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71章

    琅母恨声道。(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母亲,心火伤神。”

    “你还知道心火伤神,那你怎么就专门气我?你这个时候才回来看我这个生病的亲娘。可真是孝顺,我以为你的魂都被那不知道检点的女子给彻底迷住了,忘记了府中生病的亲娘呢。”

    她话语利落,声音洪亮,琅晟叹了口气,他没有许倾落那般通晓医术,不能够给人治病救命,但是身为练武之人,对人体的气机却是比起不少医者感应的还要灵敏,琅母这中气,不止是没有生病,而且比起普通这个年纪的老夫人。那身体格外的好。

    “姑母,表哥说的对,心火伤神,千万要保重自己,而且表哥这不是回来了吗?表哥回来了一切就都好了。”

    “一切都好了?那女子都住到隔壁了,一切哪里能够好!我早晚有一日让这个逆子给气死!”

    琅母皱眉。

    “姑妈,您就当是为了我也要保重身子,我在京举目无亲的,只有您这么一个亲姑妈,您若是有个什么万一,依依要如何是好?”

    说着说着话,黄依依红红的眼角终于滚下泪珠。

    “依依,你是个好孩子,姑妈知道你孝顺,可是有的事情哪里是能够忍得住的,一个医女,一个抛头露面给人治病的时候不知道看过多少个男人身体的医女,这样的女子将你表哥迷住了,非要进门,你说我这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老爷走的早,我一手拉扯大了两个孩子,我这辈子经历了苦的,贫困的。也经历了甜的,荣华的,我不在乎别的,我就是不想我琅家的门风蒙羞。当年我那么难,我都没有让我琅家的门风蒙羞!”

    琅母捶着自己的胸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琅晟握紧了拳头。

    “姑母,那位许姑娘估计也不是故意糟蹋自己的名声,只是这个世道,那些治病救人的都是男子,哪里听说过有什么正经人家的女儿当什么医女的,都是些医婆之类,三教九的。也就是那许家那样的门户......”

    “够了!”

    一直沉默着的琅晟听着琅母和黄依依张嘴闭嘴的贬斥着许倾落,只觉得心口一把火熊熊燃烧,他抬首,眼中是极其激烈的情绪:“落儿是我此生唯一认同的妻子,她的为人如何,她的医术究竟是不是什么九之类,无关的人没有丝毫资格评价,我不知道母亲你和表妹凭什么如此说落儿,但是我今日便告诉你们,我这条腿是落儿日夜不眠费尽心思保下来的,我身上的旧伤是落儿为我根治缓解的,我这条命也多有赖于落儿相赠的丸药才得以存活。更有淮县的千百百姓深陷瘟疫,是落儿不顾生死,研制出的药子,还有陛下和当今的九皇子也是得到了落儿的医术妙手施为,更有许家整门都为医学世家,当时淮县大雪多少人送死冻伤,在表妹你与人赏花扑蝶的时候,落儿和许伯父一日日的在街上为人免费施医赠药,这些事情,只要不是太无知的人都可以打听清楚,烦请表妹下次开口前想想清楚,陛下亲自下旨褒奖许家,褒奖落儿医者仁心,妙手回春,是值得嘉奖的仁医之家!你怎么有胆量连陛下的旨意都敢质疑!你怎么有胆量将陛下认同的医者归于九!”

    声声有力,句句刺心。

    琅晟没有说一句骂人的话,可是他的一番话出来,却是让黄依依和琅母的面色都有些难堪,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尤其是黄依依,面色涨红,张嘴想要说什么,在琅晟那肃然冰冷的眼神下,身子微微颤抖。被强大的气势压迫着,说不出一句话。

    琅晟的面色很冷,泛着凛然锋芒之气,他转首望向琅母:“母亲,落儿若是顾忌男女之防,您现在见到的便不是一个身为大将军活生生的儿子,而是一具尸体或者是一个残了腿的被所有人驱逐的将军,您说我被迷了心智,那我今日便承认,我被落儿迷了心智,除了她,我不会接受任何一个女子!”

