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25章 乱石荒漠

    永州,晋州和赤州的交汇之地,有一处面积极其广大的乱石荒漠。(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里土地及其稀疏,光秃秃的乱石之上,根本无法种植粮食。

    无田可种,自然也就不会有凡人徒迁此地。

    故而乱石荒漠之中,几乎见不到一个凡人。

    可这并不意味着乱石荒漠了无生机,相反这里生机盎然,有众多的妖兽行于其中。

    乱石荒漠之中盛产岩羊,岩羊善攀爬,可食乱石缝中长出的青草。

    一阶妖兽灰岩豹。

    一阶妖兽铁羽鹰。

    二阶妖兽金目神雕。

    皆以岩羊为食,这三种妖兽也是乱石荒漠的特产,三州修士为了这些特产或者为了跨州的贸易,都会经常进出乱石荒漠。

    乱石荒漠里怪石嶙峋,极易布置阵法,许多散修常年盘踞于此。

    此处无人管辖,这些散修三两成群,若有机会便以打劫三州来往的修士,若无机会便各寻营生。

    故而乱石荒漠就是一个字。

    乱。

    忽有一日。

    一名青年散修突然闯入了乱石荒漠的一处无名山坳中。

    “咦!?”

    这山坳的山壁上竟然写的有文字。

    每个字几乎都有等人半高的大小。

    字以朱砂写成,个个血红,只可惜这名青年散修,一个字也不认得,这绝非是他见过的任何一种文字。

    “救……救我。”

    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传来。

    青年散修寻着声音望去。

    便见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被埋在了山坳的泥土之中。

    乱石荒漠绝大部分土地都是石漠,但也有少部分的土地,这块土地只有半亩大小,长满的杂草。

    青年散修拨开草丛,见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被活埋在了草地之中,只露出一个蓬乱的头。

    青年散修眉头一皱,他闻到了恶臭无比的味道,仔细观察这女子的头顶,竟然浇了极其肮脏的。

    “姑娘莫慌!”青年散修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一杆长枪。

    银色的枪尖向了地面。

    嘭!

    枪尖入土一寸。

    青年散修狠狠一敲,却愕然的发现自己竟然翘不起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泥土。

    这泥土太古怪,紧实的难以想象,莫非是有阵法不成?

    “别翘了,快帮我洗一下!”那女子以哀求的口吻说道。

    “好!”青年散修当即蹲下身子,将女子头上的拿开。

    这散修乃是附近一家餐馆的伙计,平日里处置这些脏东西习惯了,因此动作熟练。

    将大粪拿开之后,散修从储物袋里取出了水壶。

    他揭开壶盖儿将女子头顶上明显的做了略微的清洗,在清洗的过程中,青年散修发现这女子竟然有着白皙的皮肤,俊俏的容颜。

    她是个美貌的女修。

    “给我喝一口。”女子再次说道。

    “好。”青年散修将水壶里剩下的水灌进了女子的口中。

    咕咚咕咚……

    女子喝了两口水,精神变得好了许多。

    “侠士,谢谢!”女子出言感激道。

    “姑娘,你为何埋在土中?”青年散修充满正义感的询问道。

    恰在此时。

    山谷之中吹来一股强劲妖风。

    埋在土里的女子露出了慌乱之色。

    “你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土中的女子大声喊道。

    青年散修这才猛然惊觉,这个女人肯定不是自己把自己埋起来的,必然是有什么邪恶势力,将此女子埋在土中并在她头上淋下了恶臭的。

    “姑娘!你无需担心,在下苟逊,在这尖石林一带,也有不少朋友,姑娘你若信得过在下,不妨告诉在下前因后果,我苟逊定然全力护得姑娘周全。”散修苟逊慷慨激昂的说道。

    然而那埋在泥土里的姑娘却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直勾勾的看着苟逊的身后。

    额……

    苟逊缓缓转头。

    入眼的是一个硕大的野猪头。

    野猪头的鼻尖都已经抵到了他的面门。

    什么时候!?

    苟逊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的大腿打颤。

    这么大头野猪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背后,怎么会移动的,无声无息。

    颗颗斗大的冷汗浮现在苟逊的额头,几乎是在须臾间便化成了瀑布。

    野猪歪着脑袋看着苟逊。

    苟逊满头大汗地看着野猪妖,双对视了将近二十秒后,苟逊才开始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当和野猪的距离拉开了,接近二十米后,苟逊才猛然转身飞奔逃离。

    一个练气期的小修,连飞都不会,居然大言不惭要救人。

    “杀了我吧。”张婉如对着野猪厉声说道。

    野猪裂开血盆大嘴笑了笑,而是向着张婉如缓缓的爬了过来。

    张婉如的眼睛变得锐利起来。

    你这头恶心的野猪,想让我像以前一样做那种无耻之事。

    你做梦!?

    你若敢伸进来,老娘非把它咬断不可。

    温热的气息抵到了张婉如的面门,张婉如已然下定了决心。

    血光之灾即将出现。

    哪怕野猪拥有厚皮神通,也不可能抵挡张婉如的致命咬杀。

    野猪的眼睛微微闭着,他的耳朵,尖尖竖起。

    无声秘耳术。

    张婉如的心跳略微加速,她的肌肉紧绷,蓄势待发,如同一头即将捕食的雌豹。

    声音告诉了朱子山一切。

    于是……

    野猪抖了抖身子,一转身走了。

    被淋了满头满脸的张婉如再一次颓废的垂下了头。

    野猪化作一道遁光离去。

    片刻之后。

    刚刚逃出山谷的苟逊又回来了。

    “姑娘……那头猪妖我看着他离开了,我救你出去。”苟逊再次取出了银枪。

    一如刚刚一般,银枪能够入泥土,却无法将一块泥土撬出来,仿佛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压在泥土上一般。

    “一定是这文字作怪!”

    “可这些文字看起来没有法力,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苟逊环顾四周一脸不解地说道。

    “姑娘……我先帮你洗一下吧。”见这姑娘满头的黄尿,苟逊从储物袋里再取出了一壶水帮张婉如清洗面部和头发。

    张婉如有气无力地瞥了一眼苟一波,然后一语不发。

    “你为什么要回来?”张婉如低声问道。

    “我来救姑娘离开。”苟逊坚定的说道。

    “蠢货……难道你不知道那头野猪妖根本没有离开,他故意放你进来,就是想让你把我的命吊住,然后好让他继续折磨。”张婉如有气无力的说道。

    “姑娘你听我说,你要想办法活下去,我一定能救你,你别看我修为低,可我叫得动人,我在这附近的一家羊肉馆做事,这里是三州交汇之地,来往的高阶修士络绎不绝,若是让他们知道这里有头猪妖,以他们的贪婪秉性,这头野猪妖必死无疑。”苟逊压低声音说道。

    此言一出。

    张婉如的瞳孔中果然焕发出了生机。

    “张姑娘吃吧……”苟逊从储物袋里取出了干粮和水。

    张婉如就着水,吃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