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13章 经过

    第313章经过

    “你好,宋雪。(看啦又看小说网)”

    李听点了点头,一把握住了张令的手,“走吧,队长。”

    本来以为对方是在给他争取时间准备更厉害的法术的张令:……???

    说好的对方厉害,让他多准备准备,说好的拖延时间,让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呢?这种等级的鬼魂,不及时清理了,连他都根本不是对手。

    踏娘的,他就不该把这小傻逼想的太聪明。

    “你踏马……”

    准备被打断的张令张口有点想要骂人。

    这简直就是错失先机。

    李听一脸茫然的看过去,看起来明显是真情实意的。

    张令噎了噎,看着面前姑娘额头还冒着汗珠,虽然脸颊似乎有点薄红,但是整个人好似都是被刚刚的坠落经验吓白了一个度一样。

    张令顿了片刻,那骂人的声音又收了回去。

    得,这还是在那鬼魂的跟前,他就先不说话,回去再算账。

    宋雪虽然能够感受到张令面色不善,但是她没有要多追究的意思,看着三人走上前,倒也没有要攻击的意思。

    弯了弯唇角笑着,面容和善,“你们是想要听我怎么死的吗?其实挺简单的,那天情绪很不好,就感觉想要毁掉什么东西一样,我本能的觉得这种感觉不对劲,开车出来散心,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条路上,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定了上面的酒店,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我踩刹车已经晚了。”

    她摊开手。

    “那时候在空中踩刹车,可真是刺激,等到再回过神来,我就站在这里了,反正哪里都去不了,干脆在这里看看风景,哪成想,这一看就是几个月。”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摇着脑袋。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变成这个样子的关系,我觉得要是正常的我,一个人在这里待上几个月,我非要疯了不行,但是现在我倒是很平静。”

    听见这话,张令眉头紧紧的皱着,听对方的意思,很显然了,对方清楚的记得自己怎么死的,但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一连串的反常举动来,这些也的确是很大的疑点。

    “那你之前有没有见到什么奇怪的人?”

    李听也是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她的态度比较好,所以女人对她倒是更温和点,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补偿她一下的意思再其中。

    “基本上没有吧,我不怎么喜欢出门,最近见的最多的就是我的男朋友,不过他倒是很忙了,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

    宋雪托着腮,这么回顾着,然后叹了一口气,“说起来那家伙,我也没见到过他一面,我本来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呢,真是不行啊,连我死了都不来这里祭拜我一下。”

    宋雪抬头看着听得一脸认真的李听,忽的揶揄的开口,“小姑娘,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找男朋友还不如找一条狗呢。”

    李听:……这话说实在的她不敢接。

    毕竟这里还有俩男人,真赞同了她怕得罪人。

    张令:……

    他总觉得,这人在说还不如找一条狗的时候,看了他一眼。

    很少遇见这么光明正大挑衅他的鬼魂了,张令舌尖抵了抵齿间腮帮的软肉,有点咬牙切齿看着她。

    “你想要离开这里吗?”

    李听再次开口。

    宋雪点了点头,“那当然了,换成你想要一直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啊?”

    “你给我过来一下。”

    张令听着这事情似乎要向莫名其妙的方向发展,不由得皱着眉头,伸手拽住了李听的手,拉着她站起身来,哒哒哒的退后到后面去。

    留下一脸懵逼的方可蒙,还有笑眯眯的宋雪。

    方可蒙:??干什么?逃跑能不能加上我?我这个战五渣,你们让我直面这样张令都解决不来的家伙,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啊?!

    “你别怕呀。”

    偏偏对方也不知道是什么恶趣味,笑眯眯的开口,那温和的笑容看起来尤为的渗人。

    方可蒙:浑身汗毛一炸。

    而那边拽着李听的张令拧着眉头,“你又想要干什么?”

    “我看着她又没有想打的意思,这不是觉得直接上不太靠谱吗?而且不是说那个组织比价重要,对方之前又有奇怪的事情……”

    “要是这鬼魂在被放出去之后失控了呢?”

    张令眉眼凌厉。

    “我知道你肯定有手段让鬼魂暂居的,她又跑不了,而且你看这都几个月了,除了这里没有被怎么报道过以外,也没有其他的人员伤亡了,要是她真的有意愿要弄死人,估计早就动不知道多少次的手了。”

    李听在旁边低声跟张令嘀咕。

    “更别说,你不都把方哥给扔那了嘛?明显你自己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能够沟通,能够非常顺畅交流,能够对自己生前事情记得清清楚楚,也清楚明白知道自己是怎么死掉甚至在死之前应该还是灵力不错的鬼魂,这实在是太难得了,更别说对方身上还有他们想要的线索。

    对于穹顶的线索,他们在之前已经被全面切断了。

    这个组织严密而残忍,即便是曾经在组织之中的人,也从来不曾真的知道什么具体的消息,也不知道这个组织的最终目的是什么,而真正的核心人物,他们还一个都没有见到。

    就这么闹翻了,将鬼魂收服驱散了,有些太生硬了,对方到底还保留着生前的一切……

    笑着说着那样没有期待的一生,最后就这么被*脆利落的处理掉,连个记得的悼念的人都没有……

    方可蒙:你们好了没有?!

    等到张令臭着一张脸走回去。

    李听就跟在他身边,方可蒙明明也没跟对方说什么,但是身子却是稍稍有点僵硬,用眼神求救。

    张令站在方可蒙的跟前,看着他嗤了一声,似乎在嘲笑对方的胆子小,随手将手中的桃木剑塞进了对方的怀里。

    而李听在旁边开口。

    “还没有问过,方便透露一下吗,你的男朋友叫什么名字?”

    宋雪若有所思的看过来,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开口。

    “他叫云商。”

    ??那天果然是冻到了,前两天稍稍有点低烧,今天好多了,求个票票留言,明天见,宝宝们安安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