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9章 大胆

    这笑容晃在陈凡眼中, 恍若恶魔在狞笑。(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怎么会这样,他千算万算,筹谋这许久, 居然败在了这该死的金衢言上?不, 这是对故意扰乱他心绪的话,绝对不要相信!

    “你休想诓骗我!我父亲就算是不用开口写字, 也能治理好这个国家!”

    真是有够疯的, 程晋很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这柄妖刀横着,这玩意儿绝对会扑上来撕咬他的:“怎么治理?他在前面当吉祥物,由你代写圣旨?唔, 倒也不是个办法。”

    陈凡露出了快意的笑容, 然而程晋的下一句话,让他的笑容成功裂在了脸上。

    “既然你如此好意提醒我,那我必得把你送入地府惩治了, 免得你父子俩相见,遗祸天下啊。”程晋说完,又忍不住刺激人,“可怜见的, 父子暌别数百年,当儿子的苦心孤诣复活老父亲,居然还是无缘相见, 多让人难过啊, 不过你放心,我会送你们父子在阴间团聚的!”

    程某人显然没有告知对真相的想法, 毕竟说了也是白费唇舌, 倒不如顺着话头给人洗洗脑, 更痛快,不是嘛。

    “你……你这凡人,怎么可以如此恶毒!”陈凡恨不能以手指人,然而他的手已经被那该死的天鹿砍掉了,否则他也不会被个凡人钉在柱子上。

    “恶毒吗?还好吧,可比不上那你的好老师,跟他相比,我这不过就是毛毛雨。”

    天可怜见,程晋这话真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却没想到陈凡比刚才还疯,这抻着脖子的样子,鲜血都漏了满脖子了。

    “可小心些,再往前脖子都要掉了。”

    陈凡拿着几乎淬了毒的眼神看程晋,如果眼神能杀人,起码程晋这会儿已经被千刀万剐了,他没想到天鹿新找的这个凡人这般难缠,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看着父亲再度被算计吗?

    不!不行!

    复活父亲可以今后再谋划,但附身天子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他嫌弃老皇帝的躯壳,但现在已经没的选择了!

    陈凡眼神一狠,直接将脖子对着妖刀磕了下去,程晋早注意着呢,顺手就把妖刀拔了下来,然后一脚把人踩回了柱子上:“怎么?想寻死?”

    见陈凡眼球充血,似是要咬舌自尽,程晋干脆把人下巴卸了。

    “这可不行,我还想见见你爹陈历呢,你可别捣乱。”

    就在陈凡有种比聪明我居然输了的感觉时,黑山终于凭着力量压制住了长公主,这个女人确实非常古怪,因忌惮殿内的阵法和凡人,这架打得他相当之憋屈,最后他迫不得已将殿内所有凡人护住,才把这女人生擒。

    黑山用妖力缚住女人提到程亦安面前:“她有什么古怪?”

    “脚麻了,你把他俩关一起呗。”

    黑山依言照做,只要不是事关庆恒,他惯来不大会拒绝程亦安的话。

    见两人被关在同一个妖力阵里,程晋松开妖刀,活泛了一下手脚,才跑去询问燕道长的进度,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最好还是不要把先帝牵扯进来。

    但很可惜,燕赤霞给出的答案并不乐观。

    罪魁祸首是抓着了,但这坏事进度条还在读秒,程晋来得晚,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就现在的情况看来,最好的办法应该是——

    “师爷,你带他俩先出宫,不要让他们靠近皇半步!还有把这些人都转移到隔壁的偏殿里!”

    黑山犹豫片刻,他原本不想把程亦安牵扯进来的:“那你们……”

    “先把人带出去再说,不然他恐怕要趁机钻老皇帝的棺材!”毕竟陈历已经没戏了,至于庆恒,程晋看了一眼又恢复娇弱的长公主,默默按下了心里的猜测。

    反正为今之计,先破了这局再说。

    黑山听了,当即也不再犹豫,卷着所有人消失在了原地。

    见黑山带着陈凡和长公主离开,燕赤霞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免不了泛起更深的担忧,今天这事他若做不好,以后可怎么有脸回师门啊。

    想到此,燕赤霞更加专注起来,因此也错过了程晋的骚操作。

    程晋做了什么呢?

    程晋掏出那支刚才在陈凡面前炫耀过的一次性判官笔,把老皇帝的魂魄勾了出来。

    皇宫的地域气场特殊,凡新死之人,皆不会出窍,纵使是皇帝也一样,原本该是停灵四十九日出殡时,天子魂魄周游京,才会归于地府。

    可现在不是情况特殊嘛,先天丹已下,现在陈凡和长公主都不在,皇宫内没有孤魂野鬼,倘若血阵成功,那老皇帝岂不是就要复活了?

