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98章 精神世界的薄弱点

    与之前的黑暗不同,这座圆塔的内部辉煌明亮,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塔身并没靠在旋转梯旁,而是像同心圆套在旋转梯外,互不相连。(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

    徐获往身后的旋转梯看了眼,梯身便迅速后退数米,缩动的地板上出现了一张大圆桌,桌边没有人,但桌上摆放着三样东西。

    一张背面朝上的扑克牌,一把带血的刀,一个黑色的圆形薄片。

    桌边出现一把椅子,他走过去坐下,双手放在桌面上时中间出现了一本两指厚的白壳书。

    此时他和其他三件物品连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四方形的形状,不过等了好一阵,桌边也没有出现第二把椅子。

    徐获站起身,重新踏上了旋转梯。

    圆桌消失了,圆塔连同旋转梯重归黑暗,他沿着原路返回,又走了十多个小时才回到出口。

    进去时消失的办公室和唐广博都恢复了原样,徐获关上小门,转身向唐广博告辞。

    唐广博扶了扶眼镜,笑着说:“想说话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徐获点头,刚走出去就被司马小二拦住,对方把他拉进一间病房,“刚才吃饭的时间你一直在医生办公室里?对方是不是在给你洗脑?你可千万别上当啊。”

    他说着眼中带上了两分恐惧,“我刚才在三楼看到另外两个玩家了,他们跟我一块儿进来的,现在居然有点神神叨叨的,一会儿说自己是玩家,一会儿求护士让他们给家里人打电话,说自己不想住院……他们疯了吗?”

    “别这么害怕。”徐获道:“你保持现在的状态,只管去找副本就没问题。”

    “这里真的有副本吗?”司马小二攥紧拳头,“刚才护士来说,我家人下午要来看我,让我跟他们见面……”

    “你连自己都不相信?”徐获笑笑,“别想太多。”

    司马小二姑且被说服了,他又道:“你还没吃饭吧,我刚才说给你拿个苹果,护士姐姐说给你留饭。”

    徐获颔首,出去找俞晴晴。

    周凝特意用保温桶给他留了饭,俞晴晴提出来的,连同药一块儿给了他,并道:“你前几天是不是没好好吃药?我就今天会盯着你把药吃完的。”

    徐获没多说什么,当着她的面把药放进嘴里,喝水吞下去后又张嘴让她检查。

    俞晴晴确定他舌头下没有藏药才满意地笑着走了。

    徐获把药连饭一块儿倒进了马桶。

    下午过了午睡时间后,他出去散步,特意绕到会客室窗外坐下。

    “……你好好在医院治病,别给医院惹事,你已经成年了,我们这些人根本没有义务照顾你,不过是看在你死去父母的份上凑了钱让你治病,你要是懂得感恩的话就该好好治,将来出来好好做人。”粗厚的女声在会客室里不歇气地说话,“你看看这些账,都是你当初说的好好的借的钱,以后一定还给我们,你这样不拖累我们一辈子就是好事了!”

    “好了好了,”陪同医生连忙打断女人的话,“司马先生的病情其实有好转,他现在住在三楼,精神状态也很稳定,保持这种状态,很快就可以重新出院的。”

    女人叹了口气,“小二,不是阿姨说你,你也这么大了,别沉迷在游戏世界里,我真怕你哪一天把外人当成游戏里的人杀了……”

    姿态懒散的徐获闻言起身,猛地推开窗户,冲司马小二扬扬下巴,“打球来不来?”

    弓背低头被数落的跟孙子一样扭过头,露出个难看的笑容,“我跟我姨说说话,你找别人吧。”

    “你不是孤儿吗?哪儿来的亲戚?”徐获反问。

    司马小二逐渐回过神来,刷地立起来,逃命似的从窗户跳出来,“我艹!我就说哪儿不对!”

    司马小二跑了,会客室里的人叫嚷无用后便负气离开了。

    徐获看着会客室里的医生,抬手在半空抹了抹,人还在。

    “看来想要干扰他人的精神世界没有这么容易……”

    略作停顿,他便转身去找司马小二。

    司马小二已经跑到活动区去了,看见他后不停地挥手。

    徐获走过去,这傻子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反而兴奋地强调:“我就知道他们肯定是骗子,你别误会,我刚才只是想配合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想玩什么把戏,根本不是信以为真!”

    “你高兴就行。”徐获觉得他这样也不错。

    司马小二摩拳擦掌,“我算是明白其他人为什么被整得神神叨叨了,好家伙这医院演戏演quan套,昨天逃跑的那几个看到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家人,死人怎么可能复活,一定是医院想把人彻底弄迷糊用的手段!”

    “那你还找副本入口吗?”徐获问。

    “当然要找啊。”司马小二道:“医院这么大点的地,迟早会找到的,副本开始之前又不会有危险。”

    徐获提醒了句:“至少要在月底前找到,有的玩家还没完成这个月的副本吧,一直被困在这里往后会被传送到高难度的随机副本里。”

    司马小二连连点头,“我这就去跟他们说!”

    话说完,人也风风火火地跑了。

    徐获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大楼门口才收回视线,抬头看向大楼楼顶“第十七医院”几个钢铁大字,眼睛微微眯起,片刻后,这几个字逐渐变得模糊透明,很快便完全看不见。

    大楼没有任何改变。

    他挑了挑眉,随后返回大楼,一路上他不断看到有医生领着不同的人进来,一些病人在看到访客时话还没说就先哭了起来,有些则哀求家人让他们出院,他们保证不再犯病。

    “徐获!”俞晴晴笑容满面地走过来,“你父母和你哥哥今天晚上要来看你。”

    徐获猛地顿住脚步,神色冰冷地看向她。

    俞晴晴惊了一下,马上把手背到身后呼唤其他的护士。

    同在一楼的几名男护士留意到她的动作不约而同地朝这边靠近。

    徐获放松神色,“别人都是白天,为什么我在晚上?”

    “原来你为这个呀。”俞晴晴松了口气,“你哥哥刚从国外回来,好像挺忙的,只能在今天晚上挤出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