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43章 程笑笑对秦辞,明显改观

    运动会结束之后。(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幼儿园自然也放学了。

    秦辞抱着贝贝有序的离开了幼儿园。

    “贝贝,下来自己走。”程笑笑在旁边提醒着贝贝。

    贝贝搂抱着秦辞的脖子,明显不愿意。

    “听话。”程笑笑口吻严肃了些。

    贝贝瘪着小嘴,一脸不开心的,还是挣扎着要下地。

    秦辞也就顺势帮贝贝放在了地上。

    实在是,腿有些疼。

    否则,他也不想让贝贝不开心。

    贝贝下了地。

    却也没有离开秦辞半步,小手手主动牵着秦辞的手,一起走向停车场。

    一走向秦辞的轿车。

    程笑笑眉头就有些微皱了。

    车子明显被撞过。

    车头的位置,都凹了好大一片进去,周围的车漆都掉了很多。

    秦辞也知道程笑笑看了出来。

    他解释道,“就这一辆车。我检查过了,就是车头有些凹陷,其他没有任何故障,等我们回去之后,我会让4S店把车开去维修,现在将就一下。”

    “出车祸了吗?”程笑笑问秦辞。

    秦辞说,“小车祸。”

    真的只是小车祸吗?!

    那你的司机呢?!

    一向,不都是司机接送的吗?!

    程笑笑很多到嘴边的话,最后都还是咽了下去。

    既然秦辞什么都不愿意告诉她,其实她也没有必要多问。

    对彼此很多事情,他们都会选择,回避。

    程笑笑还是坐进了秦辞的轿车。

    秦辞坐在驾驶室。

    程笑笑和贝贝坐在车后座。

    刚做进去。

    贝贝就发现了小车内的面包,有些兴奋的说道,“妈妈,这里有好多面包,贝贝好饿了,能不能吃一点面包?”

    程笑笑才看到车内的面包。

    她还未开口,秦辞直接说道,“吃吧,是爸爸刚刚买的。”

    “谢谢爸爸。”贝贝很有礼貌的感谢道。

    然后擦连忙拆开面包的包装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程笑笑看着面包,有些出神。

    秦辞不喜欢吃面包。

    因为在秦家长大,因为和秦辞曾经也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一年,所以基本上清楚秦辞的所有喜好,她记得,秦辞真的不吃面包的。

    所以。

    是因为赶时间,所以才会买了面包将就的吗?!

    而剩下的这么多面包,是不是代表着,秦辞根本就没怎么吃?!

    程笑笑心里又开始有些压抑了。

    根深蒂固觉得秦辞不是一个会为他人着想的人。

    现在做的一切,却让她觉得,秦辞好像在改变。

    在真的改变。

    她抿唇,默默的,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轿车很快到达了家里小区。

    他们一起下车。

    秦辞一边给4S打电话,一边牵着贝贝回去。

    程笑笑走在他们后面。

    不知道是不是打电话分散了秦辞的注意力,此刻更加明显的能够看出来,他走路的一瘸一拐。

    秦辞很快交代完,然后走进了电梯。

    回到家里。

    秦辞带着贝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今天一个下午是真的有够累的。

    这样的运动量,他已经好久没有过了。

    现在真的坐下来,整个人就一动都不想动了。

    “爸爸你很累吗?”贝贝问。

    “允许爸爸累一下吗?”秦辞看着贝贝,温柔的问道。

    “爸爸今天给贝贝做了这么多事情,爸爸可以累的。”贝贝一脸认真地回答。

    小朋友的单纯可爱,有时候真的会让人觉得很温暖。

    秦辞笑了笑,“那爸爸回房睡一会儿了。”

    “好。”贝贝乖乖点头。

    秦辞就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进了房间。

    一是真的累得够呛,真的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二是右腿真的有些痛,他需要回房间稍微检查一下。

