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九百六十一、二选一

    陈鲁开始还很奇怪,他为什么不去天上?想一想明白了,还是想见到自己,这些金子才是他想要的。(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陈鲁心里一阵轻松,这么说,李先二人还活着。

    “陈子诚,你真有本事。竟然还能追踪得到。”蟾兄说话了。

    “停,停,你可别先我的脸上贴金了,你这是有意让我老人家追踪到的,否则你上了天,我还有办法,这方面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哈哈……

    一阵大笑传过来,这个笑声太熟悉了,已经如影如形地跟了陈鲁半年了,没别人,是阴魂不散的金鹏。

    陈鲁心里一阵阵刺痛,想不到这个蟾兄真是一个败类,和他们这样人混在一起。

    “陈子诚,我得确认一下,这还是我们可爱的陈总制吗?说话怎么上来这么谦虚。告诉你陈子诚,今天你再敢调兵,我一定杀了你儿子,不信你就试试。”金鹏在大喊大叫。

    陈鲁判断,金鹏是来监督的,怕蟾兄下不了手,这一定是小元圣母的意思。这次陈鲁不敢大意了,一旦调兵,两个使节没命了,这是一定的。

    陈鲁说:“他们还活着吗?”

    “活着,你把金子拿来,我就放人。”金鹏喊道。

    “金鹏,你不孝,大不孝,你竟敢直呼你老爸的名字,还想用你老爸换我儿子,什么意思?你的老爸,我的儿子,我老人家被你绕糊涂了。”陈鲁故意拿金子和金孜来混淆。

    先有一个人迟迟地笑了几声,似乎在极力地憋着笑,接下来又有几个人也发出了笑声,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

    金鹏愣了一下,大怒,喊道:“陈子诚,你别在那里胡说八道,我说的是金子,没说金孜……”说到这里,赶紧捂住嘴。

    陈鲁哈哈大笑,说:“你们听他喊什么了没有,是金孜还是金子?”

    里面的人回答:“都喊了。”接下来就是金鹏的暴怒声,和噼里啪啦的打*声。

    接下来金鹏又喊道:“陈子诚,你不要在这逞口舌之利,办正事,用金什么换你儿子。”

    陈鲁也哈哈大笑,说:“对,这样说话才是孝顺儿子,这么说,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我得见到他们。”

    “没问题,你说对了,金什么和你儿子,你只能选一样。”是蟾兄的声音。

    陈鲁嘀咕道:“听明白了,现在来看,金什么就是我儿子,我儿子就是金什么,可以这样理解吗?”

    “对头,子诚兄,你的理解力不错。”还是蟾兄的声音。

    金鹏大喝一声:“刁兄,你又让他给你绕进去了,把我老爸又说成了他的儿子。”

    “没有啊,他明明说金什么,你非得说成是你父亲,金兄,你没毛病吧?”蟾兄在说话。

    陈鲁已经不笑了,这时听见对方的将士们一阵哄笑,自己也憋不住,又哈哈哈大笑起来,正要说话,虾篓子传出一个声音:“请示圣母。”似乎是蛙鸣声,听着像是师父蛤蟆的声音。

    陈鲁心里明白,大声说:“让我们两位天使出来说句话。”

    没有回声,过了一会儿,李先和车宙在已经烧焦的大殿顶上现身了。李先说:“陈大人,你们尽管西进,不要管我,让哈三保着默德继续北进,哈三就是天朝使节,车大人的副使就是正使……”

    没等说完,人就不见了。陈鲁看见了,没有什么异样,似乎也没受刑,放下心来,喊道:“蟾兄,我和你说实话,兹事体大,我老人家不敢做主,我这就去太阳屿请示。”

    “陈子诚,你又要耍花活,你明明是想去调兵。”金鹏的声音。

    “金鹏,平时看你也有些见识,原来是这个样子,我老人家调兵还用去太阳屿吗?见到你们我就可以调兵了。你要是不信,我老人家现在就给你调一下看看。”

    蟾兄赶忙说:“算了,好吧,陈子诚,我们信你,你怎么能上天?你还没开天目呢。”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你们不要乱动,你们要是信不过我,可以在别处躲一下,等我回来,你们看到安全了再露面,可以吗?”

    蟾兄说:“你去吧,我们哪里都不动,就在这里等你。”

    陈鲁对着虾篓子嘀咕一句:“盯住他们。”念动咒语,眼前闪出一条青云路,他来到太阳屿,阿德已经接了出来。

    他们直接来到总制衙署,他也顾不上升座,来到自己的佥押房。

    阿德把书吏都清了出去:“答应他们,他们一次拿不走太多。”在里间传来圣母的说话声。

    陈鲁赶紧说:“给圣母见礼。”

    “免了,本座说的,你听到没有?”

    “听见了,圣母,到了我老人家的佥押房,你怎么也玩神秘?你的脸真是骷髅脸吗?”

    “别贫嘴,说正事,你的时间有限,得赶紧回去。”

    “存放金子的地方已经是咱们的地盘了,把守得非常严密,给他们也拿不走。”陈鲁回道。

    圣母冷哼一声:“你以为他们是傻子吗?拿不走金子不会放了你儿子……”

    “停,停,他们说我的儿子也就是了,怎么你作为寰宇十方的老大也这么说?”陈鲁的心狂跳起来,也许是揭开自己身世的时候了。

    “这事还能有错吗?以后你慢慢去探究吧。还得说正事,你不管用什么办法,让他们拿到金子。还有,寰宇新世界一天不除,寰宇十方一天没有宁日,你们使团也不能安宁。你要赶紧作出计划,把小元伪圣母捉拿归案。”里面的声音听起来冷冰冰的,圣母这是衣服公事公办的架势啊。

    “臣遵旨,容我子诚想想办法,我老人家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圣母,你把我老人家招到太阳屿就是这几句话吗?”

    这几句话说的,这个自称就乱套了。里面半天没有声音,很有可能是被他的这一套自称惊住了。

    “陈总制,你还得再一次深入虎穴,他们运金子的时候一定非常小心,你谁也不要派,自己亲自跟踪,找到他们的新巢穴,一打尽,除恶务尽。”

    陈鲁说:“这倒没什么,只是这样的话,使团开了天窗,我有些顾头不顾腚。”

    “说话要文明。使团的事,你可以随意安排。”

    陈鲁大喜,圣母的意思很明显,可以调动各处人马,包括寰宇十方,当然,作为圣母,可没那么说,随你去理解。陈鲁说:“圣母,你太善解人意、你太体贴部下、你太知人善任了、你太……”

    “行了,赶紧去办差吧,注意,攻打敌人时不要误伤自己人。”

    陈鲁心里一惊,这话显然不是说田翁,陈鲁已经明白了他是卧底,那是谁呢?陈鲁的大脑电光石火一般,脱口而出:“是蟾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