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7章 图他州

    直到落座那会, 臧洪都没反应过来。(看啦又看小说网)他就看着郭嘉指挥下人送上酒水,又奉瓜果来。这安居于室的姿态哪像要走人的,更像是提前给他下套的。

    臧洪渐渐回味过来, 按捺不住愤怒, “为谈和,便要使这等手段?”

    郭嘉坐定后笑道,“明府此话何解?”

    一室之内还有其他人,即便如此,臧洪也不给郭嘉面子, 高声, “孔融为孔子之后,素有盛名,刚直不阿,儒家对女流有微词, 你谈长公主之事, 他自然不喜。以孔融之事责备我这个刺史, 指桑骂槐耶?”

    这年头不是所有太守都听刺史的, 不搭理是常事,更有甚者投靠其他州的刺史。臧洪和孔融关系好, 纯属两个人要面子,真遇上事,自然是各自管各自的。

    现在因为孔融的缘故指责臧洪不敬长公主,臧洪委屈不谈,因为要息事宁人,就说投靠长公主, 回头真遇事怎么办, 公开说盟友我们不做了, 臧洪他要脸的。

    臧洪一通话下来,郭嘉面色半点不变,甚至还有心情劝酒,不过臧洪压根不给他面子,眼看臧洪气得想走,郭嘉放下酒樽,不再是方才的嬉皮笑脸,而是正色问,“嘉入青州时,明府曾问嘉,青州如何。嘉当日不答,今日想回。如若不假,料想明府与嘉不谋而合。”

    要不是知礼节,臧洪直接想翻个白眼给郭嘉,还不谋而合,合你个头。

    臧洪不给反应,郭嘉也不生气,摇起羽扇道,“公孙瓒虽盘踞幽州,得渤海而虎视青州,然不得民心,囚刘虞拒士族,他日必有内乱。不过外强中干之辈,青州无须多虑。其下徐州陶谦有为,虽民富兵足,其才干莫能及君也。再来徐州群雄环绕,徐州有危,明府与他交好,可。结盟,不妥。”

    说到此处臧洪脸上已经不见愤怒之色,他甚至主动把头转过来,表达出好奇的心态。

    然后郭嘉自己给自己倒酒,在那喝起酒来。

    “嘉嘴干。”

    臧洪,“……”

    你才说了几个字,就口渴了?是不是要他再摆宴好好款待一番。

    好在郭嘉这次知趣,真就喝完一杯后继续讲了,他拖着调子,慢吞吞道,“至于兖州……”

    臧洪急忙问,“兖州如何?”

    此话过后郭嘉意味深长凝视臧洪,把臧洪看出几分不自在,臧洪坐立不安,反问郭嘉,“既然要讲,为何不再讲了。”

    郭嘉道,“嘉以为,明府已经有答案了。”

    臧洪还真是要刨根问底,“何来的答案一说。”

    郭嘉失笑,“嘉自入青州来,明府对嘉不喜于颜色中。若明府要与袁术结盟,何须忍耐嘉。因而嘉才会说,明府心中有数。”

    说到最后郭嘉意味深长道,“嘉认为,明府看中了长公主。”

    一番大论下来,室中无话,随臧洪而来的官员面面相觑,唯独臧洪不语。郭嘉也不恼,自顾自饮酒作乐。五杯之后,臧洪才道,“长公主虽为汉室,得冀州不假。但幽州公孙瓒……”

    说到这臧洪停下话来,因为郭嘉在看他,似乎在问,公孙瓒何惧。

    “……袁术有天子。”

    “纵有天子,也不过逞一时之能,且不谈袁术失民心,明府可有结盟之意。”

    臧洪不说了,前路后路都被郭嘉逼死,臧洪最后拿郭嘉问事。“外敌不谈,长公主内政有忧。”

    郭嘉问,“何忧?”

    臧洪鸡蛋里挑骨头,“派你等狂徒拜访青州,教长公主险些失一州。”

    郭嘉听完放声大笑,笑得毫不留情,“明府还未见长公主,便要为长公主分忧?”

    臧洪脸色通红,“我并非……”

    不等臧洪解释,郭嘉又道,“嘉狂又如何,这天下时局,嘉可曾说错过一字。明府应该高兴,长公主能求得嘉这般英才,还委任嘉来青州。他日明府见长公主,想必也能得以重用。平天下,扬万里名!”

