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90 一更

    猝不及防的声音令安郡王的心咯噔一下,他的身子都不自觉地抖了抖。(m.k6yk.com)

    这一反应自然没能逃过庄太傅的眼睛。

    庄太傅目光冰寒地看着他的背影:“这么晚了,你是想去哪里?”

    安郡王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缓缓转过身,尽量神色如常地对庄太傅说道:“我……有东西落在外面了,出去找找。”

    庄太傅眼神危险地看着他:“是吗?你落了什么东西大半夜的要出去找?”

    安郡王额头冷汗一冒:“我……我落了令牌,庄府的令牌。”

    “是吗?”庄太傅踱步朝安郡王走来。

    安郡王感到了一股巨大的气场与威压,他额头渗出了更多的汗珠,他的喉头惊恐地滑动。

    庄太傅在他面前停住,抬手往他腰间一扯:“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安郡王眼神一闪,讪讪道:“我、我的令牌原来挂在腰间吗?我还以为掉了……”

    “庄玉恒,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祖父说什么,孙儿不明白?”

    “不明白?那好,我问你,你方才去我书房做什么了?”

    “我……”安郡王的胸口重重地起伏了起来,他的眼底再也藏不住竭力隐忍的心虚,他看了眼被庄太傅拿在手中的令牌,说道,“我就是找这个!”

    “一个令牌你从府外掉到府内,还有更拙劣的借口吗!庄玉恒,你好歹是老夫的孙子,连撒个谎都不会吗!”

    “祖父……”

    “这是家宅门口,那么多下人看着,我不想给你难堪!老老实实把东西交出来!”

    “什么东西?孙儿听不明白。”

    “现在一口一个孙儿了?庄玉恒,在老夫面前耍手段,你还嫩了点!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老夫让人从你身上搜出来!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别以为你是老夫的亲孙子老夫就舍不得动你!再敢忤逆老夫,老夫就当没有你这个孙子!”

    “太后?”安郡王朝庄太傅身后大喊。

    庄太傅下意识地回头一望。

    安郡王拔腿就跑!

    庄太傅真是让他气坏了,拳头都捏得咯咯作响,肩膀也不停地颤抖起来:“给我把他抓回来!”

    两名侍卫夺门而出,安郡王不会武功,没跑几步便被二人擒住。

    二人将安郡王架回了大门口。

    “把门关上。”庄太傅可不想路过的人看去了。

    小厮战战兢兢地将大门合上。

    方才他差点儿放走郡王,也不知老爷会不会生气。

    庄太傅这会儿自然顾不上惩治这些下人,他屏退了他们,只留下两个心腹侍卫。

    他看向被羁押在自己面前的安郡王道:“你以为你能带着东西成功离开吗?你以为等我发现的时候你早逃之夭夭了吗?庄玉恒,谁给你的自信?”

    “祖父,你为什么要勾结燕国人?”

    “谁告诉你的?”

    “祖父不用管谁告诉我的,祖父只用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所以你就来偷圣旨?我不管你在外面听到了什么风声,你最好都给我把嘴巴闭上!”

    “所以是真的,祖父真的勾结了燕国人!祖父到底想干什么?造反吗!”

    “你给我跪下!”

    安郡王不跪,侍卫一脚踹上他后膝,强迫他跪在了地上。

    “给我搜他的身!”

    “放肆!我是陛下亲自册封的郡王!你们脑袋不想要了!”

    侍卫犹豫了一下。

    庄太傅厉声:“搜!”

    侍卫继续去搜安郡王的身,任凭安郡王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但由于诏书非硬物,扎一摸上去根本摸不到。

    “把他衣裳拔下来,给我拆了!”

    安郡王极力反抗,被二人摁在地上,胳膊肘与膝盖全磨出了血来。

    二人一边扒一边拆,到最后恨不能只剩下一条大裤衩子。

    “老爷,没有!”

    安郡王蜷缩着身子,在冷冰冰的地上瑟瑟发抖。

    庄太傅气得一脚踹了过去:“你到底把诏书藏哪儿了!”

    “老爷!老爷不好了!书房走水了!”

    庄太傅瞳仁一缩,再度看向在地上冰冷颤抖的安郡王,只见安郡王的唇角勾起,露出一抹得逞的笑,虚弱地说道:“这个……祖父料到了吗?”

    庄太傅赶去书房时,书房的火势已经大到无法控制。

    管事着急道:“……不知道是怎么烧起来的,等小的见到火光赶来,里头已经烧得无法控制了,不过大人书桌上的印章与奏折小的还是让人抢出来了……”

    是啊,一般人遇上这种大火,当然会先抢他们所认为的庄太傅在意的东西,根本不会去留意别的。

    庄太傅站在大火前,沉下心来仔细梳理了事情的经过,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首先,庄玉恒回来就是别有目的,而自己一直都太信任这个孙子,哪怕他离家出走过也不认为他还能做出更过分的事。

    其次,他算到了自己不可能揣着圣旨走远,他索性将圣旨藏在书房的某个角落,一把火烧了!

