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四百一十四、三跪九叩唤祖宗

    邱正阳此时才发现,担心任绮轻敌,实在太多余。(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任绮和他切磋时,棍棍带火,锤锤到肉。

    那火辣酸爽,邱正阳深有体会。

    一句话,他再也不想陪任师姐切磋了!

    对上他这个修为低了一个大境界的师弟,任师姐都不曾放水,何况是这个势均力敌的剑修?

    他最该担心的,反而是自己这个自小没遇到什么挫折的“天才少城主”。

    因为归海凉的狂傲姿态,竟对他起了一丝轻视之心。

    林玄真看出他的想法,安慰道:“邱师弟,你刚刚及冠,磨砺不够,锐意不足也是正常的。等你历练多了,阅历丰富了,你一定能比归海凉更强。”

    闻言,邱正阳略放了心,只准备这个招收弟子的任务之后,就跟师父简无瑕请求独自离开宗门历练去。

    不然,身边与他同时入门的西南州弟子,好几个都能把他压着打,这不是衬得他没用心修炼吗?

    照理说,他这个金丹期剑修,才该是最为锐意进取、越级挑战的人!

    邱正阳正要点头说几句,却听得人群中突然发出几道惊呼声。

    只见演武场中飞沙走石,伴随着火焰热浪的遮挡,两人的身影被完全淹没在这沙尘热浪之中。

    大概是任绮以火系法术与归海凉的土系法术相抗衡后产生的尘雾,反而叫人什么都看不真切。

    那一片被灼烧的火红沙尘中,传来一道道金石相击声,隐约有人影一掠而过。

    过不多久,那一大片尘雾之中爆开一团火焰,一个人影被击飞,撞上了琢玉阵的阵法。

    那道人影被卸去了力道,如一个破布袋般,摔落在地上。

    邱正阳心里一惊,连忙看向那团火红色的人影。

    他记得比试之初,只有任绮穿了大红色衣衫,那归海凉却是一身银灰色的劲装。

    林玄真的神识在琢玉阵中毫无阻隔,因此完整地观看了全程。

    此时发现邱正阳有些坐立难安,便道:“放心,是归海凉输了。”

    话落,那一团尘雾被火焰清了个一干二净,果然显露出毫发无伤的任绮。

    她只有额角的几缕发丝,许是因为打斗过于激烈,而变得微微凌乱了些。

    任绮拱了拱手,没有说话,她得忍着打完了这些人再说话。

    能多引诱几个人来比武,就能多赚取些灵石。

    归海凉很快就从地上爬起来,灵力运转,伤口竟然意外地愈合了。

    但浑身上下似乎残留了无数朵小火苗,正灼烧着他的筋脉肌理,叫他险些痛呼出声。

    当时任绮以那八棱棍正面挡下他的数个剑招,归海凉几次试探后,已经使出了十成的能耐。

    归海凉正要再次以赤水剑与那八棱棍撞击,击碎任绮的本命法宝。

    任绮不闪不避,周身腾起更浓艳的金红火焰,赤水剑竟然拿那根棍子无可奈何!

    一击不成,归海凉便放弃了以本命法宝相撞决出胜负的法子。

    他正要使出剑招攻向任绮的脸——女修向来注重颜面,这只是他的一个虚招罢了。

    万万没想到,任绮竟迎着剑欺身而上。

    眼看着赤水剑就要划破那无暇容颜留下丑陋的疤痕,归海凉下意识地撤回了剑招。

    结果那棍子上突然生出粗长如狼牙般的火刃牙,几乎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那变成了狼牙棒一般的八棱棍便打在了他的胸口。

    任绮身形不停,身影融入了包围归海凉的那一片火海之中。

    那长了火刃牙的八棱棍,从四面八方袭来,没有停顿地在他身上扎出无数口子。

    鲜血溢出染红了银灰色的法衣。

    归海凉看了任绮一眼,心情复杂难言。

    他败于轻敌,败于实力不济,败于……不忍破坏那张无暇的脸。

    当初任家送礼攀交情,又透露了结亲的意向,他见了任绮的留影,有过那么一丝意动。

    自古美人配天骄,他自认是个天骄,而任绮毋庸置疑是个美人。

    可他真没料到,这美人,如此棘手!

    归海凉想到之前放下的话,更是脸色一白,颤抖着手,抚上了挡下数次撞击的本命法宝。

    ……

    人群中有人低声议论。

    “发生了什么事?”

    “好像就听到两人几次相撞而已,那赤水剑不是百大名剑吗?那八棱棍看起来无甚出奇,竟也丝毫未损!”

    “那归海家少主口气倒是大,怎么如此不经打?”

    “该不会是被西南州第一美人给迷了心,故意放水吧?”

    “你这话有点道理。换了我是归海少主,我也舍不得对美人下手啊!”

    ……

    邱正阳回过神来,起身代任绮招呼道:“归海少主,承让了!”

    随后他示意城主府的仆从和归海家的侍从上前,将归海凉带下来。

    “下一位是……乐于时傅四家联手,请吧!”

    “且慢!”归海凉阻止了侍从们上前,起身站直了身体,扫了一圈旁观的其他九个家族的少主,心下冷哼。

    归海凉缓缓说道:“凉应下的约定,若是败了,便三跪九叩,称呼任……道友,一声‘祖宗’。”

    任绮转头看他,其实她早就不记得自己还说过这话了。

    那不是酒后说顺口了,随便说说的吗?

    与其叫她祖宗,不如多孝敬点灵石买断这“祖孙情”!

    为了长久地压榨归海小弟,任绮想了想,传音道:“归海凉,那只是戏言罢了。你称呼我一声任老大,此事便作罢。”

    邱正阳得了任绮的传音,不情不愿地说道:“归海少主,那是任师姐的玩笑话。方才你留了手,那约定之事,便当作不曾发生过。”

    归海凉对上任绮的视线,见她点头,却不能应下。

    他亲口放下的豪言,岂能当做不曾发生?

    “凉不曾留手,亦不会食言。”

    但要叫他真行了三跪九叩大礼,又将归海家颜面置于何处?

    而且他临时收剑不忍伤及任绮的脸,算不得留手。

    归海凉握住了赤水剑,傲然道:“但作为归海家少主,也不会对任道友三跪九叩唤祖宗!”

    “凉愿废去修为,自逐出归海家,以此向任道友赔罪!”

    归海凉挽了个剑花,将赤水剑对准了自己的丹田,猛力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