    他起身离开的时候,顺手拿走了一个医药箱。

    此刻已经在厨房中忙碌的程笑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秦辞的举动。

    她沉默的看着他的方向好一会儿。

    终究还是放下了手上的事情,走向了卧室。

    房间内。

    秦辞刚脱了裤子。

    裤子下面,一眼就能够看到,他猩红甚至还带着血珠的膝盖,应该是跑步摔跤的时候留下来的,很是狰狞。

    大腿内侧,也有严重的撞伤痕迹,几乎整个大腿,都是青肿一片,看上去更是吓人。

    秦辞正拿着碘伏准备清理一下自己伤口时,就看到房门被人推开。

    有那么一秒,秦辞还想躲一下。

    却直接就被程笑笑看到了。

    他也就,没有掩饰了。

    他说,“没什么,都是皮外伤,擦一下药就好了。”

    秦辞越是这么说,程笑笑发现,她好像更加内疚了。

    要知道这么久以来,她对秦辞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她总觉得这辈子,她不欠秦辞任何一点,而秦辞欠她的很多。

    就算他帮她救出来了贝贝,她也只是感激,不会觉得,有任何对不起他的地方。

    所以对秦辞的所有冷漠和不待见,她都觉得,理所应当。

    然而此刻。

    她看到如此的秦辞,却让她心理上有了一些负担。

    她深呼吸一口气,也在让自己不要多想,她走过去,从秦辞手上直接拿过碘伏,“我帮你吧。”

    “不用了,你去忙你自己的吧,都是小伤,我擦拭一下就行了。”

    程笑笑却已经从秦辞手上拿了过去。

    秦辞抿唇看着程笑笑。

    是真的没有想过用这种方式去束缚或者感动程笑笑。

    他甚至不想让她知道。

    总会怕程笑笑觉得他是装的,故意在打苦情牌,就会更加厌恶。

    他很清楚,当一个人不爱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做什么在另外一个人的眼里,都不会被同情。

    更不会被感动。

    秦辞就这么看着程笑笑小心翼翼的帮他擦拭碘伏。

    “痛吗?”程笑笑一边做着手上的动作,一边问道。

    “不痛。”

    “我刚刚不知道你摔得这么严重。”程笑笑突然在解释。

    秦辞连忙说道,“本来也不严重。”

    “如果知道你摔这么重,我也不会让你重新起来跑了。”其实看得很明白,是她喊加油的声音,才让秦辞本来有些放弃然后疯爬起来去拼命地再次奔跑的。

    一想到他伤口这么严重却还不顾一切的冲刺,心里的愧疚好像更明显了。

    “真的不严重。”秦辞说,“以前受过更多伤,你忘了我还双腿残疾过,这点小伤算是什么,过两天就好了。”

    是啊。

    当时秦辞双腿残疾的时候,真的是没太矫情,但矫情归矫情,真的做康健治疗生不如死的时候,他却又能够咬牙挺过来,否则在医生都觉得他至少需要好几年才能够回复的双腿,秦辞就用了一年不到,就变得活泼乱跳了。

    仔细一想。

    秦辞好像也不是没有半点优点。

    以前怎么就觉得,秦辞坏得,连头发丝都让人厌烦的。

    程笑笑给秦辞用碘伏消毒之后,又用消炎药膏给他擦拭。

    这个药膏清凉中带着些刺痛感。

    秦辞忍不住“呲”了一声,明显是痛得,倒抽了口气。

    秦辞是那种,什么痛好像都能忍下来,但每次却不会掩饰自己的痛,反而表情会无比夸张。

    此刻也是如此。

    但下一秒就又安分了,他说,“没事儿,就是有点点痛。听说这样可以分散注意力,然后就没那么痛了。”

    秦辞的解释,真的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程笑笑低笑了一下。

    笑容明显,很灿烂。

    这是秦辞好像从来没有看到过,她对他的笑容。

    那么纯洁干净。

    以前总觉得程笑笑对他的笑,都带着隔阂。

    程笑笑说,“那你叫吧,我尽量轻点。”

    秦辞却不叫了。

    总觉得,还是引人笑话了。

    好一会儿。

    程笑笑帮秦辞的膝盖伤口都涂抹均匀了,才用纱布帮请辞的伤口稍微进行了包扎,是怕他睡觉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了伤口,毕竟秦辞睡觉真的不太老实,她有时候都要被秦辞挤下床了。

