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78章 我从地狱里来

    炎颜手指的炁凌漩瞬间灭了。(看啦又看小说网)

    她低下头,把梅宗远凌乱的刘海拨到耳后,语气认真问他:“你确定还要留在这个家里?”

    这哪里还能算是家。

    梅宗远点头:“嗯,不管怎样,这里都是我家,我得回来。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你们。”

    炎颜低头认真与梅宗远对视。

    梅宗远也仰着头,黑黢黢的大眼睛望着炎颜。

    炎颜看见了那双眼里的澄澈明朗

    这是个好孩子。

    炎颜轻轻点了下头,手在梅宗远肩上拍了两下:“你现在是小铃铛的朋友了,你知道我们住的地方,有事随时可以来找我们,不必见外。”

    梅宗远重重地点了点头:“谢谢你们。”

    炎颜牵着小铃铛的手,往梅宅外走。

    梅宗远静静地送俩人出来。

    站在门前,梅宗远望着炎颜,表情有些踌躇:“我今天在你们住的地方看见了廖家少主,你们既是廖府的贵客,也是来参加廖府今年秋日祭祀的吧?”

    炎颜:“有可能会去,你有什么事么?”

    梅宗远咬着唇,面色有些为难,却终究还是忍不住叮嘱道:“如果你们去参加秋日祭祀,那个药丸,你们可千万别吃,或者至少你俩别吃!”

    炎颜诧异:“你是说能安全度过焚木岭的药丸?那个药丸不是保命的么?不吃药丸,被妖怪的歌声骗走怎么办?”

    梅宗远急道:“我可以保护你俩,别人可以吃,但你俩别吃,我保证不让你俩被妖怪的歌声骗走!”

    炎颜直觉梅宗远可能知道什么,她脱口追问:“为什么不能吃?你说实话。”

    梅宗远眸子蓦地睁大,他慌张地回头看了眼马上就要彻底落下去的太阳,转身就快步往家里跑。

    炎颜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梅宗远急地连都涨红了:“反正不能吃,那个,那个可能是人肉!”

    说完,他的手用力一扭,从炎颜的手中挣开,迅速跑进了梅宅,还关上了院门。

    梅宅前

    炎颜和小铃铛惊恐地彼此对视。

    此刻,金乌已经彻底沉沦,天幕像被滴入墨汁的白水晶,暗沉一点点晕染,夜色降临。

    炎颜牵着小铃铛的手往回走。

    一大一小两只都不说话。

    走过好几条街,小铃铛才慢慢从刚才的惊恐中恢复过来,他仰着小脸,小声问炎颜:“炎姐姐,那个药丸真的是人肉做的么?”

    炎颜摇头:“我也不知道。”

    炎颜的脑子里这会儿在想别的。

    她在想梅宗远。

    炎颜没想到的是,此时此刻的梅宅,跟她刚才去时已完全是人间地狱两个世界……

    “嘿嘿嘿嘿嘿……娘亲,你打我啊,你怎么不打我了啦?”

    梅宗远苍白如纸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一步一步向瑟缩在墙角,抱成一团的的妇人和丫鬟走过去。

    丫鬟用力摇着头:“大少爷,不是我,不是奴婢害了你,这事儿跟奴婢没关系,你要算账,就去找夫人和老爷啊!”

    小丫鬟说话就要往门外跑,梅宗远就站在原地,手臂突然迅速长长,一把就抓住了丫鬟的后领子,他的手这会儿已经不再是小男孩丰润微胖的手,而是一双干枯的,没有血肉的白骨。

    “你不是帮凶?是谁喂我喝下的甜汤?我的好丫鬟姐姐,你还是回来继续陪着娘亲一起欣赏吧。”

    把丫鬟硬拖回来又跟妇人丢在一起,梅宗远继续走向两个女人。

    “嘿嘿嘿嘿,你们白天不是很嚣张吗?你们不是想打死我吗?你们胆子那么大,亲眼看看我是怎么死的,应该也不会害怕吧?”

    梅宗远一步一步走进两个女人,他脸上的肉开始一点一点地剥落,然后是眼珠,然后是被割断的舌头从嘴里掉出来,最后整个身体被一点点肢解……

    他这样子实在恐怖至极,丫鬟吓地直翻白眼。

    妇人抖如筛糠,一双手死死捂住眼,边抽咽边哀求:“娘求求你了,你既然已经死了,就别再回来了,把你送去这主意不是为娘出的呀,害死你的又不是咱家,求你别再回来了,别再折磨我们啦……”

    梅宗远歪着血肉模糊的脸,耷拉在脸上的眼珠子摇来荡去,一会儿看向妇人,一会儿看向丫鬟。

    呲着满口是血的白牙笑声尖锐:“嘿嘿嘿,你想说是我爹干的是吧?可是你也同样享受了呀,你现在住在这个漂亮的院子里,你也觉得很舒坦啊,你也经常在街坊邻里间显摆啊,孩儿可一点儿都看不出娘亲后悔呢。”

    梅宗远狰狞笑着,一步步向妇人走过来,伸出枯骨的手指,一点点探向妇人的脸:“娘,你们好狠的心哦,我可是你们亲生的儿子,你们怎么忍心?”

    “知道我为什么不让炎颜姐姐帮忙吗?我就是要天天晚上回来看望你们,我要亲眼看着你们一天天被我折磨,我就是要你们生不如死,我要亲手……”

    “哥哥?”

    梅宗远伸向梅氏的白骨枯手突然顿住,身子也瞬间变得僵挺。

    这个声音就像有魔法,梅宗远原本狰狞恐怖的脸瞬间恢复如常。

    他转回身时,已是正常孩子的容貌,他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比他矮半头的小男孩。

    “宗钦?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梅宗远问话的时候,表情很不自然。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弟弟梅宗钦的脸,想看看他刚才有没有看见什么。

    梅宗钦揉着惺忪的睡眼走过来,看见梅氏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用小手握住梅氏的手,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娘亲,哥哥也是咱们家的人,哥哥一点也不坏,你们不用怕他。”

    说完,梅宗钦用小手牵着梅宗远的手往外走,边走边说:“哥哥,我带你去看,我今天逮了好大一只蛐蛐儿,比毛蛋儿的那只还大,而且是红头的,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红大帅,我想把它送给你,哥……”

    “宗钦,哥哥也有东西送给你,哥哥给你带回来很多小点心,是哥哥的一个新朋友送给哥哥的,可好吃了!”

    梅宗远说话的时候,献宝似得把小铃铛送的饼干盒子还有装蛋挞的盒子全都捧出来,摆在梅宗钦的面前。

    看着梅宗钦掀开盒盖时,小小眉眼里的惊喜和快乐,他觉得心情就跟着盒子里的小点心一样甜。

    梅宗远看着梅宗钦小心翼翼从盒子里取出各种各样的小动物饼干,眼睛里充满温和宠溺。

    屋里,兄弟二人欢喜地分享彼此为对方准备的礼物。

    屋外,梅氏悄悄把丫鬟打发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