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16章 画

    第316章画

    倒是没有着急画人,叫他们弄好的画具,她提笔先在纸上画了一枝桃花,又在树枝上画了两只打架的小鸟。(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又在一侧,画了花树掩映的花窗和印着倒影的墙壁。

    收笔的时候,一整个上午都过去了。

    揉了揉酸痛的胳膊:“装起来,送去陛下那,就说感谢他的羊皮。”

    “啊?就说这个?”落葵惊讶了。

    “就说这个。”雁南归笑了笑。

    下午时候,是栓子将装好的画送去了北宸殿。

    舒乘风见了他,听他说了那句话只是笑着摆摆手,赏了他银子就叫他走了。

    舒乘风可不意外,真是那人说的话。

    打开画,舒乘风道:“你看看,她这画比起夏氏的如何?”

    云及细看去,笑道:“之前只听陛下说雁妃娘娘画人是惟妙惟肖,这画景物也是不错啊。这与夏美人的画截然不同。夏美人更会画的是远处的景色山峦。”

    “雁妃娘娘这画,属下只觉得好,却又说不出好在哪里。”云及皱眉。

    舒乘风笑了笑:“好在真。虽说这画中的地方,我倒也没见过,可这墙角一枝桃花,两只黄鹂打架,以及这花树下的窗棂,再到墙上的影子,就透着真。你若是说笔触,她画景致确实不如画人。可这份真,就掩饰了所有不足。叫人看着就舒服。”

    云及又细细看了一遍,也不得不服:“属下长见识了。”

    “都说识字看人,画画也看人。这女人,心里可明白着呢。”舒乘风笑道:“去吧,叫人好生装裱起来,就挂在朕寝宫里。”

    “哎,属下这就去。”云及心想这可是独一份的殊荣了。

    一贯是皇帝的墨宝嫔妃们挂着都了不得了。

    如今反过来了,嘿!

    云及心想,这夏美人画画可画了那么些年了,陛下也夸赞,可没有这么高的赞誉。

    雁南归这里,也不知是心理作用啊,还是羊皮垫子确实厉害。

    晚上睡着竟觉得有点热了。

    不过热好啊,她冬天就喜欢这股子热乎劲儿。

    再加上黄太医的四物汤喝着,好在这几日是顺利过去了。

    过了这几日了,就要请安了。

    再不去也不像话了。

    凤翔宫里,众人请安落座。

    过了这么几日,那几个病了的也好了,人便也齐了。

    皇后首先过问两位皇子的身子如何了,二皇子已经差不多好了,三皇子还有点鼻涕,不过也没事了。

    “近来天冷,时节也不好,你们有孩子的千万照顾好,不光两个皇子,罗婉仪和夏美人也是,要照顾好孩子。”

    几个有孩子的忙都谢过皇后。

    “年下里,节日多,这离着小年也没多少时候了。今年头一年,又是先帝孝期,规矩更繁多些。你们也都要好好学着,别出了错叫宗亲和臣子笑话。”

    众人再度应了。

    皇后摆摆手叫人坐了:“雁妃你身子好些了?”

    “多谢娘娘惦记臣妾,臣妾好多了。老毛病了,一受寒非得难受几天。”雁南归道。

    “哎,你这身子,好生调理吧。”皇后叹气。

    “雁妃身子不适,陛下可着急着呢。我可听说了,雁妃这一说冷,陛下将几十张羊皮都送去你那了。”叶贵妃哼了一声。

    她也很怕冷啊,怎么陛下就不想着她?

    “瞧贵妃娘娘说的,贵妃得了火狐皮,臣妾羊皮都遭了您的恨了?”雁南归笑盈盈的。

    她当然是故意刺激她了。

    “什么火狐皮,你少胡说!”叶贵妃皱眉。

    “没有?哦,是我忘记了,这火狐皮啊,得是正宫娘娘的。”雁南归笑盈盈的:“就算是没有火狐皮,贵妃娘娘也不必嫉妒臣妾那几张羊皮吧?也不算个值钱的东西吧?”

    她这话音一转,就成了叶贵妃嫉妒。

    虽说确实是嫉妒,可话怎么能说出来呢?

    “哎哟,自打进了宫,贵妃和雁妃就总是拌嘴。”苏贤妃笑着放下茶碗:“不知道的,以为你们是多不和睦,都是自家姐妹,狐皮羊皮这点子事也能拌嘴?雁妃是身子不大好,怕冷。就羊皮那东西要是给我,我可要不得。我冬天都见不得盖两层被子。贵妃怎么就稀罕了?”

    “叶姐姐若是也怕冷,倒不如也铺着,那倒不是什么稀罕的。”慕容妃也笑道。

    “哼,我稀罕么?”叶贵妃没继续争,只是说了一句就罢了。

    “拌嘴也罢,都是自家姐妹。只是这日后啊,宫里少不得要进来新人,你们做姐姐的,可都要收敛些才是呢。”皇后笑盈盈的。

    雁南归笑着说是,心里却想,这太子妃成了皇后,果然不一样了。

    如今可更加端庄了,佛爷似得了。

    可要是生不出孩子,只怕这端庄日子,还不知要过多久呢。

    请安结束大家散了之后,各自回去。

    姜贵仪回了枕霞轩里,她的丫头碧柔上前:“贵仪回来了,奴婢泡了热茶。”

    “今儿坐的久了些,那凤翔宫也不暖和,去弄些姜汤来给贵仪驱寒吧。”碧泉道。

    碧柔就应了一声叫人去了。

    “贵仪小日子,最怕受寒了,还好奴婢预备了红糖,一会跟姜汤一起喝。”

    “雁妃一个小日子,劳动着陛下亲自去看望。又是叫太医,又是给羊皮,好一番惊动。到我这里,这不过是寻常事了。”姜贵仪叹气。

    “贵仪别这么想,您这是赶着时候不好,进府就事情不断,没能跟陛下亲近起来呢。如今又是孝期……怎么说,那雁妃娘娘也进府比您早的。再说了,她爹手握重兵,究竟不同。”碧柔道。

    “我不过白说一句,我自己清楚我自己的身份。给我一个贵仪,看的是太皇太后的面子罢了。可她老人家究竟不是陛下亲祖母,面子又有多少呢?我要是老实规矩不犯错,就这么到老也是可以。我要是敢做什么事,怕是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也保不住我。”

    “道理我如何不懂呢?只是我心疼我自己,我可没想过陪王伴驾,却一辈子,不得不困在这里了。”

    “贵仪……”碧柔又叫了一句,却不知如何安慰。

    ??滴,睡觉卡。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