    就是秦辞老喜欢挤她。

    她让一点,他就再挤过来一点,她让一点他就又挤过来。

    直到到了床沿边上,她让不了不动了。

    秦辞也就安分了。

    爆炸了秦辞的膝盖。

    程笑笑又找了药膏,去擦拭秦辞的大腿内侧,看着青肿得吓人的地方,程笑笑忍不住说道,“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没伤到骨头,也没有破皮,去了医院也是开点化瘀的药吃,没什么大作用,过两天就好了。”秦辞又是这般,云淡风你去给你的说道。

    程笑笑也知道秦辞说得是对的,也就没有坚持。

    她很轻的帮秦辞擦拭着膏药。

    动作虽然很轻,但碰到他青肿到不行的内侧,还是让他痛得,整张脸都狰狞了。

    程笑笑也发现了。

    当然没有揭穿,而是直接问道,“秦辞,你今天是因为赶时间车开太快而出车祸的吗?”

    “不是,是对方一辆摩托车没有按照规定行驶,司机没有反应过来,就撞到了栏杆,真的就是小事故。司机因为有些脑震荡,所以就送去了医院,我还好,就腿上有点青了,一点事儿都没有。”秦辞说得,真的很不在意。

    就好像。

    车祸这种事情,是稀疏平常的事情。

    根本不值得一提。

    “也是因为赶时间,所以才吃的面包吗?”程笑笑问,“没吃中午饭吗?”

    “食堂的饭菜不好吃,我都让食堂一直改进了,最后却还是没改进好,我都不知道找个好厨师有这么难吗?!”秦辞还带着些情绪,“所以在食堂还没改进之前,我也不喜欢在食堂吃饭,也就随便买了两个面包。”

    “你不喜欢吃面包的。”程笑笑揭穿。

    比起食堂的饭菜,应该更讨厌吃面包吧。

    而且她好像有一次看到过一个帖子,说秦氏集团的食堂,是出了名的好吃。

    据说是因为他们秦总经理,嘴挑剔得很。

    “偶尔吃一下还是不错的。”

    “但你剩了很多。”

    “那是因为我买的多。”

    程笑笑抬头看着秦辞。

    秦辞被程笑笑突然的视线,弄得心口一怔。

    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程笑笑有了这种,害怕的情绪,就是她随便一个眼神,也能让他惊慌失措,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做了什么,让她不开心了甚至厌恶了。

    “秦辞,不管如何,谢谢你。”程笑笑也没有再揭穿了。

    她想,秦辞也有他的偶像包袱。

    这个男人。

    从来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秦辞喉结都在上下波动。

    是没有想到,程笑笑居然说感谢他。

    还说得这么真诚。

    秦辞紧张到都有些结巴的回答道,“不不不用谢。我之前答应过贝贝,就一定会做到,我只是在履行我的承诺而已。”

    “嗯。”程笑笑点头。

    终究还是觉得秦辞改变很大。

    以前的秦辞,哪有什么信任度可言。

    对她说过的话,真的就跟放屁一样。

    现在却突然变得,这么的守信用了。

    程笑笑给秦辞把青肿的地方都上好了药,然后去衣帽间给秦辞找了一套睡衣,“你换上睡衣在睡觉,特别是裤子一定要穿。”

    是知道秦辞睡觉,一般都只是一条四角裤。

    但这样,很容易摩擦到伤口,也容易把药蹭掉。

    “嗯。”秦辞应了一声。

    “那你睡一会儿,可以吃晚饭了,我叫你。”

    “好。”

    程笑笑走了出去。

    走出去还给秦辞关上了房门。

    秦辞就这么看着程笑笑的背影。

    总觉得程笑笑好像对他温柔了一些,却又不敢让自己去相信。

    怕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秦辞换上了程笑笑给他的很随意,躺在床上,分明有些心血澎湃。

    就是程笑笑哪怕就对他轻轻一笑,他也觉得,无比兴奋。

    他躺在床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发呆,心跳就这么一阵一阵的不规律。

    好久,终究还是因为今天的精力透支,睡着了。

    睡梦中总觉得程笑笑好像进来过,一直在他身边,一直陪着他。

    他想,哪怕是做梦,也觉得是一种幸福。

    秦辞一觉醒来。

    天都黑了。

    很黑了。

    不知道多久了。

    反正应该不早了。

    秦辞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看了一眼。

    草。

    都晚上十点了!

    他一口气都睡了这么久了。

    程笑笑不是说晚饭好了叫他起床吃饭的吗?!

