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3章 第 133 章

    索额图定定地看着与从前模样大相径庭的隆科多, 缓缓露出一个笑来,捋着长须道:“佟二爷舟车劳顿,想必疲累不已, 里边请, 里边请。(m.k6yk.com手机阅读)”

    ***

    太子妃的嫁妆单子由内务府拟定,皇帝亲自修订增改,过后呈给两位太后过目,待太皇太后点了头,这才吩咐下面人备齐。

    太皇太后点头之后, 操办婚事的一众人着实松了口气, 擦了擦额角的冷汗。他们心有戚戚地想,终是过关了。

    皇子成亲尚有先例, 太子大婚却是大清立国以来的头一回。内务府忙得脚不沾地, 礼部草拟的流程三番两次被退回,皇上那儿只一个意思:不够盛大,不够隆重, 你们到底会不会办事?

    礼部尚书累出了两个硕大的黑眼圈, 一咬牙, 照着皇上与元后大婚的成例, 斟酌着减了两成, 这才得了准许。

    大阿哥娶了大福晋, 大福晋的嫁妆自是由娘家凑齐;而太子妃竟是内务府置办的——瓜尔佳一族出了四成, 宫里头出了六成。皇上开私库添了许多好东西,两位太后更不必说;云琇思来想去,静初还未踩熟宫中地盘, 日后用银子的地方少不了, 于是添了自个多年积攒下来的碎金银。

    翊坤宫住着位分最高、最是受宠的宜贵妃, 内务府绝不敢怠慢,什么珍品贡品全都紧着这边,茶叶是最好的,绸缎也是最好的;太监宫女不必用钱打点,他们巴不得鞠躬尽瘁为贵妃娘娘办事,让贵妃娘娘注意到自己。

    加上乾清宫三天两头的赏赐,五、九、十一阿哥的洗三、满月、周岁礼……翊坤宫开销大,云琇却着实称得上豪富,全副身家让其余嫔妃看了都得眼馋。那积攒下来添妆的碎金银,换成银票也是好一大笔数目了。

    瑞珠捧着红木匣子上了内务府。一打开,官员看着心颤,不敢擅自做主,转身上报给了皇帝。

    都说宜贵妃待太子爷亲厚,如今他可算信了。爱屋及乌到了如此地步,给太子妃的这份添妆,与嫁女儿也没什么区别了……

    听闻禀报,康熙一愣,转而失笑:“贵妃给的,收着便是。她的身家倒不比朕少。”

    内务府官员没法接话,只能连连躬身应是。一旁的梁九功幽幽叹着气,还不告退?这没眼力见的。

    梁大总管给他使了个眼色,结果被拒接了——那官员抬也没抬头,还在恭敬地等待万岁爷的指示。

    紧接着,当着一屋子宫人的面,康熙沉吟一瞬,吩咐道:“开朕的私库,贵妃给了多少,朕便补她多少。再添黄金百两,问问有什么缺的,一并补上……太子成婚,心意尽了便是,没有她破费的道理。”

    想了想,康熙接着道了一句:“悄悄的,别惊动他人。”

    内务府官员一呆,补、补上?

    没有贵妃破费的道理?

    人人都说太子爷是万岁爷的心肝肉,这就是心肝肉的待遇么?

    在宫里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了,他头一次失了仪态,同手同脚螃蟹似的出了御书房。守门的蓝翎侍卫见他停在原地,摸了摸腮帮子,又摸了摸腮帮子……

    怎么,这是牙口出了问题?

    *

    翌日,翊坤宫,云琇对着黄澄澄的金元宝愣神。

    拿起一个看了看,形状上佳,成色上佳,不愧是内府准备赏人的东西。

    “皇上是怕本宫饿着他的小格格了?”云琇喃喃,说罢忍不住笑了,“这样稳赚不赔的买卖,着实可以多来几回。”

    瑞珠悄悄望去,只见主子的桃花眼里闪烁着深切的笑意,眉眼弯弯分外动人,不知怎么的,一霎那生了许多感触,数不尽的高兴漫上心间,娘娘好似与从前不一样了。

    真要形容的话,像是……像是更轻快自在了些。

    这时有人禀报,五阿哥、九阿哥、十一阿哥来给娘娘请安了。云琇放下金元宝,只觉惊喜不已,笑盈盈地道:“难得兄弟几个凑到了一块。让他们进来。”

    很快,胤祺领头,胤禟牵着胤禌的手跟在身后。请安过后,九阿哥笑嘻嘻地叫了声“额娘”,与云琇如出一辙的桃花眼眨了眨:“额娘,儿子都听说了,您昨儿给二嫂添妆……”

    五阿哥点点头,一副眼巴巴的模样:“二哥还同弟弟炫耀来着。”

    说罢,九阿哥捏了捏十一满是肉坑的小手。胤禌得了暗示,立即鼓起腮帮子,使劲从鼻子里喷出气来,佯装生气地道:“额娘,九哥说他娶福晋的时候,您也要一视同仁!”

    云琇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招招手让胤禌过去,而后似笑非笑地瞥向胤禟。

    “……”胤禟差些昏了过去。他明明教十一弟说的是“我娶福晋的时候”,这怎么就把他卖了?

    “额娘,儿子可没有惦记您的银子。”九阿哥期期艾艾地解释。

    云琇好笑之余,忽然有些愁。儿女都是债,这一溜串的三个儿子,就连乖乖巧巧的胤禌也是鬼灵精,加上表面憨实的小十,还不把她的私库都给败完了?

