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64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上)

    264 黑云压城城欲摧(上)

    各位看官,您会唱小星星吗,啊呸,是会唱《套马杆》吗?

    请跟着一众渔民一起唱:“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当然,渔夫毕竟不经常套马,更不经常套人。(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抛出去的绳套,准头都不是很好。

    有的是直接勒住了脖子,跟拔萝卜似的,生生往上扥。还有的准头更差,只套住了一只脚或者一条胳膊。

    被人救,你就不能挑姿势。

    万一因为嫌弃人家的姿势不对,人家撒手不管了,岂不是还要在这泥沼里越陷越深,直到玩完?

    侥幸逃脱一死的张宗昌,很显然没弄清形势,还想摆一下他将军的谱儿:“你们今天能知错就改,我一定禀明督抚大人,也就是我堂哥,豁免你们的罪名。”

    屠夫乐了:“这家伙怕不是个傻子吧?大当家的,他要赦免你呢?”

    赵大锤笑笑,对着泥人张宗昌说道:“你知道我吗?”

    张宗昌哈哈大笑:“你个小娃娃,何德何能当梁山的……你!是你!你不是,不是……”

    赵大锤还真想知道,自己失踪了这么久,赵桓那个孙子是怎么解释的。

    咱好歹也算是董事会成员吧,你总得给个说法,让天下人都知道知道,为什么董事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动。

    “说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说得好了,我可以马上放你回去。”

    事实证明,张宗昌不是革命意志坚定的人。什么严刑拷打都没用,他就把自己知道的关于朝廷的最新动向都交待清楚了。

    据他堂哥张邦昌所说,今年上元佳节、举办灯会之时,赵佶当着满朝文武和汴梁百姓的面,禅位于赵桓,重现三皇之盛事。

    赵桓当即宣布,奉赵佶为太上皇,修遇真宫供太上皇修道寻仙。并承诺,从此将恩泽万民,永不加赋。

    另当场立誓,永不分手,呃不,是永远不会对自己的兄弟们动手。

    当真是恩义无双,孝悌忠信,有一代明君之相。

    此举一出,天下欢腾,万民敬仰,四夷宾服,万国来朝。

    “最后一句,是你自己加的吧?少说点四字成语,说人话。”

    赵大锤不是很开心,敢情这里头没我什么事儿,我是死是活就没人问一声吗?赵桓那个孙子一向和老子不亲,但赵佶可真是个乖孩子呀,他总该会关注一下吧?

    张宗昌畏畏缩缩地看了赵大锤一眼:“我跟您说了,您可不能生气。”

    “说吧,我挺好奇的。”

    “官家有旨意说,您已得道成仙,禁绝坊间谈论关于您的任何情况。若是发现了,一律按大不敬论处。”

    赵桓这个王八蛋,这是咒自己死了啊!

    而且,还要让自己变成一个传说,社死。

    不能指望汴梁的百姓,能够永远记住自己。一个传说中的神,远没有朝廷大员的八卦来得有趣。

    赵大锤相信,要不了多久,赵大锤这个名字就没人记得了。

    我辛辛苦苦地忙前忙后,竟然换来了这么一个悲惨的结局?

    图什么?

    我存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呢?

    算了,我不玩了,我想回家!

    回到那个吃饱了等死,玩手机打通宵王者的时代,回到没人爱的地方,让我孤独终老吧!

    “小三,你怎么啦?”仍然蓬头垢面的姜小鱼,看着赵大锤发癫,很担心地拉了拉他的衣袖。

    小三的朋友们可不一般呢,一下子就打败了那么多官军。

    嗯,小三更厉害,还当上了大当家的,很厉害呀!

    赵大锤甩甩头,把那些不实用的中二思想、文青病扔出脑子,顺便把张宗昌也扔了出去。

    杀这么一个东西,没得脏了手,还不如发挥他的更大价值,把他的堂哥张邦昌给引来,正式打响造反的第一枪!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你们老赵家欠我那么多,想把老子当成擦屁股纸一样用完就扔,门儿都没有!

    其实不用张宗昌去报信,知道自己堂弟多深多浅的张邦昌,已经调集了更多的人马,浩浩荡荡而来。

    刚到梁山境内,就见张宗昌丢盔弃甲,领着几个铁杆兄弟前来禀报战况。

    不用说,肯定是败了,还败得很惨。

    这特么就是一万头猪,梁山那些流民草寇也得逮上好几天吧?我给你的一万将士,就这么被人家杀光了?

    “来人啊!把这丧师辱国的废物拿下,开刀问斩,以正军纪。”别看张邦昌是个文官,杀人的事儿也是常干。

    张宗昌一个俯冲,滚到张邦昌身边:“各,您可不能杀我啊!我这次是败了,但那都是贼寇们太狡猾,不怪我啊!你再给我一万人马,我一定把赵大锤的脑袋给您带回来!”

    “谁?赵大锤?!”

    张邦昌知道点儿内幕消息,知道赵大锤未必真像圣旨上说的那样飞升了,但赵大锤是什么时候跑到梁山来了,又为什么要鼓动梁山的人造反呢?

    好吧,这些都不重要。无外乎是政争失败,跑到这里跟朝廷对着干罢了。

    重要的是,这个妖孽一般的赵大锤,谁能降服得了他呢?

    坊间传闻,这个赵大锤可是真有些神鬼莫测的手段的,不是只会几手幻术的江湖术士。论心智谋略,也算是个人才。

    就说他刺杀吴乞买,挑动金国内乱,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和这样的人力拼,不是上策。

    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

    今我十倍于敌,当以围为主,再分化瓦解他们,使其内乱。你赵大锤便是有通天的本事,众叛亲离之下,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更何况,赵大锤之所以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肯定是法力全失,那些凌厉的手段,只怕也未必能使得出来了吧?

    “传我军令!严密封锁梁山各处出口,禁绝一切来往交通。凡进出者,一律格杀勿论。我要围死他们,困死他们,饿死他们!”

    一通斩钉截铁的命令,凸显了张邦昌的文武全才。

    他堂弟显然没这个脑子,还很担心张宗昌会不会惹祸:“那可是太太上皇,赵大锤啊!会不会出事儿?”

    张邦昌怒不可遏:“把这个妖言惑众的废物砍了!太太上皇已经飞升仙界,哪里会在此处和贼人为伍?一定是假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