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73章 筑基丹分配

    这一日萧林从入定中睁开了眼睛,两道神光一闪即逝。(手机阅读请访问m.k6yk.com)

    萧林长长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沉思表情。

    感受着体内滚滚流动的法力,萧林却是在想今后的修炼之路,其实早在半个多月前,他就已经修炼到了炼气九层的顶峰,体内法力相比刚入宗门又深厚了一倍以上。

    萧林其实已经可以冲击炼气期大圆满了,只要进入了炼气期大圆满,萧林就可以开始服用筑基丹,尝试筑基了。

    不过萧林却并没有这么做,一来他筑基所需的筑基丹还没有炼制出来,另一方面他不想太过引人注意,刚进入宗门时,他不过是炼气八层初期的修为,而一年多的时间就进入了炼气期大圆满。

    即便是他真灵根的资质,也未免太快了一些,所以在踏入炼气九层顶峰之后,他一直没有尝试冲击后期瓶颈。

    灵木空间中炼制筑基丹所需的涤尘草已经收了一茬,一共四十七株,而紫灵花结籽之后,萧林也全都种了下去,如今这一茬的紫灵花也都有了一百七八十年的药龄,按照萧林的估算,至多再有半年左右的时间,这茬紫灵花就能够达到三百年的药龄。

    对于现在的萧林来说,已经是万事俱备了,只要能够炼制出筑基丹,再凭借五行灵丹之助,萧林对自己进入筑基期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但现在萧林却也有些苦恼,那位不靠谱的笑师兄自己已经有好长时间都没有见到过了,按理说这炼制灵丹的任务,是可以替换的,但如今这灵田中只有自己一人,总不能放手不管吧?

    要是陶师叔回来后发现自己灵田中的灵草全都枯萎了,那还不把自己大卸八块?

    另一个困扰萧林的则是如何从宗门获得一粒筑基丹了,按照他以前的了解,通过地窟试练进入宗门的炼气期外门弟子,只要修为进入炼气期大圆满,就能够得到一粒宗门下发的筑基丹。

    本来对萧林来说,宗门下发的这粒筑基丹于他而言无关紧要,毕竟他很快就可以自己炼制出来筑基丹,但如果他并没有从宗门得到筑基丹,而过一段时间他又筑基成功,这不是在摆明了告诉别人这其中有猫腻吗?

    所以思来想去,萧林也想不出一个适合筑基的时机。

    ......

    青丹峰翠霞殿

    大殿深处正中端坐着一名五六十岁的长须老者,老者头挽道暨,道暨上横穴着一根翠绿玉钻,身穿墨绿色的道袍,手托道尘,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皱纹,如同世俗中传说的鹤发童颜。

    老者正一脸肃穆的看着左右十几名外门长老,却是没有说话。

    而在下方左右,分成两排端坐的十几名外门长老也都沉默不语,大都正坐垂目。

    而在大殿下方中央,正站着一名千娇百媚的二十七八岁女子,女子着一身墨绿色的长裙,皮肤白嫩,眼神清澈,她并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坐在大殿深处正中的长须老者。

    过了足有盏茶功夫,那长须老者才深深叹息了一声,开口说道:“没想到此次我们丹草山竟然只分得九百七十三粒筑基丹,这样按照三十年分下来,每年不过只能下发三十粒左右,这还是没有算上几位老祖的家人的情况下。”

    “掌门,天韵阁和千灵山越来越过分了,他们依仗着宗门实力略强与我们其余三宗,每次的筑基丹都要多分,我们是否应该禀明天一老祖,找他们理论一番?”

    “是啊,这次总共炼制了五千四百零八粒筑基丹,光是天韵阁就分去了一千四百粒,千灵山竟然也分去了一千两百粒,百炼门和乾符宗分别分去了九百八十粒和八百五十五粒。如此看来,我们丹草山这次分得的筑基丹数量排在第四,仅仅比乾符宗多上百多粒而已。”

    “哼,乾符宗外门弟子人数不足我们丹草山的三分之一,算下来,我们丹草山人均是最少的。”

    “是啊,不过自从浮天老祖练成金玄流火剑阵之后,已然成了我们五宗第一人,凭借浮天老祖的威名,天韵阁每次都要多分不少的筑基丹,这也就罢了,千灵山和百炼门凭什么也比我们分得多?”

