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72章 无极刀的下落

    “该死的北蛮人”叶苍看着遍体鳞伤的北蛮人,不由吐了一口唾沫:“早点就出你女儿不就完事了吗,何必这么大费周章,还有受这些皮肉之苦”在不远处牢房中的那些北蛮人,十分十分害怕的看着这一幕。(www.k6uk.com)

    “你这个混蛋...混蛋”

    “呵,来洪州做生意这么久,也不打听打听洪州谁说了算”叶苍冷哼一声:“我现在就要回去好好的跟你女儿玩耍,如果伺候好本公子,说不定你还能当我的老丈人,到时候在我们洪州做生意,由本公子罩着你”说完,叶苍把手里的鞭子交给旁边的狱卒,露出淫笑:“这些北蛮人就交给你们了,本公子去去就来,嘿嘿”

    狱卒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任何回应。等叶苍离开之后,那位北蛮人开始猛烈的挣扎起来:“混蛋...混蛋”

    “唉”狱卒们还有狱长纷纷长叹一声。

    “你呀,就认命吧”狱长走上前来,看着北蛮人叹了口气:“要怪就怪你这一次来洪州做生意,带上你女儿,要怪就怪你的女儿被那人看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是,如今在我们洪州,没有人敢违抗他”

    “你们武朝没有王法,没有王法,是个野蛮的国家,野蛮!”北蛮人一脸不甘心。

    众人再次看了看自己的同伴,脸上也是闪过一丝怒气,但没有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他们也看不下去,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人家可是大内府副总指挥的亲侄子,州府大人特别关照过,就算当街杀人,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叶苍回到自己的府中,下人们看到叶苍出现连忙行礼。

    “公子...府中...”管家走过来表情十分的紧张。

    “我知道我知道,有一个北蛮姑娘被送到府中了是不是?”叶苍会心一笑:“好了,都不要打扰本公子,本公子现在要去办事了”

    “可是公子,我...”管家顿时一愣,还想说些什么,但叶苍现在十分的着急,什么话也听不进去。急匆匆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叶苍根本就没有发现,府中那些下人的表情,完全是惊恐的表情。

    房间门口,叶苍搓了搓双手,整个人兴奋到了极点:“北蛮姑娘,本公子还没有玩过呢”

    迫不及待的推开房门,一股清香飘来。叶苍连忙走近房间之内。

    “嗯?”叶苍忽然一愣,自己房间里面竟然没有人?!

    “混账,本公子明明交代,把那个北蛮姑娘送到本公子的房间里,人呢?...不对”叶苍用鼻子用力的闻了闻,房间内的清香十分独特,叶苍十分确定是那个北蛮姑娘身上的清香,因为这些北蛮人进城的时候,叶苍调息时就闻到过这一股清香。

    “这些该死的下人,把那姑娘带哪里去了”叶苍顿时大怒,十分确定那北蛮姑娘先前就在自己的房间之内,可是现在人不见了。

    “来人啊!”叶苍转头向外面大喊。

    “公子”离的最近的下人立刻走了过来:“公子有何吩咐”

    “那个北蛮姑娘呢?你们竟然敢擅作主张带着她,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不是?”叶苍立刻皱眉:“快!快把那姑娘带进来!”

    “公子,那位北蛮姑娘现在在会客厅里,您...您还是亲眼去看一看把”下人十分害怕的说道。

    “我去看一眼?”叶苍十分不爽的看着下人:“我什么时候交你把那个姑娘送到客厅里去了?现在,立刻把她给我带过来!”

    “公子,您还是亲自去看看吧”下人说完这句话,面露害怕之色,直接就转身走了。

    “你小子!”叶苍顿时大怒,这下人竟然直接就这么走了?!