    琅晟将袖子中许倾落给他的白色瓷瓶放在了桌案之上:“这是落儿给母亲养身子的药。母亲若是不愿意吃,也别丢了,都是难得的好药,有病治病,无病强身。”

    男人大步向着门外走去,那样凛冽的姿势,那样高大的身影,琅母张嘴想要挽留自己的儿子,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1

    这个儿子,似乎有些陌生,或者说,琅母心中的琅晟始终是琅父未死之前那个家中的长子,而不是一走十年,军旅搏杀出来的大将军。

    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儿子不止是儿子,还是不容轻侮的一品大将军。

    琅母的心中有些慌。

    她记起了自己在丈夫死后的无所作为,让两个儿子跟着自己吃了许多苦,想到了若不是自己太过没用,琅晟不会小小年纪冒充年岁够了去参军,去拼杀,她和儿子的感情,似乎远远没有她以为的那么好。

    “姑母,呜呜,表哥是不是讨厌我了!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也只是道听途说的......”

    黄依依的声音乍然响起,带着哭腔与委屈,将琅母心中升起的那点理智又给哭没有了,抱住自家外甥女,妇人的眼中满是心疼与气愤,她一把抱住黄依依,直呼我的儿:“不怪你,不怪你,空不来风,便是她真的有阿晟说的治了那么多人,即便那许家也算是积善之家,她与不少男子之间有所接触都是事实,阿晟心中只有她一个妻子?我这个做母亲的不同意,难道我的儿子还能够不孝忤逆吗?便是他当了再大的官,他也是我的儿子!”

    琅母咬牙,似乎在强调着什么。

    “姑妈,姑妈。”

    黄依依倚靠在琅母的怀中,小声的缀泣着,似乎是感动的很,泪盈盈的眼中却露出了一丝丝的厌恶与得意,厌恶琅母的作态,得意着自己对她的掌控。

    将军夫人的宝座,除了她黄依依之外,任何人也别想得到!

    琅晟不知晓自己走后黄依依和琅母的互动,他也懒得再想,他心里有些难受,为了母亲对许倾落的那些误解与谈及的话语,即便他那么言辞激烈的告诉了她许倾落的好,琅晟心里清楚,琅母那个性子,认定了轻易改变不了。

    他替许倾落委屈。

    少女是那么好的一个女子,她值得最好的,可是自己也许不是最好的。

    琅晟打开了许倾落送给他的画轴,雪白的画卷之上,两个身影相依相偎,那几笔勾勒出的神韵跃然纸上。

    那是他和许倾落两个人的画像。

    他持剑远望,许倾落挽着他的手臂望着他。

    琅威傍晚时分才从隔壁翻墙回来,他左手里提溜着一个食盒,右边手里拿着一个小包裹,嘴角挂着满满的笑容,是怎么看怎么满足高兴。

    脚步轻快的绕过花树便要往自己院子中去,琅威的动作顿住:“大哥?”

    他讶异的望向站在树下不知道站了多久的人,肩膀上已经好多落叶了。

    先是讶异,然后便是心里有点儿不好意思,有大门不走从墙上跳过来什么的。

    “小威。”

    琅晟转首望向他,也望见了他两手中出门的时候没有的东西,招了招手,琅威忘记了那点儿不好意思,几步冲到了他家大哥的面前。

    “在你许姐姐那里玩的高兴吗?”

