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y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两百三十章 上元节快乐!

    事实上,李承乾会有这样的想法一点都不奇怪,毕竟,他从小就接触如何才能成为一名明君的教育。(m.k6y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对于这种性子一上来就随口一说的事,他自然是有些不怎么习惯的,只不过,这似乎也是夭夭为数不多的小毛病了。

    之前中秋那天的表演,夭夭便也是如此,在与当朝六位宰执说话的时候,很是没有轻重,还让六位宰执必须拜她为师,如此,她才把秘密告诉他们。

    李承乾倒不是说,因为夭夭这样,他就不喜欢夭夭了,可总觉得,这样的夭夭,很像书上会祸国殃民的女人。

    当然,他并不认为夭夭确实是那么想的,也知道她的本心并不坏,只是

    她总是这样说出无心的话,到头来,却怕是难免有一天会惹祸上身。

    当李承乾在想着这些的时候,游戏还在继续,因为母鸡跟小鸡的反应迟钝,而且只能被动防守,所以,这个游戏的赢家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老鹰。

    原本,这游戏应该是谁输了,就该轮到谁来当老鹰的。

    而老鹰,则是按照赢了的奖励,可以排到母鸡的身后,后面的人的次序再依次往后退一个位置。

    但夭夭接下来,似乎并不想这么玩,当司闺终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司馔掌食这边的小鸡抓了三只,甚至,她那狰狞的模样,还差点就把当小鸡的宫女给吓着、吓得脸都变青了的时候。

    这时,夭夭也是重新宣布,“好了,可以停下来了正如上面司闺跟司馔掌食,还有掌食下面的宫女们演示的那样,接下来,游戏重新开始。”

    “这一次呢,三司可以自己当母鸡,也可以委托任意九掌还有下面的宫女当母鸡,然后每司按照三掌两队,总共六队的式,与其他司进行混战。六队中,每队只能对其他司的一队发起进攻,总共是进行”夭夭数了数手指头,“十八场”夭夭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每司有一盏油灯的进攻时间,以油灯当中的油烧完便为结束。最后算被抓到的小鸡数量的多少,加起来,抓到最多的为胜。”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地听着,与其说是她们正聚精会神,不如说,是她们不敢放松警惕。

    毕竟若是输了的话,很有可能所有人这个月的俸禄就要减半了。

    为了让大家不要那么紧张,所以接下来,夭夭又是补充道:

    “嗯,这一次没有惩罚,另外,每司最后算总数,抓到最多的,有奖赏,至于奖赏是什么,反正你们只管尽力就好了。”

    “首先第一个,谁先上来”

    随着夭夭的主持,一开始还有人你看我,我看你,所以还得夭夭抓壮丁,不过,在如此过了五六次以后,慢慢地,原本那种要被惩罚的紧张心情,也是得到了缓解。

    当来到第七场游戏的时候,有的人已经暗暗地给自己人加油。

    奖赏不奖赏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上面那都是自己人,自己人肯定支持自己人啊。

    而且,里面说不定还有自己平时相熟的朋友呢,见到跟自己平时关系一向很好的宫女被抓到了,她们那个着急啊

    还有一些宫女,则是看着那盏就快烧完的油灯。

    甚至,场上,也有的宫女已经掌握了诀窍,忽然想起来夭夭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母鸡身后的小鸡也可以大声喊着老鹰从哪边过来了等这些话语,告诉自己身后的小鸡要往那边躲。

    只能说

    宫里的人才就是多,她只不过把这句话说了一遍,而且还是随口说出来的,但是,这位女官却已经明白了,这不,当这位女官一上来就运用这种战术,便立刻给夭夭一个很难忘的印象,升官只不过是迟早的事。

    当这一场游戏结束后。

    夭夭也是把对给独独地把对给留了下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夏青。”

    “不错,很有悟性”紧接着,夭夭便顺手把桌案上放着的糕点让人传了下去,“与其他人分着吃吧。”

    对接过赏赐的糕点,回到原来位置的时候,一开始还有点拘束,夭夭看了以后,又说道:“没事,一边吃一边看,今日不用那么讲究。”

