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05章 大阳真火符

    天池山。(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天池宫。

    瑶光阁弟子再行来报。

    “启禀家主……东区暗堂传来最新消息。”

    “快快说来。”凌卓悦一脸急切的说道。

    “火銮殿金丹真人石峻岳挑衅过白堡之后,白云婷宣布白堡一切事物由客卿长老朱可夫主持,那朱可夫疑似有金丹修为,上一次石峻岳似乎便是被此人惊走。”

    “什么!白堡竟然还隐藏了一名金丹修士,他究竟是什么跟角?”凌卓悦急切问道。

    “东区暗堂尚未传的消息。”瑶光阁弟子回禀道。

    “叫傅长生务必打听清楚!”凌卓悦下令说道。

    “遵命。”

    瑶光阁弟子领命离去。

    ……

    白堡。

    紫云山巅。

    一帮三代弟子和一群凡人工匠齐聚修补着房屋。

    这个世界的房屋大多都是木质建筑。

    木建筑的理念就是不求长存。

    被摧毁容易,重新修缮也不难,尤其是在一帮三代弟子运用法术的情况下。

    眼见着被摧毁的紫云阁即将重新完工。

    正在此时。

    一道土黄色的遁光飞临白堡上空。

    经过上一次的试探,石峻岳知道白堡之中隐藏了一名金丹真人,因此他刻意飞得非常高,离白堡的垂直高度足有一千米,这般遥远的距离可以让朱子山的法宝飞剑根本不可能出其不意的攻击到他,安全性是绝对有保证的。

    然而这般距离也有弊病,莫说是凡人根本看不到他,哪怕是练气修士不注意也不可能看到两里开外的一个小小人影。

    只见石峻岳深吸一口气,他动用法力朝着两里开外的白堡遥遥一吼:“爷爷叫你们交出镇山灵兽,否则这门派就别立了,看来你们听不明白啊!”

    听到这吼声,在白堡之上忙碌的三代弟子以及凡人工匠们纷纷放下手中事务向着山下逃离,就算不能及时躲到山下也要尽量远离紫云山。

    上一次这金丹真人一击,便有十几名三代弟子丧命,这可是血的教训。

    石峻岳一拍储物袋。

    一柄土黄色的小剑,飞射而出,接着迎风便涨,很快便长到了十余丈,随后土黄色的玄光凝实,化作了一柄小山般的巨石飞剑。

    巨石飞剑裹挟着千钧之力,从天而降,目标只指刚刚修缮好的紫云阁。

    这一见若是砸实了,莫说是紫云阁尽毁,只怕连地基也会被砸塌。

    金丹真人全力一击自然有毁天灭地之威。

    嗖!嗖!

    两名獠牙飞剑从紫云阁中飞出。

    须臾间。

    便飞过数百米。

    毫不留情的撞向了巨石飞剑。

    咚咚咚咚咚咚……

    两柄獠牙飞剑围绕着巨石飞剑一顿乱削。

    锋锐的獠牙飞剑如同削土豆一般,每一击都能从巨石飞剑上削下一块碎石。

    千米距离。

    两柄獠牙飞剑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朝着巨石飞剑一通狂削。

    随着大片的碎石跌落。

    当巨石飞剑落到了紫云阁上空之时。

    那原本如同小山般的巨石飞剑已经被削成那个丑陋的土棍子。

    獠牙飞剑依旧不肯放过,朝着土棍子连番斩击。

    飞剑之上土黄色的灵光大放,竟然隐隐有不支之相。

    石峻岳大骇!

    他手中这柄摧山剑并不是他的本命法宝,不是本命法宝就有被夺走的可能!

