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81)-(682)不经意闪现的往事

    “继续说呀~,后来呢?又怎么认识晨哥的?”王琳琳像是反过神来了,继续追问着我。(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赵姐跟晨哥认识,是在一次饭局上,对吧?晨哥?对了,好像就是在海员俱乐部自己的餐厅吃饭那次吧?”

    我一边用心回忆着,一边询问晨哥。

    “对啊,好像是请济南的朋友吃饭吧?不过不是在海员俱乐部餐厅,是在松竹楼庞明那里,提前来我这里坐了会,在酒吧跟你赵姐认识的,那天是请火车上的海泉吃饭。”

    晨哥应该比我记得清楚,细枝末节都一一说了出来,细致明了。毕竟那是他跟赵姐的第一次相识。

    “对对对,看我这记性,还是没有晨哥记得清楚。”我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哎呀~,晨哥真厉害,记性这么好。你第一次见到嫂子什么感觉呀?是不是心里怦怦跳那种?”王琳琳眼神荡漾,一脸神往地看着晨哥。

    “呵呵~哪有那么严重?就是看着这个女的,挺舒服的,不讨厌,一说话还挺投机,她的好多同事和领导我都认识。”晨哥不好意思地呵呵笑着。

    “真的呀?哦……,真的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吗?”王琳琳有些失望地低了下了头,随即又抬了起来,不泄气地追问了一句。

    “晨哥,你快说说吧,你看把王琳琳失望的,找不到那种令人神往的感觉,她会对恋爱不感兴趣的。哈哈~”

    我看王琳琳那个样子很替她着急,王琳琳估计是对爱情太过浪漫化了。一直想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没找到吧。

    “去你的,海超,净瞎说~”王琳琳让我说的不好意思了,脸上泛起了红晕。

    “呵呵,咱去吃饭吧?几点了?”晨哥把话题转开了,看样子不想在这个问题细说了。男人跟女人想的不一样,不一样感情面太外露,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太细腻的一面。

    “十一点半了,嗯,是到饭点了,”我抬腕看了看“精工表”,跟晨哥说。

    “想吃点什么海超?咱们不喝酒,光吃点饭吧,琳琳一起吃点饭去吧?”晨哥笑着问我和王琳琳。

    “去喝馄饨吧?一年多没吃了。”我提议,“想起了这一口,老市府街的馄饨,就馋得口水都出来了。”我笑着说,一边说,一边故意做着咽口水的动作。

    “行,这还不简单吗?走!喝馄饨去吧。”晨哥开始收拾吧台上的咖啡杯,准备出发了。

    “这样,晨哥,喝完馄饨,下午去看看赵姐和孩子吧?小家伙一定很可爱。”我眼前好像出现了一个肉乎乎的可爱的小家伙。

    “好呀~好呀~我也去,我也要去看看小孩和嫂子。”王琳琳拍手欢笑着,附和起来。

    “行,那咱们赶紧走,吃完馄饨就回去看看,说实话,我一天不见也挺想的。”晨哥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满是温情。