    虽然叶苍混蛋,但也不傻。下人们奇怪的表现,叶苍已经开始怀疑起来。走出房间,向客厅走去。

    “嗯?”走近客厅,叶苍发现下人们都已经聚集到了这里,看到叶苍,然后立刻低下头来。

    “怎么回事一个个的”叶苍嘟囔一声,然后伸出手打开客厅的门。这一开门不要紧,开门之后叶苍整个人的表情顿时僵硬了。

    客厅之内,叶鏊坐在主位上,端着茶在喝,看到客厅的门打开之后,叶鏊的眼神立刻扫了过来,定在叶苍深航。眼神中透露出的杀意,让叶苍不寒而栗。

    那个北蛮姑娘就坐在旁边。看到叶苍的时候,这姑娘的眼神变得有些害怕。

    “叔...叔叔”叶苍表情一肃,连忙走过去行礼。

    “哼”叶鏊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声:“给我跪下!”

    这句话顿时让叶苍腿一软,直接就跪了下去:“叔...叔叔,侄儿做了什么错事,热的叔叔你这么生气”

    “做了什么错事?”叶鏊看着叶苍反问道:“你能先说说,我旁边这位北蛮姑娘怎么解释吗?”

    “这...这...”叶苍倒吸一口冷气,连忙说道:“叔叔,小侄今天发现一伙北蛮人到我洪州做生意,小侄怀疑这些北蛮人是来我洪州刺探军情的,所以派人把那些北蛮人关了起来,这位北蛮姑娘...小侄是把她请到府中,想要仔细盘问”

    “好一个仔细盘问”叶鏊冷哼一声:“你真当我傻是不是!”

    “不...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叶苍一脸惶恐:“一定是有小人在叔叔耳边嚼舌根诬陷小侄,还望叔叔明察秋毫!”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府中练功,不问世事,没想到你在我眼皮底下把这洪州搅的是天翻地覆,百姓怨声载道,洪州百官更是不敢向我上报,你好大的官威啊,叶苍!”

    “这...”此话一出,叶苍整个脸瞬间变得惨白:“叔叔,小侄...小侄是一时糊涂,以后小侄一定会为了洪州百姓多做善事,请叔叔给我一个机会”

    “呵,以后?还多做善事?”叶鏊冷哼一声:“我还不知道你小子吗,你从小就是一个滑头,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现在是我也保不了你”

    “叔叔,我...我可是您的亲侄儿”叶苍不由说道:“爹爹离世时,可是把我交给你,您可不能说翻脸就翻脸”

    “就是因为你爹把你托付给我,所以我才纵容你,我真是没有想到,你接着我的余晖,竟然做出这样的事”叶鏊微微皱眉:“我们叶家虽然在江湖中名声不打,但一直以锄强扶弱为己任,你在洪州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败坏我们叶家的名声,就算是大哥在世,也容不得你这样胡作非为,现在你犯下如此大错,我也只能大义灭亲”

    大义灭亲?!听到这四个字,叶苍的表情瞬间变换,急忙说道:“我可是您亲侄儿,就算我犯下大错,您就如此忍心要惩罚我?”

    “惩罚?”叶鏊的脸瞬间沉了下来:“按照武朝律例,你的所作所为,就应该去死”

    叶苍猛的站了起来连连后退:“我可是您的侄儿,您真要如此做?”

    “要怪,就怪你自己”叶鏊忽然伸出手,一股内力打在叶苍身上,点中叶苍身上的穴道,叶苍瞬间动弹不得。

    “来人,把叶苍压倒州衙”

    “啊?!”下人们顿时一愣,面面相视。所有下人都没有想到,叶鏊竟然真的能够大义灭亲,但所有人都不敢动,别人都不知道这叶鏊是气头上,还是怎么的。如果是气头上,一行人把叶苍压到州衙处置,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这些下人。

    “怎么?听不到我的话?”叶鏊见周围的人都没有说话,顿时拍了一下桌子。这一下,下人们才纷纷反应过来,上来动手。

    一时间,整个洪州可是热闹了起来。一直在府中基本上不外出的叶鏊,出现在叶苍府中,还让下人把叶苍压到州衙里,这个消息瞬间传遍整个洪州,所有的百姓纷纷来到州衙门外看热闹,短短时间内,外面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几百人。