    那白堡的金丹修士,朝着自己的摧山剑一通斩击,竟然是存了要夺法宝的意思。

    这可是要了石峻岳的老命,石峻岳和门中的两名师兄放弃在门中闭关修炼,不远数千里之遥来永州捉妖,存的是发一笔横财的心思,若是丢了这一柄法宝飞剑,岂不是偷鸡不成倒折一把米。

    石峻岳连忙掐动剑诀,摧山剑倒飞而回。

    摧山剑上附着的巨石被削掉之后,原本速度缓慢的飞剑,竟然变得有几分灵动,折返的速度明显快了一倍不止。

    两柄獠牙飞剑的剑遁之光变得无声无息,剑光完全隐藏在了土黄色的遁光之中。

    朱子山渡过一趟雷劫,别的神通没获得,就获得了这两柄堪比本命法宝的獠牙飞剑。

    这两柄獠牙飞剑原本就是朱子山身体部分的延伸,操控起来便如同控制自己的两根手指一般,心之所至,獠牙便至,因此能够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灵活动作。

    摧山剑受创折返,离石峻岳大约有四五百米的距离时。

    石峻岳眉头一皱。

    他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一件事。

    就当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闪现之时。

    两把獠牙飞剑,从摧山剑背后的剑光之中突然杀出,瞬息便是百米之遥。

    轰隆,轰隆……

    移山盾再次显现。

    石峻岳无比庆幸自己的本命法宝是一面盾牌而不是飞剑,若非本命法宝有自行附主之人,他现在已经被这两柄诡异的飞剑给扎穿了。

    一道土黄色的遁光再次浮现在高空之中,石峻岳狼狈逃窜。

    ……

    紫云山。

    无名山谷之中。

    石峻岳再一次偷偷潜回。

    “哈哈哈哈……”火銮殿两位金丹真人放声大笑。

    “师弟无能,让两位师兄看笑话了。”石峻岳一脸讪笑道。

    “无妨……那人虽然也是出入金丹,但是一对飞剑确实用得出神入化的确不容小觑,本座这里有一张火符,你持此符再去挑衅,若那斯再敢用飞剑戳你,你就用火符烧了他的飞剑。”秦真阳双眼一眯的说道。

    “这莫非是太阳真火符?”石峻岳一脸惊喜的问道。

    “额……尚还差一点,太阳真火是本门第一真火,本座只有金丹中期的修为,尚未完全参悟,此物最多只能算作大阳真火,不过你若祭出此符,烧掉他那两柄飞剑当是绰绰有余。”秦真阳捋了捋胡须说道。

    “多谢秦师兄,师弟这便去让那家伙知道我火銮殿真火的威力。”石峻岳双手接过大阳真火符离开了这一处无名山谷。

    片刻之后。

    土黄色的恢宏遁光第三次降临白堡。

    白堡金丹修饰的两柄飞剑,虽然灵活鬼魅,但却并不十分锋锐,连续两次都没有攻破自己的移山盾。

    外表凶猛,内心狡诈的石峻岳总算略微胆大的停留在离白堡峰约摸五百米左右的高空中。

    “哈哈哈哈……”石峻岳鲁莽的狂笑声,声振四野。

    白堡之上的三代弟子和凡人白堡便如同蝼蚁一般逃窜。

    “你我两番交手,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敢问兄台如何称呼?”石峻岳朗声问道。

    紫云阁的大门打开一名身着白袍的高大修士从大门之中迈步而出,他看向了半空中的石峻岳说道:“在下白堡客卿长老朱可夫。”

    “朱道友的两柄飞剑真是出神入化,石某佩服。”

    “石道友谬赞了。”朱子山冷声回道。

    “呵呵……白堡有朱道友这般神通广大的金丹真人,石某的确不应招惹,我看我们之间有些误会,不如我们化干戈为玉帛吧?”石峻岳提议说到。

    “石道友的提议大善,不如就把你手上的那件法宝送给朱某,咱们就此化干戈为玉帛吧。”朱子山嘿嘿一笑的说道。

    “哦……朱道友道还是狮子大开口,那不知朱道友要以何物回赠石某?”

    “朱某胯下一根毛,你看怎么样?”朱子山揶揄道。

    “哈哈哈哈……”石峻岳放声大笑,原本他是想用语言来消遣此人,却没想到反被此人消遣。

    “朱道友既然想要某家的法宝,某家送你又何妨!”

    石峻岳一拍储物袋,再一次取出了摧山剑。

    法决一催。

    摧山剑剑光暴涨。

    “姓朱的!想要石某的法宝,就用你的人头来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