    “晨哥你是想嫂子还是想孩子呀?”王琳琳鬼灵精怪地笑着,像是又找到了机会。

    “当然是孩子啊,老夫老妻了,有什么想不想的?呵呵~”这回,晨哥没回避,脱口而出。

    又令王琳琳失望了。

    我们三个人,如我一年多前上船走的前夕一样,去了松竹楼饭店附近的老市府街口味的馄饨馆喝了馄饨,吃了椒盐烤饼。

    真是舒服啊,吃得饱撑撑的。出门往回走时路过松竹楼,聊起来了明哥。晨哥说,明晚也会叫着明哥一起去。

    说起了明哥,我想起了明哥的师兄,我船上的二厨徐月升,徐哥。徐哥应该是第一趟船早已到期了,不知道又出去了没有,还是回松竹楼饭店继续当经理了。

    我把心思跟晨哥说了,晨哥说,明哥肯定了解情况,他下午回海员俱乐部给明哥打个电话,问问他徐哥的情况,如果在烟海没再出去跑船,就让明哥明天把徐哥一起请来。

    我一听心里相当兴奋,跟二厨也快一年半没见面了,甚是想念。一说起二厨。就回忆起了当初在船上跟二厨一起互帮互助度过的那些美好的日子。

    记得有许多个工余后的夜晚我们在二厨的舱室里一起喝酒聊天,解除了我们许多的航程中的寂寞。

    上船后,起初的几个月,晚上一个人在房间的时间就喜欢数美金,一边数,一边盘算着离买“pioneer”组合音响还差多少钱。然后暗暗给自己鼓劲。

    每天工余,尤其晚上,会去到二厨的房间给二厨聊聊天,二厨会提前准备两个小菜,有时会是盘炸花生米,有时会是腌的萝卜条,或是辣椒油泡的小丁鱼。

    然后我俩会一边喝着啤酒,一边互相聊着自己的过去。当然,主要是听二厨说。因为毕竟他拥有更多的过去,更多的故事。

    二厨会跟我聊起他的恋爱,他的婚礼,自己的女儿降生那天,说起女儿时,二厨总是眼里含着泪花,露出不舍,闪烁着思念。

    二厨还谈到了他的妈妈,说起自己的母亲,二厨满面的愧疚。

    二厨的妈妈已经过世了有几年了。听他说,他女儿刚出生那几年,因为夫妻俩都是双职工,天天上班,没法看孩子,都是他的妈妈帮他把孩子带大的,后来可以送幼儿园了,又是他妈妈每天去接送。

    后来轮到二厨的弟弟要结婚了,他妈妈又帮他弟弟筹备结婚事宜,可能是累到了,在弟弟结婚前一天,他妈妈在家蒸馒头,拉着拉着风箱,就倒下了,再也没睁开眼睛。

    说到这里,二厨不由地抽泣起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端起酒杯,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一定要孝顺啊兄弟,父母是天下对你最好的人,唯一不求回报的,真情实意的。”

    说完,一饮而尽,又哭得泣不成声。哭得我也开始想念自己的爸爸妈妈,自己的家。

    二厨比我大十几岁,老大哥。就这样,航行期间经常在他房间喝杯酒。听他讲讲故事,聊到很晚,才回去睡觉。消除了我好多旅途中的无聊和寂寞。

    二厨上船前是一家老字号国营饭店松竹楼的经理。而且已经结婚,孩子快上学了。

    如果现在,我估计二厨断然不会出去跑船的。自己开饭店或是把饭店改制,自己当老板,赚的会盆满钵满。

    当年国内的低工资与船上的待遇天壤之别,还有可以出门看世界的诱惑,也让二厨暂时舍别了老婆和孩子登上了这艘货轮。

    (682)

    二厨性格很好,厨艺精湛,上船时就是特级厨师。

    平常炒菜都是家常菜,还要替全体初级船员考虑节省点伙食费,带回家。

    色香味形,所以平常从菜的外形看不出多有水平。但色香味还都是杠杠的,诱人,有食欲。

    二厨唯一一次露出摆盘,雕艺水平是大年三十,雕刻一只凤凰,相当逼真,但不记得用的什么食材了。基本是萝卜之类的,因为船上青菜比较缺,很珍贵。

    平常都是白菜,土豆,大头菜,洋葱为主,便宜且耐储藏。

    二厨喜好烟酒,因为只有我们俩是烟海的,所以关系很铁,互相照顾。

    我开始刚上船那段时间吃不习惯西餐,二厨包水饺,包子,总是给我留几个。给离家在外的我以家的感觉。

    我也会帮二厨做些事情,二厨不懂英文,所以下地必会拽上我一起,我们一起跑了不少地,互相为对留了不少照片。现在翻看起跑船时的照片,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二厨。

