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04章 喝多了会赖账

    周一,两人都比较忙。(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因为下班比平时晚了一些,所以他们干脆就在外面吃饭了。

    吃了饭后跟木奶奶他们视频,然后再去买山地车。

    徐一心本身做旅游的,和古城周边租车的很多老板都熟,了解过哪个牌子好,又要去哪里买。

    所以直接把木修远带到古城边上的一家专卖某牌子山地车的店里。

    两人在店里转了一圈,最后木修远指着最里面的那两台问:“心心,你看这款可以吗?”

    徐一心点头:“挺好看的。”

    “老板,麻烦把这台车推出来给我们看一下。”

    店老板正沉迷在某人的美色中不可自拔!

    木修远再叫一声:“老板。”

    “啊?什么事?”

    “麻烦把这款车推出来给我们看一下。”

    “哦哦。”

    老板把男款车型扛出来给两人看。

    “先生好眼光!是专业竟技人士吗?”

    “不是。就平时休闲用。”

    老板:“……只休闲用,其实用不到这么好的车,这款六万八……”

    一眼就看中店里最好的,他还以为是专业竟技人士!再不济也是爱好者呢!

    徐一心听到这价格,吓得赶紧说:“那你帮我们挑两台,我们就偶尔骑一下而已。”

    老板:“一千多的价格可以接受吗?”

    “可以。”这个价格是这个牌子最普通的车型了。

    木修远:“心心,你不是说这台挺好看的吗?”

    “好看是好看,但是太贵了。我们又不是专业人士,没这个必要。”

    “我们不差钱。”

    “有钱也不能这样子花。钱应该花在它应该花的地方上。奶奶说了,你的就是我的,那就是我说了算。”

    “……好。我们家的事你说了算。”

    “嗯。”

    老板莫名就觉得肚子有点撑。

    赶紧把这台六万八搬回去,挑了一款一千八的车出来。

    木修远问徐一心:“可以吗?”

    “看着还行。”

    老板把车子的各方面情况对两人介绍了一遍。

    徐一心点头:“男款女款都有吗?”

    “有的。可以先试一下是否骑的舒适、是否轻巧易控。”

    “好。木修远,你来试一下。”

    老板把骑车要点跟两人讲了一遍。

    木修远试了试车子,感觉还可以。

    “老板,就要这个吧,男女款都要。”

    “好咧。”

    老板愉快地把女款扛了出来。

    “帮送吗?很近的。”

    “可以。”

    “好的。开单吧。”

    老板一边开单一边说:“车架是5年内免费修理,变速器是2年内免费修理,其他零件则是1年内免费修理。修理卡和发票都别弄丢了。”

    “好的。谢谢老板。”

    徐一心扫老板贴在桌面上的二维码付款。

    “你们住得近,平时若有问题都可以推过来,能免费的我都会免费。”就冲这两人长得如此养眼也该免了!

    徐一心弯着眼睛跟他道谢。

    “请稍等两分钟,我打个电话叫家人过来看店再帮你们送。”

    “知道QA小区吗?”

    “知道。确实很近。”

    “如果方便,晚一点送吧,我们先去超市买点东西。”

    “好。我十点钟关店门,这个时间以前都可以。”

    “嗯。我们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左右。”

    “这上面有店里的电话,你们回来了就打电话,我马上送过去。”

    “行。那晚点联系。我们最迟也不会超过一个半小时回到家的。”

    老板点头。

    徐一心和木修远离开,前往超市。

    “纸巾和酸奶都快没了。”

    “嗯。再买些零食。”

    “好的。”

    这趟超市大采购很快,真的一个小时左右就回到家了。

    徐一心给那个老板打电话,说在小区门口等他。

    挂了电话,两人都去了个洗手间就牵着手手出门,慢慢晃到小区门口。

    双方是差不多同时到的。

    老板解下车,让两人检查一遍。

    徐一心摆手,让他走了。

    “我们在小区里骑几圈试试车吧。”

    “嗯。”

    骑了几圈,徐一心发自内心地赞道:“不愧是名牌!就是最普通的车型体验感都挺好的!我也算是能理解那些喜欢专门牌子的人了。真的不是为了所谓面子。”

    “牌子能做大,自然是有它的核心竟争力的。贵总有贵的道理。有钱人更不傻。你觉得他钱多人傻,那只是你觉得,而人家根本不在乎你觉得。”

    “嗯嗯。”

    木修远一手撑起一台车上楼。

    “木修远,你行吗?其实我也能搬的。”

    车子不是很重,只不过他的两手这样撑起会很累。

    别说是提东西了,就算是空着手撑起也没几秒就会累了。

    “我行不行,呆会儿就让你感受一下。”

    “……”

    木修远把车子放到自己那边。

    徐一心拍了拍车座:“不错。以后我们有空就多骑车,省得浪费。现在快入夏了,天黑得晚,回来做饭吃饭、骑行一个小时、学习一个小时、十点钟左右洗澡睡觉,感觉时间刚刚好。”

    “不够。”

    “嗯?”

    “时间远远不够。因为你少算了一项运动!”

    “既然骑车了那就不用跑步了呀。”

    “我说的是床上运动。”

    “!”

    “你若不早点上床,那就得晚睡,或者彻夜不睡了。”

    木修远把徐一心拉回305,壁咚在门上。

    “心心,别怀疑我的话。所以,吃完饭就学习,然后洗澡上床。”

    “你……”

    木修远抬起她的下巴,亲了亲她的红唇,说:“什么时候给我生女儿?”

    “……你不是说第一个是哥哥吗?”

    “也行。”反正过程都是一样的。

    “……今天,太晚了……”

    “那就明天。明天我做饭,你保存体力。”

    “……”

    “心心,好吗?”

    “……好。”

    木修远亲了她一会,放开。

    “明天我做西餐,但不能喝酒。我怕你喝多了会赖账。”

    “……不会。”她也想要孩子。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

    “我不信酒后的你。”太让人出乎意料了!

    徐一心柔软的小手钻进他的衣服里:“你不信,现在来。”

    木修远把她的手拉出来:“等明天。我们需要点仪式感。”

    他不想潦潦草草完成这个美妙的过程。

    仪式是对所在意的事情,或者特别用心的事情表示重视。

    在某些事情上带有仪式感会更让人刻骨铭心。

    徐一心双臂环着他的劲腰,把脑袋靠在他胸膛上小声地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