    琅晟的大手落在琅威的脑袋上,轻轻的揉了揉,轻声问道。

    “大哥,我才不止是过去玩呢?我过去是帮忙的,帮了好多忙呢。”

    琅威有些小不满的强调道,面对亲近的人的时候,在外面好容易历练出的那么一点儿沉稳又成了孩子气。

    琅晟听着琅威絮絮叨叨着自己和许倾落一起整理晾晒书籍,帮着她收拾细软:“我还和许姐姐一起做了糕点呢,大哥,呐。这个可是我和许姐姐两个人的手艺,给你尝尝。”

    琅威打开自己宝贝的食盒,里面是几块样子有些奇怪的白色糕点,看来琅威也动了手倒是不假。

    “嘿嘿,你看样子不怎么样,这里面可是放了羊奶和蜂蜜,桂花,好吃着呢,一点儿都没有腥膻味道。”

    琅威拿起一块糕点送到琅晟的手中,眼睛中亮亮的,全是期待。

    琅晟咬下去,甜甜的,带着桂花甜香,还有一股子香醇的奶香味儿,果然是没有丝毫腥膻味,从琅母房中出来之后心底的烦闷,不知不觉的,因为这一块糕点,而慢慢的生出了一点点的甜。

    从心底生出的甜,中和了那份让他无法排解的苦涩。

    “大哥,是不是很好吃?许姐姐真是太厉害了,什么都会做,她现在到了京还住的离我们家这么近真棒,日后我就能够时时吃到许姐姐做的糕点了。”

    琅威笑的灿烂。

    琅晟轻轻的拍了他的脑袋一下:“落儿来京中不是没有正经事情的,更何况她才到京还没有彻底安顿下来,暂时别去打扰她。”

    “知道,知道,大哥你心疼许姐姐嘛,心疼的话就早早将许姐姐娶回家不就得了?”

    琅威忍不住建议道。

    在他心里,最崇敬的大哥就是应该和最喜欢的许姐姐在一起才是对的,其他一切乱七八糟的女人什么的,都应该速速退去。

    “我娶了她的话,真的能够给她带来幸福吗?”

    琅晟突然道,声音淡淡的,其中却有些难言的苦涩,连才那块糕点带来的甜都退却了:“母亲,不喜欢她,若是我娶了她......”不能够带给她幸福怎么办,不能够让她快乐怎么办?

    今日琅母的表现,让琅晟心中的侥幸彻底没有了,自古以来婆媳之间的问题琅晟不是没有听过,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么早就不得不面对。

    “母亲不喜欢许姐姐,大哥你就不敢娶许姐姐了吗?大哥你难道就要将许姐姐抛下吗?大哥你要是不喜欢许姐姐,你要是不敢娶她,我帮她找好男子,京中这么多男子,总是有好男子等着娶许姐姐!便是再不成,再没有可靠的,我娶许姐姐,我让许姐姐等我长大!”

    琅晟的话音刚刚出口,琅威便蹦了起来,他气喘吁吁的,瞪眼望着琅晟,像是不认识自己的大哥一般,先是大喊了一通宣言,然后又是失望的表情:“大哥,没有想到你是这么懦弱的人,就因为娘亲,你就退却!”

    眼神中毫不掩饰满满的失望:“大哥,我对你很失望,你配不上许姐姐!”

    琅威从来没有这么大声的和琅晟喊过话,他性子懦弱,从前都是琅晟说什么便是什么,即便会了一身好武艺,该被人牵着鼻子走还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哪里有现在这个勇气和叛逆。

    “啪!”的一声,琅晟一巴掌拍在琅威的脑袋上,将快要蹦到天上去的小少年一把按住了,嘴角抽搐,眼中带着威胁:“小威,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琅威受到琅晟威压日久,才就是拼着一口气才敢出说那么一番话,此刻对着琅晟威胁的眼神,张了张嘴,讪讪的垂低了眼睛,嘟囔着:“我说的又没有错,你刚刚问我那些话,不就是因为娘亲的原因要辜负许姐姐吗?我可不想要许姐姐日后伤心,还不如趁早找到更好的人选,虽然你在我心中很厉害,但是在许姐姐心中,也许就有更好的选择呢。”

    琅晟觉得自己心里因为母亲的强硬反对而升起的对未来的怅惘无奈不知所措,尽数消散了个干净,他瞪着胆大包天的小弟,咬牙:“抱歉要让你小子失望了,落儿这辈子除了会是我的妻子之外,任何人也不会再和她扯上这种关系的!”