    这简直比让陈历附身还要恐怖。

    老皇帝的魂魄原本懵懵懂懂,等他的魂魄凝实后,眼中便有了精光。

    “你是谁?”

    作为曾经的新科探花,程晋当然是面见过圣上的,但做皇帝的日理万机,怎么可能把所有臣子的面孔都记住,这会儿他显然警觉于殿内的情况。

    “来人!来人呢!有刺客!”

    燕赤霞被老皇帝这一声吼分了心,他这才发现程大人……不愧是干大事的人,这提前送天子之魂入地府,真的不会有事吗?

    “圣上,别喊了,您已经驾崩了,我是地府派来接您下去的。”

    程晋手中的判官笔还剩一点儿力量,他随手转了一下,很快就溢散在了空气之中,看在老皇帝眼中,就落实了对的身份。

    显而易见,程某人就是胆大包天,欺负老皇帝是头一次面对死亡,不知道死后的程。

    “朕……已经死了吗?”

    老皇帝心神大恸,脸上带着些凄惶,又带了几分了然。他环视四周,原本是准备看看自己的丧礼规格,却没想到……殿内地上一个大坑,再看跪丧者,一人也无。

    “这……”

    “这我可以解释,您死后,长公主殿下伙同驸马陈凡,意欲对您龙体不利,此事到了地府,会有专人向您解释的。”

    老皇帝闻言,皱眉:“这如何可能!他二人连宫门都入不了,如何能……”

    “皇宫内有前朝密道,那陈凡与前朝皇族有关,您是不知道啊……”程晋一条三寸不烂之舌,愣是说得让老皇帝止住了疑问,当然了等鬼到地府,那就是地府的事情了。

    老皇帝做了鬼,倒也平和,没像其他人一样失态,只是越看程晋,他眉头锁得越深:“朕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程晋当即就道:“这怎么可能!我在做接引无常前,只是个小地副隍,不过是大众脸罢了。”

    老皇帝:……

    连哄带骗把鬼收进了“纳鬼符”,这还是从前去捉衡王府林九娘时剩下的,他离开汤溪前,把能用上的东西都带上了,这会儿可不就用上了。

    目睹了一切的燕赤霞:……这种事,一般人真的做不出来,不是说读书人最崇敬皇权的吗?

    “看我做什么,赶紧破阵啊!”

    血阵到底也没破开,但先帝的尸身里没有魂魄,先天丹无法汲取灵魂的力量,自然也不能“起死回生”。

    只是尸身停灵皇宫不会诈尸,可是入皇陵的路上,若是被孤魂野鬼占据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抱歉。”

    程晋刚要宽慰对,就听燕赤霞道:“不过虽未破开此阵,但贫道已经将整个阵法都封印在了他体内。”

    “……说人话。”

    燕赤霞喘着粗气跌坐在地,他刚才也是完全灵机一动,在没办法完全破开血阵的前提下,他只能兵行险着将先帝整个尸身封印住,这也多亏了程大人把先帝的魂魄提前牵引出来,否则……之后帝皇因困于龙体无法往生,他这辈子即便当举世闻名的大善人,下辈子也投不了人胎。

    “国丧,应是能顺利进行了。”

    程晋闻言,当即笑着把地上弄乱的东西规整起来:“也就是说,不会有孤魂野鬼附身上去了?”

    “没错。”

    程晋听到肯定的回答,心头终于松了一口大气,可是看到这满殿的狼藉,他又笑不起来了。

    怎么办?这判官老爷是奔着让他直接下地府无缝对接阴间职务的节奏啊!

    上一个在皇宫破坏宫殿的家伙,坟头的草都三米高了。

    “不行,我得把师爷喊回来,不然这满殿的人凭空去了隔壁,简直比被师兄和四皇子捉了个正着更难圆回来!”

    与此同时,已经到了宫外的黑山却皱着眉头,看着妖力结界里的长公主露出了令他熟悉的气息。

    “庆恒?”

    陈凡的下巴还没接上,因此他也说不了话,只是他看着长公主的眼神,带着无与伦比的狂热,如果他还有双手,恐怕会直接扑过去抱大腿。

    长公主却有些嫌弃地把陈凡踢远:“可悲的人啊,做得不错。”竟不是女声,而是一把醇厚的男子声音。

    她见黑山要动手,忙道:“你先别急着动手,上次一别没说几句话,都怪你那位新朋友太心急了,我又不会害你,当初如果不是我把你压入黑山祭坛,你可早就跟那些其他的神兽一样,沉睡的沉睡的,死去的死去了。”

    “这么一想,岂不是我救了你,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