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16章 或许这就是天意

    顾啸歌头也不敢回,在这个宛如迷宫的兽王宗里玩了命的跑,好不容易才甩掉无影。(看啦又看手机版M.K6yk.Com)

    而后四处跑跑藏藏,一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

    不过,总算碰上一件好事。

    “人呢?”

    兽王宗宗主声音冷厉。

    无影单膝跪地,头垂得极低,“宗主放心,属下已命人封住宗内上下所有出口,她就在宗内,属下一定会找到她!”

    宗主语气不善,“本尊再给你一夜时间,若是还找不到,你知道后果!”

    “是,属下明白。”

    宗主回头看了一眼躺在石床上的御堇年,“他是云都之主,着人好生照顾,等他醒过来,带来见我。”

    “是。”

    说完,二人便一前一后离开这间屋子。

    顾啸歌小心翼翼地从崖边上的一个孔洞里跳下,跑到御堇年身边。

    他还没醒。

    轻手轻脚地探上御堇年的脉象,知道他只是睡得沉,并非伤势过重,顾啸歌才终于放心。

    她凝视着御堇年的脸,悄悄的泪盈于睫。

    明明怨他抛下自己离开,可看到他浑身是血地躺在那里,她的心就像是被揪起来一样,漫无边际地疼。

    现在,他又被喂下那个该死的圣药,再醒来,恐怕就不认识她了。

    顾啸歌深吸一口气,伸手抚上御堇年的脸,喃喃低语,“御堇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若是这一次你能醒过来,以前种种我都可以既往不咎,但若是你醒不过来,我便会带着孩子离开云都,再也不会掺和进这些事情里。”

    她累了。

    更不想因为这些根本不明所以的无妄之灾,牵累到他们的孩子。

    终于,顾啸歌闭上眼睛,俯身吻在御堇年的微凉的唇瓣上。

    她笨拙地用舌头描摹御堇年的唇形,脸颊红的发烫。

    她记得无影说过,情动可以让吃了圣药的人短暂地恢复清醒。

    哪怕只是短暂的也好。

    可是,她本就未经人事,吻技生涩而笨拙,别说御堇年此时还昏迷着,只怕就算是个瞪着眼睛的大活人,也无法被她撩拨。

    努力半晌,身下的御堇年还是没有半点反应。

    无奈,顾啸歌撑起手臂,心下悲凉地想要从御堇年身上离开。

    口中还低喃着,“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可话还未说完,纤腰被人一把扣住,身体被往下一带,便撞入御堇年怀中。

    顾啸歌意外地瞪大眼睛,就见御堇年不知何时已睁开一双深邃的眸子,眸光之中盛满深沉的欲色,正灼灼地望着她。

    她心头一喜,正要惊呼,却被御堇年及时封住唇齿,吞没她所有的声音。

    御堇年火力全开,浑身上下热得发烫。

    顾啸歌被他吻得无力招架,瘫软在他怀中,任他予取予求。

    即便已是衣衫半褪,可顾啸歌还是感觉不到任何凉意。

    突然,御堇年从她胸前抬起头,哑声问她,“歌儿,可以么?”

    这声名字,叫得她浑身酥软。

    可她亦没有意乱情迷到忘记正事。

    将御堇年从自己身前挖起来,顾啸歌未喘着问他,“我是谁?”

    “歌儿。”

    “你认得我?”

    御堇年将她搂得更紧,恨不得将她揉入身体,“说的什么傻话,我怎会不认得你?”

    这句话,惹得顾啸歌鼻头发酸。

    天知道她有多害怕见到御堇年看向她时陌生的眼神。

    顾啸歌一边捧着御堇年的脸,轻轻撕咬着他的唇瓣,一边告诉他,“接下来我说的每一个字你都要听好。”

    而后,她将他们是如何到兽王宗,又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一一告诉他。

    当然还有两个孩子和沈家兄弟的消息。

    御堇年皱眉,“你是说,我被人喂下兽王宗的圣药?”

    顾啸歌点头,“我见那个魅妖的确是用这个式唤得沈北的片刻庆幸,所以……”

    她害羞地低下头。

    御堇年轻吻顾啸歌的额头,仿佛得到某种许可一般,手脚愈发放肆。

    不过,大脑却保持着清醒。

    他问顾啸歌,“那圣药,是种毒?”

    顾啸歌摇摇头,一边伸手摸向御堇年的手腕,一边说道,“不是,我才……咦,怎么不对?”

    她才给御堇年切脉时还没有察觉到,可现在竟然在御堇年体内感觉到了中毒的迹象。

    那圣药果然是种毒?

    “看来是一种可以封闭人的七情六欲的毒,”

    顾啸歌微微蹙眉,“不是解不了,只是有点麻烦。”

    御堇年点点头,深邃的眸子里迅速划过一道暗芒。

    他凑上前,攫住顾啸歌的唇瓣,哑声说,“歌儿,张嘴。”

    顾啸歌下意识地张开嘴,立刻感觉到一股暖从御堇年的口中渡入到自己口中,迅速滑入腹腔之中。

    她忍不住吞咽了一下,轻轻摸着喉咙,问御堇年,“你给我吃了什么?”

    御堇年大手不停,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我的内丹。”

    “内丹?”

    顾啸歌猛地推开御堇年的肩膀,瞪大眼睛,“你疯了?把内丹给我,你若是有危险怎么办?”

    “不会有危险,”

    御堇年抓起顾啸歌的手轻轻吻了一下,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他们想要利用我,自不会让我受伤。

    “我反倒担心你,若是配好解药却无法近我的身,岂不是全都前功尽弃了?”

    顾啸歌想想,倒也是。

    凭她这点实力,想要靠近失去记忆的御堇年,根本就是难如登天。

    御堇年眼中的欲色褪去不少,他一本正经地告诉顾啸歌,“其实,我一直在调查兽王宗。

    “只是,这个最近半年才开始在云都活动的组织太过神秘,而且似乎与四大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今身在其中,也省得我费心去找。”

    顾啸歌吓了一跳,“你早就知道他们?”

    御堇年点点头,“是,所以这次月轮岛,我才不想让你一起来。”

    说到这,顾啸歌立刻绷起脸,“若是我不来,你一样会被他们喂那个圣药,然后变成一副不认识的样子,对我下毒手,说不定还会亲手杀了我!”

    御堇年苦笑,顾啸歌说的没错,的确有这种可能。

    不过,他脸色突然一变,将顾啸歌从怀中推开,冷声道,“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