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1章 活着吧

    皇帝宠爱了淑妃十几年,哪怕宫里流水一般进新人,仍然对她恩宠有加。(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谁也没想到,最后扳倒淑妃的,不是哪个新晋的宠妃,也不是皇子的夺嫡之争,而是一个进京觐见的刺史之女。

    胡作非为太久了,果然会受报应的吧?

    真相一审出来,皇帝一点情面也没留,当场将淑妃押解下去,等找到落水的两个人,再回宫发落。

    可是,无论金吾卫、龙镶卫怎么搜索,都找不到那两人的踪影。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皇帝咬着牙下令。要是连尸体都捞不到,昭国公能干休?徐焕恐怕也要离心了。

    长宁公主呆呆地坐着,听说还是没找到尸首,不由抓住兄长的衣袖,祈求般地说道:“太子哥哥,没找到尸体,就说明他们没死,对吧?”

    太子在心里叹了口气,长宁已经很久没有当众喊过他太子哥哥的,这个称呼到底幼稚,自从她年岁渐长,基本已经改称皇兄,现在却脱口而出,可见内心有多惶恐。

    “对,他们一定会没事的。”太子重重点头,同时也在安抚自己。

    他和长宁很小就没了娘,虽然有皇帝庇护,但多少会吃些暗亏。长宁是女孩子,可能感觉不到,但他心里是清楚的。尤其淑妃,时不时在皇帝面前上眼药,叫他挨一顿臭骂。

    可他没有能力,小时候懵懵懂懂,长大了又才智平平,哪怕知道淑妃经常暗算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击。

    他都已经做好准备,忍气吞声熬下去了,等到自己上位,就不用再怕淑妃。

    没想到,他还没熬多久,淑妃就这么倒台了。

    而原因仅仅是她暗算了徐三小姐,牵连到了燕凌。

    太子虽然不大聪明,但也没蠢到毫无所知的地步。父皇这么干脆地处置了淑妃,说到底还是昭国公的缘故。

    这样一想,燕凌可真是他的福星。自从他到了自己身边,每次遇事都能逢凶化吉,上次惊马的事,还因祸得福。

    太子真心希望,他能够平安回来。

    ……

    与此同时,下游的一艘游船上。

    燕凌已经换了一身衣裳,坐在船头,一边让燕吉绞头发,一边偷偷瞧船舱。

    燕吉瞥到他的小动作,忍不住泼冷水:“公子,别看了,看也看不着。”

    “谁看了?”燕凌收回目光,理直气壮地说,“我只是担心,担心懂吗?还没到夏天呢,在水里泡了这么久,冻到了怎么办?着凉了怎么办?”

    话刚说完,船舱的帘子挑了起来。

    燕凌一下噤声,不敢再说了。

    还好走出来的是小桑,她问了一句:“姜汤好了吗?”

    燕吉连忙点头:“好了好了!船娘,快送姜汤来!”

    “哎!”

    小桑端了姜汤回去,里面传出主仆三人的声音。

    “小姐,姜汤来了。”

    徐吟“唔”了一声,嘟囔:“好辣。”

    “辣才好驱寒,小姐快喝。”

    “知道了。”

    外头,燕吉也端来一碗姜汤:“公子,您也喝。”

    燕凌眼睛还盯着帘子,接过来就往嘴里倒,下一刻烫得吐出来,呵斥:“这么烫你怎么也不说一声?”

    燕吉无语了:“您自己摸着没数吗?”

    真是莫名其妙,打小在军营混大的人,什么时候这么娇气了?

    燕凌无话可说,只能暂时收回注意力,先喝完姜汤再说。

    待燕吉收走碗,帘子再次挑起,这回出来的是徐吟了。

    她头发还没全干,就这样半披着,衬着水润润的眼睛,透着淡粉的脸颊,越发清丽绝俗。

    燕凌立刻站起来:“你怎么出来了?外头风大,别着凉了。”

    “没事,今儿挺热的。吹一吹风,头发早点干了,才好回去。”徐吟说。

    “这么说也是,你坐这儿吧。”他把坐椅让过去,自己坐到燕吉的小板凳上,于是燕吉回来没地儿坐,只好蹲船板。

    燕凌规规矩矩地坐着,长手长脚缩在一张板凳上,显得分外委屈。徐吟瞧见了,便道:“我们换一换吧,这个高一点,你坐着合适。”

    眼见她要起身,燕凌连忙摆手:“不用不用,这个够了。”

    推拒的时候,手不小心碰到她,他想起了什么,脸上浮起一层薄红。

    之前跳下水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想,找到徐吟时,她正潜在游船的下方。

    他还以为她呛住了,想将她拖上岸,不料却被她拉住。

    她的眼睛很亮,神智也很清醒,显然并没有淹水。燕凌这才清醒过来,她是会水的,南源就在江边,她住的曲水阁甚至引进了活水,以供她们姐妹夏日消暑。天天泡在水里,她怎么可能不会水?

    那现在是干什么呢?

    燕凌顺着她所指看去,便见到裹了半片纱裙,正在水里挣扎的叶宣华。

    很快,又有一个人游过来,将她拖了上去。

    那人他认得,就是先一步跳下水救人的叶三公子叶宣博。

    燕凌忽然领会过来,这出戏是怎么回事了,心里不由腾起一股怒火。

    叶家!淑妃!他们想叫叶宣博当场救了落水的徐吟,好借此坏她的名节!

    所以她故意撕了自己半片纱裙,裹在叶宣华身上,让人误以为叶宣华是她。

    虽然这计谋已经失败,可燕凌胸中的怒火却不能平息。叶家想这样算计她,就该让他们淹死才是!

    但他没能付渚行动,就被徐吟拉住了。

    她做了个口型,指了指下面。

    燕凌愣了下,低头看去,顿时脸色红了起来。

    那半片纱裙!她撕了那半片纱裙,没法直接上去了。

    燕凌当即脱下自己的外袍,将她裹住。可即便如此,两人泡在水里,水流不停起伏,不可避免地看到她若隐若现的小腿。

    就这样上岸的话,即便裹了他的衣袍,也是衣衫不整……

    燕凌犹豫了下,便拖着她往外头游去。

    徐吟也意识到这件事,就没有拒绝。两人憋着气,闷头游了一阵,直到那些声音逐渐远去,才从水里冒出头来。

    燕凌一看,他们已经游出了很远。他连看都不敢看,说道:“我叫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