    斩钉截铁的说完了这句话,琅晟转身便走,他真是傻了,明明前面想过母亲反对也要坚持,明明许倾落也说过愿意与自己一起努力,就算是再多的反对,也及不上他心中就只有许倾落,他和许倾落之间,早已经扯不断,也不愿意扯断了,既然如此的话,就努力一把。

    他是大将军,是战场上勇往直前的将军。不是未战先怯,未战先退的懦夫!

    琅威瞅着琅晟坚挺的背影,嘴角露出了笑,笑的格外得意,这才是他崇拜的大哥呢,张嘴,丝毫不介意引来人,大喊了一声:“大哥,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一定会娶许姐姐,我相信你一定能够给许姐姐幸福与快乐的未来,比相信任何人都要相信你。

    琅晟背对着琅威举起手挥了挥。回应着琅威的大喊。

    小少年转身便要拿才随手放在地上的东西,眼睛瞪大了,半晌,后院中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啊,我的糕点!”

    琅晟正端坐在书案前,一口糕点一口茶,好不惬意的样子。

    奶香甜味充斥在口腔之间,味道果然是极其的好。

    敲门声突然响起,琅晟面上的笑意一顿:“谁?”

    “表哥,是我,姑妈想着你晚上熬夜批公文,让我给你熬点汤水补补身子,表哥你开门好吗?外面好冷。”

    黄依依娇柔的嗓音从外面传来,夜风一吹,声音有些零碎,带着些缠绵的味道,尤其是表哥二字,更是喊的格外含情。

    琅晟皱眉:“这么晚了,我不想喝什么汤水,你去睡吧,我要休息了。”

    对黄依依的亲近从前若是无可无不可,今日黄依依先是在码头刻意撞入他怀中,后来是在母亲面前对许倾落多有些诋毁之语,琅晟已经对她没有了什么耐心,起码没有兴趣大半夜的将人让进来。

    虽然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自身立身端正,从一开始便不要给人什么遐想的空间。

    这一点琅晟想的很清楚,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在和许倾落那么相处了几日后,考虑到少女的名节,直接说出会负责的话语,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自己心动了,只是这一点琅晟却远远没有许倾落看的清楚。男人在感情上很多时候不如女子细腻看的明白。

    “表哥,那参汤是我熬了三个时辰才熬出来的。”

    黄依依的声音里满满的委屈:“我手指头都不小心烫伤了。”

    琅晟对许倾落的维护太坚决,甚至为此不惜和琅母那样说话,本来以为只要讨好琅母一人就好的黄依依在考虑了半晌之后,终于决定主动出击。

    可惜琅晟对她的主动没有什么兴趣,他直接吹熄了灯,连书房的门都不出,直接给了黄依依一个狠狠的闭门羹。

    黄依依望着那黑了一片的书房,牙关紧咬,觉得脑门子里的筋脉突突的跳。

    良久,那书房的门还是对着她关的严严实实的。黄依依试图直接进去,伸手推了两下,里面关上了。

    “表哥,你真的是太过分了!我也只是一片好心。”

    脸上恨的有些扭曲,嘴里还是娇娇委屈的声音,一跺脚,转身向着琅母的院子而去。

    许倾落自然不知晓琅府那边发生的事情,也不晓得琅晟后来心中的踟蹰和被琅威挑出来的真心,更加不知道黄依依在琅晟身上加大了力气。

    不过就算让她知道了,她也不会担心的,说句不好听的,她前世那个样子,琅晟都能够顶得住琅母的压力娶了她待她一心一意,现在她很确定自己在琅晟心中的地位只增不减,难道还会这辈子比上辈子混的还不如意?