    然后,司则又给她说了话,她这才吃了起来。

    还有一名宫女,老早就想吃这些上好的糕点了,听到可以吃,而且又是一队的,立刻便不客气了起来。

    有了她作为示范,其他宫女自然也是有样学样,彻底地放开了。

    只能说

    这一队人,游戏都还没有结束,对她们来说,便似乎已经是结束了一般,看她们那个舒心的样子。

    而有了夏青的带头示范作用,其他人接下来,也更投入,而且,有的也能把夏青的战术运用到了之后的游戏中。

    热烈的气氛,开始一浪接一浪,还有时不时也会传来一两声呀、啊之类的声音。

    与此同时

    在刚刚玩完下场的宫女中,也有不少差点玩虚脱,衣服都湿透了的。

    这游戏很多宫女一开始觉得并不怎么样,说不定还有惩罚呢,但等她们上了场,玩过了以后,才慢慢地发现,这东西居然还有些上瘾。

    才那么点时间,根本不够玩。

    其实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总共要进行十八场,总不能一场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吧,那不得至少三四个时辰才能轮完一次这玩完一次,都怕是快要天亮了。

    所以,最后,夭夭只能是把一场的时间大概限定在十分钟,因为烧的是油灯,时间当然也会有出入,不过,这个时代并没有能够准确用来计时的,便也只能是这样了。

    但即便是这样,等到老鹰抓小鸡玩完的时候,在时间上,也过了差不多一个半时辰了。

    老鹰抓小鸡玩完。

    然后夭夭又挑选了那些看起来,并不怎么出汗的,上来玩丢手绢。

    那个刺激,丢手绢玩输的人这一次是有惩罚的,惩罚是表演节目,当然,你若是没有特长的话,又或者是特长无法在这里施展,也无妨,等输的人足够多以后,夭夭便教她们合唱。

    让她们每人记几个音,而当她的左右手指到那里的时候,那里的人便唱出来。

    如此

    在经过一番十分简单的过后,一首由啦哆啦哆啦、啦哆啦哆啦、唆哆唆哆唆、唆哆唆锡唆这些音组成的viry,很快便奇迹般地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是的

    这简直可以称之为奇迹

    虽说这些女官、宫女都很怕夭夭不假,毕竟,夭夭喜怒无常,动不动就直接减她们一半的俸禄,而且还开发出这种让她们心惊胆跳的小游戏,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她们的这位太子妃的确很厉害。

    有的人一开始甚至完完全全的就是对乐理一窍不通,但经过太子妃的,一瞬间便仿佛成为了乐理大家。

    一曲唱罢,全场顿时发出哇噢的惊呼声。

    而那些负责唱的,输了游戏的人,在发现自己竟然能配合得如此完美的时候,也都自己把自己给惊呆了。

    简直不敢相信这曲子竟然是从她们口中发出来的。

    很快,在再次看向她们太子妃的时候,都忍不住多了几分崇敬之意。

    “还想玩游戏吗”

    夭夭在接受完了所有人崇敬的目光之后,接下来便又道。

    “”

    果然

    全场一片死寂。

    也是,换作夭夭自己,夭夭自己肯定也不愿意。

    便只好说道:

    “既然如此,那好吧之前不是让你们从上午开始,便准备好吃的和喝的,现在,你们可以回去端来吃了,另外看到了这四周围绕在桃园的花灯了没有每一个花灯上,都有一道字谜,若是谁猜到了字谜的答案,可以到秋儿、苒儿那里去对答案,有额外奖赏。当然希望你们所有人都别那么急,小心磕着碰着虽说为时已晚,不过还是要与你们说,上元节快乐。”

    这一刻。

    夭夭的身上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有的人甚至都忍不住想哭了。

    前一刻,太子妃还是剥削压迫她们的可怕存在,如今才知道,她却是最关心她们的人,今天的所有的东西,明显都是为她们准备的。

    而看着众女官、宫女的心此时此刻全都向着夭夭,李承乾也是心中激荡。

    夭夭这太子妃,实在是太合适了

    虽说花费得有点多,不过,能让东宫所有人立刻信服,也值了。