    我也帮二厨解决过不少难题。记得一次靠港有扫舱的机会。水手们扫舱是有额外扫舱费用,然后大家平分。

    二厨要给大家做饭,没法去扫舱,没有分到。心理不平衡,相当郁闷,找我吐槽。

    我尝试着找水手长协调,跟他说,二厨每天帮他们做饭很辛苦,而且真的设身处地为船员们着想。

    既要吃的好,又要尽量多省钱。我跟水头说,二厨郁闷了,一天不小心多用两勺油,一年也不少费用。不如让二厨开心点,有福同享。

    刚出国时,在路上我帮了水手长不少,刚上船那段时间也跟水手长搞的关系不错。水手长听听有道理,也听明白我的意思了。经过跟其他水手商量,同意也算二厨一份。

    二厨收到自己那份,非常开心。当晚又做了两个小菜,约我到他的房间,对我再三表达谢意,痛饮了一番。

    那个年代,国内跟一些先进国家差距确实很大,比较明显。

    记得有一次跑到,二厨跟我商量想下去找个饭店干活,不回船了,但又舍不得家里人,加上又不会英语,感觉心里没底。

    跟我商量,如果我跟他一起下去。他当厨师,我干服务生,他就决定不回国了,挣两年钱再把老婆孩子想办法办去。

    但我当时感觉,不能就这么跑了不回国了,我到无所谓,那会年少,天不怕地不怕。但感觉肯定会给父亲带来麻烦。

    那个年代,这种事还是挺棘手的,会影响挺大的。时至今日。我仍然感觉我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记得二厨那会儿刚三十出头,但因为是饭店经理,没少吃好的,喝好的。肚子大大的,像气球一样。我那会特别羡慕男人有个肚子,显得成熟。

    二厨炒菜时,我会经常去摸他滚圆的肚子。记得二厨总是说,“你现在还小,你这体格以后要胖起来,肚子肯定比我大。”

    人到中年,确实如二厨所言,我真的拥有了比二厨还要大的肚子。

    但现在的审美观早已改变,已经对肚子避之不及。

    这都是后话了。

    那天跟晨哥提起了二厨,内心就充满了想念。有一种想急切见到二厨的感觉。

    我在友谊商店买了一套小孩衣服,又买了几袋儿童奶粉。回海员俱乐部门口,骑了车子,带着王琳琳,晨哥骑着自己的自行车,一起往晨哥家骑去。

    王琳琳坐在后座,扶着我的腰,一手帮我提着东西。

    上一次带着女孩去晨哥家,后边坐的还是倩倩,是晨哥结婚的时候,如今已物是人非。不经意间又想起来了倩倩,本来挺好的心情,低落了下来。

    “海超?怎么不说话了?”王琳琳挺细心的,不一会儿就发现我好像有些变化。变得消沉起来了。

    “哦,没事,想起来一些往事,”我看了看前边没车,回头跟王琳琳说。

    “又想哪个女孩了?”王琳琳憋着笑问到。

    “这话说的,好像我有很多女孩似的,”我苦笑着回了句。

    “嗯,感觉像你这么开朗阳光的男孩子肯定会有不少女孩儿。”王琳琳坐在后边慢条斯理地分析着。

    “琳琳,这你可真说错了。海超还真挺专一的,你别看他喜欢说笑,好像没正经的样子,其实他内心很传统。”

    这时,在我们旁边骑着车子并行的晨哥话说了句。

    “是吗?晨哥?他?海超还挺传统的?那我可能真不太了解他,我怎么感觉海超就像个公子呀?”王琳琳把扶着我腰部的手抽走了。感觉又在捂着嘴笑着说。

    “我真的给你这样的印象吗?那琳琳你说说,你都看见我跟哪些在一起了。”我没好气地回头怼了王琳琳一句。

    “这~”王琳琳没话了,琢磨了半天说,“你还别说,感觉是这种感觉,还真没看见海超带着什么女孩呀~,也许是我看法出现了偏差。”

    王琳琳轻轻捏了我一下腰,不好意思地轻轻说了句。

    “就是嘛,我本来是个好青年,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就成了公子啦?败坏我的名声啊,王琳琳。”

    我故意严肃地说。

    “嘻嘻~哪有那么严重嘛~,也没有别人,就晨哥自己,影响面很小,可以忽略不计~”王琳琳马上笑着解释。

    “嗯,那现在知道我是个好青年了,以后不准这么说我了啊,”我回头跟王琳琳说了句。

    “嗯嗯~不说了,一定好好宣传一下你这个好青年。原来好青年就在我的身边呀~哈哈~”

    感觉王琳琳又捂着嘴笑了起来,我和晨哥相视一笑,继续向前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