    叶苍的名声在洪州可是臭了大街了,现在竟然被叶鏊给收拾,这也是让洪州百姓十分震惊。

    “这...”洪州州府坐在上面,也是一脸为难的看着下面的情况。叶苍被五花大绑跪在那边,叶鏊站在旁边,表情十分平静。

    这不寻常的异动,在客栈之内的武瑾瑜自然也是第一时间知晓。

    “不错,这叶鏊为了朝廷,竟然还真能下狠心”武瑾瑜略微有些惊讶的说道。

    “叶苍如此可恶,这叶鏊自然也是不能包庇”在一边的王若雨说道。

    “这叶家在江湖上也是以侠义着称,不过面对这种情况下,这叶鏊站在了国家大义面前,这一点很好”武瑾瑜微微一笑:“这叶鏊还真是一个很可靠的人”

    “皇上不去看看吧?”王若雨好奇的问道。

    “知道结果就行了”武瑾瑜轻叹一声,视线从大街上那些百姓身上移开,看向北边。

    半个时辰之后,大内侍卫传来消息。在公堂之上,叶苍被判死刑,还是立刻问斩的那一种。随后叶鏊就来面见武瑾瑜,武瑾瑜表示对他非常满意,而且武瑾瑜有识别这个技能,能够看到自己麾下这些人对自己的忠诚值,叶鏊的忠诚并没有丝毫的下降,这就说明叶鏊对这件事并没有异议。

    夜晚悄悄降临,很快就已经天黑了。

    大街上的百姓越来越少,时辰也是一点一点的过去。

    “嗯?”躺在床上的武瑾瑜忽然睁开双眼,有些疑惑的看向窗户那边。房间内的窗户并没有完全关上,而是露出一点点缝隙。而就是这一点缝隙,让武瑾瑜刚才听到了一点奇怪的动静。

    武瑾瑜静下心来,仔细的听着周围的情况。

    这一次,武瑾瑜听得的是真真切切,有人在屋顶之上行走,轻功不俗。而且数量还不是一两个。

    武瑾瑜立刻下床,走到窗边,在纸窗上破开一个小洞,看着外面的情况。就在自己对面的屋顶之上,有好几个人穿着夜行人小心翼翼的走着。

    武瑾瑜顿时皱眉,用识别看了一眼这些人的武功,这些人的武功都是一流高手,全部都是!

    而且这些人无门无派,武瑾瑜开始怀疑,这些人说不定就是北蛮派来的奸细。毕竟洪州这个地方这么重要,出现这么多黑衣人,当下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这些黑衣人看上去并不是在找人,而是有目的的向一个方向走去。那个方向是洪州的西北方向。

    “西北方向...他们在找谁?”武瑾瑜有些好奇的说道。洪州大大小小的官员,基本上居住的地方都是在洪州中间地带,这些黑衣人好像并不是冲着洪州官员来的,而是另有目的。

    与此同时,在武瑾瑜耳边传来轻微的声响,这些声响是旁边房间传出来的。想必是大内侍卫也发现了这一点。

    “有人保护的感觉真爽啊”武瑾瑜感叹一声,再次看了一眼黑衣人行走的方向,拿起天子剑,完全打开窗户,一跃而下,整个人已经跳到了大街上。

    下一秒钟,旁边客房里面的大内侍卫也全部跳了出来。

    “皇上”大内侍卫跪在武瑾瑜面前。

    “留下一个人保护雨妃,其他人跟我走”

    “是”

    一名大内侍卫留下,剩下九个人跟着武瑾瑜向西北方向走去。

    不过就这么一会儿的空档期,这些黑衣人已经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皇上,这些人出现的太突然”其中一名大内侍卫小声说道。

    “洪州西北方向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这...”大内侍卫看了看对方,纷纷摇头。

    “回皇上,卑职们也是第一次来洪州,对洪州的地形并不熟悉”

    “先回去,明天把副总指挥叫过来”

    “是”大内侍卫立刻应答。

    回到客栈之中,武瑾瑜就再也睡不着了。直到天亮,叶鏊来到客栈。

    “还有这等事?”武瑾瑜跟叶鏊说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叶鏊露出惊讶之色:“难道是北蛮潜入到我洪州的高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是想要摧毁囤聚在洪州的粮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