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1章 第 101 章

    第一百零一章番外:武侦篇——凭实力合理化

    这一天, 国木田独步照常来武装侦探社上班。(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www.k6uk.com)

    作为武装侦探社社长福泽谕吉的弟子,国木田独步已经从实习转正有一段时间了,自认为这些年下来, 他对武装侦探社已经很了解了, 但今天还是受到了惊吓。

    一开门就看到港口mafia叛逃的前干部坐在他同事的办公桌前什么的,这谁想得到啊!

    国木田独步下意识地掏出了自己使用异能力时必备的手账, 紧张地盯着那个悠哉悠哉地翘着腿翻看资料的人身上:“太宰治!你为什么在这里!?”

    虽然太宰治这个人, 在横滨也算个传说级人物,一般见不着,尤其是叛逃后更是基本不来横滨了,但国木田独步前几年确实是见过他的。

    当时太宰治没有自报姓名, 只是以武装侦探社的人帮了他, 所以上门道谢为借口被国木田独步招待了一下,结果被江户川乱步看破了来历,还吓到了与谢野医生, 搞的国木田独步之后为自己的不谨慎,什么人都当客人招待而愧疚了很久。

    后来他才听说,那天来的那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太宰治,于是国木田独步深深地把太宰治的脸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

    如今哪怕时隔两年, 对方的变化也没大到让他认不出的程度,加上不知为何竟然武装侦探社的人就任由这家伙在他的办公桌前折腾,国木田独步自然警惕心翻倍。

    于是国木田独步一边盯着太宰治, 一边用余光扫视了一下办公室。

    忙碌的社员们依然在忙碌, 电话响个不停,社长是在社长办公室吗?其他主要成员应该是去做任务了, 都不在……

    “国木田前辈?”有人在他身后问道, “请问可以让一让吗?你挡在门口不太方便。”

    国木田独步分辨出跟在自己后面要进来的人, 估计是社长的师弟——他至今都不清楚社长的老师是谁,就突然冒出了这个师弟——名叫狛枝凪斗的少年,今年应该上高三了,是个虽然小事意外不断,但交给他的大事都能完成得很好的后辈。

    因为狛枝凪斗还在上学,所以只有放假的时候会来武装侦探社实习性质地帮忙……其实就是福泽谕吉社长看孩子一样的感觉。

    毕竟据说狛枝凪斗很小的时候就父母双亡了,亲戚也都很不负责任,竟然最后只有社长这个师兄担当起家长的职责。因为这个,虽然他也没比狛枝凪斗大几岁,国木田独步还是下意识地多照顾一些对方。

    ……虽然好像硬要说的话,狛枝凪斗其实是他小师叔……?结果却是狛枝君喊他前辈……因为好像狛枝凪斗跟社长之间的师兄弟关系要保密。

    总之,国木田独步对自己这个只比他小了两岁但孤苦伶仃,并且总是遇到各种意外动不动就会受伤的小师叔挺有保护欲的,听到狛枝凪斗的声音,立刻说道:“等等。”

    尽管一开始他反应有些过激,但既然社员们都正常工作,说不定太宰治这次也是有什么正当理由上门,而且太宰治都叛逃了,理论上说也不能再把人当港口mafia的人看,也许危险性没那么高,不过这种人物还是尽量自己来接触吧。

    结果,国木田独步还没把自己的安排说出口,被他一直警惕着,但却始终无视着他的太宰治却眼神一亮,看向他的身后。

    “狛枝君!”

    国木田独步:“……???”

    ——什么,你们认识的吗?

    国木田独步错愕地侧身,扭头向后看去,正好给狛枝凪斗让开一条路进来。

    狛枝凪斗笑着跟国木田独步点点头打招呼,然后向太宰治走了过去:“太宰君怎么在这里?”

    “昨天晚上不是跟你说那家伙变回去了吗?我的侧试就算搞定了,刚才去确认了一下我的档案……”

    太宰治把腿从桌子上放了下来,一边说话一边起身迎上狛枝凪斗,整个人像是没骨头一样倚在在狛枝凪斗左侧,低头看他手里的文件:“你拿的什么?”

    “一些收集的资料。”狛枝凪斗说,“最近经常有外地人在横滨失踪,你听说了吗?”

    “啊,那个啊,确实听说了……这是你的工作吗?”

    “不是的,只是收集一下相关信息打印出来,如果工藤君在的话,应该是工藤君负责吧……”

    这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国木田独步终于回过神来,缓缓向自己的办公桌挪动了过去,耳朵却一直在关注着他们。

    国木田独步听着狛枝凪斗和太宰治的对话,心情十分微妙。

    好像真的很熟……“昨天晚上跟你说过”这种话,除了住一起的家人,就只有关系很好的朋友才能在晚上打电话也不用担心惹人烦了。

    话说回来,当年太宰治找上门的时候,找的是什么借口来着?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朋友的手机被与谢野医生捡到了,乱步先生推理出了他朋友出车祸进了医院,与谢野医生的电话通知让他没错过朋友住院的事,毕竟朋友没有家人,出这种事很让人担心……?