    悉心经营的一辈子和不断作死的一辈子,许倾落很明白两者的分别。

    她现在不担心琅母的事情,黄依依不足为虑,那个女子更看重的明显就是琅晟的地位,只要稍加用些手段让琅母看清楚黄依依的本性,再是娘家侄女,好感度也要下降大半。

    许倾落现在比较上心的是进京之后去太医院登记报道进贡一事。

    将琅威送走之后,许倾落直接去了书房,备好了笔墨,坐好了,斟酌起了合适的进贡的丸药,这药必须要不容易被有心人利用,温补养神之类的最好,不容易和其他的药物冲突,总之一切以安全为上,一切小心谨慎最好。

    皇宫中的水太深,后宫之中,别说是宫女太监妃嫔侍卫太医这一类伺候的人的命没有什么保障,一个不小心便牵扯进去什么后宫阴私之间丢了性命。便是公主皇子历史上也不少折在后宫阴私之手的,更有甚者,皇帝的性命也不见得多么的安稳。

    而这些阴私之事上,最必不可少的一环就是药物了,太医院开的药物,宫妃身边的人带进宫中的药物,前世许倾落若是没有在药物上有那么一手,早就死的不能够再死了。

    她没有死,可是一次次经历的太多,不得不防。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落儿,还没有睡呀?”

    是许良。

    他和许母经历了五洲中胡氏的一场风波,虽然有过嫌隙痛苦,可是之后事情说开了,他也认清楚了许老夫人的自私狠毒面目,心中少了许多遗憾,最近又和许母一起服用着许倾落炼制的丸药,倒是越发的年轻了,显得精神烁烁。

    书房的门被打开,许良站在门口手中拿着食盒,许倾落看到许良那张丝毫不显老的脸,心情都觉得好了许多:“爹,你不是也没有睡吗?”

    “我宝贝女儿在这边挑灯夜读的。我哪里能够睡的着呀。”

    许良如此道,进了书房将手中的食盒放下,打开,里面是冒着热气的几碟小菜和白粥,还有一碗点着青翠之色的小馄饨:“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吃饭重要,若是饿坏了身子,那才是真不值当的。”

    “爹你放心吧,我比谁都注重保养身子,我还要奉养爹娘天年,让你和娘看着我嫁人生子快快乐乐的日子呢。”

    “你要是真的这么自觉就好喽。”

    许良忍不住道。

    许倾落做出一副馋嘴的样子:“爹。这小馄饨闻着好香,是谁这么好的手艺?”

    想要转移话题。

    “是你爹我亲自下厨,跟着过来的除了百草之外也就你娘身边还跟着一个丫头了,其他的都是大男人,难道还让你娘晓得你到现在还没有用饭?”

    “爹的手艺比我都好,爹你真是世上最好的爹爹了。”

    许倾落一口吞下一个小馄饨,如此道,甚至伸出了另外一只手翘起了大拇指。

    许良笑叹了口气,望着许倾落眼角下的青痕:“有时候真不知道将你养育的比男儿还要好,究竟是好是坏。”

    虽然没有看许倾落写的究竟是什么,实际上他如何猜不到许倾落在忙些什么。

    许母的见识少,不知道给皇宫进贡药丸药材之类的其中风险有多大,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自家女儿和琅晟的事情,只要女儿的婚事给定下来,她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

    而许良,即便他只是在几个地行医过,即便他对皇帝尊崇忠诚,也终究有自己的判断力,终究知晓其中的危险。

    “爹爹能够将我养的比男儿都好,绝对是一件大好事,因为我现在自信自己不输男儿所以我很快乐,因为我现在自信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家。所以我很幸福,若是我只是那些深闺中想着嫁人生子便满足了的小娘子,若我只能够看着家中有危险看着自己在意的人需要帮助却无能为力的话,那我才会真的痛苦。”

    许倾落放下了手中的汤匙,望着许良,眉眼间全是坚定。

    前世那个只有自身情爱,满脑子愚蠢的只能够看着自己所爱的人一个个离去的自己,她再也不想要经历。

    “你呀,总是有那么多理由。”

    许良忍不住摸了摸女儿的脑袋,顺手拿起桌上的笔,蘸了蘸墨:“你想要努力保护自己在意的人。那你爹我也没有老大连个药子都斟酌不出来吧?”