    “没办法,千灵山如今光是金丹境的修士就有十五名之多,整体实力也比我们丹草山强上一些。”

    “百炼门金丹境修士虽然和我们一样,但筑基期修士却是有千人之多,也是超过了我们。”

    “掌门,这次筑基丹的分配,是经过了各位老祖的首肯,吴师叔祖也是收到了天一老祖的飞剑传书之后,才依照指示分配筑基丹的。”一直沉默的女子突然抬首,开口说道。

    闻言之后,所有的吵闹声戛然而止,而站在大殿深处中央的老者也是轻轻叹息了一声,开口说道:“既然是各位老祖私下商量之后的决定,那么我们这些晚辈也只能遵照执行了。”

    “掌门,我们如今达到炼气期大圆满的外门弟子就有上千人,而且岁数在三十岁以下的就有四五百人,而且人数每年还在增加,每年我们下发的筑基丹不过二三十粒,远远无法满足需求。”

    “是啊,长此下去,那些符合要求的炼气期外门弟子恐怕要出来闹事的,我们如何能平复他们心中的不忿啊。”

    “哼,外门弟子而已,难道还能反了天不成?”

    “公孙师兄,话不成这么说,炼气期弟子可是我们宗门的基石,也是我们丹草山的根本,这件事情必须要想个妥善的解决办法,否则会动摇我们宗门的根基。”

    “那还能怎么办?筑基丹就这么多,人多粥少,也只能优先那些资质好一些的弟子了。”

    “话是这么说,但我们李家每年的三粒筑基丹的配额可不能少。”

    “你们李家的不少,我们文家的三粒筑基丹配额也不能少,不,我们文家今年还多出了一位炼气期大圆满的优秀弟子,我们今年要分四粒才够。”

    “哼,我们公孙家光是符合条件的炼气期大圆满的子弟就有七八人,那我们是不是今年分八粒筑基丹呢?”

    整个大殿开始吵闹了起来,代表着各大修真家族的几位外门长老也挣得面红耳赤。

    长须老者满脸无奈的注视着下方争吵的一众长老,却是没有说话。

    长须老者正是丹草山如今的掌门长青真人,是一名筑基后期的修真者,长青真人执掌丹草山一个甲子,如今已经将近两百岁了。

    他停留在筑基后期已经七八十年了,早已经对自己的修真前途不抱希望,正常情况下,一名筑基期修真者,如果不能在一百五十岁之前结丹,那么此生还能够成为金丹修士的希望就微乎其微了。

    下方的一干外门长老,倒是有一多半都和长青真人的情况差不多,这些外门长老大都是出身修真家族,虽说他们这一生基本上结丹无望,但却可以通过手中掌控的权利,来为家族谋取更多的利益,从而培养优秀的后代。

    而真正痴迷于大道的筑基期修真者,通常不会对宗门内的管理有兴趣,要么常年闭关苦修,要么游历四方寻觅仙缘,是不会将精力放在宗门内的这些琐事上的。

    长青真人本身也是出身修真家族,而且是丹草山十大修真家族之首王家的一名太上长老,这些年来,长青真人可没少为自己宗族谋取利益,光是每年丹草山下发的筑基丹,流入王家的每年至少也有四五粒。

    而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数百年,长青真人虽然身为十大修真家族之首王家的太上长老,但他刚刚当上丹草山的掌门时,也曾想要改变这种现状,因为如此下去,底层的炼气期外门弟子会不停的积攒怨气,长此以往,丹草山的发展也会大受影响。

    奈何以他一人之力,却根本无法改变这种现状,他头顶上的一十三位金丹老祖,倒是有一多半出身修真家族,而其余的几位虽然出身散修,但却并不关心宗门的事情,一心只为追求大道。

    他一旦动了修真家族的利益,就会面临着来自那几位出身修真家族老祖的压力,让他也不得不屈从。

    想到这里,长青真人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下方吵杂的争吵了有半个时辰,才总算是平静下来,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长青真人,似乎在等待他的决断。

    环目扫了众人一眼,长青真人才轻抚长须说道:“如今炼制出来的筑基丹越来越少,往后数十年内,每年平均下发的筑基丹数量不足三十粒,如此一来,我们各大修真家族势必会受到影响,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按照往年惯例,外门弟子中皇灵根每人一粒筑基丹的配额决不能变,这些人都是我们丹草山的精英,关系着我们宗门长久的发展,至于剩下的筑基丹,待本掌门禀明苏师叔后,再做定夺。”

    闻听长青真人所言,下方一干外门长老虽然脸上纷纷显露出不满之色,但却没有人出口反驳,而是全都选择了沉默。

    倒不是他们不想反驳,借此为家族争取利益,但他们也知道,筑基丹数量的减少,对所有人都会有影响,长青真人显然也知道这个道理,故而他才想先请示苏师叔。

    这位苏师叔是天一老祖最宠爱的弟子,一身修为也已然达到了金丹中期之境,在一十三位金丹老祖中虽说不是修为最高之人,但绝对是说话好使的那个,因为这位苏师叔常年陪伴在天一老祖的身旁,已然成为天一老祖的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