    果然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内心有些失落,但终究还是,淡定的。

    反正他也早就接受了,程笑笑对他的所有不待见。

    他从床上爬起来。

    脚刚下地。

    “呲。”

    好痛。

    比刚刚痛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长时间没有活动,下地的时候牵扯到膝盖的伤口,那种感觉,简直不要太舒爽。

    他稳定了好久,才从床上站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卧室的房门准备出去。

    一眼,就看到客厅沙发上正在看电视的程笑笑。

    电视的声音分明看得很小。

    在卧室半点都不听到。

    他都以为程笑笑睡了,为了不碰到他的伤口所以选择了分房和他睡。

    看。

    他都给程笑笑把理由找好了,现在却陡然发现,程笑笑还在客厅看电视。

    看到他醒了,连忙才沙发上站起来走向他,“你醒了吗?”

    “嗯。”

    “我先扶你去沙发,然后等我几分钟就可以吃饭了。”

    “你在等我吗?”秦辞问。

    因为怕打扰到他睡觉,所以就在一直等他。

    还是说。

    他又自作多情了。

    就像昨天晚上一样。

    她等他只是因为,有事情对他说,只是为了提醒他,今天贝贝的运动会。

    心里,莫名有些紧张。

    就听到程笑笑说,“嗯,在等你。”

    秦辞喉结又开始上下起伏了。

    就是,很激动。

    却又在让自己努力压制。

    他怕他一表现出来,程笑笑会觉得他是白痴。

    秦辞坐在沙发上,程笑笑就转身去了厨房。

    真的很快。

    程笑笑就把饭菜放在了饭桌上。

    应该是,早就煮好了,然后保着温。

    程笑笑盛了两碗饭,摆放好了筷子,做好了所有一切之后,才走到沙发上去扶着秦辞。

    每次秦辞从一个姿势换成另外一个姿势,膝盖就会有那么一秒的,痛得打颤。

    “很痛吗?”程笑笑紧张地问道。

    “还好。”秦辞伪装。

    “你右脚不要动,一只脚试试走路,我撑着你。”程笑笑提议。

    “你这小身板,撑得住我?”秦辞明显有些好笑。

    程笑笑有些不爽了。

    她直言道,“那你每次压我的事情,我还不是,撑住了。”

    “我什么时候压你……”秦辞一下明白了。

    程笑笑说的是床上吧。

    程笑笑说出来之后,脸也有些红了。

    两个人好像都有了那么一丝的尴尬。

    尴尬中,好像又有那么一点甜蜜。

    秦辞隐藏着内心的情绪,说,“那我一只脚走,你撑住了。”

    “嗯。”程笑笑默默点头。

    其次就一只脚跳着走。

    模样分明有些滑稽。

    说是要压在程笑笑的身上,事实上,秦辞根本就没有怎么让程笑笑支撑,就怕,真的压坏了她。

    压坏了。

    以后在床上还怎么压。

    两个人终于走向了饭桌。

    程笑笑让秦辞先坐下之后,自己才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

    秦辞看到两碗饭,有些惊讶,“你还没吃吗?”

    “嗯,等你啊。”程笑笑说得很自然。那一刻还补充道,“因为贝贝在长身体,不能不准时吃饭,所以就让贝贝先吃了。现在也睡着了。”

    “其实你也不用等我,这么大晚上你应该也饿了。”秦辞连忙说道。

    但内心其实,早就开除了一朵,大红花。

    “我还好。”程笑笑说,也不愿意多做解释。

    也不愿意说,她不只是为了感谢秦辞今天对贝贝做的一切,内心深处是真的想要和秦辞一起吃晚饭,总觉得他们两个人,好像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

    “你不要支持肉,多吃点蔬菜。”程笑笑给秦辞夹了些青菜叶子,直接把话题带过了。

    不得不说。

    秦辞真的有些挑食。

    一般都是大鱼大肉,从来没见过他主动吃素材。

    秦辞这一刻却没有拒绝。

    本来不喜欢吃菜,但他总觉得,程笑笑给他夹的什么他都能吃,连屎都可以。

    呕。

    他觉得他自己好恶心。

    饭桌上。

    两个人都安静的吃着晚餐。

    秦辞很快就吃完了一碗。

    是真的饿到不行。

    程笑笑去给他盛了第二碗。

    秦辞又很快的干掉了。

    程笑笑去给他盛第三碗。

    秦辞正拿着筷子用同样的速度准备狼吞虎咽的时候。

    程笑笑叫住了他,“秦辞你吃慢点,你这样吃很容易胃痛。”

