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77章 胆碎

    杜哥半蹲在地上,米诺内一推力道在他看来很小,但是展出来却让杜哥打个踉跄,只能回声半蹲在地上。(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位大侠是小的,之前有眼不识泰山,这趟咱们认栽了,东西全归你,只希望看在同进一场的份上,饶过兄弟们一条命吧。”

    杜哥现在手上拿着一把长刀,但这锋利的兵器却没给他带来任何的安全感,他看着眼前站立的少年,青涩的面庞语气十分低米的说道。

    “你这人还是十分现实啊,刚刚可不是这种表情呢,不错,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放你们一条小命也不是不可以。”

    你若看着眼前这个满脸胡子的壮汉,心中却是不兴波澜,他笑着开口说道。

    “你不会是心软了吧,对这种打架劫色的人还有什么好说的,砍死他将这里所有人都杀掉这个府邸就是你的了,这里的财货还有人跟你抢不成?”

    麦克看着李洛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开口大声喊,道几乎激动的要从他身上钻出来。

    这只猫前面就是做打劫生意的,看到这种时候李洛还发善心,想要放过这里的人,心中不禁十分着急。

    这就是最好黑吃黑的时候了,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只要江镇里面的人都灭了口,整座宅邸的柴火都是这里一个人的。

    这理所应当归属于李洛整座宅邸的财货加起来可比卖肥皂要强得多了,只要他有的这笔钱,成立商会的进度肯定也能加快几分。

    到时候完成任务,the,时间也就能加快一些,这只眉毛想要回到星河10日,世界的心情十分急迫。

    “别急嘛,只是气氛刚刚好,我想要逗一下他爸了,这种事我当然清楚,你好好瞧着,别乱吵。”

    你若被脑海里的猫叫吵得老人都有些发颤脑袋拍头发适应声音小一点,冷静一点,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就大张旗鼓。

    李洛安府完脑海中的麦克,将视线重新又投入到面前的这个。壮汉身上开口说道。

    “这其实也不是不可以,谁叫我今天心情好。”

    杜哥脸上几乎要露出劫后余生的笑容,在他看来这个少年人十分年轻,既然心情好,那说不定就能放自己这帮人一马。

    面对赵祥路的栽赃陷害,卸磨杀驴,她还有抗争和报复的心态,连连和另一个瘦高个,想要为外面给自己值守的兄弟报仇。

    但这位与他更亲近的瘦高个死在面前的时候,他却诡异的没有半分想要报复的想法,甚至连心中半分愤怒也没有。

    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惧。

    经历过那一场杀伐争斗的踏实,对这一切实在太清楚了。

    就一个行将就木的整劲高手,那种身材都有些猥琐的老头子,能够将他们百来个壮汉像杀鸡一样的砍死一多半这种人不是自己能够招惹得起的。

    更何况这个年轻人还是如此的年轻,他的成就就算一辈子,也只到这种程度,自己这一辈子也是无法报仇了。

    瘦高个一直觉得这么多年自己的胆子已经算是恢复了,当年的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但现在他发现事情并不如自己想象的一般。

    杜哥半蹲在地上,米诺内一推力道在他看来很小,但是展出来却让杜哥打个踉跄,只能回声半蹲在地上。

    “这位大侠是小的,之前有眼不识泰山,这趟咱们认栽了,东西全归你,只希望看在同进一场的份上,饶过兄弟们一条命吧。”

    杜哥现在手上拿着一把长刀,但这锋利的兵器却没给他带来任何的安全感,他看着眼前站立的少年,青涩的面庞语气十分低米的说道。

    “你这人还是十分现实啊,刚刚可不是这种表情呢,不错,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放你们一条小命也不是不可以。”

    你若看着眼前这个满脸胡子的壮汉,心中却是不兴波澜,他笑着开口说道。

    “你不会是心软了吧,对这种打架劫色的人还有什么好说的,砍死他将这里所有人都杀掉这个府邸就是你的了,这里的财货还有人跟你抢不成?”

    麦克看着李洛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开口大声喊,道几乎激动的要从他身上钻出来。

    这只猫前面就是做打劫生意的,看到这种时候李洛还发善心,想要放过这里的人,心中不禁十分着急。

    这就是最好黑吃黑的时候了,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只要江镇里面的人都灭了口,整座宅邸的柴火都是这里一个人的。

    这理所应当归属于李洛整座宅邸的财货加起来可比卖肥皂要强得多了,只要他有的这笔钱,成立商会的进度肯定也能加快几分。

    到时候完成任务,the,时间也就能加快一些,这只眉毛想要回到星河10日,世界的心情十分急迫。

    “别急嘛,只是气氛刚刚好,我想要逗一下他爸了,这种事我当然清楚,你好好瞧着,别乱吵。”

    你若被脑海里的猫叫吵得老人都有些发颤脑袋拍头发适应声音小一点,冷静一点,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就大张旗鼓。

    李洛安府完脑海中的麦克,将视线重新又投入到面前的这个。壮汉身上开口说道。

    “这其实也不是不可以,谁叫我今天心情好。”

    杜哥脸上几乎要露出劫后余生的笑容,在他看来这个少年人十分年轻,既然心情好,那说不定就能放自己这帮人一马。

    面对赵祥路的栽赃陷害,卸磨杀驴,她还有抗争和报复的心态,连连和另一个瘦高个,想要为外面给自己值守的兄弟报仇。

    但这位与他更亲近的瘦高个死在面前的时候,他却诡异的没有半分想要报复的想法,甚至连心中半分愤怒也没有。

    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惧。

    经历过那一场杀伐争斗的踏实,对这一切实在太清楚了。

    就一个行将就木的整劲高手,那种身材都有些猥琐的老头子,能够将他们百来个壮汉像杀鸡一样的砍死一多半这种人不是自己能够招惹得起的。

    更何况这个年轻人还是如此的年轻,他的成就就算一辈子,也只到这种程度,自己这一辈子也是无法报仇了。

    瘦高个一直觉得这么多年自己的胆子已经算是恢复了,当年的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但现在他发现事情并不如自己想象的一般。

    胆子碎了,就是真的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