    穆山可不是毛头小子,才不吃激将法的那一套。

    “那你给我治,你的朋友必须押在我这。”

    穆山笃定林归晚应该是这里面的主心骨,把其他人押在这里,也好做个人质。

    而且林归晚可以一眼看出他的病症,应当是医术不凡,既然这样就给他治好了才走!

    等治好了再来收他们的罚金也不迟,穆山的如意算盘打的响,事情哪里肯能如他所愿。

    不过林归晚也没有拆穿他,只是随意打量了一下这个密室:“我这人有个坏毛病,心情不好治不好病,朋友心情不好,我心情也不得劲。”

    言下之意就是,你这破屋子,碍着我治病了,治不好可算你的。

    穆山一想左右不过个屋子的事情,自己的身体还是最重要,大手一挥,让下人腾了个院子重兵把守起来。

    穆山干的都是私底下赃腌的事,所以外面的风评不差,一听穆山私院被重兵把守着都好奇,时不时就有人去看两眼。

    更有甚者传出穆山养了美妾怕别人偷,或者自家婆娘来骂门才派重兵把守着。

    不过都是玩笑话,没人当真。

    而在私院里的穆山可不好受,林归晚可没打算对这个贪官手下留情。

    银针都往重的扎,没一会儿内院里就惨叫连连,连一旁看着的白承栩他们都为穆山捏了把汗。

    不过倒没有人同情他,都觉得他罪有应得。

    据暗三打探来的消息里,被穆山欺压的不乏有一些都是良民,实在生计不行,出来摆个摊,不小心与贵人碰撞上了,都被抓进牢狱里。

    因为交不起罚金,在牢狱里被折磨致死,这才没有人看清楚穆山的真面目,因为知道的人都死了。

    穆山都怀疑林归晚在整他了,不过这几针下去,他倒觉得身上舒服多了,以前的疲惫感都一去不复返了。

    感觉身体有力气极了!

    林归晚适时地收了针,交代道:“还要施针三天,三天里按着我的药去吃,切记不要吃辛辣油腻的,不能喝酒。”

    穆山眼里闪过一丝暗芒,等他的病好了就是他们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