    他从茶室出来时,小厮告诉他,庄玉恒回来过一次,他于是第一时间去书房检查了那幅画,发现里头的圣旨没了,立刻想到是庄玉恒偷走了。

    庄玉恒应该是从被书架挡住的角落里引的火。

    他着急追回圣旨,进去后马上就出来了,所以没发现角落里的小火苗。

    庄玉恒啊庄玉恒,几日不见,长本事了!

    那道圣旨不仅仅是秦风嫣的杀手锏,也是庄太傅逆风翻盘的最大底牌,先帝的遗诏是什么,是名正言顺的正统,它的威信是凌驾于当今陛下之上的!

    只要他拿出遗诏来立其余皇子亲王为帝,就势必有大臣效忠追随,届时再加上他多年的势力以及燕国南宫家的助力,何愁不成事!

    可如今,这道遗诏就这么被他最器重的孙子给毁了!

    庄太傅心底的怒火足以将安郡王翻来覆去焚烧一百遍!

    他怒气冲冲地来到府门口,安郡王的衣裳早已被撕毁,如今盖在他身上的是一件侍卫的外袍。

    庄太傅不是个轻易动手的人,然而他实在忍不住了:“庄玉恒,你很好,你很好!你不想活了是吗?好!我就来成全你!来人!给我把他拖下去!杖毙!”

    这等吃里扒外的孙子,不要也罢!

    “祖父!”

    庄月兮忽然冲了过来,扑在安郡王的身上,扭头望向自家祖父:“祖父您不要打哥哥!”

    庄太傅怒火滔天:“连你也要和我作对吗?”

    庄月兮膝行至他面前,抱住他的腿:“祖父!您不要生哥哥的气!哥哥不是故意的!您原谅哥哥!”

    庄太傅一脚踹开庄月兮:“还不快动手!”

    两名侍卫架住安郡王。

    “放开我哥哥!”庄月兮再次扑过去,咬住其中一名侍卫的手腕。

    “愣着做什么!”庄太傅对庄月兮的丫鬟婆子厉喝。

    丫鬟婆子赶忙上前,拉开了庄月兮。

    庄月兮拼命挣扎,泪如雨下:“祖父!祖父!哥哥是您的亲孙子啊!您不能打死他!您要打就打兮儿吧!兮儿愿意代哥哥受罚!祖父!祖父您打兮儿吧!您不要打哥哥!不要……不要……”

    庄太傅根本不理会孙女的哭诉与哀求,让人将她堵住嘴拖了下去。

    他神色冰冷地看向安郡王:“行刑!”

    咚咚咚!

    门外突然响起了猛烈的撞门声。

    庄太傅眉头一皱:“何人?”

    “开门!刑部查案!违令者羁押入狱!”

    庄太傅冷着脸让其中一名侍卫去开了门。

    李侍郎拿着刑部的缉拿公文从容淡定地走了进来,看了眼根本来不及被拖下去的安郡王,随即他对庄太傅十分官方地拱了拱手,将公文递上:“庄太傅,令孙庄玉恒涉嫌一桩谋杀案,本官奉命将嫌犯庄玉恒捉拿归案,还望庄太傅不要阻挠下官办案。”

    ……

    安郡王被戴上镣铐押上了囚车。

    囚车走到一半,李侍郎便安郡王给放了。

    安郡王坐上了在巷子里等候多时的马车,不出意外看见了萧珩。

    “你还真是……”

    安郡王想说你还真是敢,连冒充刑部名义的事儿都做出来了。

    话到唇边想到这家伙连圣旨都能伪造,还有什么是他不敢的。

    安郡王挑眉道:“没你出手,我自己也能出来!”

    “不用谢。”萧珩淡道。

    “哼。”安郡王撇过脸。

    二人回到碧水胡同,安郡王换了身衣裳出来时,信阳公主也过来了。

    安郡王是第一次见到她过来,他并不清楚萧珩的真实身份,因此对于她的突然造访颇感意外。

    他也不知道,他也不敢问。

    “圣旨呢?真的烧了吗?”信阳公主问。

    三人坐在萧珩的书房中。

    “没有,我带出来了。”安郡王将一道空白的诏书拿出来放在了桌上。

    信阳公主在拿起诏书,指尖细细抚摸着诏书上的质感与纹路:“不愧是先帝的诏书啊,纸帛都与如今的不一样,真丝滑,据说是一种特殊的丝竹做的,有淡淡的竹香。话说你是怎么带出来的?你不是被搜身了吗?”

    安郡王挠挠头:“是被搜了,但是……他们没料到我会将圣旨缝在那里。”

    信阳公主将圣旨凑在鼻尖细细去闻,陶醉地闭了闭眼:“哪里?”

    安郡王:“裤衩里。”

    吧嗒。

    信阳公主手中的圣旨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