    郭嘉说的慷慨激昂,臧洪却越发沉默,半晌道,“此事容后再议。”

    臧洪跟着的从事不解,郭嘉不见慌张之色,他含笑道,“自是如此。”

    等臧洪离去半日后,又有人拜访郭嘉,是臧洪身边的从事。也是儒士打扮,见了郭嘉彬彬有礼,开门见山道,“明府心中有惑。”

    郭嘉指了位置让对方坐下,“但问无妨。”

    从事坐下后道,“昔日长公主和公孙瓒交战,听闻麹义麹将军骁勇善战,有此等猛将,即便不能大胜,也不该惨败。”

    郭嘉听后道,“何来惨败一说?”

    从事局促不安,“长公主割两郡,又赠粮草……”

    听上去就像割地赔款,不是输了,难不成还是赢了。

    郭嘉此时却卖了个关子,“再卖弄口舌,明府也不爱听。嘉明日欲往徐州,只是囊中羞涩,不知明府可愿赞助一二?”

    那从事听得嘴角抽搐,你个冀州的官员,找青州刺史要钱,还囊中羞涩,穷酸至极,这是在损长公主呢,还是中饱私囊啊?

    从事不由问,“这是长公主的意思?”

    郭嘉半张脸藏在羽扇后,只剩一双眼眸,此刻笑意颇浓,“非也,只是嘉想锦上添花,问问徐州刺史,可有想法。”

    这会青州的还没摆平,就想着徐州的陶谦。从事一肚子话没处说去,憋着带回去给了臧洪。臧洪听了冷笑一声,“他倒是觉得自己是个有本事,能拿下陶谦。”

    从事见臧洪绷着张脸,好似对郭嘉不满。便问道,“那我等,是跟还是不跟?”

    臧洪也没话说。

    他本身是看好刘意的,可被郭嘉这么一搞,有种不上不下的难受感。答应了,总觉得没面子。不答应,颇有些小气,不看重大局。于是一指从事,“你找个人随他去,所见所闻,回来后告知便可。”

    只要郭嘉倒了霉,他心里那口气消了,其他的自然好说。

    于是在青州这边还没谈拢的情况下,郭嘉携着臧洪的人,乘着车马,一道转去了徐州。

    这边郭嘉吃着青州的饭,顶着冀州官员的名头入了徐州,另一头刘意还在死磕内政。

    自打她提出要致富先修路,没钱就找士族掏后。荀彧和簿曹从事史轮着念刘意,说来说去就是钱的事,荀彧的意思是别拔毛太狠,士族急了会和你闹翻脸的,簿曹从事史就很简单了,管钱的,刘意开销太大,他想问问哪里能把钱挣回去。

    念得刘意最后鸡场都不去了,躲到工坊玩泥巴。

    怎么看,都像在不务正业。

    一连几天见不着人,最后还是荀彧亲自带人把刘意从工坊里刨出来,告知刘意。

    荆州来人了,是曹操的人。

    刘意听后只得丢下手中的泥巴,乖乖跟着荀彧回去见人,临走之前荀彧下意识多看了几眼,只见那方木板上,一排土块刻成字,边上的蔡侯纸上,半则论语清晰可见。

    荀彧深吸一口气,主动接过沾满墨迹的木板,也不在意衣襟是否被染脏,抱着它大步离去。

    **

    刘意见过荆州这位客人,准确来说,是在兖州见过。是曹操之子曹昂,那时不算正式,私底下还能闲聊几句,如今身处邺城,刘意为君,曹昂是臣。

    比起上回见面,曹昂个头又蹿了不少,大约是时局变化,少年人越发沉稳起来,见到刘意规规矩矩抱拳行礼,目不斜视。

    刘意半是玩笑,“曹公舍得让你来冀州。”

    曹昂回道,“家君身处荆州,无法侍奉长公主左右。特命我来,为长公主尽忠。”

    他说完下意识握紧拳头,看得出来还有些紧张和害怕。

    刘意倒是明白曹操的意思,曹昂是曹操长子,他把自己的长子送过来,无非是想让自己安心,表明忠心之意。

    不过这个举动有那么点怪异,因为说难听点,曹昂有点像战国时期的质子,没什么人身自由。他爹真闹事,头一个倒霉的就是曹昂。

    至于曹操会不会起事?

    刘意微微抬眸,“我记得你自幼在军中长大,若是愿意,可随麹将军一同出入军中,你看可好?”

    闻言曹昂松了口气,脸上挂起笑容,“愿为长公主效力。”

    你看,果然还是个孩子,心里想什么脸上就表露出来。比他爹嫩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