    见她如此,瑞珠憋着笑,打趣道:“好叫阿哥们知晓,娘娘有了稳赚不赔的买卖,日后的添妆只多不少。”

    说着,下意识地看了眼托盘上的金元宝。胤禟顺着她的视线瞧去,眼睛蓦然发亮了起来,“额娘——”

    一片金灿灿,无需辨认就能认出它的成色。这是从哪来的?

    云琇哪里不知道胤禟在惦记什么。一个七岁的小豆丁,出宫都出不成,还惦记着前世自个的大买卖大生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做梦呢。

    她柔柔地笑起来,拉长了声音道:“这个啊,是你皇阿玛怜惜额娘,特地赏来的好东西。”

    语调有悖于平日,让胤祺他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齐齐沉默了下去。

    “……”同手同脚地出了翊坤宫,胤祺艰难道,“九弟,你实在不该问的。”

    胤禟好似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眼神迷离说不出话。半晌,他张了张嘴,“额娘她……”

    胤禌慢吞吞地走着,鼓着圆嘟嘟的脸蛋沉思,最后下定论道:“额娘她最喜欢金元宝了。”

    回头告诉皇阿玛去!

    ******

    康熙二十九年三月十六,太子胤礽大婚,娶嫡福晋瓜尔佳氏。

    大婚前夕,一百二十八台妆奁装得满满当当,绕过繁华长街,引得百姓争相观看,陆陆续续抬进毓庆宫。抬箱者乃是未来太子妃母家瓜尔佳氏的族人,由内务府设宴款待,一时间宾主尽欢,宫里宫外皆是喜气。

    第二日,未至破晓,清晨的天还暗着,整个紫禁城却是灯火通明,喧闹震天。太子脱下杏黄常服,身穿大红蟒袍,依次去往慈宁宫、宁寿宫、乾清宫三宫,面目肃然,行三跪九叩之礼。

    蟒袍上绣四爪金龙,盘旋吐珠,龙目炯炯,衬得太子风姿卓然,俊朗挺拔。一双凤眼,蕴含着与康熙一脉相承的、已然成形的威严。

    太皇太后高居上座,受了他的礼。礼毕,老太太连声道好,眼眶微微湿润,道:“胤礽越发肖似皇帝了。哀家得见今日,此生再无缺憾……当和你媳妇好好过日子,万万不要辜负你皇阿玛的期许……”

    说到最后,太皇太后的语调有些气喘。缓了一会儿,她慈和笑道:“去吧,你皇祖母也有许多叮嘱的话。”

    太子重新跪拜下去,颤声道了句“老祖宗”,久久未起。

    许久之后,他哑声道:“保成永不忘老祖宗恩德教诲!”

    到了宁寿宫皇太后处,太后殷殷叮嘱了几句,而后乐呵呵地同太子道:“哀家喜欢静初那孩子,你可千万别欺负她。”

    太子笑着应了:“皇玛嬷只管监督孙儿。”

    ……

    乾清宫。

    梁九功屏息为皇上打理朝袍,抚平领角的褶皱。外头的小太监时不时地前来报上一句太子的行踪:太子爷拜过太后……正往乾清门而来……

    康熙望着铜镜不说话,只轻轻地嗯了一声。

    皇上昨儿歇在乾清宫,梁九功想也不用想便知他睡得不会安稳。果不其然,龙床上翻身的动静一直没有停过,直至二更天才安静下去。

    梁九功自小跟着康熙,亲眼得见太子从小小的玉团子长成这般出色模样,深知皇上心中感慨,此时闭口不言,小心万分,不欲打断皇上的思绪。

    半晌,康熙瞧够了铜镜,收回视线沉声问他:“这玉容膏,你看可有效用?”

    梁九功:“……”

    梁九功差些一个趔趄,赶忙牵肠刮肚地搜寻语言:“回万岁爷的话,闵太医的手艺闻名京城,玉容膏的功效自不必说。万岁爷本就春秋鼎盛,用不着涂这玩意儿,您又不忘早晚擦上一次,奴才看着比太子爷都要年轻几分!”

    “一派胡言。”康熙踹他一脚,不轻不重地斥了一句,心下却是极为受用,微微翘起一个笑来,“行了,朕该去受保成的礼了。”

    近来为了大婚,太子忙得脚不沾地,闲暇时分又要练就骑射,好久没有近距离地同他皇阿玛说话了。

    一进殿门,他掀起袍角,郑重地行了三跪九叩之礼。

    康熙感慨地叫起,太子起身之后,来不及红了眼眶,便下意识地往康熙面上瞧去,意图寻出玉容膏的痕迹。

    康熙询问的视线瞥来,太子一惊,这才发现自己失礼了。

    他赶忙告罪道:“请皇阿玛宽恕儿子!因着……因着皇阿玛的脸,瞧着比儿子还要年轻几分……”

    此话一出,太子心道不好,恨不得抽上自己一巴掌。大婚之日,他反倒犯了轴,如此冒犯之言也说得出口!

    康熙半点不知太子内心忐忑。他不怒反喜,哈哈大笑起来,伸手点了点太子,既高兴又觉欣慰,连连说道:“今日成亲,保成终是长大了。”

    太子的眼眶终究没有发红。他得了满脑子的鼓励之语、赞赏之言,满心飘然地告退,等出了乾清宫,微风拂过耳畔,终于稍稍冷静下来。

    暂且把皇阿玛的不对劲抛之脑后,他指了指通向西六宫的青砖小道,含笑对何柱儿道:“无需跟着,孤去那儿走走。”

    天刚破晓,宫道无人,四处静悄悄的。寻了僻静之处,太子收起笑容,端端正正地跪下拜了一拜。

    他叩拜的方向,正是屹立晨雾之中,飞檐翘角、红墙绿瓦掩映着的翊坤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