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34章 我又不傻

    苏野正准备出手,突然他看到疯王身后的墙壁裂开了。(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疯王也听到异动,才一回头,就见正面墙都崩碎了,砖石稀里哗啦地朝着他们崩了过来!

    “主子小心!”

    一直在屋外守着的半曲冲过来,护着疯王退出了前厅。苏野比他们俩退得快,他瞧见有房顶上,一道道紫光正打在房上,房上正站在一只七彩麝鹿,可是他明显体力不支,两条前腿跪了下来。

    房子就是被他压塌的吧?

    “莫羡!你给点力呀!”

    有个稚嫩的声音响起,疯王和苏野不约而同地看向趴在七彩麝鹿身上的小丫头!

    就算变了脸,疯王还是一眼就能辩出他家闺女。

    疯王欣喜若狂,正欲过去,苏野却先他一步,飞过去,落在了七彩麝鹿前面,把小丫头挡住了。

    苏野往庭院里一望,苏氏弟子被打得落花流水,横七竖八地倒在庭院里。

    “你干的?”

    苏野回头问小丫头。

    凉月指了指他们头顶上的紫色光芒:“是他!”

    苏野抬头看去,只见有一把剑正腾空而上,和那紫色光芒缠斗在一起。

    苏野皱了皱眉头,又回头问小丫头:“你怎么跑出来的?”

    “你傻呀!”

    凉月指了指已经四分五裂的正房,说,“房子都榻了!哪还有禁制了!我不跑,等着挨砸吗?”

    苏野嗫嚅了下,又听小丫头说,“别问我房子为什么榻!你问上面那个!”

    凉月也想好好睡一觉,可是她被一声巨响给惊醒了。

    她自己躺在榻上,却抬头就看到了夜幕,就说明房顶被劈碎了,她没管那么多,立刻飞身出去,看到苏门弟子和头顶上这位打了起来,就冲进厢房去救憬渝。

    才把符咒给憬渝解了,房门就被掀飞了,她和憬渝只能逃!

    憬渝化出原型,但毕竟受了伤,带着凉月飞了不足十丈就被击中,落在房顶上,把房子砸塌了。

    “你不是掌门吗?你上去打呀!”

    凉月催促着苏野,可是苏野却没动,他担忧地回头看小丫头,他怕她跑了!

    这时候莫羡被打飞回来,落回了凉月手里,变回了匕首的形状,身上的光泽也暗淡了。

    凉月只得收了莫羡,她转过头看向地面上的疯爹,趁着苏野背对着自己,冲着疯爹招了招手。

    放心吧!我啥事没有!

    疯王想过去把闺女带过去,却被半曲拦下了。

    “主子!你过去就暴露郡主身份了!”

    这时候还管那些吗?

    半曲说:“您去也会叫郡主分身,还是在此观战,最为稳妥。”

    疯王只能暂时忍下,他盯着那团紫色的光渐渐下落,心里更加焦躁。

    一个苏氏就够棘手,如今紫烟宫也掺和进来,而且,来得人,又是他!

    光芒渐渐收敛,悬在半空中的人抚了抚脸上的面具,一身紫袍在黑夜里还能发光,布料真不错。

    凉月在心里小小地吐槽了对方一下。

    与苏氏掌门的扑克脸不同,紫烟宫宫主君迟,嘴角总是挂着邪魅的笑容。

    他勾了勾手指,对苏野说:“苏家人这么废物,还好意思和我争七彩麝鹿吗?”

    苏野回头看了眼重伤的七彩麝鹿,又看了看凉月,虽然不愿,但现在没有别的法子。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丢给凉月,说了一个字:“走。”

    凉月接过荷包,这正是自己装符咒的荷包。

    他是让自己带着憬渝走?

    “那我可就不掺和了!再也不见!”

    凉月掏出一张闪身符,贴在憬渝身上,就要带着它一起逃,却不知为何,一张符都燃尽了,他和憬渝还在原地。

    “你把我符咒怎么了?”凉月质问苏野。

    君迟却先回答了:“你的符咒没有失效,是这里,被我隔开了!”

    凉月抬头去看,果然这周围被造了一个结界!

    正好罩住了他们四个,还有疯王和半曲。

    这下就麻烦了!

    “你也想用七彩麝鹿续命?”

    紫烟宫宫主亲自来,看来是着急了。

    “老不死的!活了五百年了!还不够!”

    凉月听到疯爹的吐槽声,歪过头绕过苏野去看君迟,他五百多岁了?

    “看不出来,保养得不错。”

    凉月嘴上调侃,心里却只觉冰凉,君迟这五百年的寿命,恐怕是牺牲掉了另外一只七彩麝鹿的性命得来的吧?

    憬渝气息不稳,他的眼睛却红了,撑起了自己的两条前腿,他吼道:“原来是你,五百年前,是你吸收了我母亲的丹元!”

    凉月猜的没错,而这个血腥的轮回,今日又要来临。

    “能不能续命,还得过了本尊这关!”

    苏野朝着君迟攻了过去,他的剑显露着青色的光芒,一青一紫两道光芒在空中交缠变幻。

    凉月搂住了憬渝的脖子,妖主咒印在手心亮起,在憬渝的耳畔对他说:“憬渝,你不能冒然上前,我知道你很想报仇,但是你想想希言吧!你们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不是为了让她为你收尸,让她为你伤心一辈子的!你听我说,这结界并不难破,希言还在外面等着你!我现在治好你的伤,你带着疯王和他的护卫先走!你一定要把他们带走!”

    “我要为我母亲报仇!”憬渝还在执着!

    “你杀不了君迟!你连我都打不过,你是去送死!”

    凉月打断了憬渝不切实际的想法,“我是妖主,你归我管,你听我的,我替你报仇!”

    凉月拍了拍憬渝的脖子,从他背上滑下去。

    憬渝伤势被治愈了,可是凉月没有止疼药了,她只能咬住嘴唇,坐在背对着疯王的方向,忍住叫自己不喊痛。

    凉月祭出荷包中的一张爆破符,将它放在自己的妖主咒印之上,然后将灵力都灌注在手上,她对憬渝说:“就是现在了。”

    空中的苏野瞧见小丫头的手心亮出一道强大的金色光芒,这光芒把爆破符包裹住,形成了一个巨大金色光球,光球被小丫头擎着飞到了空中,只听一声巨响,犹如十道天雷劈过!

    结界破掉了一个窟窿,憬渝化成人形,迅速飞到疯王身边,揪住疯王和半曲的肩膀就把他们俩带起来,眼见着就要飞出结界,疯王却回身劈了憬渝一掌,掌风不强,可是憬渝却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松了手,疯王就掉了下去!

    凉月眼看着结界又关上了,而疯爹就白白浪费了这次逃跑的机会,凉月真的气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