    总觉得秦辞都没有嚼的。

    直接就给吞了下去。

    秦辞忍了忍。

    他刚刚是不是很没有形象。

    他真的已经很克制了,但是他真的太饿了。

    饿到控制不住他自己。

    而且程笑笑做得饭菜真的很和他胃口。

    除了两道蔬菜他兴趣不大,其他回锅肉,尖椒炒鸡肉,红烧排骨,水煮鱼等,都是他的大爱。

    “慢点吃,没人和很抢。”程笑笑叮嘱。

    秦辞就默默的放慢了速度。

    虽然速度很慢,但是吃得还是不少。

    这碗吃了之后。

    秦辞又把碗递给了程笑笑。

    程笑笑看着空荡荡的饭碗,“你还要吃?”

    “不可以吗?”秦辞问。

    模样还有些手上。

    “我怕你暴饮暴食。”

    “我就是饿。”秦辞眼神中明显有些小受伤,还委屈得很。

    搞得程笑笑都觉得,不给秦辞再吃饭,都是在虐待他。

    她起身,还是去给秦辞又盛了一碗。

    很好。

    一锅饭都被秦辞干没了。

    是她真的太低估了秦辞的饭量了吗?!

    秦辞接过饭碗,又低头吃了起来。

    吃得津津有味。

    好像面前的都不是家常小菜,而是山珍海味。

    第一次让她都在怀疑自己的厨艺,是不是太好?!

    秦辞放慢速度,又吃了一碗。

    身理上好像饱了。

    但是心理上好像还想吃一碗。

    所以犹豫了两秒,他又把碗递给程笑笑。

    “还吃?”程笑笑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还可以吃点。”秦辞说得很委婉。

    “你已经吃了四大碗了。”程笑笑很清楚,每一碗她都给他盛得满满的。

    “嗯。”秦辞点头。

    就是一副,我还可以再吃一碗的架势。

    “饭没有了。”程笑笑直言。

    秦辞看着程笑笑。

    “我今天煮得比平时还多些,就是考虑到你可能饿了会多吃一点,但我没有考虑到,你能吃这么多。”程笑笑解释。

    秦辞也有些尴尬了。

    他也没想到,他这么能吃。

    他说,“那我再吃点菜就是。饭不吃了。”

    “你还饿吗?”程笑笑认真的问他,“要不要我在帮你单独煮点,或者下个面条什么的?”

    “不饿了,就是嘴还想吃点。”秦辞连忙说道,“太好吃了。”

    程笑笑心口一动。

    明显是因为秦辞的表扬而有些,心情变化。

    她说,“那你再吃点菜吧。”

    秦辞就已经在自顾自的吃了。

    大鱼大肉,吃得津津有味。

    程笑笑看他吃了好一会儿,是怕刚吃菜会腻,主动说道,“秦辞,我还有半碗饭你要吃吗?我其实没太饿,等你的时候吃了点饼干。”

    秦辞看着程笑笑碗里的饭。

    程笑笑说,“要是你嫌弃的话就算了……”

    “不嫌弃。”秦辞连忙说道,“我怕你没有吃饱。”

    “我真的吃饱了。”程笑笑说,“你不吃我也就会倒了。”

    然后秦辞根本没有犹豫的,直接就把程笑笑的碗拿了过来。

    分明程笑笑只是想要把饭盛给秦辞的。

    没想到秦辞直接就用了她的碗。

    她轻抿着唇瓣,也不知道什么心情。

    反正,一点都不反感。

    一点都没有。

    秦辞拿过程笑笑的饭碗之后,就又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有一种自己几百年都没有吃到饭菜了一般。

    就想一口气,撑死自己也好。

    终于。

    秦辞又吃完了。

    不只是饭吃完了,面前的菜都一扫而空。

    真正做到了光盘行动。

    “吃饱了吗?”程笑笑问。

    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辞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

    程笑笑真的忍不住笑了。

    有时候觉得秦辞,好像也挺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