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七十九章 合作愉快

    这怕不是降智封印。(m.k6yk.com)

    想着又打了一个喷嚏,萌萌啐道:“准是那个流氓的外甥媳妇儿又念叨我了。”

    妖帝陛下小手往桌上一拍:“为何不是孤在想你?你总是在意那个女人!还把孤的地盘借给那个女人!你不爱孤了,爱妃,爱会消失的!”

    萌萌瞪过去,呵呵一声:“是的,爱会消失的,你知道就好。”

    妖帝陛下:“……”

    威胁!**裸的威胁!

    萌萌又问:“你刚刚说谁的地盘?”

    妖帝陛下委委屈屈撇着小嘴:“你的,都是你的……”

    萌萌整了整衣服,点点头,摸摸小狼狗的脑袋,不错,很有前途,蓝优祭的就是自己的,外甥媳妇儿的也是自己的,等外甥媳妇儿拿下仙门百家之后,妖界,鬼域和凡界就都是自己的地盘了,简直不能再好。

    优雅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下,问道:“所以我们来忘川蛊族是你搞得?”

    云无言摇摇头,怎么会,好生生的来这里做什么,她本想多带淳于慕在迷宫里绕两圈的,将人都分散,顺便试探一下闻人窈,她也没想那么快跟优雅和闻人窈会合,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就玩脱了,一下子掉到她们面前。

    云无言道:“那倒不是,要么是闻人窈搞的鬼让我们进来的,要么就真的是小垃圾碰巧碰到了什么关窍,我们才进来的,不过也不必管这个,阴差阳错碰到了逝沉清泪转世也是个好事,咱们还是先说回去。”

    “嗯?说回去什么,偶像,人家不懂那些啦,听你讲就很复杂的样子。”优雅在云无言怀里蹭来蹭去,装傻充愣。

    “我们合作吧。”

    “好。”优雅猛地挺直小身子,板正脸色,伸出小手以示友好。

    “……”云无言。

    “无论是合作什么,我都同意,我代表宗政府,万俟府,淳于府和落尘仙宗表示,我们同玄真神宫的云仙尊始终统一战线。”优雅淡淡一笑,稚气的脸蛋儿上一双明眸栩栩发辉,最后一句还特意在玄真神宫的云仙尊上加重点明。

    以恶之名为祸,不如以正之名,究竟正反两则,不过胜者判定。

    云无言看优雅的眼神愈发意味不明,这个小不点不是一般的聪明,甚至无需点拨就能瞬间了解她的一切意图。

    云无言握住优雅的小手,勾唇一笑:“合作愉快。”

    优雅回道:“偶像,合作愉快。”

    云无言掂了掂优雅的屁股,抱结实了怀里的小不点,已经商议了重大决定的两人转瞬之间便达成了一种默契,随即又恢复了那幅不靠谱不着调的模样。

    “话说回来,你挺狠啊,夏侯府和公冶府就不要了?”

    “哎呦,偶像你这话说的,打算一锅端的你比我狠多了,我人微言轻,小小的一个,命还保不住呢,我还操心别人。”

    “一个是你家,一个是你未婚夫家,一个是你师父家,淳于府呢?”

    “我师兄的表亲家,就是我的表亲家,算回来,淳于公子已认淳于家主为义父,视作亲子,那还是我表哥呢!”

    云无言看优雅的目光瞬间又慈爱了些,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感觉更亲近了呢。

    小垃圾探出头来,满脑袋的不解,这两个女人都是什么脑回路?

    等量代换是这么用的吗?

    淳于慕忧心忡忡的走在前面,想着闻人窈方才的话,闻人窈说这审判之狱里有一株菩提藤,生长在圣水里,菩提藤乃是神木之藤,真源之祖,可审天下万物,若淳于慕真的好奇自己的过往,不妨用菩提藤试一下。

    菩提藤不像落尘仙宗的灵往境一样可以观测出一个人的所有前尘过往,甚至前世之事,只能让来人提问,问题的答案为是便开花,不是便落叶。

    淳于慕不想当一张空白的白纸,随意由人说,在淳于府里待得太久也越发的接受不了自己是魔族少主的事情,总归要自己确认一下,至少不能白白被人利用。

    穹顶是菩提树巨大的树根蔓延而上形成的顶梁,整个审判之狱是深埋地底的一个巨大树根形成的球状空心体。

    审判之狱名字虽严厉庄肃,却是一个满目盈绿的植物世界,审判之狱的门前是一片汪洋绿海,灵力浩瀚,在这片汪洋绿海里一道水波屏障便是进入审判之狱的大门。

    审判之狱,对于极善无恶之人,便是天界仙境,对于极恶无善之人,便是人间炼狱。

    那道门便是审判之狱的第一道法门。

    “我,我仔细想想啊,我好像没有犯过什么事吧,劫富济贫应该不算……我心性也还好,还有什么来着……”

    万事通掰着手指头认真的数,心有杂念,怨气横生亦或是做了恶事心虚的人过这道门就好比从热锅烧起的油里滚一圈,那审判之狱的记载志上写的可吓人了。

    银装冷漠的从背后推了他一把,随即自己淡定的走了进去。

    除了妺迩的一条手臂被烫伤了,其他人都没有什么感觉,万事通嗷嚎了一声,站定了发现自己貌似没事,睁开眼睛已经进了那道门了。

    万事通惊愕的看着银装,围着银装转了几圈,握住她的胳膊左瞧瞧右瞧瞧,稀奇道:“你没事?你竟然没事?没事吗!殿下,圣女殿下,你要是疼就说出来,别忍着,那样不好!”

    银装斜睨他一眼,目光定在万事通碰着自己胳膊的手,冷声道:“我不忍,好歹有你在这里,还有腿可以砍,有人可以剁碎了当花泥。”

    “金福气,你再不松手,我就动手了。”

    万事通触电般的缩回自己的手,背到身后,又觉得还是不安全,整个人躲到了淳于慕身后,手搭在淳于慕肩上,淳于慕怎么动,他怎么跟着,一着急就给忘了,银装最烦别人碰她。

    果不其然,银装召出她专门炼制的噬衣蛊,凭空将外衣吞噬,转瞬间便换上了一件新的银色圣女服,这女人不仅变态还奇奇怪怪的,什么稀奇古怪的蛊虫她都炼过。

    万事通还在淳于慕背后小声嘟囔:“那门坏了吧?是不是日子太久了,不好用了,得修复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