    说着话,已经取出一张崭新的白纸,在上面添了几味药丸:“宫中的忌讳我是不知道,但是总的来说应该还是有功无过为最好,这几味药就不错,用的药材也都是一些没有太重药性的温补药材。”

    “这一味药丸成分里面有羊霍草,这东西就和藏红花一般都是对怀胎女子不利的,最好不要进贡......”

    许良一边写着自己的,一边对照着许倾落的,偶尔指出几点要害。

    许倾落虽然没有直说,却一直觉得自己的医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可是此刻望着许良一笔笔写出的子禁忌,突然发现自己从前真的是自大了,别说一个突然出现的南宫墨,便是在自己身边多少年教导的父亲,她居然也给小视了,忘记了若是父亲真的没有自己的厉害之处,又怎么可能让那么多人尊崇?

    比起许倾落的擅长毒药,喜用烈药,许良更加擅长的正是皇宫中适合的那种温补无错之药。

    两父女在书房中讨论研究药直到大半夜,却不知道皇宫中,也有人在惦记着许家。

    “听说许家已经入京了?”

    娴贵妃轻轻的用盖子掠了掠杯盏中的茶叶,碧绿的叶子舒展开优雅的姿势,淡淡的清香在鼻端徘徊。

    她陶醉一般的深吸了口气,绝美的容颜更形绝丽。

    只是灯光闪过,恍惚间眼角有细细的纹路出现。

    “启禀娘娘,那许家的船今日刚到的西郊码头,琅将军亲自去接的人,据说还充当车夫给许家人驾车,将许家人安置到了将军府的隔壁。”

    垂首的宫女不敢看娴贵妃一眼,低声交代着从宫外传递来的消息。

    “呵,跟着女人裙子后面转的大将军,亏得陛下还对这种人重用。”

    娴贵妃满是讽刺的道了一句。将手中只饮用了一口的绝顶好茶轻轻的一下,放到了身侧的桌案上。

    叮的一声,让下首和身侧的宫女都打了个冷颤。

    “下去吧,让下面的人继续盯紧了许家和将军府,有任何动静记得和本宫回报。”

    等了半天等来了这么一句话,以为娴贵妃会发火的宫女小心的呼出一口气,便像是逃得一命般,低垂着的脸上全是劫后余生,小心后退着退了出去。

    “娘娘,您有什么打算?是不是需要去和太医院打声招呼?”

    娴贵妃身侧的心腹却是深知自家主子的心性,听到许家没有发火。必然是心中有了什么别的心思了,她想了想,小声试探着问。

    “和太医院打什么招呼?许家进贡药材只要是好的,太医院也没有必要为难,若是差的,太医院自然会秉公处理的,只是本宫记得前段时日,琅将军不是意外救了皇后娘娘所出的那位星河公主吗?星河公主听说对琅将军格外赏识,甚至还想要留他在身边当一当贴身侍卫呢。”

    娴贵妃的眼中是一缕缕的寒芒,说起贴身二字更是刻意含了暧昧:“去,你将今日琅将军对许家尤其是许家那位姑娘的在意好好的给星河公主说说,也可以给公主说说五洲的时候琅将军对其独一无二的维护。”

    娴贵妃的话音出口,身侧的心腹宫女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星河公主其人,那简直就是宫中所有人人见人怕的一个魔星,星河公主是皇后的女儿,太子的亲妹,是皇帝唯一嫡出女儿,自然是千尊玉贵的,最开始的时候比起太子还要得皇帝的宠,偏偏她自小性子暴戾狠毒,动辄处死身边的宫女内监。而且手段残忍,后来因为她刮花了皇帝宠爱的一个妃子的脸到底被皇帝送出宫外潜心静修,一去便是十年,前段时日皇后也不知道怎么给皇帝说的,居然让星河公主回来了,只是星河公主回宫的时候遇到曾经被打死宫人的家人冒死行刺,差点儿身死,若不是琅晟被皇帝派到她身边护卫,恐怕回来的就是一个死公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