    惊了,怎么现在一分析,感觉太宰治当年说的那个朋友,就是狛枝君呢!?

    狛枝君那个事故体质本来就很容易出事,住院也很频繁,医院那边的人都认识他了,而且也父母双亡亲戚不管事……

    国木田独步被自己的推理惊呆了。

    这么说来的话,他的小师叔,狛枝君他其实在太宰治还是港口mafia干部的时候就和对方是朋友了吗?

    好吧,就算他们是朋友吧……可这两个人是不是靠得有点太近了?刚才狛枝君侧头的时候,这个太宰治差点都亲上了啊!

    气氛也有点怪怪的……

    要知道日本这个国家,在亲密距离上还是比较微妙的,哪怕同为女孩子,逛街的时候如果手拉手,也会被人感觉很奇怪,怀疑是同性恋。

    不过像是现在这种情况……国木田独步琢磨着,男子高中生的日常可能就这样?虽然他上学的时候比较专注念书,但男生喊男生老婆这种尺度的玩笑也是有的……

    直男国木田独步靠自己的实力,很快就把感觉不太对劲的气氛在脑子里合理化了。

    见太宰治拿着狛枝凪斗的资料看个没完,国木田独步就咳嗽了一声:“狛枝君。”

    狛枝凪斗抬头把资料塞太宰治手里,自己走了过去:“国木田前辈?”

    国木田独步小心地看了眼靠坐在狛枝凪斗办公桌边缘的太宰治,小声问:“这位……太宰治是吧?社里的文件让他随便看不太好吧?”

    稍微告诫了一下,国木田独步就打算继续问狛枝凪斗知不知道太宰治为什么会这么自然地出现在这里,社员还不阻止。

    不过不等国木田独步问到下一个问题,狛枝凪斗就一句话就直接把他的所以问题都解答了。

    “太宰君的话,应该是来加入武装侦探社的吧?”

    国木田独步:“诶?”

    ——啥!!港口maifa的前干部要加入他们武装侦探社?!这是什么愚人节玩笑吗!?

    不,等等,如果跟狛枝君是朋友的话,也许确实有可能,但武装侦探社不是那么随便的公司啊!怎么可能这么随便就让一个前黑手党加入啊!!!

    “……就算是来面试的,还没通过的话,社里的资料也不能随便给他看啊。”

    狛枝凪斗一脸无辜:“可是,太宰君已经通过侧试了啊。”

    国木田独步再次陷入了迷惑:“???什么时候!?”

    “昨天?”狛枝凪斗说,“工藤君最近有联系你吗?”

    为什么突然跳到了工藤君?

    国木田独步迷惑地说:“上周说要去当什么志愿者,所以这次放假可能来不了了……”

    工藤新一,也是他们武装侦探社的实习生——说是实习生,其实只是因为兼顾学业,只能偶尔过来的缘故,社长早就打算只要工藤君一毕业,就立刻发出邀请,希望他能正式加入武装侦探社。

    作为江户川乱步的小迷弟,工藤新一也一直很积极地参与武装侦探社的各项活动,所以这次突然说不来了,他还有点意外呢。

    乱步先生好像知道什么,只说不用担心,所以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说到底为什么狛枝凪斗这时候突然提到工藤君?

    结果听到他的话,狛枝凪斗看上去也有些意外:“……竟然还要去当志愿者吗?”

    国木田独步一脸懵逼:“工藤君到底怎么了?”

    “他前段时间作死吃了有副作用的药,达到了一个很小概率的效果,药物开发人员就让他去抽血什么的当志愿者帮忙改进药品了。”

    接话的竟然是正在看资料的太宰治。

    只见他把资料往狛枝凪斗的桌面上随手一扔,就自来熟地凑了过来,加入了两人的对话。

    “不过为了方便研究,另一个人没变回来,所以他现在是作为对比组在帮忙。”

    “原来如此。”狛枝凪斗恍然,“工藤君没跟我说这个……”

    太宰治撇撇嘴:“他给你添的麻烦够多了!要不是我通知了fbi,他打算在你家住多久啊?”

    “……???”

    刚刚已经凭实力把这两个人之间所有奇奇怪怪的小动作都合理直男化的国木田独步,此刻却有一点再度感到了微妙。

    ——怎么感觉,果然这两个人说话还是哪里不太对劲?好像怪怪的……现在的朋友还要管另一个朋友在对方家里住多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